第六十九回,行宫失火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容昭转身看着一身大红锦衣的安平公主欢快的跑到近前,便拱手轻轻一揖:“公主新年好。”

    “容公子新年好。”赵湄满意的笑着抬了抬手,“公子请起。”

    “谢公主。”容昭直起身来看了看左右,又无奈的叹道:“公主私下相邀自然是容昭之幸,只是怕被王公大臣们瞧见了又要说闲话了。公主金枝玉叶自然不怕什么,容昭不过无名小卒之辈,到时候怕是有的苦头吃了。”

    “谁敢给你苦头吃我就回了父皇收拾他。”赵湄满不在乎的说道。

    容昭无语轻笑,心想听说赵湄的生母谨嫔娘娘是胸大无脑之辈,如今看来她真是深得其母真传。

    “你昨天为何不去二皇兄府上,反而去了三皇兄那里?三皇兄病着呢,他府上冷清的很,这大年夜的你去他府上定然也没什么乐子可寻的。”

    容昭忙解释道:“我昨天赶了一天的路,今儿一早四更天又要起床梳洗整装,所以只想好好睡一觉。睿王府清静,正好可以休息。再说,睿王之前跟随皇上西征我们在西凉的时候也一起吃过两次饭,二皇子却是从未谋面,怎么好意思在大年夜去打扰?所以昨天没听从公主的安排,还请公主体谅容昭的难处。”

    “这也没什么,我不过是跟二皇兄比较熟,所以才想到邀请你去他府上罢了。”赵湄说着,又指了指旁边廊檐下,“咱们去那里坐着说话吧。”

    容昭刚要找借口拒绝,却见一个太监急匆匆的从前面跑了进来跟二人擦肩而过也顾不得行礼,直奔前殿去了,容昭看他那样子十分慌张便断定是出了大事儿,于是忙道:“公主,看样子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快回去吧。我也得回去了。”

    “好吧,等会儿宴席结束了你别忙着走啊,我找你有话说。”赵湄又叮嘱道。

    “结束之后看情况吧。”容昭说着,已经先一步回前殿去。

    此时大殿里的歌舞已经停了,满屋子的大臣们都沉着脸默不作声,皇上的脸色更如黑云压顶。

    容昭一进来就引起众人的注意,大家都纷纷把目光投到他的身上,看得他心里直发毛。

    “冀州行宫出事了。”萧正时小声说道。

    “什么?”容昭大惊失色,“出什么事?”

    “刚有人来报信说昨天晚上小太监们在碧梧书斋的院子里放爆竹不小心发生了火灾。”萧正时说道。

    “我姐姐呢?她怎么样?!”容昭忙问。

    “来报信的人刚说他们来的时候火还没扑灭,悦妃娘娘也没救出来呢……”萧正时沉声说道。

    容昭听了这话转身就往外跑,什么礼仪规矩都顾不上了。

    “嗳,你……”萧正时想要拦住他,却也只是伸了伸手便没再说下去。

    “你!”皇上抬手指着张万寿,“带上人立刻去西长京!霍云,你立刻跟上容昭!”

    “是。”张万寿忙躬身领命,抱着佛尘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霍云更是不用说,容昭现如今跟他家王爷的性命关联在一起,就算皇上不下旨他也必须一路追着容昭去冀州。

    一直一言不发愁容满面的皇后终于款款起身后退两步跪下去请罪:“这大年初一居然出了这等事,西长京那些当值的奴才们也太不称职了。都是臣妾失职,请陛下降罪。”

    “这事怪不到你的头上,倒是西长京的那些奴才真真该死!放爆竹也能把碧梧书斋给烧了!简直匪夷所思!他们还能干什么?还能干什么?!”皇上气急败坏的拍着桌子。

    “今儿是大年初一,陛下千万别生气了!臣妾这就动身去西长京,亲自发落那些奴才们!”皇后又道。

    “你去有什么用?!”皇上泄气的靠在椅背上,看了看一屋子的王公侯伯,不耐烦的挥挥手,“都散了吧!”

    众臣都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一起磕头退了出去。

    原本喧哗热闹的重华殿一下子冷清下来,皇上一个人靠在龙榻上揉着眉心生闷气,皇后立在那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父皇!父皇!”赵湄从外边闯了进来,跑到皇上跟前焦急的问:“听说西长京的碧梧书斋起火了,是真的吗?”

    皇后皱眉道:“安平!你父皇正为这事儿焦虑呢,你就不要再添乱了,赶紧的退下。”

    “父皇,我要去西长京!”赵湄不理会皇后的话,只上前去拉住了皇上的衣袖,“我替你去看看悦妃娘娘。”

    皇上抬头看着赵湄,半晌方缓缓地说道:“也好,你替朕去看看也好。”

    “那臣妾这就去叫人安排随行的人员和车马。”皇后忙道。

    皇上缓缓地摆了摆手,皇后便拉着赵湄一起退了下去。

    容昭从皇宫里出来,随手抢了一匹马飞身上去,也顾不得身后那马夫的呼天抢地,只一路快马加鞭往城外飞奔。幸好霍云随后追出来拍了拍那马夫的肩膀让他去睿王府另索要一匹好马,便一路追着容昭而去。

    容昭只顾着一路狂奔,冷风如刀吹裂了他的口唇甚至喉咙也浑然不觉,吹散了他的发髻也全然不顾,更顾不上尘土飞扬脏了那一身云白色的锦衣。至行宫门口飞身下马,容昭跟个疯子一样跑去碧梧书斋,看着黑漆漆一片惨景,双腿一软便坐在了地上。

    “容世子?你回来了?”一个正在废墟里扒拉着寻找值钱东西的小太监直起身来看见容昭,忙提着袍角往这边跑。

    “我姐……我姐姐呢?!”容昭一说话便觉得喉咙撕裂般的疼,活了这么多年还没体会过这么疼的滋味,一时被绷住,眼泪便滚了下来。

    “娘娘没事,就胳膊上擦破了一层油皮儿,已经搬到瑞云堂那边去了。这次多亏了您的爱犬,若不是它冒火把窗子撞开,我们可救不出娘娘来……嗳?容世子?世子?”小太监话没说完便见容昭从地上爬起来往瑞云堂方向跑,又赶紧的抬脚追了上去,“您不要着急,娘娘真的没什么大碍……您慢点……”

    容昭冲进瑞云堂,首先冲出来迎接他的自然是血点儿,血点儿嗷呜一声扑上来,前腿抱住容昭的胳膊激动得伸长了脖子去舔容昭的脸。

    “血点儿,乖……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容昭也张开双臂抱住爱犬任由这家伙把口水弄自己一身。

    ------题外话------

    作者亲妈:昭儿,最近火气很大啊!碧梧书斋都起火了……

    容昭:知道老子火气大还一直虐我亲姐?懂不懂事儿啊懂不懂事儿啊懂不懂事儿啊?

    作者亲妈:不是妈不懂事儿,是你的读者亲亲们不懂事儿,总那么猫着,老娘实在是没办法了,为了把他们炸出来,只能先那你家娘娘拎出来虐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