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回,巧用离间计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快!按住他!”容昭说着,率先扑上去一把按住了赵沐的手腕。(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学楼)

    容昭话音未落,紫姬已经上前去用力按住了赵沐的两个脚脖子,此时赵沐已经疯了一样拼命的扭动,试图挣脱容昭和紫姬的钳制。紫姬感觉自己手下的两条腿快要按不住了,忙回头吩咐身后的丫鬟:“把绑带拿过来!快!快快……”

    赵沐的四肢已经开始疯狂的抽出,原本精致俊美的五官也因为剧痛而扭曲,脑袋不停地摇着,额头上,脖颈处的青筋突突绷起,面色赤红,双目圆睁,嘴里发出‘喝喝’的声音,那样子看上去极其痛苦。

    旁边的丫鬟们被紫姬一喝先是愣住,然瞬间就回过神来,也来不及去找什么绑带,纷纷解了自己的裙带扑上前拿了七手八脚的帮着容昭和紫姬按住赵沐的手脚开始捆绑。

    赵沐疯狂的挣扎,拼命的摇头,然而身边四五个人都按着他,加上他本来身体就虚弱不堪根本没什么力气,挣扎了几下出了一身透汗便没了力气。他大口的喘息,额头上的汗珠子滚滚而落。

    忽然,他嘴巴忽然闭上,瞪大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绝。

    容昭心思一动,一念闪过似乎明白了什么,便猛地扑上去咬住了他的唇用力的抵开他的牙齿。

    一阵疼痛袭来,嘴里被血腥味充斥着,容昭也几乎失去理智,一手放开赵沐的手腕,狠狠捏住他的下巴,逼得他的牙床张开不能再咬人。

    “啊……”旁边的丫鬟见状登时呆住,手上一松劲儿,赵沐原本被她按着的右臂便恢复了自由,忽的一下扣住容昭的腰身,一把抓住他腰上的皮肉,往死里攥。

    “唔……”容昭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若不是他嘴唇被赵沐死死地咬着,肯定要把赵沐的祖宗十八代都招呼一遍。

    紫姬先发现了容昭的不妥,一遍把赵沐的两只腿都绑住,忙上前问:“公子,你怎么样?”

    容昭双手抱着赵沐的脑袋把自己的嘴唇从他的嘴里抽出来,转头吐了一口学沫说道:“快!那东西塞住他的嘴……快!”

    紫姬立刻反应过来,随后抽了一个丫鬟的帕子塞进了赵沐的嘴里。

    “嗖……石藕!”容昭想起身,腰身却被赵沐死死地扣着,根本站不起来。舌头也因为被咬了,说话也不利索。

    紫姬又上前把赵沐的手臂掰开按到一边去用绑带绑住,抬头看见容昭唇上的血迹,担心的问:“公子,你没事吧?”

    “唔唔,没事……”容昭摇了摇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被咬破的嘴唇,又伸手捏住赵沐的下巴,骂道:“要不是老子反应快,这家伙的舌头要被他自己咬断了!”

    “是啊,人在痛到极端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只求迅速解除痛苦,自残是很常见的事情。”紫姬担心的上前来查看容昭的嘴唇,又看了一眼已经用尽了力气而昏过去的赵沐,皱眉叹道:“公子也真是的,你就是把自己的胳膊送上去被睿王爷咬也好啊!这下好了,闹不好得破相了!”

    “不至于吧。”容昭一听要破相了,赶紧的转身找镜子。

    “表哥!表哥……”萧云欣急匆匆的冲进来,迎面看见容昭嘴角的血渍顿时吓了一跳,忙问:“容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容昭一想到自己刚刚情急之下为了怕赵沐咬自己的舌头居然去强吻了人家,脸上便有些**辣的。

    “我表哥怎么样?”萧云欣对容昭有没有事并不怎么在意,转身边往卧房里去看赵沐。

    “你最好别去。”容昭一闪身挡在萧云欣面前。

    “为什么?下人说表哥的病突然加重了,说这里乱成了一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萧云欣竭力的忍着,但语气里还是带了质问的意思。

    本来这几天萧云欣就对容昭没什么好感,每次她来看赵沐,赵沐都对她爱答不理的,一双眼睛只盯着容昭看,容昭不在旁边,赵沐连睁眼的**都没有直接闭眼装睡,摆明了一副嫌弃的样子,这让萧姑娘心里很是不满。而今天在来的路上恰好遇见从听雪斋里跑出去报信的丫鬟,说是睿王爷喝了容公子配的药,没多会儿便抽风一样闹了起来,还说容公子和紫姬姑娘用绑带把王爷绑在了床上。萧云欣一听这话立刻就急了,一边吩咐贴身丫鬟速速去找母亲,自己则一路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结果这人还挡在面前不让进去?凭什么!

    面对萧云欣的质问容昭心里也涌起了一股莫名的火气,她是谁啊?凭什么跑这里来大呼小叫的?再说,老子的嘴巴疼着呢!哪有那个闲心思在这儿废话?

    容昭抬手用衣袖按了按疼痛的唇角,皱眉道:“究竟怎么回事儿我跟萧姑娘你说不清楚,总之,王爷的病由我负责,怎么治是我的事情不劳姑娘操心。现在王爷的状况不适合探视,还请姑娘回去。”

    “容公子,我敬你是父亲新收的门生,也敬你是我表哥的朋友所以才对你,多番容忍。但也要请你自重,不要得寸进尺。”萧云欣的脸顿时拉长了,用一种冷漠的目光看着容昭,跟之前的温婉大方判若两人。

    容昭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姑娘,半晌才问:“萧姑娘,敢问本公子哪里不自重了?倒是你,一个妙龄少女总是往男子的屋里跑,居然还来职责别人‘自重’?你们萧家的家规容昭今日才算是真正的领教了!”

    萧云欣冷冷一笑,嘲讽道:“容公子,有些话我不想说的太难听,毕竟你也是有身份的人。你自己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这幅尊容,你可别告诉我你的唇是你自己咬破的!”

    容昭轻笑:“原来是从这儿等着我呢?萧姑娘,你喜欢睿王一心想做睿王妃,这是连瞎子都能瞧得出来的事情。你想要做睿王妃这是好事儿,只要睿王愿意,你爹娘和皇上德妃两娘愿意,旁人谁也挡不住你。至于我——首先我是个男人,另外,刚刚如不是本公子舍身相救,你的睿王表哥这会儿恐怕已经咬舌自尽了。他若是死了,你就算是有心为她守寡恐怕也没那个名分。你哭都没地儿哭去……”

    “呸!不许你胡说八道!什么死啊活的!不是说你能治好表哥的病吗?难道你是骗子!”萧云欣一时也顾不上羞涩,更顾不上跟容昭计较那些混账话,听说睿王会死便急的跺脚。

    “我保证过?我跟你保证过吗?”容昭看着萧云欣焦虑万分的样子顿时觉得心里十分痛快,好像满足了他的某种恶趣味的样子,连之前在德妃那里吃的憋这会儿也发泄出去了,于是无赖的轻笑着,反问:“萧姑娘你什么时候听本公子保证过什么?你有证据吗?再说了,我跟你保证的着吗?你还不是睿王妃呢,想要质问我,还要等你八抬大轿进了睿王府的大门再说吧。”

    “你……”萧云欣长这么大也没遇到过这么无赖的人,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这么吵啊?王爷究竟怎么样了?”门口一声询问,接着门帘被掀起,萧正时的夫人王氏扶着丫鬟的手迈进了门槛,一眼扫到屋里的景象,萧夫人皱眉道,“哎呦,瞧这屋里乱成什么样了!”

    “母亲!”萧云欣立刻朝着那妇人跑过去,挽住她的手臂夹着三分委屈三分无奈,低头蹙眉轻声说道,“容公子说没有他的准许不许探视。”

    “容公子?王爷究竟怎么样了?”萧夫人王氏微微蹙着眉头问容昭。

    “王爷刚服了药,已经休息了。”容昭瞥了一眼萧云欣,淡淡的说道,“你们若是没什么事情就请先回去,我想萧大人应该给你们说过,王爷需要静养。静养,是什么意思,我想夫人和萧姑娘都是读过书的人,应该不用我再给你们解释了吧?”说完,容昭又吸溜了一口气,刚刚只顾着跟萧云欣吵架了,舌头和嘴唇的伤都没顾上,疼死老子了!这些可恶的女人究竟有完没完?!

    萧夫人也是大家闺秀出身,面对容昭这样的无赖行径很是看不上眼,于是拉下脸来冷声质问:“容公子,王爷在我们府上养病,他若是有什么差池我们阖府上下数百口子人都有责任的。你知道吗?”

    “你们有责任?你们谁身上的责任也没有我重啊!我可是在德妃娘娘面前说了大话的。”容昭好笑的看着萧夫人,目光肆意的上下打量,见她还要说什么便立刻抬手制止,笑道:“行了萧夫人,你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就请回吧。这听雪斋都快变成菜市场了!你们若是真的担心睿王的身体,就请多多配合,别有事儿没事儿男女老幼都往这里跑了,这里是病人修养的地方,不是耍猴逗闷子的戏园子。”

    “容昭!你别太过分了!”萧云欣怒声道。

    “萧姑娘,我知道你喜欢睿王。你要做王妃这是好事儿,可你也要弄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睿王必须活着。你再这般胡搅蛮缠坏了本公子的兴致,耽误了本公子炼药,只怕到时候你后悔都没地儿哭去!”说完,容昭抬手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萧云欣抬脚出门去了。

    “嗳,你……”萧云欣瞪着容昭的背影,气得说不出话来。

    “罢了!”萧夫人阴沉着脸说道,“我们回去吧。”

    “母亲!难道我们……”萧云欣是真的牵挂着赵沐,很想进去看一眼。

    “回去!”萧夫人瞪了女儿一眼,低声喝道。

    萧云欣一看自己的母亲真的动了怒,也不敢多说,只低低的应了一声,上前去挽着母亲的手臂出去了。

    容昭回到自己的卧房里把紫姬用的菱花小镜拿出来照了照,发现自己好看的薄唇这会儿已经肿了起来,虽然比不上腊肠,但也十分的难看,尤其是那个泛着血色的牙印儿,嚣张的提醒着他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真是脑袋被门给挤了!”容昭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你说这不是傻是什么?为什么会在那种时候把自己的嘴巴送上去给人家咬?这不是有病是什么?容昭挫败的丢了镜子望天长叹,“果然是药不能停啊!”

    “什么药不能停?公子你可不能再喝那个紫御养身汤了。”紫姬担心的说道。

    “哈!我知道。”容昭自嘲的笑了笑,又问:“那家伙怎么样了?”

    “疼劲儿过去了,刚才闹腾的太厉害,力气都用尽了,这会儿虚脱昏睡倒是很安稳。”紫姬说着,凑上前来看容昭唇上的伤,皱眉叹道:“公子也太冲动了,这睿王若是再使点劲儿,您这嘴唇就被咬下来了,还有您那舌头……万一他咬舌自尽没成,反而把您给咬死了,这得多冤啊?”

    “嗳我说,你还有完没完了?我这么大活人我让他咬死我?你真当我脑袋被门挤了?我当时不是腾不出手来嘛!”容昭一着急,连疼都顾不得了。

    “哎呀好了好了!都是奴婢多嘴了,公子别说了,赶紧的擦一点药吧。这要是留下伤疤可真是麻烦了。”紫姬一边说着一边开了药箱,找出外伤药来小心翼翼的给容昭抹在唇上,又叹息道:“舌头的伤可怎么办才好呢?”

    “算了!就这样受着吧。谁让我自作孽呢!”容昭一脸郁闷的说道。

    “那您今天晚上吃饭可要小心了,只能喝点粥,咸的,酸的,辣的都不能吃了,会很疼的。”紫姬很是担心,她家公子爷平日里吃个饭都是挑三拣四的,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口味又怪又重,这回可好,没得挑了。

    容昭越发的暴躁不堪,摆摆手说道:“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变得比梅若还啰嗦?”

    紫姬看容昭是真的烦了,也不敢再多说,只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在手边,便出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容昭当天连晚饭都没吃,只喝了一点粥就郁闷的睡了,刚睡着就开始做梦,先是梦见跟赵沐两个人在冰天雪地里策马奔驰,然后两个人又抱着酒坛子疯狂的喝酒,最后俩个都醉倒在雪地里,赵沐喝醉了,嘻嘻哈哈的笑着要亲他,他开始是推,后来是躲,躲不掉也推不开,被这混蛋亲了个正着,然后舌头嘴唇都被他咬住往死里嘬,最后被钻心的疼痛弄醒,容昭才发现自己的舌头更疼了,口水浸湿了枕头,黏黏糊糊的湿了一大片。

    丢死人了!容昭一拳再砸枕头上,无奈的叹了口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居然会做这种梦!自己跟赵沐?开什么玩笑?自己是女子的身份一公开,只怕连半日也多活不了,立刻被冠上欺君之罪五花大绑推到菜市口咔嚓了。

    可是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难道真的是紫御养身汤断了太久,自己身体里的荷尔蒙开始发生了变化?从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蜕变成了少女,开始怀春了?容昭睁着大眼睛看着屋顶,郁闷的不行不行的。

    第二天紫姬进来服侍容昭起身,便见他一双大大的熊猫眼,整个人萎靡的不行,因吃惊的问:“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失眠了呗。”容昭打了个哈欠,无力的叹息。

    “好端端的怎么失眠呢?是担心睿王那最后一道毒解不了?”紫姬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肚给容昭刮着眉心。

    “别跟我提这茬!”容昭生气的转了个身,给紫姬一个冰冷的后背。

    “……?”紫姬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忽而像是明白了什么,又笑了,“公子若是累,就睡一会儿吧,反正今儿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刚从睿王那边过来,他还没睡醒呢,想必是昨天那一场闹的太厉害了,力气抽没了。”

    “行了行了,知道了。”容昭朝着背后挥挥手,“你去吧,没事儿别打扰我,我要睡会儿。”

    “行,那公子先睡,什么时候饿了咱什么时候吃饭。”紫姬说着,把容昭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盖好,又轻着脚步退了出去。

    被紫姬唠叨了两句,容昭心里反而把这件事情放下了,没多会儿的工夫便沉沉睡去,连萧云欣派人过来打探消息被紫姬给挡回去他都没听见,抱着被子呼哧呼哧睡得香甜。

    萧云欣的贴身大丫鬟画眉被紫姬不冷不热的几句话给打发出来,满怀愤愤的回去找萧云欣告状。原本就对容昭大大不满的萧云欣听了画眉添油加醋的一翻说辞,心里的怒气更不打一处来,叫人拿了斗篷披上便往前面去找自己的母亲王氏去了。

    王氏昨天被容昭抢白了一顿心里也不痛快,她是这府里的女主人,而容昭连客人都算不上,说白了是萧正时可怜他收他做门生,他就跟个门徒一样依靠在萧家靠着萧家的庇护在这上京城立足罢了,凭什么那么嚣张?

    萧云欣进来的时候也拉着个脸,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王氏只瞥一眼女儿就知道她是为什么而来,当即摆摆手让旁边伺候的丫鬟婆子们都下去,方问:“那容昭又招惹你了?”

    “父亲留他在家里是让他照顾表哥的病,他倒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到现在还没起床呢!”萧云欣说起这事儿来就愤愤不满,“也不知道父亲和姑母究竟是瞧上他什么了?这个人不学无术放荡不羁,除了一张脸长得还算好看简直一无是处。留这样的人在家里,早晚都得受他带累。”

    “你父亲和你姑母做事还轮不到你来多嘴。”萧夫人王氏皱眉叱道。

    “母亲放心,女儿知道。”萧云欣忙答应着,又扁了扁嘴巴说道:“可是表哥的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放着那么多的太医不用,反而找这么个不着边际的人来诊治,这也太奇怪了!而且,每次我炖了补品给表哥送去都会被他劫走一半儿,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

    萧夫人轻声叹道:“且别说他无赖不无赖的,这样的人不过是个小人物。你也一天一天的大了,有些事情也不该瞒着你,趁着今儿这个机会为娘跟你细细的说一说!这个容昭呢,你父亲把他留在府中应该是因为他姐姐的缘故,那悦妃虽然咱们都没见过,但能把皇上弄得五迷六道的肯定是颇有手段的人。你姑母这些年在宫里不容易,眼看着睿王已经到了及冠之年,她也年老色衰了,一个人在宫里孤掌难鸣,我们总是要给她找个臂膀的。”

    萧云欣听了这话后频频点头,说道:“母亲说的是,女儿还真没想到这一层。”

    “我们家是诗书世家,那些权谋之术向来不屑去学更不愿意去做。只是这世上的人就是这样,你算计我,我算计你,我们若是一味的清高自持,早晚会被人家算计了去。你也老大不小了,早晚也要独掌一家门户,而且极有可能将来母仪天下,所以你不但要有别的姑娘没有的心胸,更要有别的姑娘没有的权谋。”萧夫人说着,又轻声一叹,侧着身子靠在枕上看着萧云欣,说道:“你这容貌不像我,倒是像极了你姑母。但你这心胸城府却比你姑母差远了。你呀,别冲动,别着急,现在上有你父亲,姑母和我为你打算,下面还有你的两个哥哥做你的臂膀,你急什么?再说了,那容昭是个什么东西,也值得你失了分寸?”

    萧云欣听了这话,顿时觉得很委屈,所以辩解道:“母亲是不知道那个容昭有多过分!女儿还从没见过这样没脸没皮的人。而且更叫人生气的是,表哥好像什么都听他的,而且……我觉得表哥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怪怪的?”萧夫人微微蹙眉,直起身子问,“怪怪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我在旁边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很多余!”萧云欣说着,咬了咬嘴唇,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己母亲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出压在心里许久的那句话:“母亲,你说表哥会不会跟那个容昭断袖啊?”

    “胡说!”萧夫人被这话给吓了一跳,立刻变了脸色,“这样的混账话也能从你一个大家闺秀的嘴里说得出来?你是要气死我吗?!”

    “女儿不敢。”萧云欣忙起身离座,深深一躬,“女儿绝没有那个意思,母亲息怒。”

    萧夫人看着女儿战战兢兢的样子,沉沉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起来吧!这也不怪你,都是平日里跟着你的那些人不检点,带坏了你!”

    萧云欣低着头不敢言语,但心底里对容昭的憎恨厌恶却更重了。

    “你要知道你表哥是皇子!而且他心里装的是天下大业!就算他真的有那种想法也只能是偶尔找个乐子而已。怎么可能真的去跟谁做出那种荒唐事来?这些话旁人说也就罢了,你怎么能说?真真是要气死我!”萧夫人说着,又抬手敲了敲手边的炕桌。

    “母亲不要生气了,女儿知错了。”萧云欣忙认错。

    “行了!你说的这件事情我会放在心上,这事儿你就别管了。”萧夫人颇有些心烦的说道。

    “是。”萧云欣听了这话心里踏实了,她知道她的母亲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她说要管,就肯定会管到底。而且萧家上下都知道她萧云欣是命定的睿王妃,她的父兄和母亲以及母族王氏一族都会为她铺路,让她顺利的成为睿王妃,然后成为皇后母仪天下。

    母仪天下。

    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然而这也不仅仅是萧云欣一个人的梦想。

    “她也想要母仪天下?”周皇后的纤纤玉指轻轻地点着凤榻上的雕花扶手,轻轻虚起了目光看着面前的鎏金镂花香炉上冒起来的缕缕轻烟,唇角泛起一个若有若无的冷笑,“她公孙氏是在做梦吧。”

    “姐姐说的是,就算肃王被立为太子,那将来做太后的也是姐姐您这位嫡母,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后,这后位的宝座永远是您的,至于贤妃……”谨嫔话说到一半儿不敢说了。

    “崔翯怎么样了?”周皇后忽然转了话题。

    “这种叛徒,留着他也是没用。”谨嫔咬牙道。

    周皇后却比谨嫔冷静的多,只问:“他呆在肃王身边这么多年了都没露什么马脚,怎么忽然就被揪出来了呢?还把脏水泼到本宫的头上!”

    谨嫔若有所思的回道:“据说是贤妃先怀疑上的,说是西长京那边的三个太医在同一个晚上出事,死的死,昏迷的昏迷,事情闹得太大了引得陛下起了疑心,然后事情便查到了一个宫女身上,说是那个宫女本不是贤妃的人却说自己是奉了贤妃之命纵火,来栽赃贤妃,是那个陈存孝多了个心眼儿从那个栽赃的宫女身上查到了崔翯。不过……碧梧书斋的宫女跟崔翯有什么关系呢?这贤妃还真厉害,只怕这也只是个借口而已,他们另有埋下的暗线是咱们不知道的?”

    “能有什么暗线埋得这么深,连崔翯都给挖了出来还如此不动声色。”周皇后心里已经有数了,但却不能在谨嫔这儿露口风,她知道谨嫔这个人心里不能装太多的事儿,关键时候她一个不小心就会坏了自己的大事儿。

    “姐姐说的是,不过这事儿还没算过去,我会叫人细细盘查的,一有什么结果我立刻来跟姐姐说。”谨嫔对于周皇后没有迁怒于自己有些意外,遂赶紧的表忠心求机会,只愿周皇后不会厌弃自己不堪大用。

    “湄儿这几天怎么样?”周皇后又问。

    谨嫔忙道:“她这几天倒是没什么,就是听说那容昭拜了萧正时为师住进了萧山舒服,心里不怎么痛快,整天闷闷不乐的。姐姐不用理会她,她小孩子心思过几天有了新鲜事儿就把这容昭给丢开了。”

    周皇后听了这话沉默了。

    谨嫔看着周皇后的脸色猜度着她的心思,试探的问:“姐姐的意思是让湄儿出宫一趟?”

    “不用了。”周皇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谨嫔搜肠刮肚的想了想,又纳闷的说道:“那睿王的病,据说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上回湄儿去睿王府回来还说睿王昏睡在床榻上人事不知,这才几天呢,就好了?”

    “哼。”周皇后冷声一笑,说道:“你不是说了吗?湄儿进赵沐卧房的时候是德妃陪着的。你觉得湄儿那点心眼儿能斗得过德妃?自然是德妃想让她看见什么她才能看见什么,所谓的生命垂危怕只不过是德妃的一个障眼法罢了。”

    “姐姐说的是。”谨嫔忙道。

    “所以说,我们都被他们给骗了!”说到被骗,周皇后心里的气便再也压不住,抬手把手边的茶盏拨到地上,随着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周皇后生气的喝道:“都该死!这些人都该死!”

    “姐……姐姐?”谨嫔吓得起身离坐,生怕周皇后再生气把什么东西砸到自己的头上。

    周皇后最大的长处就是隐忍,这么多年执掌后宫性子早就练出来了,刚刚这一下已经是她这些年来做的最冲动的一件事情了,也是被容昭气得狠了,想不到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竟敢狠狠地摆了自己一道,把自己跟贤妃推到了对立面。

    肚子里的那把邪火发泄了一下,她的情绪便稳下了大半儿,再看看谨嫔战战兢兢的样子,苦笑一声叹道:“行了!我又不会怎么样你,何必吓成这个样子。坐吧。”

    “是。”谨嫔应了一声,又小心翼翼的坐了回去。

    “萧正时去了冀州行宫几天了?”皇后又问。

    这事儿也一直是谨嫔的心病,于是回道:“已经五天了,原本定的是元宵节后行册封礼,今儿都正月十六了人还没进京,只怕这日子又耽误了。”

    “好吧!不管什么时候进宫,只是早晚罢了!如今我们被逼到了死角里,有个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参局进来说不定也是好事。”皇后抬手拔了发髻里的玉搔头挠了挠鬓角处,方继续说道:“陛下还没说要安置她住哪一处,你且带着人把凝翠宫收拾出来吧,按照妃位应有的礼制挑十二个太监十二个宫女过去伺候着,里面一应摆设用具都不能减慢了,再把本宫库房里的那一件十二扇檀木雕海棠大屏风给送过去算是本宫的贺礼了。”

    谨嫔犹豫着劝道:“姐姐,这凝翠宫……可是之前贵妃居住的地方,这格局也只比凤阳宫差了一点,那悦妃只怕还不够资格。倒是那景安宫在东北角上,离皇上的乾元殿甚远,来回都要经过菁华宫的门口,很适合悦妃居住。”

    “她现如今是皇上心尖子上的人,咱们却把她打发那么远,岂不是自讨没趣儿?再说了,这个时候本宫为什么要帮贤妃?”周皇后冷笑道。

    “姐姐说的是。”谨嫔忙应道。

    周皇后又淡然一笑,说道:“你带着人去好生打扫安排,办好了这件差事陛下自然会好好地赏你的。”

    谨嫔忙起身道:“臣妾都听皇后娘娘安排,姐姐您说什么,妹妹我就做什么。至于万岁爷赏不赏,妹妹不敢奢求的。”

    谨嫔这两天早起晚归忙着收拾凝翠宫,周皇后忙着当贤后也一天到晚都把悦妃的事情挂在嘴边,皇上知道后非常高兴,这几天除了在皇后的凤阳宫歇息便都睡在谨嫔的玉棠馆。

    如此,谨嫔自然非常得意,枕边床上自然又说了不少皇后的好话,替她诉说难处,又顺便把贤妃寻事挑衅皇后的事情也拐弯儿抹角的说了。

    皇上年前西征归来之后就一直对丞相公孙铨多有不满,觉得这老城丞相监国的这大半年扶持自己的嫡系,排除异己,一些事情做得太明显,排挤萧正时和睿王也就罢了,连朝中一些只忠于君主不参与党争的老臣也给排挤了几个,还把皇上非常信任的一个四品知府给下了大狱,让一个四品封疆大吏死在了牢里。

    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皇上都在心里记着呢,只是碍于自己刚西征归来正是举国同庆的时候又赶上过年,便一直压着这股火气没发,却想不到这公孙家仍然不知收敛,在外边插手行宫的事情,买通太医暗害容悦,后宫里贤妃还敢寻皇后的晦气,简直是给脸不要脸。

    谨嫔在皇宫里生活了十七年,别的事情都没怎么学会,就学会了一件事儿:察言观色。

    从皇上的眼神中,她便知道自己这枕头风已经吹足了,再多说皇上该生疑心了,于是立刻转了话题开始说赵湄,还把赵湄这两天被迫关在屋子里做的一个半拉子荷包拿出来给皇上看,说是女儿给皇上和悦妃娘娘做的贺礼。

    皇上见状十分高兴,拿着那半拉子同心荷包看了半天,连声夸赞谨嫔教女有方,又说一定要给掌上明珠找个好驸马。

    谨嫔听了这话无奈叹息,低头不语。

    “怎么了?”皇上看着谨嫔一脸无奈的样子,恍然想起了什么,因问:“湄儿还惦记着悦妃的胞弟呢?”

    “这孩子真是中了邪了!那容家的小世子进宫来朝拜皇后,臣妾躲在后面偷偷的看了两眼,虽然长得怪俊俏的模样,但也太狂妄了些,连皇后娘娘都敢顶撞,简直是目中无人的样子,湄儿又是被陛下宠坏的性子,这两个人若是到一处,只怕不会把屋顶给掀翻了?哪里能过安稳日子呢。”谨嫔无奈的说道。

    “这事儿不着急,湄儿还小,朕只有和一个女儿,婚事再等两年定也不迟。”皇上对此事倒是不怎么在意,小儿女之间的那点喜欢在他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没几天就忘了。

    谨嫔再看皇上若有所思的眼神,知道他的心思又不在自己这里了,遂也不再多说,只服侍皇上睡下。

    第二天午后,几天没见着皇上的贤妃提着一个食盒去了乾元殿,却被张万寿给挡在了外面。

    “公公,这大过年的陛下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连本宫都不见?”贤妃不甘的问。

    张万寿忙欠了欠身,低声说道:“娘娘恕罪,这个老奴可不敢乱说。老奴只知道万岁爷今儿心情不怎么好,这会儿丞相大人也在里面,陛下刚刚还发了脾气,奴才劝您先别进去了。”

    “本宫的父亲现在在里面?”贤妃诧异的问。

    “是啊。进去好一会儿了。”张万寿低声说道。

    贤妃看了看左右,又低声问:“张公公,陛下这个时候找本宫的父亲进宫因为什么事情?”

    张万寿连连摇头,叹道:“贤妃娘娘,不是奴才不跟您说,实在是丞相大人一进去陛下就把奴才等人都赶了出来,奴才是在出门的时候听见陛下喝问了一句,至于后面说什么,奴才是一个字儿也没听见哪!这会儿还没出正月,这年都没过完呢,宫里又忙着悦妃娘娘册封的事情,按理说是欢天喜地,除非有要紧的国事之外想来陛下也不至于动怒。所以娘娘您听老奴一句劝,还是先回去吧!”

    贤妃听了这番话之后,也只是无奈的看了一眼向紧闭的殿门,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走了几步才回过味儿来,张万寿那番话明着是劝自己别担心,可大正月里,年都没过完,皇上能有什么要紧的国事把丞相叫进宫里来劈头盖脸的训斥?想到这个,贤妃无奈的闭了闭眼睛,心里暗暗地后悔那个崔翯的事情处理的太着急了,又暗骂周皇后和谨嫔这两个贱人,明着斗没什么真本事竟干一些暗地给人下蛆的勾当!

    皇后和贤妃,前一刻还是东风压倒了西风,转眼间,西风又翻过去把东风给逼回去,这两边你来我往来回折腾,这一切都落在德妃的眼里。

    德妃不动声色的冷眼旁观,心里只记挂着萧尚书府的赵沐和容昭二人。

    幸好每天都有消息传进宫里来,知道儿子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知道再过两天容昭会给赵沐解最后一道毒,解毒之后只需要精心调养赵沐的身体便可恢复如初,德妃的心里也算是安稳了不少。

    ------题外话------

    亲爱滴们,月票,评价票,都要迫切需要哦!

    有没有力气码字,能不能保持万更都看你们的了!

    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