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终要面对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有劳夫人了。”卫承躬身说道。

    “不必客气,卫小侯爷把这儿当自己的家就好。”叶氏笑吟吟的说着,又朝着赵沐点了点头,带着自己的丫鬟走了。

    “她什么意思?”赵沐看着卢氏的背影问。

    “什么什么意思?”容昭莫名其妙的看着赵沐。

    “什么叫可以把这里当自己的家?”赵沐酸溜溜的看了卫承一眼。

    容昭明白了赵沐的醋意,顿时笑了:“就是没把卫小侯爷当外人呗。”

    “你还是住王府去吧,这里不方便。”赵沐对卫承说道。

    卫承想了想说道:“不用,镇南候府有下人看管府邸,我回去一应都是现成的。”

    “那么着急回去干什么?且留两天,京中事多,说不定你前脚走了,后脚皇上又下旨让你回来了。”赵沐沉吟道。

    “父亲孝期还没满……”

    “心里孝顺,在哪里守孝都是一样的。身为朝廷的臣子为君分忧为国效命,相信你父亲在天之灵也是欣慰的。”赵沐立刻拿出大道理砸过去。

    论辩才,十个卫承也不是赵沐的对手,一时之间卫小侯爷没了话说。

    “好了,住在哪里都是小事儿,至于为了这个说半天吗?现在还是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吧,我担心唐骊他们会揪住细节不放,到时候再真的查出什么来,咱们可就被动了。另外……”容昭说着,转头看向卫承,低声问道:“那个人,萧侯爷可妥善安排下了?”

    “什么人?”赵沐问。

    卫承看了赵沐一眼,没回答他的话,只是朝着容昭点了点头,并给了两个字:“放心。”

    赵沐发现眼前这两个人有事瞒着自己,他们两个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了!一时间心里就像是翻到了五味瓶,连脸色都变了,拔高了声音问:“你们在说什么?”

    “嘘——”容昭把手指压在唇上,警惕的看了看周围。

    “你们……”赵沐点着容昭和卫承暗暗地咬牙,此时他真想一把揪住容昭往屋里去,关起门来好好地教训教训这家伙!

    太不懂事了!

    太不像话了!

    太欺负人了!

    “子延,你说。”赵沐欺负不了容昭就转向卫承。

    卫承不言不语的扭头看容昭的脸色。

    然而他越是看容昭的脸色赵沐的脸色越是难看:“卫子延?你连本王的话都不听了吗?”

    卫承为难的说道:“不是臣不听王爷的话,实在是这件事情臣也说不清楚。您还是问惜之吧。”

    “你们两个……”赵沐点了点卫承又看容昭,生气的说道:“是故意的气本王是吧?”

    “没有!”卫承忙道。

    “谁闲着没事儿故意气你啊?你又不给钱。”容昭凉凉的瞥了赵沐一眼。

    “你是故意在子延面前挤兑我是吧?没关系,反正我喜欢你,你怎么样都好。为了你我连父皇都顶撞了,还怕你耍这点小心眼儿?”赵沐大度一笑,转手端起奶茶来喝了一口,又点头赞道:“别说,自从西凉城回京之后就没喝到这么正宗口味的奶茶了,你的母亲别的不好说,这煮奶茶的手艺着实不错,看来以后本王得常来了。”

    “你什么时候喜欢喝这东西了?”容昭纳闷的问。

    “就现在,刚刚喜欢上的,不行吗?”赵沐微笑道。

    “行,很行,非常行。”容昭也明白赵沐这是故意的,于是起身对卫承说道:“小侯爷,咱们走。”

    “噢。”卫承嘴上不说,心里对这两个人的事情却清清楚楚,看来睿王早就知道了容昭的真正身份,而自己也不过是容昭拿来闹小别扭的借口而已。不过无所谓,反正他看着睿王看容昭的眼神心里也觉得别扭,于是跟着起身朝着赵沐拱了拱手,礼貌的说道:“王爷慢慢喝奶茶,臣先告辞了。”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赵沐把手中的茶盏一放,高声喝道。

    然而容昭才不理他呢,只顾背负着双手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卫承也只是顿了顿脚步,回头看了赵沐一眼,虽然为难,却还是又转身跟着容昭往外走。

    赵沐气得不行,正要起身去追,却见叶氏笑眯眯的进了院门,跟容昭走了个对脸。

    “咦?昭儿这是去前面催早饭么?已经得了,我叫人给你们送来了。”叶氏说着,伸手拉了容昭便往里走,“来来,都这个时辰了还没吃早饭,都饿坏了吧?”

    容昭长这么大没见叶氏如此慈爱过,一时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就这么被他的亲娘一路拉回来坐回原处。原本着急麻慌的赵沐早就笑吟吟的坐回去,对叶氏说道:“夫人准备了什么早饭,本王闻着好香的味道。”

    “王爷是饿了吧。今儿这天儿倒是暖的很,这早饭就在院子里?”叶氏又问。

    赵沐点头道:“就在院子里吧,这早晨的太阳晒着挺舒服的。”

    原本,容昭这院子里有一个老榆木木板搭起来的榻席,可供四人对坐饮茶,今儿一早容昭赵沐和卫承便是叫丫鬟随便放了坐垫在这榻席之上坐着闲聊的,于是叶氏便叫丫鬟抬了一张小炕桌来摆在赵沐坐的榻席上,又叫人填了一副坐垫在里面,请赵沐上座。赵沐也不客气,起身挪到里面,把左右的位置给容昭和卫承让了出来。

    “卫小侯爷,请坐吧。”叶氏客气的让着卫承往左手边上去坐。

    “谢夫人。”卫承却拱了拱手,道谢之后转向了右手边落座。

    “小侯爷真是太谦虚了。”叶氏觉得卫承虽然跟容昭年纪相仿,但毕竟已经承袭了爵位,而容昭还只是个世子,怎么说也不该坐在卫承之上。

    “惜之是我卫氏一族的恩人,理应坐在上位。”卫承说道。

    “哦?”这倒是让叶氏颇为意外,因扭头看容昭。

    “行了,不吃饭吗?那么多废话。”容昭却提着袍角上前来在卫承对面坐下,“不就是个座位吗?左边右边有什么区别?不都是一样吃饭?”

    叶氏忙回头吩咐丫鬟:“快把饭菜摆上来吧。”

    几个丫鬟各自提着食盒上前来,把一道道早点摆在桌上:韭黄鸡蛋馅儿的煎饺,葱花儿饼,有素花卷儿,盐水蚕豆,凉拌白菜心儿,酱萝卜条儿,还有一个卤味拼盘。最后端上来的是一大盅八宝粥。

    赵沐也不客气,率先端起粥碗来喝粥。打了一早晨卫承也早就饿了,伸手抓了葱花儿饼汪嘴里填。

    容昭看了看两个人,便拿了筷子夹了一点凉拌白菜心儿放到卫承面前的盘子里,说道:“来,尝尝这个,白菜心儿这样凉拌味道很好。”

    “嗯,谢谢。你也吃吧。”卫承忙道。

    赵沐等了一会儿发现没人理会自己,便凉薄的斜了卫承一眼,自己拿起筷子来去夹白菜心。

    “你身子弱,不能吃这个凉的。”容昭说道。

    “哎呀,是我不好,竟忘了这个。厨房里炖着鸽子汤呢,这就好了。”叶氏说着,忙又转头催促丫鬟:“还不快去?你们卢大娘不在,一个个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事了吗?”

    丫鬟忙答应着下去,叶氏又向赵沐说抱歉,这几个丫头是新买来的,还没调教好,云云。

    赵沐看了一眼容昭,把手里的筷子放下,说道:“夫人,有件事情也没必要瞒着你了。”

    “噢?王爷说的是什么事?”叶氏看着赵沐的眼神,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唇角的笑意也渐渐地冷却。

    “你的那个贴身仆妇……就是你刚才说的卢氏,已经死了。”赵沐说道。

    “什么?!”叶氏手里的汤勺一下子从手中脱落,连汤带水的掉在裙子上。然而她却顾不得,立刻前倾了身子焦急的问:“怎么会死了?是不是王爷你弄错了?!”

    “没弄错,的确是死了,我叫人杀死的。”容昭淡淡的说道。

    “什么?你,你为什么要杀死她?你……为什么呀!”卢氏扯着容昭的手臂一叠声的问。

    容昭不耐烦的瞪了赵沐一眼,皱眉道:“你就不能让我们安静的吃个饭吗?”

    “你……你这……”卢氏被容昭吼了一嗓子,心里自然生气的很,却又不好当着赵沐和卫承的面训斥容昭,只背过身去抹眼泪。

    “紫姬?”赵沐喊了一声。

    “奴婢在。”已经处理好伤口的紫姬从厢房里出来,走到赵沐等人跟前,福身行礼。

    “你去跟你家主母把事情的经过细细的说一说。让本王和你家公子以及卫小侯爷安静的吃顿饭。”赵沐说着,举起筷子夹了一颗盐水蚕豆放进容昭的碗里。

    容昭看着自己碗里的蚕豆皱了皱眉,夹到嘴里用力的嚼。

    *

    紫姬跟叶氏说起早晨的事情时只用了三句话:第一,卢氏是东灵邪教的西圣使,干的是谋逆造反的营生,为了控制靖西候府才到了夫人你的身边。第二,您当年死去的儿子被她暗地里养成了药尸人——药尸人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不吃饭不喝水,用一些药粉养大的孩子,这些孩子只是杀人工具,只听从某种声音或者某种味道的控制,谁都不认。那个把京城搅和的天翻地覆的杀手就是你的亲儿子。第三,卢氏已经死了,她和她的教众的尸体都有镇国将军处置,我们大家谁都没办法做主,而且只能配合徐将军的调查。相信今天夫人会被传讯去问话,该怎么说,夫人可要想仔细了。

    叶氏顿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紫姬站在叶氏面前沉默着,等着叶氏慢慢的恢复。

    过了好久,叶氏才问:“你说我儿子还活着,那他现在在哪儿?”

    “我没说他活着,我是说他被养成了药尸人。药,就是毒药的药,尸,就是尸体的尸。如此你可自己想想这药尸人究竟算不算活着。”紫姬跟叶氏没有任何感情,所以说话很是直白,不留任何余地。

    叶氏一听这话立刻哭了,哽咽道:“这么说,我儿死都没能安生啊!”

    紫姬想了想还真是这回事儿,于是淡淡的说道:“你若这么说也可以。”

    “可是……可是……他现在在哪儿,他若是落在镇国大将军的手里,那么……那么……”叶氏一想到容昭的身份会暴漏在阳光下,顿时慌得说不出话来了。

    紫姬自然明白她的担忧,然心里也更加鄙视她,遂冷笑道:“夫人放心,他没有落在别人的手里。”

    “噢——”叶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又忙问:“那他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他!”

    “他暂时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过夫人现在不能见他。因为卢氏的缘故,只怕徐将军和大理寺的人很快就要到了。你还是好好地想一想该怎么应付他们才不至于引火烧身吧。”

    叶氏一听这话顿时又慌了,因问:“我该怎么说呢?你们是怎么说的,快跟我说说,别回头我们都说漏了嘴!”

    紫姬想了想,说的:“夫人把刚刚我跟您说的那些话都忘了,就该知道怎么应付那些人了。”

    “忘了你说的那些话?”叶氏喃喃的说道。

    “对!你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卢氏是淑妃娘娘的奶娘,是你的仆妇。关于今天早晨的一切您都忘记,这样就可以了。”紫姬说完,抬脚便往门外走。走到门口又忽然转头,盯着叶氏的眼睛说道:“如果你不能忘掉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公子和我们,还有你和整个靖西候府都会灰飞烟灭。”

    “是啊……都会灰飞烟灭,灰飞烟灭……”叶氏站在原地,喃喃的重复着。

    紫姬看她那样子觉得有些不放心,但又不愿再多说什么,便叫了梅若来说道:“夫人身体不舒服,你好生照顾她,我还有事,先走了。”

    “姐姐放心吧,这儿有我。”梅若答应着。

    *

    下午,果然有大理寺的人来容宅,说是请靖西候夫人去大理寺走一趟。人容昭还真是担心叶氏一个人应付不来,刚好他和卫承都是当事人,便陪同叶氏一起去了一趟大理寺。

    大理寺卿会同徐攻,唐骊两位大臣以及刑部尚书等人一起也没在容昭的嘴里问出个一二三来。最后这事儿便以东灵邪教圣使卢氏潜藏靖西候府,并豢养刺客大闹京城试图逼惊喜后狮子就范,以谋逆造反之罪结案。所以卢氏等一干人的死不但成了理所当然,还被曝尸三天。

    至此,去年冬天一直到今年元宵节的盗匪抢劫杀人连环案算是结了案。那些不知内情的百姓们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京城里的气氛也随着天气的回暖而回温,皇上的心思开始被科考的事情牵住,连带赵沐也没精神跟卫承争风吃醋了。而周皇后也在为安平公主出嫁北燕而忙碌。好像所有的人都把心放进了肚子里,除了容昭。

    当晾在菜市口的几十具尸体腐烂变臭最后被晒成了肉干,京兆府尹便回了皇上,杂役把那些干尸用草卷起来丢到车上,弄到了城郊的乱葬岗子去了。

    这日自己从外面回来,把这消息跟容昭一说,容昭顿时起了心思,因问紫姬:“卫承这两天没过来了,忙什么呢?”

    “安平公主的婚期近了,徐公子心情不好,这几天一直拉着卫小侯爷在酒馆喝酒呢。”紫姬无奈的说道。

    “找个人给他送个信儿,叫他晚上过来一趟。有些人有些事,终究是要去面对的。”容昭轻声说道。

    “好,奴婢这就去办。”紫姬答应着又转身出去。

    梅若刚端了一碗银耳羹进来却跟紫姬走了个对过儿,因问:“怎么刚回来就走?什么事情这么忙,好歹也歇一歇再去啊。”

    紫姬伸手把梅若手中托盘上的汤碗端起来喝了两口,把剩下的半碗又放回去,一抹嘴巴说道:“好了,我走了。”

    梅若看着紫姬的背影,无奈的问:“是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容昭低声说道:“你去收拾一下,晚上我们去见他。”

    “看他……公子?!”梅若明白了容昭话中的意思之后紧张又兴奋的上前两步,小声问:“真的?”

    其实容昭也很紧张,但他还是故作轻松的捏了捏梅若的脸颊,笑道:“你若是不想去可以留下来看家。”

    “我要去!”梅若忙道。

    容昭拍拍梅若的肩膀,低声说道:“去就赶紧的准备夜行衣。”

    *

    卫承这几天借着陪徐坚喝酒的机会,把卢氏控制药尸人的那枚戒指给弄到了手,像这种东西虽然在案子之中是关键的物证,但结案之后就没什么用处了,反正是谋逆的铁案,将来也没有翻案的可能,一个小小的物证就算是丢了也没人在意。

    入夜,容昭换了一身墨色的衣裳,带着同样换了夜行衣的梅若,紫姬,两个人与卫承汇合,悄悄地潜入了夜色里。这次他没带盛穹,也想办法躲开了霍云的眼线,倒不是不信任他们,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太过诡异,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一行人悄然穿行在深夜之中,无声无息的进镇南候府西北角门,然后在卫承的带领下进镇南候府的祠堂。容昭看着卫氏祖先的牌位,忍不住摇头道:“你这家伙做事真是邪性,你就不怕你卫家祖宗托梦骂你啊?”

    ------题外话------

    亲爱滴们,

    昨晚你们团圆了吗?

    团圆的满足吗?

    不满足今晚继续哈!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哦!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