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回,贤后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芳韵躲在门口,期初是听见了一些动静的,但她迫于背后主子的叮嘱一时也不敢动,只等了半个多时辰,听着里面许久没了动静才轻轻地推开了房门。一脚买进去,芳韵便看见趴在梳妆台上的贤妃,灯光下她惨白,唇上的胭脂如血一样的艳丽,双眸紧闭像是睡着了,可芳韵心里明白贤妃绝不可能就这么睡着。再看她手里散落的金锞子,芳韵顿时明白了一切。

    “来人……来人!来人啊——”芳韵的声音由小及大,把里里外外的宫女太监们从梦中惊醒。

    肃王赵润这一个晚上睡得并不好,一开始是睡不着,来回的琢摸着自己该如何才能回上京城,回到皇上的身边,回到权势的中心去跟赵沐赵淳两个人去争去斗。到三更天后终于迷糊了一会儿,便又开始做梦,先是梦见公孙铨指责他没良心,说他听信谗言害了公孙一族数百口人的性命,之后又梦见赵沐冷笑的脸以及赵淳假惺惺的笑。

    正在他大骂赵沐赵润二人时,他的母妃忽然盛装而至,跟他说什么一切荣华富贵都是身外之物,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好好地活着,他这里正觉得莫名其妙呢,忽然被人用力推醒:“王爷,王爷快醒醒!娘娘不行了……”

    赵润倏地一下被冷汗湿透,一把抓住推他的太监,问:“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娘娘不好了!您快去看看吧!”老太监说着,便带了哭腔儿。

    赵润把人一把推开,连鞋子也顾不得穿就往外跑。

    “王爷,衣裳,衣裳!”

    ……

    “母妃?母妃!母妃啊……”赵润抱着贤妃的尸体放声痛哭。此时他的心里不仅仅是悲痛,更多的是后悔。后悔昨天自己从这里出去的时候还带着情绪,甚至生出嫌弃埋怨自己母亲的想法来,他觉得自己真是大大的不孝,真实该死。

    “王爷,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哇!娘娘仙逝是大事儿,得先通报宫里给陛下知道哇!”贤妃身边的老太监上前劝道。

    赵润哭了好一会子,才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报,你去找人进京通报……”

    “王爷,太医就在外面,要不要……”老太监又问。

    这会儿工夫,赵润的理智回笼了一些,知道派人去京城汇报总要有死因,于是又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叫他们进来吧。”

    老太监答应了一声出去叫了两个太医进来,抬手指了指已经躺在床上的贤妃,说道:“请二位给娘娘诊个脉吧。”

    太医进来一看,二人相视一眼各自心照不宣——这人都死透了,还诊什么脉呢?

    倒是看看死者手中攥着的荷包以及两颗落在地上的金锞子便可断定,这人是吞金而亡。

    “吞金?”赵润惊讶的看着贤妃手里的荷包,愣了半天,方颓然坐在椅子上。

    “王爷,您看是派谁回京给陛下报信呢?”老太监小声问。

    “派谁都无所谓,只要把话说明白就行了——不,还是你去吧。你去见父皇,把这里的事情如实相告,父皇有什么旨意下来你也能说个明白。”赵润说道。

    “是,那老奴现在就去了。”老太监说道。

    “去吧。”赵润看着老太监出了门,便朝着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门外一个太监应声而入,赵润看见是个太监便皱起了眉头,不悦的说道:“怎么是你们?本王的护卫都死绝了吗?”

    小太监忙应道:“回王爷,因为是娘娘的寝宫,所以护卫们都在外面守护,奴才们这就去通传。”

    “不用了,你传本王的话,娘娘寝宫内外值夜的人全都看管起来,等候查问。”赵润吩咐道。

    “是。”小太监答应着出去,没多会儿一队护卫进门来,把昨晚在贤妃寝宫内外值夜的宫女太监包括芳韵一并带走,没人一间小屋严密看管起来,在皇上派人来查问之前这些人不准跟任何人见面。

    *

    已经是二月中旬的时节,北燕专门派了迎亲特使来上京城迎接安平公主入燕,周皇后这几天都拉着谨妃一起给安平公主查点嫁妆以及陪嫁过去的宫女奴仆护卫等繁杂事宜。忽然总管太监赵万康进来回说贤妃殁了,周皇后还以为自己听岔了。

    谨妃却生气的啐道:“呸!真是晦气!后日湄儿就要出嫁了,偏偏这个时候死!”

    周皇后微微皱眉,问赵万康:“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你是如何知道的?”

    “西长京那边是李存德跑回来报信的,奴才刚才正好经过乾元殿,跟李存德撞到了,看他那一脸吊丧的样子奴才便多了一句嘴,才知道他是受肃王殿下派遣,专程跑回来给皇上送信儿的。据说是昨儿晚上贤妃娘娘自己吞了金子,今儿一早五更天就断了气了。”赵万康回道。

    “自杀?!”周皇后还以为贤妃怎么着也不可能甘心去死,就算是死也得是病死的,万万没想到她会吞金自杀。

    “是的,据说贤妃娘娘临死手里还攥着金锞子。”赵万康说道。

    “哼,她是怕到了那边没人给她烧纸呢吧?”谨妃刻薄的说道。

    “好了!她死都死了,你还说这些做什么?”周皇后起身,吩咐旁边的宫女:“把这些都收起来吧,给本宫更衣,本宫要去乾元殿。”

    谨妃听了这话自然不敢多说,便起身告退。

    周皇后换了一身素洁的衣裳又叫人把小厨房里炖的燕窝装了一盅带上往乾元殿去。

    皇上听说贤妃去世的消息正在黯然伤神,抬头看见皇后来了,便悠悠的叹了口气,伸手说道:“你来了,坐朕跟前来。”

    周皇后福身谢坐后方往前去坐在皇上旁边,又转身从宫女手里接过燕窝送到皇上面前,轻声劝道:“贤妃妹妹的事儿臣妾已经听说了,陛下千万要节哀顺变,保重龙体啊。”

    “朕知道。”皇上接过燕窝来放在面前的炕桌上,只管悲伤的叹息着,“朕原以为让她搬去西长京清清静静地养病。她的病就是因为想的事情太多,掺和的事情太多的缘故!却没料到她都这个年纪了,心气儿还这么高!居然吞金自尽!”

    “陛下说的是。臣妾跟贤妃妹妹做了二十几年的姐妹,她心气儿高臣妾自然是知道的。所以这自尽一说,臣妾觉得其中必有缘故,陛下还是要下旨彻查才行。”周皇后一边说一边低头拿帕子擦泪。

    “你也这么觉得?”皇上诧异的问。

    “臣妾只是觉得前阵子她在宫里住着的时候病的那样厉害都没想要自尽,后来宰相府出事儿之后她也没想着自尽,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了反而忽然就自尽了呢?难道这不蹊跷吗?”周皇后叹道。

    “嗯,有道理。”皇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陛下是知道臣妾的,臣妾一直对贤妃妹妹和德妃妹妹两个人有着不一样的感情,我们老姐妹三个素日里虽然也有个口角之争,但二十来年的姐妹感情却掺不得假。如今贤妃妹妹忽然就去了,德妃妹妹那里有四皇子需要照顾自然是不便出门,臣妾便想亲自去一趟西长京看着贤妃妹妹入殓,然后再把她的棺椁迎回京城来发丧。陛下说可好?”

    皇上听了这话,沉吟道:“你对贤妃的姐妹情谊朕心里很明白,只是如今湄儿出嫁在即,你这个做母后的若是不在宫中可怎么样呢?西长京那边有肃王在,他的母妃去世,他应该尽心料理,你就不必辛苦这一趟了吧。”

    周皇后忙道:“湄儿的事情,臣妾都已经打点妥当,剩下的不过都是些枝梢末节的小事。再说,臣妾不在,谨妃也在。陛下放心,她是湄儿的亲娘,对湄儿的事情必定事事上心,绝不会出岔子的。陛下说西长京那边有肃王在,从道理上说亲生儿子料理自己母亲的丧事自然是妥帖的,但臣妾是担心肃王伤心过度,身边也没个贴心的人照顾,贤妃妹妹已经去了,若肃王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臣妾将来去了地下也难见列祖列宗。”

    皇上听了这番话,不仅喟然长叹,握着周皇后的手说道:“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哇!”

    “陛下别这么说,臣妾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陛下。只要陛下能好好地保重龙体,臣妾就都值了。”周皇后说着,又低头垂泪。

    “嗯,你放心,朕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的。”皇上说着,拿了帕子给周皇后擦泪。

    周皇后又抬头看着皇上,真诚的说道:“陛下,还有一句话,臣妾一直压在心里,原本想跟陛下说,又怕陛下听了生气。今儿听了贤妃妹妹这事儿,便觉得人生苦短,有些话原不该闷在心里的。”

    “你说吧。”皇上说道。

    周皇后叹了口气,方缓缓地说道:“臣妾觉得,那个江湖杀手的案子已经了结了,事情查明跟靖西候世子并无关系,那么淑妃妹妹在清风观受的苦也该到头了。即便当时她朝着陛下使小性子的确是不应该,可毕竟是沁儿的亲娘。皇上不看僧面看佛面,只当可怜可怜沁儿,就把淑妃妹妹接回宫里来吧。”

    皇上听了这番话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去握住周皇后的手捏了半晌。

    周皇后知道皇上这是动了心却还没下决心的意思,反正该说的话她已经说完了,接下来就是皇上自己安静的回味自己的贤德的时候了。于是她起身告退,说要回去准备一下明日一早动身去西长京。

    “好,今天晚上朕来凤阳宫用晚膳。”皇上柔声说道。

    周皇后立刻幸福的笑了,福身道:“那臣妾回去准备陛下最爱吃的菜。”

    *

    第二天,周皇后的凤辇出皇宫北门往西城门的方向去,一行护卫浩浩荡荡的前呼后拥,贤妃去世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容昭的耳朵里。

    “自杀?”容昭惊讶的看着前来报信的盛穹,好笑的问:“她那样的人怎么会自杀?其中必有缘故吧?”

    “皇后娘娘已经亲自往西长京行宫去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得到消息。”盛穹说道。

    “皇后去了西长京?”容昭忍不住笑了。

    “是的,公子觉得有什么不妥吗?”盛穹问。

    “没什么不妥,只是觉得这皇后娘娘也着实太贤惠了些。贤惠的叫人心里发毛……你说,一个整天跟她争跟她抢的女人死了,她着急麻黄的赶过去是为了什么?你可别告诉我是为了什么狗屁的姐妹之情。”容昭冷笑道。

    “当然不是什么姐妹之情。属下以为,她应该是着急去销毁证据的。”盛穹低声说道。

    “披着贤惠的外衣,行毒妇之事。”容昭冷笑道。

    “那我们怎么办?”盛穹问。

    “我们?我们什么也不办。”容昭往后一仰身子靠在背后的枕上,悠然叹道,“终于轮到咱们坐山观虎斗了哇!这回且得好好地看戏。”

    “是。一有消息,属下就来回报公子。”盛情说道。

    “好。”容昭满意的点头。

    *

    果然是春困秋乏,容昭这几天总是觉得自己睡不够,尤其是葵水君再次到访,让他全身软绵绵的提不起精神来。然而老天总是不随人愿,午睡还没醒就被徐坚给吵了起来,非要拉着他出去喝酒。

    容昭不想去,因懒在榻上不动弹,让徐坚去找卫承。

    徐坚赖在旁边不走,扁嘴道:“他还在孝期,怎么可能陪着我花天酒地。”

    “你也是,想喝酒就在家里喝,多少酒喝不得?非要跑出去折腾,是不是显摆你家老爷子的权势啊?”容昭嘲讽道。

    “惜之!你这话说的可就没意思了。”徐坚不满的说道。

    容昭原本也是开个无心的玩笑,因见徐坚真的恼了,忙道:“好了好了!不就是喝个酒吗?把卫承叫来咱们三个一起在我这里喝个痛快,怎么样?”

    “我在醉仙楼定了桌,约了北燕来的时辰耶律龙崎,你们不去给我助阵?”徐坚一脸不乐意的说道。

    “你这家伙!”容昭无奈的点了点徐坚的脑门,叹道:“你说你闹的哪门子情绪呢?不就是送亲的差事黄了吗?至于吗?回头这耶律龙崎回到北燕跟他皇兄告一状,说你徐公子不仗义。”

    “谁他娘的跟那些蛮子仗义?老子就是要喝死他!”徐坚愤愤地咬牙。

    “喝死人家?这恐怕没那么容易吧?我这酒量是白搭的。”容昭笑道。

    “没指望你上阵,你就负责把我跟子延两个人拖回来就行了。”徐坚说的。

    容昭一听这话无奈的笑了:“嘿!你们这是做好了醉死的打算去的?”

    徐坚则拿出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情来,说的:“耶律龙崎那小子也不可能一个人上阵,咱们还是有备无患吧。”

    容昭进了卧房去换了一身绛紫色的衣裳,又叫梅若抱着一个小包袱跟徐坚一起出门。徐坚知道这位公子爷娇气的很,自然也不好打趣他出门带着侍妾还抱着包袱——只要他肯出马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其实对于徐坚想去给安平公主送亲这件事情,容昭基本还是支持的态度,别的不说,将来万一有一天大齐跟北燕开战,至少徐坚曾经去过北燕,熟悉那里的地形。虽然赵沐也去过,而且还在北疆打过胜仗,但他到底是皇子,而且不知道过几年会不会是皇上,御驾亲征可不是小事儿。

    不得不说,容昭对于这些事情想的还是挺远的,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其实他现在已经习惯于遇到事情就站在赵沐的角度上去思虑打算了。

    当然,两国开战是万不得已的事情,大家能和平共处是再好不过了。

    醉仙楼,徐坚早就叫人来清了场,楼上几个雅间全都空着,只接待徐公子这一桌贵客。

    容昭随着徐坚上楼之后才发现卫承早就到了。小侯爷正冷着脸坐在椅子上一个人看着外面街上来往的行人发呆呢。听见动静,卫承回转了脸,在看见容昭之后脸色越发难看。

    看着卫小侯爷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徐坚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兄弟,今天就看你的了。”

    “不就一个耶律龙崎么?你用得着弄这么多帮手?”卫承不满的问。

    徐坚忙摆手道:“不不,你别误会,容公子不是来喝酒的,他只是来助阵的。”

    “噢。”卫承一听这话,没什么意见了。

    徐坚忽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转头看了看容昭,又转头看卫承的脸,然后捏着下巴沉思了半晌,方问:“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容昭好笑的问:“我们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

    卫承则淡淡的瞄了徐坚一眼什么也没说,继续转头看向窗外。

    “我发现小侯爷特别紧张你。”徐坚看着容昭说道。

    “你当人人都跟你一样没良心?”容昭翻了徐坚一个大白眼,转身坐在卫承对面,自己拿了茶壶倒茶喝。

    “我总觉得怪怪的。”徐坚咂舌道。

    “你闭嘴就不怪了。”容昭说着,递给卫承一杯茶。

    徐坚走到卫承跟前,看着他眼角洋溢的微笑,忽然说道:“你看你看!卫小侯爷笑的这叫一个诡异!你说……”

    “嘘!”卫承忙抬手捂住了徐坚的嘴巴,示意他往外看。

    “!”徐坚一看窗外,顿时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容昭觉得异样,便起身凑了过来,然后一眼看见街上那辆正在窗下通过的马车上坐着张万寿,一时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直到马车走远了消失在行人之中,容昭才问:“皇上这个时候出宫干什么去?”

    “该不会是去西长京吧?贤妃昨晚死了。”徐坚说的。

    “去西长京用得着微服而行吗?而且连护卫也没带几个,这分明是去做什么偷偷摸摸的事情去了。”容昭撇嘴道。

    “这条路是通往南城门的,出了南城门是什么地方?”卫承问。

    “清风观。陛下应该是去找张道长去给贤妃做超度去了。”徐坚说道。

    “胡说。”卫承冷笑着说完,转头看容昭。

    容昭顿时悟了——皇上去清风观是去找自己的姐姐去了!

    “怎么办?”容昭皱眉道。

    “什么怎么办?清风观是皇家道观,皇上随时可以去,难道你还想去阻止不成?哦,对了,淑妃娘娘在清风观修行呢,这不是更好吗?说不定皇上一高兴就把淑妃娘娘接回宫了呢。”徐坚说到后面,呵呵笑了起来,还朝着容昭一拱手:“到时候可要恭喜你了。”

    “闭嘴!”容昭狠狠地瞪了徐坚一眼,冷声说道。

    “嗳?”徐坚被容昭的火气弄得莫名其妙,转头问卫承:“他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卫承怜悯的看了一眼徐坚,淡淡的说道:“你这张臭嘴就该闭上,一会儿等着喝酒就成了。”

    “我……你们两个合起伙儿来欺负我!”徐坚委屈的瞪了卫承一眼又转向容昭,换了一副笑脸问:“惜之啊,要不要我叫人帮你打听一下清风观那边的消息?”

    “算你有良心。”容昭淡淡的说道。

    徐坚嘿嘿一笑,转身出去叫了两个手下来悄声吩咐了几句,打发人出去了。

    徐坚一个转身回来的工夫,耶律龙崎也到了。

    这位耶律龙崎是北燕王耶律阿科臣的堂弟,比耶律阿科臣小了五六岁的样子,看上去还是个少年郎。

    几个青年才俊一见面,少不得一番寒暄,只是可惜这位北燕王爷语言不通,叽里呱啦说的是北燕话,徐坚,卫承,容昭三个人没有一个人能听懂。

    容昭便转头瞪徐坚——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何不早做准备?!

    徐坚自然明白容昭的意思,忙解释道:“没关系啊,耶律龙崎身边的这位安先生会两国话,可以帮咱们翻译。”

    “你个蠢货。”容昭小声骂了徐坚一句,招手叫过梅若低声吩咐:“赶紧给睿王送个信儿,让他过来。”

    徐坚耳朵尖,把容昭跟梅若的耳语听得清清楚楚,忙道:“没必要吧?若是睿王殿下来了,我这……”徐坚心虚,他知道拉上容昭一起喝酒的事儿睿王肯定不高兴啊!

    “翻译官这样的人,还是要自己人更好。要不然你怎么知道他有没有从中挑拨?”容昭在徐坚耳边说道。

    “不会吧?”徐坚回头瞄了耶律龙崎身边的安先生一眼。

    “你别管了!”容昭说着,给梅若使了个眼色。

    ------题外话------

    把沐沐拉出来溜溜,哈哈哈……( 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