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积蓄力量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额。》乐>文》小说 ”紫姬听了这话,连嘴里的蒸馍

    “你可算了吧!倾巢之下无有完卵,这各处受灾,人都活不成了,哪里还有活着的野物儿?就算是有,估计也是乌鸦,猫头鹰以及老鼠之类的,那些恶心的东西如何入口?你可别动这些心思了。”容昭连连摆手。

    “嗯。”紫姬无奈的在容昭身边坐了下来,拿了一个蒸馍掰了一块塞进嘴里狠狠地嚼着,又不甘心的说道:“等到了下一处,奴婢一定给公子找到肉吃。”

    “这不就得了?赶紧坐下吃饭吧,吃了饭还有事儿忙呢。”容昭抬手拍拍身边的座位。

    紫姬挫败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刚去看过了,除了他随身带的几样点心,其他的都跟公子一样。”

    “真没事儿,就这种情况下你就算是出去找遍了这镇子只怕也找不到更好的,不信你去看看简王那边可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没有?”容昭笑道。

    “可是,这……”紫姬觉得让容昭吃这样的饭菜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容昭忙抬手制止:“不用了,都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找吃的?赶紧的吃点东西早些休息吧。”

    晚饭是极其简单的蒸馍和咸菜,再配着一碗糙米粥。面对这些吃食,血点儿很有骨气的躲开,看都不看一眼。而容昭则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让紫姬看到之后十分的愧疚,因道:“公子,要不奴婢再出去转悠转悠,看还有什么能吃的……”

    *

    容昭再没多说什么,径自带着紫姬往客房走去。

    “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盛穹忙欠身道。

    “好。”容昭点了点头笑道:“这件事情安排的不错,辛苦你们了。”

    盛穹欠身,低声说道:“容岩提前两天就到这里打点了,这家客栈时官府选定给简王下榻的地方,虽然小,但各色东西都是齐全的,周围也都算安全,公子尽管放心就是。”

    “安排好了?”容昭诧异的看着盛穹。

    盛穹上前来低声回道:“客栈已经安排好了,公子可以先泡个热水澡,饭菜稍后就来。”

    幸运的是雨已经停了,容昭从车里出来的时候看见漫天的繁星,轻轻地吸了一口湿润的空气,叹道:“终于可以歇歇脚了,这一路颠簸的我这骨头都快散架了。”

    因为耽搁了工夫,所以到大预定休息的客栈时已经是晚上二更天了。

    紫姬忙应道:“公子的意思,奴婢明白。”

    “话虽如此说,他们勾心斗角争名夺利也就罢了,若是因此而让那些灾民难民成为炮灰,我是hi绝对不允许的。”容昭冷声说道。

    紫姬轻笑道:“那个人叫杜瑾,原本是公孙铨的人,只不过是小虾米一个。公孙铨倒台之后他立刻靠到了周皇后那边,这次简王赈灾,周家人便选了他出来随行在简王左右,不过是帮衬简王,防备咱们睿王的意思,就凭他们那点小伎俩,就张铎也能应付个七七八八,公子无须担心。”

    “我有数,你不用担心。”容昭说着,伸手拍了拍怀里的大白狗让它去一旁趴着,自己则拉过毯子裹在身上,闭上眼睛说道:“我就是看见那些难民心里有些难受罢了,你且去看看简王那边有什么动静,我总觉得他身边的那个贼眉鼠眼的官员不是个好东西。”

    “公子若是不舒服可不能瞒着奴婢,这赈灾的路刚刚开始呢,后面只会更加艰难。”紫姬劝道。

    容昭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公子,是不是哪儿不舒服?”紫姬看容昭脸色不好,忙上前询问。

    前生今世他容昭都活在太平里,这种小说里才有的情景今天算是见识到了,想起那些衣衫褴褛面无血色的难民拖儿带女在水里泥里磕头求救的情景,容昭心里的那种感觉没办法用语言形容。他觉得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没办法睡得安稳了。

    马车里,容昭靠在枕上抱着大白狗够悠然叹息,一闭上眼睛便全都是那些难民在跟前晃来晃去。

    百十名难民的事情并不是大事,简王和容昭各自留下两个靠得住的人按照容昭的意思办事儿,大部队便继续冒雨赶路。

    然而容昭怎么可能喝别人煮的姜汤?姜汤送进去自然是被紫姬悄悄地倒掉了。

    “是,臣知错了,臣这就叫人去弄。”杜瑾不情愿的皱了皱眉头,低声答应着转身去找人煮姜汤去了。

    简王不悦的说道:“那你就不能找两个干净利索的人去弄?容公子的神药救了那个孩子,让那些流民都对朝廷和本王感恩戴德,本王没什么可奖赏的,一碗姜汤难道还过分吗?”

    “王爷,这位容公子的吃喝十分讲究,咱们这些粗人煮的姜汤可入不得他的口。”杜瑾曾经是公孙铨的门下,后来投奔到简王身边,心中对容昭和赵沐的事情万分鄙夷,这会儿自然不愿意伺候容昭。

    “你去看看叫人煮些姜汤给容公子送过去,他身体单薄,刚又淋了雨,可别病了。”简王吩咐道。

    杜瑾顺着简王的目光看了片刻,方上前劝道:“王爷,这里的事情交给下面人去办就好了,您不必陪着淋雨。您往后的日子可是任重而道远,这万一伤风受寒可不是小事儿。”

    简王对容昭的表现非常满意,甚至觉得心里痒痒的有些舍不得,以至于看着容昭进了马车,他的脑袋还伸在车窗外直直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