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甜章(二更求票)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赵沐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只愣了一下便继续跟宋嬷嬷说话。

    “我回来啦!”容昭站在院子里又喊了一嗓子。

    “王爷,奴才好像听见容公子的声音?”宋嬷嬷问赵沐。

    “你也听见了?如果真的是他来了怎么没个人进来通报一声?”赵沐还有些不相信。

    “您忘了?容公子有您给的王府令牌,在王府之内去任何地方都不用通报的。”宋嬷嬷提醒道。

    赵沐心神一晃,慌张起身,往外面走。

    “怎么回事儿,喊了半天都不见人?”容昭摇着折扇一脚埋进门,差点跟赵沐撞个满怀,忙汪一边闪了一下,叹道:“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就出来了,吓我一跳。”

    赵沐看清来人之后,什么都来不及想也来不及说,直接拉到怀里死死地抱住。

    “额……”容昭的目光越过赵沐的肩膀,看见宋嬷嬷笑眯眯的样子,一时有些不好意思,因抬手捶了捶赵沐的后背,提醒道:“放开,我这赶路赶的一身的臭汗呢!”

    “不放。”赵沐依旧紧紧地抱着他,还把头低下去亲吻她头顶。

    容昭一向不用香,当然也没有一身的汗臭,他的身上是一种特有的淡淡香味,隐约还带着一点茉莉的味苦。

    宋嬷嬷早就趁机躲了出去并随手为两个人关好了房门,赵沐越发放肆,直接拥着容昭转身往里走。

    “哎哎,我赶了一天的路了!”容昭一路贴贴撞撞的后退着。

    “那好好休息一下吧。”赵沐把他推倒在竹榻上,伸手拿过靠枕垫在他的脑后,然后把他压在身下。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容昭有些慌,于是抬手推了推身上的人,皱眉道:“你好重啊!这才几个月啊,长胖了?”

    “是你瘦成了一把骨头了!”赵沐的手指在容昭的脸颊上轻轻地拂过,最后落在他樱色的唇上,皱眉责备道:“为什么瞒着我?”

    容昭侧脸躲开那双幽深的眸子,心虚的说道:“没有瞒着你,你起来,给我弄口水喝。这大热的天你是要闷死我吗?”

    “等会儿收拾你。”赵沐生气的在容昭的脸颊上捏了一把,方才起身放开了他。然后从旁边的高几上把自己的茶盏端过来送到他的嘴边,说道:“喏,不冷不热刚好喝。”

    容昭的确是渴了,也顾不得这是谁的茶盏,接过来便咕咚咕咚把里面的茶水喝干。在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的时候,眼前黑影一晃,唇便被人给堵上了。

    “唔……”混蛋,乘人之危啊!容昭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安心的享受这突如其来的宠爱。

    容昭的乖巧顺从极大的鼓舞了赵沐,这像是无声的回应,让他胸中心旌激荡,斗志昂扬的一往直前。原本捧着脸颊的手也开始不老实,勾住月白色的衣领就往外撤。

    一阵奇怪的感觉遍及全身,容昭用最后一丝理智抓住赵沐的手:“唔……混蛋,停下……”

    赵沐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冲动,被容昭骂了一句之后理智才渐渐回笼,方稍稍欠起身来,伸手拢了一下容昭耳边凌乱的碎发,轻声叹道:“真真是磨人的很!”

    “起来!”容昭又开始推,这次是真用来上了力气。

    赵沐虽然意犹未尽,但也知道适可而止,于是站起身来把容昭拉起来坐好,又伸手给他整理衣领衣襟。

    “北边要打仗了吗?”容昭伸手拨开赵沐的手,自己抬手整理着衣领。

    烛光下,他发丝凌乱,双腮泛着淡淡的绯色,再加上他这自己整理衣领的动作,赵沐忽然想起一个词: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问你呢!”容昭半晌没等到回应,便抬起桃花眼瞪了赵沐一下。

    “呃,你说什么?”赵沐忙问。

    “我问你是不是北燕要进犯大齐北境了?”容昭皱眉道。

    赵沐顿时愣住了,因问:“这话从何说起?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你也不知道?那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呢?”容昭说着,从怀里拿出叶氏给他的那封信。

    赵沐接过信来展开细细的看过一遍,方皱眉问:“你确定这是你母亲的亲笔信?”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亲笔信。但如果不是她,谁会那这种事情跟我开玩笑呢?”容昭皱眉问。

    赵沐沉思片刻,方道:“你先不要着急,我这就叫人去探听一下。急急忙忙的赶路一定累坏了吧?我叫宋嬷嬷给你拿点吃的,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我还去蘅院睡。”容昭说的。

    “蘅院很久没人住了,各色都不齐全,你就睡这儿。”赵沐说道。

    “这可不行。”容昭瞥了他一眼,“防火防盗防色狼,睡在你的屋里我没有安全感。”

    “啧!在你心里我就是色狼啊?如果我时色狼,你早就……”赵沐朝着容昭做了个凶狠的表情,“被吃掉了!”

    “别闹!赶紧的叫人去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了。”容昭催促道。

    “好。”赵沐答应着转身行至门口,叫了宋嬷嬷来先吩咐她弄点吃的给容昭,又把皇上密旨给叶氏让她回西疆的事情简单说了,让宋嬷嬷悄悄地去查一下皇上何时见过叶氏,又如何会把这样的密旨给她。

    宋嬷嬷答应着下去,先叫两个丫鬟送了两个小菜一碗麻汁凉面进来给容昭,又悄悄地叫人送信去宫中给德妃娘娘询问叶氏受密旨一事,另外她自己则换上出门的衣裳叫一个小丫鬟装了一篮子容昭爱吃的点心,出王府大门直奔容府,借口给容昭送新制的点心为名去找叶氏去一探虚实。

    且不说宋嬷嬷一夜忙碌,容昭在赵沐这里吃了一碗细细的麻汁凉面又喝了一碗绿豆汤,跟赵沐腻歪了一会儿便靠在榻上睡了。等到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屋里确不见赵沐的影子。

    “人呢?”容昭喊了一声。

    外面随之穿了赵沐的声音:“醒了?”话音未落,人已经转过了屏风。

    容昭欠身坐起来,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问:“什么时辰了。”

    “辰时了,饿不饿?想吃点什么?宋嬷嬷叫厨房准备了煎饺还有百合绿豆粥。”赵沐看着容昭,眼睛里的柔情浓浓秘密,似是要把谁给溺死在其中。

    “洗脸刷牙。”容昭推开他一些,又问:“昨晚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有了。你先收拾一下,我慢慢跟你说。”赵沐说着,叫了两个丫鬟进来服侍容昭洗漱更衣,眼见着早饭摆上了桌子,他才在容昭对面坐下来,轻声说道:“不知道北燕王怎么知道我们今年遭了严重的水灾,知道我们国库空虚,而他们又刚好跟西伯猎打了胜仗,便趁此机会把大军压倒了我们的北境上。虽然只是大军压境并未开战,但父皇还是很担心,所以才要秘密调遣你父亲带一队奇兵过去先一探究竟。万一开战,你父亲就是战场的元帅。”

    容昭皱眉道:“调兵遣将乃是朝政之中最寻常不过的事情,为何皇上会让我母亲去西疆?一个妇道人家去做这样的事情,若是传出去,岂不是叫人家笑话咱们天朝无人?”

    “前阵子你姐姐身体欠安,清风观的人怕担干系便叫人送信去宫中,父皇又去了一趟清风观,另外还把你的母亲也叫了过去,巨具体他们说了什么,就不好打听了。”

    “姐姐身体欠安?这事儿怎么没人跟我说?姐姐有事你居然瞒着我?”容昭立刻不高兴了。

    “你还敢说这话?你自己生病的时候可有跟我说?”赵沐立刻反问回去。

    “我那不是怕你们瞎担心嘛。”容昭自觉心虚,便不再追究赵沐瞒着姐姐生病之事。

    “当时那种境况,就算是告诉你了,你能回来吗?可别忘了你是顶替了简王的钦差大臣!你敢抗旨不尊从灾区私自回来?”赵沐又问。

    “我不敢。”容昭认怂,夹了一个煎饺塞进嘴里狠狠地嚼着。

    赵沐伸手拿起筷子夹了一点小咸菜放进容昭的碗里,又说道:“一会儿吃饱喝足再睡一会儿,等到了晚上你还得悄悄地出城去。后天谢宜他们才能到京城,到时候你们一起回来。父皇今天一早下了圣旨,说让礼部派人去南城门迎接你们这几位年轻的功臣呢,据说还要当着南城的百姓们给你们一一封赏。”

    “为什么弄得这么张扬?即便是封赏,也要等我们金銮殿上见到皇上才好封啊。”容昭问。

    “现在这种时候,朝廷需要有一些事情来粉饰太平,一来彰显皇恩浩荡,二来也是让百姓们放心。不管怎么样,反正你都不会吃亏就是了。”赵沐笑道。

    “行吧,一会儿吃了饭我就不睡觉了,我悄悄地去一趟清风观,可以吧?”

    “淑妃已经没有大碍了。”赵沐低劝道。

    容昭抬头,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赵沐,说道:“这么久没见姐姐了,我很想她。”

    赵沐明知道容昭这幅样子是装的,但心底还是升起无限怜惜,伸手揉了揉他的脑门,叹道:“那等会儿委屈你换身衣裳,随着宋嬷嬷一起出去。然后晚上就别回来了,让他们顺便送你去城南我的别院住,行不行?”

    “嗯,就知道你最好了。”容昭回头朝着赵沐甜甜一笑。

    赵沐的心狠狠地跳了两下,慌得他赶紧的撇开了视线,叹道:“你呀,真是要人命!”

    ------题外话------

    嗯,早晨那一章是有点短,所以二更一下。

    另外,月底了,亲爱滴们抓紧时间砸票了!

    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