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我帮你报仇!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赵沐一路冷着脸回到修远堂,进门后便反手把房门“咣”的一声关上,连随后跟来的宋嬷嬷也吃了个闭门羹。

    “王爷?”宋嬷嬷敲了敲房门。

    “滚。”赵沐低声喝道。

    “……”宋嬷嬷无奈的叹了口气,默默地滚了。

    赵沐听见外面没了动静才缓缓地吐了一口气,颓然走进里间靠在榻上,伸手抓过一个靠枕抱在怀里,缓缓地弯下了腰。

    自小到大,赵沐从没如此对过一个人。他身边的人都是以他为中心,都是为了他可以肝脑涂地奋不顾身的人,就连萧云欣那样的娇娇女在他面前也都是陪着小心看着他的脸色说话。

    他睿王乃是天之骄子,什么时候看过别人的脸色,求过别人喜欢?!

    可是,老天就是这么公平,这世间的滋味非要让你尝个遍!

    容昭这个人,自己那么喜欢她,喜欢到想把所有好的东西都捧到他面前只为博她一笑。为了她甚至不惜跟母亲抵抗,要毁了自小定下来的婚约,只是因为想让她甘心留在自己身边,给她一片安稳的天空让她肆意的活着。

    赵沐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然如此,帝王路上明刀暗箭他不惧,血雨腥风他不惧,哪怕蚀骨断筋都无所谓,反正他已经死过一次,这世上的事情再无任何可挡他的路。他只想自己喜欢的人有一个明媚的人生,他只想看见她在自己的怀里开心的笑。

    可是一切的一切,都抵不过一件残酷的事实——她喜欢的人不是自己。

    他那么喜欢她,可她喜欢的是别人!

    赵沐只觉得胸口里养着一只虫,在一口一口啃噬他的心,疼痛倒成了其次,重要的是心口的那个地方多了个洞,空空的,透风撒气,破败凋零。

    心痛。

    比心疼更难捱的是那种无边无际的空。

    赵沐抱着靠枕歪在榻上一动不动直到天亮。

    ……

    睿王病了。

    整个睿王府都慌了。

    容昭第二天一早就听见消息,说萧大人来了,还带着太医院的四个太医。

    梅若急匆匆的进来,悄声问容昭:“公子,您昨天到底跟睿王怎么了呀?萧大人都要疯了!睿王爷今天一早高热昏迷,太医用针灸,艾灸,什么推拿,擦洗的办法都用了,可他就是醒不过来,身上的高热也不退。还有,宋嬷嬷因为没照顾好王爷,被萧大人打了二十板子,这会儿在屋里趴着哼哼呢!”

    容昭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不是吧?宋嬷嬷那一把年纪吃二十板子,老命还有吗?”

    “哎呀!公子,奴婢觉得您还是赶紧的去看看吧。”梅若皱眉劝道。

    容昭无奈的苦笑:“这个人,看上去挺坚强的呀,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

    “公子,伤人可没您这种伤法的!”梅若都看不下去了。

    “好好,我去看看他!”容昭起身换了衣服往外走,又摇头叹道:“你们这些丫头们一个个吃里扒外,见了睿王就忘了本公子了!”

    梅若扁了扁嘴,小声嘟囔道:“本来就是您太无情了些。”

    “傻丫头,你家公子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容昭看着外边阴沉沉的天空,无奈的叹息。

    连梅若都觉得自己应该接受赵沐的好,可容昭心里却一直以为,不能给对方幸福就不要给对方留希望。到现在他反而觉得赵沐娶萧云欣挺好,至少萧云欣有个正常的身份,可以名正言顺的做睿王妃替赵沐打点府中上下。自己能做什么?且不说自己不学无术连如何做女人都不懂更别说搭理府内乱七八糟的这些事儿,就单只身份这一层,就是害死人不偿命。

    何苦呢!赵沐一边往修远堂走一边想着。

    容昭到修远堂的时候萧正时正朝着一院子的下人发脾气,修远堂当值的丫鬟婆子小厮们一个个儿都避猫鼠一样垂手侍立。

    “萧大人。”容昭朝着萧正时躬身行礼。

    萧正时看见容昭,脸上的怒气顿时小了些,叹道:“你来的正好,快去瞧瞧睿王的病可有蹊跷。”

    “好,萧大人也消消气。”容昭应道。

    “唉!这些不中用的东西!”萧正时恨恨的扫了众人一眼,一会袖子让众人都散了,自己则同容昭一起进里面去瞧赵沐。

    卧房里,一个老太医正在给赵沐施针,其他几个太医都站在旁边看着。容昭也不便多说,只等了一刻钟的工夫,等老太医把银针从赵沐的手腕上取下来之后,上前探视。

    太医们见一位华服少年近前来给睿王诊脉,一时都诧异的看萧正时。萧正时捻着胡子说道:“这是容世子,自幼在西疆长大,懂得些许医术。睿王一直深信他。几位,请到外面奉茶吧。”

    “大人请。”为首的太医拱了拱手,随着萧正时去外面说话了。

    容昭对毒有研究,对病理却极其平常。此番诊脉确定赵沐是病而非中毒,便叹了口气说道:“并非中毒,我是爱莫能助了。”

    梅若着急的说道:“若非中毒,那为何几个太医都束手无策?”

    容昭想了想,说道:“想来他是因为昨日淋了雨,又跟自己生了一夜的闷气才这样的,老中医那一套疏散的方子都极其缓慢,所谓病去如抽丝,为何?就是药力达不到。”

    “公子想想办法吧,王爷看上去好可怜。”梅若小声劝道。

    容昭嗤笑,心想不过是一场伤风而已,哪里就可怜了。却听见床榻上赵沐呢喃着叫了一声:“容昭。”

    “嗯?”容昭应了一声转身看过去,却见赵沐依然沉沉的睡着。

    梅若立刻眼泪汪汪起来,轻轻推了推容昭,说道:“公子听见了吧?”

    “听见了听见了听见了!我又不是聋子!”容昭本来就心烦,被梅若一推心里更烦。

    “公子,想想办法吧。”梅若又催。

    “行,想办法。”容昭心想不就是一支退热药么,这点东西对本公子来说简直小菜一碟,“你回去找紫姬,拿速效退热散来。”

    “嗳!”梅若答应了一声,欢快的去了。

    容昭看着她的背影笑骂了一句:“死丫头成叛徒了!”

    速效退热散是容昭专门做的一种退烧药,从几种植物中提炼了十几次,药效自然比那些退热的汤药强十几倍,一小汤匙给赵沐喂进去,又给他喝大量的白开水。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是一身透汗,始终不降的高热也随之退了下来。

    太医院的太医见状,连声称赞,问容昭这是何等神药竟如此神奇。

    容昭苦笑道:“并无神奇之处,只不过这一小汤匙的药量是从太医们所用的退热汤药的二十倍。”

    “嗬!这怎么可能!”太医好笑的摇头,明明只是一汤匙,他们喂孩子的药也不止这些。

    “诸位大人们切莫不信,这的确是真的。这药太烈,所以只能酌情使用,使用不当会伤身的。”容昭也懒得多解释。

    高热一退,赵沐也清醒了几分,因躺在床上看着跟前的容昭,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酸楚。高兴的是她会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出手相救,说明自己在她心中还是有一定的位置。酸楚的是也仅仅是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她才会主动出现在跟前,若非生病,她只怕看都不会多看自己一眼。

    外边有说话的声音,赵沐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门帘声响,萧正时和萧珩以及萧云欣三个人进了卧室。

    “萧大人。萧公子。”容昭上前打招呼,然后顺便把病床上的那位交付给萧正时,“王爷高热已退,这里没什么事情我先回去了。”

    “还是多亏了你。”萧正时感慨道,“王爷这身体真是三灾八难!”

    萧云欣忙道:“女儿去观音庙替表哥求了平安符来,说是要悬挂在卧榻之上,七七四十九日,病魔灾祸便全都消了。”

    “嗯,汤药不可少,鬼神之说也不可不信。赶紧的把平安符都挂系上吧。”萧正时忙道。

    容昭看萧云欣欢喜的忙活,自己则笑了笑朝着萧正时微微颔首,默默地带着梅若走了。

    这回,梅若一路都没说什么,回到蘅院便见紫姬在院子里逗血点儿,梅若凑上去不满的嘟囔道:“从没见公子受过这等窝囊气呢。”

    紫姬忙问:“是怎么了?”

    梅若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进屋的容昭,小声说道:“公子明明喜欢睿王爷,可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姑娘在睿王爷面前献殷勤。睿王爷明明喜欢公子,却也对萧大人一家虚与委蛇……想想这些事儿真是憋屈死了。”

    “你呀,怎么越活越回去了?”紫姬小声劝道,“公子这等身份,如何去跟萧姑娘争风吃醋?”

    “可睿王爷明明喜欢的是咱们家……”

    “咱们家,公,子。”紫姬接过梅若的话来,加重了口气,“即便是公开喜欢,他们两个之间也只能是分桃断袖!那萧姑娘依然是正室王妃!你见过哪个王爷喜欢男人还明目张胆把男人立为王妃的?”

    “……”梅若顿时语塞。

    “你们两个!进来!”

    容昭的声音从打开的窗户传来打断了二人的窃窃私语,两个人再不敢废话,赶紧的进屋里去了。

    屋子里一如既往的安静,没有焚香,更没有任何花卉装饰,唯有一盏清茶默默地散发着淡香。

    容昭端坐在榻上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缓缓地说道:“紫姬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现在呢,本公子有两件事情要你们去做。”

    “请公子吩咐。”紫姬忙欠身道。

    “赵海被皇上给发配的北疆去督军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我已经叫人打听清楚他是在三日后出发。”容昭说着,眼神中迸射几分阴冷,“对于这一对父子,我们早就吃尽了他们给的苦头。所以这一次,我不想他平安到北疆。”

    “太好了,公子终于准许奴婢出手了。”紫姬的眼神中也闪过几分阴狠,这几天她一直想要报仇容昭一直压着她不让她出睿王府的大门,然而每天就在这院子里混吃等死心里实在难受。

    容昭轻笑道:“你出手要讲究个轻重,我不要他那么快死,我要用他做诱饵把他们背后那个懂毒的人引出来。”

    “是,奴婢知道。”紫姬一脸的兴奋。

    “务必谨慎小心,你的身份已经暴漏了,我相信睿王府周围布满了眼线等着你呢。”容昭不放心的叮嘱。

    紫姬自信一笑,说道:“公子放心,奴婢的易容术也不是白操练的。”

    “让盛穹跟着帮你,你们小心应对,这次行动不求有多大的响应。越是无声无息越好,但绝不能失手。”

    “多谢公子,奴婢明白,奴婢这就去准备。”紫姬说完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容昭这才看着梅若,轻声叹了口气,皱眉道:“我想进宫去看看姐姐。”

    “奴婢去跟宋嬷嬷说说?”梅若问。

    容昭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想通过德妃进宫。你悄悄地出去一趟,去祭奠一下周岳亭。”

    “奴婢明白了。”梅若应了一声,起身出去。

    打发走了紫姬和梅若,容昭靠在枕上默默地从心里盘算着新的计划。

    进京以来,一些事情在他的谋算之中,一些事情不在。但不管在不在谋算之中他都没有惧怕更没有惊慌,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是平南王一党还是周皇后和简王等人,他们都有*,都有目的,从而也都有软肋。唯有赵沐这份突如其来的感情让他无所适从。

    赵沐的真诚和执着容昭看在眼里,然而他却不能接受。

    梅若不理解,是因为梅若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个姑娘家,对于任何一个贵族姑娘,赵沐都是头等好的选择——论外貌他貌比潘安玉树临风,论才学他学贯古今满腹经纶,论人品他以德服人谦和有礼……这么好的人还是皇子,嫁给他说不定将来还能母仪天下做最尊贵的女人可以跟他一起睥睨天下!谁不乐意?谁不乐意那是傻瓜。

    然而旁人可以,容昭却知道自己,就算是有十万个乐意在心里装着,也还有十万零一个理由让他拒绝。

    原本还想着可以跟他并肩一起把那些该死的人都送进地狱里去呢,现在好了,不用想了。经此一事,两个人以后必然要各走各的阳关道,各闯各的独木桥了。

    容昭一个人坐在这里胡思乱想,修远堂那边赵沐的卧房里却是热闹的很。

    萧云欣从观音寺请了七个灵符来,一个一个用红丝线系了挂在赵沐的床帐之上,看上去很是喜庆。且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滑稽感。

    萧正时的目光从平安符上一一扫过,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吩咐女儿:“收拾好了就家去吧。”

    “父亲,宋嬷嬷这会儿身上不方便没办法照顾表哥起居,表哥病的这么重,身边没有个人怎么能行呢?女儿想留下来照顾表哥。”萧云欣坚持不走。

    “男女大防,你们是表兄妹不假,但也要守礼才是。”萧正时不悦的说道。

    “父亲说的道理女儿自然知道。然而古人有云,事急从权。现在表哥身体需要有可靠地人在身边照顾,而宋嬷嬷又起不了床,女儿身为表哥的未婚妻在旁边照顾几日也是应当的。父亲若是不放心,便叫大哥或者二哥在此陪着就是了。”这番话萧云欣在肚子里滚了好几遍,就等着此时说出来给萧正时听呢。

    果然,萧正时听了这些话之后便没再反驳,只叮嘱旁边的儿子:“你也留下来照顾一下。”

    萧珩忙躬身领命,当晚便跟萧云欣兄妹二人一起住在了修远堂。

    这一晚,赵沐不胜其烦。

    萧云欣精力旺盛到极致,一夜守在床边不睡,时不时的牵一牵被角或者摸一摸赵沐的额头,见他睁开眼睛就问要不要喝水,见他闭上眼睛就说表哥你好好睡……

    原来,被不喜欢的人过度关心是这等的不舒服。赵沐默默地感慨,是不是之前自己在容昭面前也像萧云欣这会儿对待自己?他是不是厌烦自己也像自己厌烦萧云欣一样呢?

    赵沐一夜都没好好睡,翻来覆去的想这件事情,越想便越觉得自己之前真是蠢,总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要对他千般好,却从来没想过人家是否喜欢,是否接受。

    萧云欣守了赵沐一夜,只在天亮时稍微打了个盹儿,一个瞌睡醒来发现赵沐已经熟睡,她便悄悄起身出去洗了个脸便亲自去小厨房查看药饵补汤去了。

    却说梅若换了一身素服走了一趟周家,打着靖西候世子的名头轻而易举的见到了赵湄和谨妃。几句话便点名了来意,周家在这个时候是多么渴望有外来的力量协助,所以谨妃一听梅若的话当即便叫赵湄回宫跟皇后回禀此事。

    周皇后这几天坐镇中宫冷眼瞧着大事接二连三的发生,心里也早就按耐不住。京兆府衙失火的事情对她来说已经十分震惊,卫长宁死在平南王府的事情更让她彻夜难眠。肃王赵润和平南王赵烈之间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关系,让周皇后思来想去都不敢妄下断言。

    当然,这几天皇宫之中被震撼到不能安眠的也不只是凤阳宫这一处,皇上在乾元殿内更是火大的很。卫长宁提着兵器独闯平南王府本身就是大罪,然而赵烈更是有恃无恐直接在自己的府中杀了卫长宁,这让整个卫家都炸了窝,卫承一身孝服进宫请命要为父报仇,皇上命人把他挡在太极门外,这小子就一根筋跪在那里不起来。

    对于平南王那边,赵烈也是一百个不服——卫长宁要杀我,我总不能挺着脖子等着他来砍。他杀我,我的护卫自然要出手,然后一来二去把找上门来杀人的给杀了,这是正当防卫无可厚非,凭什么要罚我王府三年的俸禄,凭什么要我闭门思过,凭什么把我儿子发配的北疆去督军?

    “陛下,萧尚书来了。”张万寿小心翼翼的回道。

    “宣。”皇上阴沉着脸坐在龙案之后,手里的一份奏折翻来覆去几次都想狠狠地摔在地上,但还是忍住了。

    萧正时进殿来跪拜请安之后站起身来,皇上斜了他一眼,问:“关于卫长宁的丧事,礼部怎么说?”

    “回陛下,丧事的章程已经拟定出来了,臣已经细细的斟酌过,觉得还算妥当。”萧正时双手奉上一份奏折,恭敬的说道:“请陛下御览。”

    皇上一挥手,说道:“朕不看了!你觉得妥当就行。”

    “谢陛下信任。”萧正时躬身道。

    “那个卫承……”皇上一说起这个名字心里就来气,终于把手里的奏折狠狠地拍在龙案上,“还在太极门外跪着吗?”

    “回陛下,臣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那孩子的确还跪在太极门外,不过,连日阴雨,他一直跪在那里没动,若不是身体底子好,只怕早就吃不消了……陛下,卫氏一族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求陛下看在卫承这孩子年幼耿直以及卫氏祖先的功劳上,就不要怪罪他了。”

    “萧正时!你看看清楚!现在是朕要怪罪他吗?明明是这混蛋给朕下不来台!”皇上怒道。

    “陛下恩泽苍生,自然不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是那卫承年轻气盛不懂事,臣等下回去劝劝他,让他即刻回去为他父亲操持丧事要紧。”萧正时忙道。

    “今天这小子若还不滚回去,明儿一早朕就叫人把他叉出去!”皇上怒道。

    萧正时自然知道皇上的忍耐是有限的,卫承再犟下去一点好处也得不到,遂忙答应着:“是,今天臣一定会把他劝回去的。只求陛下莫要为此等小事生气了。”

    “哼。”皇上冷冷的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陛下若没有别的吩咐,老臣告退了。”

    “去吧。”皇上脸上的怒气依然不减。

    “是。”萧正时也顾不得多说,赶紧的跪拜告退,往太极门去劝卫承回家。

    这边萧正时前脚出去,周皇后随后就到了。

    皇上一看来人,心情又差了几分,因问:“这个时候你过来做什么?”

    周皇后褔身请安,款款起身后幽幽一叹,说道:“陛下这几日忧心国事,臣妾瞧着实在是心疼,原本想着叫悦妃妹妹过来陪陛下说说话儿,谁知道她又病了!这可真是祸不单行。”

    “悦妃病了?”皇上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因为这些烂事儿焦头烂额的有好几天没去后宫了。

    周皇后从身后的宫女手里接过一直明黄色彩釉汤盅送到皇上面前,温婉的说道:“这是臣妾从悦妃妹妹那里讨的方子炖的羊骨汤,悦妃妹妹说这几天下雨湿气重,这羊骨汤里放老姜片和枸杞最是补身。”

    皇上接过汤盅来喝了一口,果然鲜美可口。美味当前,心情也好了许多,因问:“悦妃怎么了?”

    “昨儿早上,绿云便来凤阳宫说悦妃妹妹中了湿气,有些头晕,不便过来给臣妾请安。臣妾便叫她好生歇着。今儿一早臣妾差了人去凝翠宫瞧她,才知道她昨日一天都没吃饭,今儿越发昏昏沉沉的。臣妾不放心,打发了太医去瞧,太医说是忧思郁结,心神不宁。给开了疏肝养血的方子让好生养着。可她那脾气陛下是知道的,素来不喜欢汤药,何况这两日心情又不好。”

    皇上轻叹道:“是朕这几日冷落了她,等会儿忙完了这些琐事朕去瞧瞧她。”

    “陛下去瞧她,自然是妹妹的造化,妹妹见了陛下心里畅快,病自然不药而愈。只是臣妾想着还有一件小事儿,陛下怕是国事繁忙给忘了。”

    “哦?什么事?”皇上因问。

    周皇后柔声说道:“悦妃妹妹自从进宫后一直侍奉陛下,已经很久没见家人了。她那弟弟一个人住在睿王府,睿王也是三灾八难的怕是难以照顾周全,想来这当姐姐的日夜牵挂。陛下恩泽,何不让容世子进宫探望一下亲姐姐呢?”

    皇上一听这话,立刻点头,又拍着周皇后的手说道:“此等后宫之事,自然是皇后做主。朕就不用操心了。”

    周皇后闻言,立刻起身朝着皇上深深一福:“臣妾先替悦妃妹妹谢陛下恩典了。”

    皇上对周皇后十分满意,因道:“这几日朕为国事劳心劳神,后宫之事就由皇后多费心了。”

    “承蒙陛下信赖,臣妾不胜惶恐,唯有竭尽全力为陛下分忧才不负陛下之情。”周皇后款款道。

    “得贤后如此,朕心甚慰。”皇上的心情也因此好了许多。

    *

    有皇后娘娘帮忙,容昭想进宫那真是太容易了。从皇后宣召进宫的懿旨进睿王府到容昭出门,前后也不过两刻钟的工夫——容公子早就穿戴整齐在屋里等着呢。

    按道理,容昭身为外戚进后宫去探视自己的亲姐姐,最体面的也是从皇宫正北玄武门进去,然而他却特意吩咐盛穹要从西南华雀门进,还专门绕到太极门去转一圈。原因无他,自然是因为卫承在太极门外跪了三天三夜了。

    此时已经是午后十分,卫承经过三昼夜的风吹雨淋身体早就吃不消了,他之所以还能直挺挺的跪在那里完全是凭着胸口里的一股气在撑着——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血气方刚的卫公子眼睁睁看着父亲浑身是血气绝身亡在自己面前,这仇若是不报他当真是要跪死在这里的。

    时隔几日再见卫承,看着他面色灰白唇无血色两眼直勾勾毫无神采的样子,容昭心里愧疚的无以复加。

    “容昭?你怎么来了?”萧正时看见容昭,无奈的叹了口气,此时他已经劝的口干舌燥,无奈卫公子就是一言不发的跪在这里,对他的话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萧大人,我跟卫承说两句话,可以吗?”容昭问萧正时。

    “你看看他这个样子,你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啊!”萧正时摇头。

    “我试试。”容昭轻声叹道。

    “行,你试试吧。”萧大人本着君子不听闲言碎语的做派,也不用容昭多说,自己就转身先走了。

    容昭看了一眼带着自己进宫的赵万康,赵万康点了点头也退到了一旁。

    “卫承。”容昭轻声叫了一声,在卫承的面前蹲下去,平视着他的眼睛。

    卫承没有反应,表情木然,似是根本没听见容昭叫他。

    “卫承。”容昭伸手按在卫承的肩上。

    卫承虚弱的肩膀晃了晃,眼皮眨了眨,终于看见了容昭。

    容昭盯着卫承的眼睛看了片刻,方缓缓地前倾了身子凑到他耳边,以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说道:“你先回去,我帮你报仇。怎么样?”

    卫承的眼睛猛然间有了光彩,干裂的嘴唇动了动,艰涩的说出两个字:“真的?”

    容昭轻轻地点了点头,悄声说出一个期限:“五日之内。”

    “好。”卫承哑声应道。

    “你现在回去,好生操持你父亲的丧礼,让他老人家体体面面的走。”

    “……”卫承想要答应还没发出声音,便觉眼前一黑,一头栽进了容昭的怀里。

    容昭似是早有准备,一把揽住卫承的肩膀用力把他抱住,扭头招呼不远处的护卫过来帮忙把卫承弄出宫送回卫家去。

    奉旨劝说卫承回家的萧正时终于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心想容昭这家伙看上去吊儿郎当,关键时候总能办点正事儿,睿王能有此人相助也算是一种造化,当即便整了整衣冠往乾元殿去回复圣命。

    容昭随着赵万康穿过重重宫门至凝翠宫门口,赵万康拱手道:“世子爷,娘娘在里面等着您呢。”

    “多谢公公引路。”容昭点了点头算是还礼,抬脚进了宫门往正殿去。

    皇后娘娘果然在,容悦却不在。

    容昭进殿后行国礼参拜,周皇后自然也不为难他,叫起之后赐座赐茶,又摒弃了闲杂人等,方问:“容昭,你找到谨妃说有事要面奏本宫,不知是何事,现在可以说了。”

    “娘家乱成一锅粥,皇后娘娘的日子不好过吧。”容昭淡淡的说道。

    “容昭,本宫费尽心思让你进宫来不是听你冷嘲热讽的。”周皇后生气的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来就是想要帮皇后娘娘出一口恶气的。”容昭淡淡的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就说吧。”周皇后皱眉道。

    容昭看看赵万康以及皇后的两个宫女,轻笑不语。

    周皇后朝着两边摆摆手,赵万康和两个宫女一起退了出去。

    “可以说了吧?”周皇后问。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陛下膝下三位皇子,肃王,简王,睿王三人之间,皇后娘娘觉得谁赢面更大?”容昭问。

    “自然是肃王风头无二。”周皇后冷笑道。

    “何以见得?”容昭问。

    “这还用问?有眼睛的都能看得见,简王不过是一个没有爪子的蟠龙而已,如今本宫连娘家这座靠山都没有了,他还有何助力?而睿王,刚刚损失了一个镇南候……皇上也只是让平南王闭门思过而已。肃王文有宰相公孙铨,武有平南王极其麾下十万南疆大军。谁能与之匹敌?”周皇后冷冷的说道。

    “大家都觉得平南王是站在肃王那边的没什么奇怪,毕竟表象上他们叔侄的确走的很近,但皇后娘娘独具慧眼,应该不会人云亦云吧?”容昭轻笑道。

    周皇后听了这话不禁一愣,反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当初周岳亭死后,尸体被留在京兆府藏尸间,徐将军曾经悄悄地拜托我跟我的随从紫姬去验尸,紫姬是巴蜀唐门之后,这世上的毒十有*出自唐门,紫姬长这么大,亲自养的毒虫毒草也不计其数。经过她检验,我们得知周岳亭之所以在集贤街上发疯撞墙,是因为中了一种可令人神志迷乱的毒,这种毒长在西南云滇边境,是一种非常美丽妖异的花,其毒可令人亢奋,是早年间西南那些部族里敢死队的必备之药。”

    “你说什么?!”周皇后又惊又怒,她坐镇深宫自以为运筹帷幄,却想不到自家人早就被旁人算计的体无完肤。

    “不知为何,我和紫姬去验尸的事情走漏了风声。后面的事情,皇后娘娘可以自己想了。”容昭淡淡的说道。

    周皇后闻言大怒,一巴掌拍在小几上,顾不得掌心的疼痛感,咬牙道:“这些人竟如此恶毒!”

    “以当时周公子跟赵俊之间发生口角的事情,我可以初步断定,下毒给周公子的人跟赵俊父子并不是一条心。皇后娘娘觉得呢?”容昭反问。

    “不错!”周皇后咬牙道,“他们有如此强大的势力,怎么可能屈与人下。”即便他们愿意居于肃王之下,自己也要想办法挑破这层关系,决不能让他们两家抱成团儿。面对肃王一党,只有分而治之逐一击破才是上上之策。

    容昭看皇后自己悟了,便不再多说,只低头轻轻地吹着茶末,缓缓地喝茶。

    “只是,有些事情想起来容易,坐起来却很难。”周皇后幽幽长叹。

    “这个,或许能助娘娘一臂之力。”容昭从怀里拿出一个没有任何绣纹的荷包放到周皇后手边。

    周皇后诧异的看着容昭,以眼神询问。

    “这里面装的是七种毒药,每一种都有记号,一种接着一种给某人用上,七层毒药深入骨髓之后,大概也只有神仙能解。”容昭平静的说道。

    周皇后的眉头跳了跳,盯着容昭看了半晌,方问:“这是什么毒?”

    “奇毒九连环。”容昭微笑道。

    “既然是九连环,为何只有七种?”周皇后问。

    “因为我只有七种,另外两种我也弄不到。”容昭轻笑道,“九连环之毒,每一种都价值连城。我能弄到这七种已经是倾尽所有。若是皇后娘娘愿意资助一二,或许我能把这九连环给凑全了。”

    周皇后淡然一笑,说道:“罢了,本宫如今也不过是一副空架子罢了,认真算起家当来怕还不如你呢。”

    容昭轻笑摇头却不反驳,周皇后有多少家底他一点都不感兴趣。

    “好啦!本宫累了,就不陪你闲聊了。”周皇后说着,缓缓地站起身来,顺手把那个荷包塞进袖子里,又叮嘱容昭:“你在这里陪你姐姐说几句话就早些出宫去,天黑了,宫门上锁,你可就出不去了。”

    “多谢娘娘关心。”容昭微微一躬身。

    周皇后不再多言只匆匆离去,层层帐幔之后一声轻呼,容悦急匆匆的出来与容昭相见。

    “姐姐。”容昭看着比之前白皙了许多的容悦,轻笑道:“姐姐比之前好看了许多。”

    容悦握着容昭的手低声啐道:“又胡说,整天闷在这宫里不见天日,人都长毛了!哪里会好看。”

    “姐姐白了。肌肤胜雪是美人的一大标准。再好看的姑娘如果不够白也不能算是美人。”容昭说着,伸手捏了捏容悦白皙水嫩的脸蛋儿,羡慕的不得了,“真好。”

    容悦顿时伤感起来,双手捧着容昭消瘦的面颊,叹道:“你若是能胖一点就好了。胖一点,珠圆玉润的好看。”

    “才不要。”容昭轻笑着把容悦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走,“我才不要做胖子。我要瘦成闪电!咔咔咔!”

    “又胡闹。”容悦蹙眉嗔道。

    容昭滚到容悦的怀里闹了一阵子,最后靠在枕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问:“姐姐,你过得好吗?”

    “除了每日为你悬心之外,其他都挺好的。”容悦也深深地看着容昭,宠溺的笑着。

    “皇上对你挺好?”容昭又问。

    “嗯。”容悦点了点头,“皇上对我挺好的,什么好吃的好用的值钱的好玩的都往这里送。皇后娘娘也不为难我,贤妃这阵子在闭门思过不出来走动,德妃更不会寻我的晦气。所以……姐姐真的挺好的。”容悦拍着容昭的手,轻声叹道,“倒是你,一个人在那么多权贵之间游走,那些明枪暗箭总是防不胜防。我真想让你回西凉去。”

    “回去就好了?”容昭反问,“回去,至少每天还得喝那一碗养生汤。”

    容悦恍然道:“你还说这事儿,我刚要问你呢,你的身子现在怎么样?那个,正常了么?”

    ------题外话------

    怎么样?本宫今天爆发了吧?

    一万字!哇咔咔咔……

    亲爱滴们的月票捏?月票捏?月票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