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回,吓尿了!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容昭这板子挨的说轻不轻,说重也不是太重。三天之后,伤口结痂,也就没那么疼了。七天之后,伤口发痒,疼痛感几乎没有了。然而他却懒得应对那些来探视的人,不管谁来他都趴在床上装睡,剩下的事情都交给了徐坚和梅若。

    这期间容昭的亲娘叶氏来过将军府两次,说要探视自己的儿子。接过被徐攻给挡回去了。徐攻的说法也很合理——容昭现在是嫌疑犯,不是在将军府做客。亲人友人一律不准随便见。叶氏好说歹说,徐攻就是不松口,叶氏万般无奈之下也只好留下一些衣物银两回去了。

    日子无聊,容昭又因为养伤不能下地,每天都窝在床上,身上都快闷出毛来了。便叫徐坚出去搜罗了一些民间话本拿来打发时间。

    徐坚也是个不爱读书的,小时候他爹叫他读书他整日淘气,认识的那些字也都是从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本子里学来的。所以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喏!这都是本公子的私藏,够你看个十天半月的了。”徐坚抱着一摞十几本话本子放到容昭的床头。

    饶是容昭这样一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也被这一摞半新不旧的话本子给震了一下,叹道:“嗬!还真行啊你!”

    “怎么样,对哥哥我特别的佩服吧?”徐坚得意的笑道。

    “佩服你不务正业?佩服你看这些不正经的话本子?赶明儿我这伤好了就去跟徐将军说,我佩服死他儿子了。”容昭笑道。

    “嘿!我好心好意的把我私藏了这么多年的好东西拿来给你解闷,你却想着去告状!你这人真是坏!坏死了!”徐坚骂道。

    容昭开心的笑着,随手拿了一本《芙蓉记》翻开看,刚看了没几行,便听见外边有人说:“公主殿下来了,奴婢给公主殿下请安。”

    “唷,她怎么来了?”容昭说着把手里的书合上便趴在枕上装睡。

    “我还在这儿呢,你这一看就是装的。”徐坚皱眉道。

    “给你创造个机会。”容昭说着,一伸手把被子拉高蒙住了脑袋。

    徐坚看着整个窝在被子里的一团,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往外走,跟进来的赵湄差点撞个满怀。

    “咦?你也在啊。”赵湄抬手把头上的风帽摘下来,看了一眼紧闭的帐幔,又问:“容昭怎么样了?”

    “睡着呢。呃,他已经好多了。”徐坚打量着赵湄身上黑色的羽缎斗篷,小声问:“公主是偷偷出来的吧?”

    赵湄不高兴的皱起了眉头噘起了嘴巴,老大不乐意的说道:“本公主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跑出来看他,居然还睡了。”

    徐坚忙道:“等他醒了,我替公主说给他。”

    “干嘛要等他醒?这大白天的睡多了也不好,把他叫起来吧。”赵湄说着,就要往里走。

    “唉,唉……公主且慢。我听梅若说昨晚他伤口疼的厉害,还发热了。上午喝了两碗汤药才发了点汗,好不容易睡着了,就……比叫醒了吧?再说,我也听太医说过,多睡觉有利于伤口愈合。”

    “真的吗?”赵湄狐疑的问。

    “当然这是真的。不信你问梅若。”徐坚说着,转头找梅若。

    赵湄心烦的摆摆手,说道:“哎呀好了好了,我信你就是了。”

    “公主,咱们去外边说话吧,这屋里一股子药味儿……再说,咱们说话,吵醒了容昭也不好。”徐坚劝道。

    赵湄又不舍得看了一眼容昭睡觉的那张床,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

    徐坚带着赵湄从容昭的卧房里出来也没去别处,只在外面的小厅里坐下。梅若上了茶点便退了出去,简单别致的小厅里便只剩下了徐坚和赵湄两个人。

    “容昭这几天怎么样?”赵湄还是一门心思都在容昭身上。

    徐坚自然知道赵湄的心思,唇角虽然泛着苦涩,但还是大方的笑了笑,说道:“还好有陛下那句不许打死的话,行刑的护卫没下死手。但也是皮开肉绽。刚从宫里接回来的那一夜最难熬,高热一整夜不退,可把梅若他们给急死了。”

    “父皇真是老糊涂了!这件事情明明就不关容昭的事情,他分明是被陷害的。”赵湄不满的嘟囔着。

    “公主慎言,这话若是传到陛下的耳朵里,可真真是不好了。”徐坚忙劝道。

    “这里是你家,本宫这话若是从这里传到父皇的耳朵里,你爹那那镇国大将军的位子也别做了,让给旁人吧。”赵湄不屑的哼道。

    徐坚听了这话只是摸着鼻子笑,也不敢反驳。

    “徐坚,容昭在你这里,你得好好照顾。”赵湄又道。

    徐坚忙道:“公主放心,惜之也是我的朋友,照顾他……我肯定会尽心尽力的。”

    赵湄扭头看着徐坚,半晌才叹道:“我这辈子,跟他是没有缘分了。也不知道他将来会娶个什么样的姑娘……对了,我听说顾明轩也很喜欢他,顾家对他也很不错,是不是?”

    “呃……这个么,其实顾忱对惜之不错的,至于明轩姑娘么,还真是不好说。”徐坚含含糊糊的说道。

    “你别瞒着我了。我什么都知道。”赵湄落寞的说道。

    “公主……知道什么?”徐坚试探着问。

    “我知道顾明轩喜欢容昭,容昭还专门为她写了一首曲子叫什么……化蝶?顾明轩还找伶人给这曲子专门编排了一出戏。虽然那天三皇兄出面打乱了我向父皇求赐婚的事儿,但容昭真正喜欢的是顾明轩吧?只可怜我三皇兄还为他挨了十板子,其实他跟我一样都是一厢情愿的。”赵湄说着,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徐坚快被赵湄这些话给整晕了,他心里嗷嗷的叫着,公主你是从哪儿看出容昭喜欢顾明轩的?容昭这小子心里装的明明是睿王好不好?然而不管心里怎么咆哮,徐坚脸上还是保持着平静。

    赵湄又幽幽的叹了口气靠在椅子上看着屋顶不说话,屋子里一时安静下来。徐坚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一眼,看到第三眼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开口打破了沉静:“公主你这阵子在忙什么呢?”

    “我能忙什么?不过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罢了。再过一个月我就要离京去北燕了,母后和母妃两个人整天拉着我准备这个准备那个,若真的这么关心我这么疼我,当时父皇准许那北燕王求婚的时候她们怎么都不说话?”赵湄冷笑道。

    “陛下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可以更改的。”徐坚无奈的叹道。

    “是啊!可是你看三皇兄,他为了容昭就敢去忤逆父皇,哪怕被打板子也不怕。”赵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神往,轻声叹道:“其实我觉得容昭很幸福——如果有人肯为了我去忤逆父皇,我就会觉得幸福。”

    “公主,我……”

    “算了,我也不过是随便说说。真的忤逆了又怎么样?你看我这脖子……容昭不也是连看一眼都不看吗?”赵湄垂了头,一脸的落寞。

    徐坚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一腔深情若是错付,就算是赔上性命也是枉然。

    沉默继续,屋里安静的诡异,徐坚听力超凡,似乎可以听见赵湄的一呼一吸之声。

    “公主动身的时间定了没有?”徐坚忽然问。

    “定不定有什么要紧?总是过不了二月便动身了。”

    徐坚艰涩的说道:“臣……想办法送公主北去。”

    “你送我?”赵湄诧异的看着徐坚,直直的盯着他看了半晌,方笑了:“也好,有你送我,这一路上便可安心了。”

    “公主还想要什么,不方便跟皇后和谨妃娘娘说的尽管告诉臣,臣想办法去给您弄齐全了。”徐坚又道。

    “这会儿我也不知道想要什么,等我回去好好想想,想起来了就告诉你。”赵湄笑了。

    “好。”徐坚答应着。

    容昭在卧室里面侧着耳朵听外面俩人说话,原本还以为徐坚能鼓起勇气说两句男人该说的话呢,谁知道听了半天就只听见一个‘公主想要什么告诉臣,臣想办法给您办齐全了’的话。容昭默默地骂了徐坚一句没出息,便重新拉高被子面朝里睡了。

    *

    转眼便是正月十五。

    原本皇上说把容昭关进镇国将军府里交给徐攻看管之后,如果上京城里不再出现劫匪大盗,老百姓们太平了,那就说明之前是容昭捣乱,要好好地审审他。若把容昭关起来那些贼人依然会出来祸害百姓,那这事儿就另说了。然而从大年初一到十五,自从容昭被徐攻看管之后,上京城里还真就太平了。

    半个月的太平,让上京城的百姓们又恢复了之前的活跃。正月十五这日天还没黑,就有踩高跷,耍龙灯等杂耍班子开始出来亮相,那些店铺商家也纷纷在门口挂起了花灯,更有生意做得大的商家在自家每个花灯下都挂了灯谜,凡是猜中的都有奖。大街小巷都挂起了各式各样的花灯,红彤彤一片,喜庆又热闹。

    睿王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早就从关雎宫里搬回了睿王府。

    正月十五这日,赵沐带着霍云出门上街,一路沿着繁华地段溜溜达达的到了一家酒楼门口,然后花重金进了酒馆四层楼上临街的一个雅间。

    今晚,睿王殿下约了简王一起喝酒过元宵。

    简王赵淳是个风雅之人,睿王相约,他自然高高兴兴的来了。

    “三弟!”赵淳到门口看见已经等在里面的赵沐,忙笑呵呵的打招呼,“没想到你先到了!今儿这街上真是拥挤,我的马车走到那边就走不动了,没办法,只好步行过来。”

    “二皇兄。”赵沐起身拱手见礼,微笑道:“没关系,我也是刚刚到。皇兄快请坐。”

    “好好,你也坐,你也坐!”赵淳忙指了指赵沐身后的座位,又问:“你这伤没事儿了吧?要不要叫他们再加个厚垫子?”

    赵沐轻笑道:“已经无大碍了。多谢皇兄关心。”

    “无大碍就好!你说这一场无妄之灾,真是……”赵淳一边把身上的斗篷交给身后的随从,一边摇头叹息着。

    “不过是给父皇出出气罢了,也算是尽孝了。”赵沐落座,又抬手道:“皇兄先尝尝他这儿的茶,这茶的味道竟不比我们平日用的差。”

    “是吗?那我得尝尝。”赵淳说着,拿起面前的那盏茶来认真的品了一口,点头赞道:“果然不错。可见好东西也并不一定都在宫里。”

    “皇兄说的是。”赵沐说着,又转头吩咐霍云:“叫他们上菜上酒。”

    霍云答应着下去,没多会儿工夫店家小伙计果然开始上菜,还烫了一壶上好的自酿桂花酒。

    赵淳这个人是个地地道道的文人,喜欢书画,喜欢研究古籍,喜欢喝两口小酒。

    对这样的人,赵沐只需动动小手指头就能把他哄得团团转。

    所以这兄弟二人对月小酌,看着窗外的一片繁华各自唏嘘心中遗憾,气氛十分的好。

    “三弟,你是真的喜欢那个容昭吗?可是……他毕竟是个男子,你这样毫不忌讳的在父皇面前说你的想法……愚兄总觉得太莽撞了。”赵淳有了几分酒意,就把赵沐当成了亲兄弟,说话也随意了很多。

    赵沐呵呵一笑,也有点借酒装疯的意思,说道:“二哥,人生苦短,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人不容易。我管他是男是女呢。”

    “你呀!真是……”赵淳连连摇头,又举起酒杯笑道:“说心里话,二哥真是佩服你这份坦荡。”

    “弟也羡慕二哥你的潇洒。时间破事儿全都不在乎,只潜心与书画之中,怡然自得。”赵沐也举杯跟赵淳相碰。

    就在两兄弟各自仰头喝酒的那一刹那,窗外忽然想起一声诡异的哨音。哨音未落便有一个黑影从楼顶上飘忽而落,在敞开的窗口上略一停顿便扑了进来。

    “王爷小心!”霍云忙上前去把赵沐挡在身后。

    “有刺客!”赵淳的护卫也慌忙拔剑迎着那黑影便刺了过去。

    “保护王爷!”

    “有刺客!快来人!”

    转眼之间,酒楼上顿时乱作一团。

    上上下下的客人,不管是有没有看见刺客的,但凡听见“刺客”这两个字的都跟着叫喊起来,所有的人都急着往楼下涌,好像楼上出现了洪水猛兽一样让他们避之不及。

    其实这也怪不得大家会慌乱成这样,整个冬天,上京城的百姓们都被这神秘诡异的盗贼给弄得连觉都不敢睡了。

    一片混乱之中,让简王赵淳震掉了魂儿的是,在霍云挥剑割掉了刺客的面巾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了一张酷似容昭的脸。万分的震撼之余,赵淳失声喊了出来:“啊——他,他她……”

    “二哥莫怕!”赵沐一把抓住赵淳的手把他拉到身边,“刺客走了!”

    “三弟!这刺客长得真的……真的跟跟跟……容昭一个模样!”赵淳的嘴巴都不听使唤了。

    “我看见了。”赵沐盯着窗口说道,“二哥放心,霍云带人去追了。”

    “天,天,天……天下果然有长得如此相像之人?!”赵淳这儿依然瞪着大眼睛结巴着。

    “是啊!我这是第二次看见他的脸了。”赵沐皱眉叹道,“这个时间,容昭被关在镇国将军府中绝无出来的可能。而且他身上的伤还不一定好利索呢。那天他挨的板子可比我重多了。”

    “对啊!”赵淳拍着桌子说道,“容昭那个人,别说杀人了,只怕他连剑都挥不动吧?看他那瘦瘦的样子,真的比武,怕是还赢不了我呢!”

    “是啊!可是父皇就是相信唐骊的话却不信我说的。”赵沐无奈的摇头。

    “走!我跟你一起进宫见父皇!我给你作证!”赵淳拉着赵沐的手边往外走。

    赵沐反手把赵淳拉住,劝道:“二哥,都这个时辰了,只怕父皇都睡了。今儿咱们还是别去了,明儿再说吧。”

    “也对。”赵淳叹道,“容昭这顿板子挨的可真冤哪!”

    “是啊,我更冤。”赵沐苦笑道。

    “你不冤,至少有了这次,父皇还有我们大家——哦,对了,最重要的是容昭,都看明白了你的一片真心了!”赵淳笑道。

    赵沐连连摇头,指着赵淳说道:“二哥你取笑我!”

    “哪有哪有!二哥说的可是大实话。”赵淳笑道。

    “你就是取笑我。”赵沐扁嘴道。

    “好了!你别生气。二哥跟你开个玩笑嘛!”赵淳心里还有别的事情,便看看周围十来个护卫,叹道:“这霍云去追那刺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该回了。”

    “罢了,不等他们了,我们先回去吧。也不知道这路上能不能太平……”赵沐叹道。

    赵淳立刻说道:“我这里有十二个护卫,你若是不放心,我先送你回去。”

    “如此就多谢二哥了。霍云不在,我这心里还真是没底。”赵沐拱手道。

    “咱们兄弟客气什么,走吧。”赵淳说着,转身让随从给自己披上斗篷,率先往外面走去。

    此时外面的大街上比酒楼里还乱,百姓们一边叫着一边往两边挤,那些挤散了的情人,挤掉了鞋的孩子,还有摔倒的老人比比皆是,出了酒楼,十几个护卫把赵淳赵沐二人围在中间,小心翼翼的往人群之外挤。

    好不容易挤出去却只见赵淳的马车,赵沐的车却不知道去了哪里。也来不及多说什么,赵淳便拉着赵沐一起上去:“赶紧的,这里不安全,坐我的马车一块儿走!”

    赵沐也来来不及多说,便拉着赵淳的手上了他的马车。

    这边十几个护卫都小心翼翼的围着两个王爷上车离开,却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斜上方某个三层楼楼顶的黑衣人看得清清楚楚。只等这辆马车走出闹区,便有人拿出哨子对着夜空吹响。

    那声诡异的哨音就是杀戮的号角,一听见这声响,赵淳率先吓得趴到了马车角落里。

    “三,三,三弟……快,快……”赵淳都要吓尿了。

    “二哥别怕。”赵沐一边安慰着赵淳一边伸手去掀开了车窗帘子往外看。

    “三弟!”赵淳一把拉过赵沐的手把他拉过去按在角落里,厉声数落道,“你不要命了!”

    “没事。”赵润发现赵淳的手冰凉冰凉的,手心都是汗,于是笑道:“二哥,没事的,外面那么多护卫呢!怕什么……”

    “咣”的一声巨响打断了赵沐的话,马车猛地晃了一下,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啊啊啊——”赵淳立刻抱着脑袋往赵沐的怀里钻。

    “二哥别怕,没事的。”赵沐连声安慰着赵淳,心想紫姬这死丫头还来真的啊?这若是把马车给砍坏了,非得把赵淳给吓成傻子不可。

    “保护王爷!”霍云的声音从一片厮杀之中传来。

    赵沐忙拍拍赵淳的后背,安慰道:“二哥你听,霍云来了。别怕,霍云来了。”

    “不怕,不怕……我不怕……没什么可怕的……”赵淳一边说一边哆嗦着。

    赵沐忽然闻到一股骚味,于是忙伸手捂住了口鼻。

    幸好碗面的厮杀声渐渐地止了,有护卫吆喝着追了出去,马车也安稳下来。

    “属下来迟,让二位王爷受到了惊吓,请王爷治罪。”霍云朗声喊道。

    “霍云!”赵沐忙伸手先开车窗帘子,喊道:“快!快来瞧瞧简王!”

    霍云忙答应着上前来先把赵沐从马车里搀扶出去,又转身去扶赵淳。

    赵淳却已经瘫软在车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什么……你们赶紧的去叫太医!然后再弄一辆马车来把你们王爷送回府中!”赵沐靠在霍云的身上,吩咐简王的护卫。

    马车里飘出一阵阵的尿骚味,连霍云都有些受不了。幸好徐攻带着人及时赶到,霍云便把简王交给徐攻保护,自己则护着赵沐先走一步回睿王府去了。

    ------题外话------

    轮到沐沐出手了…

    嗯,月票一定要给力哈!

    争取早些弄清楚真相!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