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回,表白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对于赵沐的态度,萧正时有些莫不清楚,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摸不清自己这个外甥的心思了。有时候他甚至会怀疑自己老了,或者说睿王是真正的长大了。

    回宫复旨之后,萧正时又回到礼部忙了半天,天黑时方才回家。一进门便见夫人王氏两眼红肿,一个人坐在灯下发呆,因问:“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云欣的孩子没了,太医说,她以后也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呜呜……这可怎么是好呢!”王氏说着,又开始垂泪。

    萧正时听了这话,心里顿觉烦闷,皱眉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哭有什么用?你天天念佛,难道还参不透因果吗?当初这桩婚事我本就不允,你们哭着闹着非要嫁,如今怎么样?”

    “老爷非要说这样的话来堵人家的心吗?女儿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心疼?”王氏哭道。

    “我一把年纪了一共四个儿女,大丫头远嫁在南边,三年五载的见不到一面,眼前也就只有二丫头一个姑娘在,难道我就真的是铁石心肠?可也就是你一味的顺着她,才养成了她这般执拗的性子。如今这件事情,她也不是全然没有一点错处。好好地,那赵俊为什么会推她?你就不问问缘由?”

    “能有什么缘由?那孩子肯定是心肠歹毒罢了!”

    “哼,听你这般说,别人家的孩子便都是心肠歹毒的,只有你的孩子是善良无辜的?”

    “罢了,既然老爷把这件事情怪到妾身的头上,妾身无话可说。”王氏失望的叹了口气。

    王氏一泄气,萧正时的火气也小了,便叹道:“你之前说的那件事情我跟睿王提了,只不过看他的意思,好像不怎么愿意。不过这也不怪他,对对手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唐骊跟平南王勾结,就是要把睿王拉下来。如今我们要为他求情,睿王自然是不高兴的。”

    王氏苦笑道:“老爷心里只有千秋大业和睿王这个外甥,没有自己的亲生女儿,妾身亦是无可奈何,只能当这辈子没有生养云欣这个孩子罢了。”

    “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是没办法。今晚上我睡书房,你早些休息吧。”萧正时说完,便起身走了。

    王氏看着晃动的门帘,一脸的失落,又发狠吩咐旁边的人:“去把李姨娘给我叫过来,就说我这里有事让她来搭把手。”

    *

    赵沐回到修远堂,刚坐下还没来得及说话,便看见手边小桌上放着一枚白玉发簪。发簪是简单的如意云头样式以及晶莹剔透的玉质,赵沐捏着发簪仔细的看着,忍不住轻笑:这根簪子像极了它的主人容昭。

    宋嬷嬷端着茶点进来,看见赵沐拿着那根发簪发呆,便笑道:“王爷,这是容公子的发簪吧?老奴在床边捡到的。”

    “嗯,是的。”赵沐看了一眼宋嬷嬷,见她眼里闪烁着暧昧的火花,因轻笑道:“嬷嬷想什么呢?”

    宋嬷嬷上千来,小声说道:“公子,容公子是个好姑娘。咱们可不能亏待了人家。”

    “?!”赵沐满心的旖旎都被这句话给打断了,他瞪着宋嬷嬷半天没说话。

    宋嬷嬷笑道:“王爷不必惊讶,老奴早就知道了。”

    “你怎么会知道?还有谁知道?!”赵沐低声问道。

    宋嬷嬷忙上前两步,低声说道:“老奴是听娘娘说的,娘娘让老奴好生考察容公子的人格品性,要老奴用心伺候,不许出了差错。王爷放心,府中的下人里,除了老奴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赵沐这才松了一口气,又叮嘱道:“此事关系到上百口子人的性命,切不可大意了!”

    “老奴晓得轻重的,王爷放心。”

    “嗯,你下去吧。”

    “是。”宋嬷嬷答应了一声,躬身退了出去。

    赵沐一个人捏着发簪,想起昨天晚上容昭在自己的卧房里,主动把外袍脱下来丢在地上,问他,要不要。那种情景,到现在想起来赵沐都觉得心悸,胸口里像是有一把熊熊烈火直往脑门上冲。

    然而他并没有要她,只是把自己的外袍也脱掉,拉着她一起躺去了床上,抱着她,亲吻她,只是没有做到最后那一步。当时容昭还嘲笑他胆小如鼠。赵沐却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其实不是他胆小如鼠,如果不在乎,有什么可怕的?

    一切都因为太在乎了,所以箭在弦上也不能发。

    其实现在想起来赵沐真是后悔了。早知道她才走就这么想她,昨晚就应该顺水推舟了,也不至于闹得自己五脏六腑像是被火烧一样这么难受。

    *

    而被心心念念惦记着的容昭,此时却已经踏进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时值冬天,大齐北境十天有五六天都在飘雪,雪停后天晴,太阳晒在雪上也是彻骨的冷。

    容昭在铠甲里面穿着狐毛小袄以及小羊羔皮护腿战靴等依然觉得冷,心里暗暗地感慨怪不得赵沐死活不同意自己来,就这股子冷劲儿就叫人受不了。然而再看看那些穿戴着冰冷盔甲的兵将们,容昭又觉得热血沸腾——两世为人,自己终于也有一天带兵出征,当一回穆桂英了。

    “公子,这里太冷了,还是回营帐去吧。”同样一身戎装的梅若站在容昭身边看着忙着埋锅造饭的兵勇们,朝着手心哈了一口气。

    “嗯,好。”容昭又贪婪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景象,方转身回营帐去了。

    厚厚的毡子临时搭建起来的营帐里烧着火堆,虽然烟熏火燎有些呛人,但至少暖和。容昭进来时卫承正站在地图跟前细细的看着,听见动静回头看过来,忙拱手道:“将军。”

    “噗——”容昭一下没绷住,笑了,“别闹了,这里也没外人,弄这么严肃干嘛?”

    卫承闷声说道:“军中若无纪律,就是一片散沙。大家还是守着规矩的好。”

    “嗯,说的不错。”容昭收拾了一下玩笑之心,指了指那边扑在干草堆上的狼皮褥子,“坐。徐坚昨日已经先走一步了,我们明天一早出发,现在先来说说你此去锦州调兵的情况吧。”

    “好。”卫承在容昭的对面坐下来。

    梅若用两只白瓷碗装了两碗热腾腾的米粥送上来,说道:“公子和卫侯爷先喝点粥驱驱寒气,这天太冷了。”

    卫承忍不住多看着一身戎装做男儿装扮的梅若,点头说道:“梅姑娘也来了。”

    “是的,公子走到哪里,奴婢自然是跟到哪里。”梅若欠了欠身,微笑道:“侯爷和公子说话儿,奴婢去外面守着。”

    容昭指了指帐篷的角落,说道:“外面冷,你就在那边坐着吧。”

    卫承把自己去锦州调兵的事情简单的跟容昭说了一遍,总之很顺利,并没有什么意外,圣旨和兵符都到了就等于皇上到了,谁敢不从就是抗旨造反,所以调兵之事并无意外。

    “不知道京中可有什么消息?”卫承一直担心的是平南王和唐骊通敌的事情。兵部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军粮草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影响。

    容昭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要相信睿王,他能处理好一切的。”

    卫承听了这话微微一怔,他因为提及京中之事,容昭会巴拉巴拉说个没完呢,却没料到他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怎么,你是有什么特别想知道的事情吗?”容昭笑问。

    “并没有。”卫承说着,开始低头喝粥。暖暖的米粥下肚,温暖便在腹中渐渐地散开,身上紧绷的筋骨似乎也放松了许多。

    “明轩挺好的,顾公子有书信来,里面夹着明轩的信,她在信中叮嘱我说,你这个人不会照顾自己,让我多多照顾你。”容昭轻笑道。

    “这不可能。”卫承摇了摇头。

    容昭哂笑一声,反问:“怎么不可能?明轩在你眼里是那种高傲冷漠的人吗?”

    “那倒不是。不过,她只会说你不会照顾自己,更不会让你照顾我。”

    书信的内容果然被猜中,撒谎的容昭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而是瞪了卫承一眼,无奈的叹道:“你这家伙!真是没趣极了!怪不得没有姑娘喜欢你。”

    卫承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容昭,目光炯炯。

    “……你看我干吗?”容昭被他火热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

    “你喜欢的是睿王那样的人吧?他那样的人整天活在阴谋里,有趣吗?”卫承低声问。

    容昭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没趣。”

    “既然你觉得没趣,等这场仗打完,我带你走吧。”卫承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抖。

    “你?带我走?”容昭诧异的看着卫承,在那一双真诚的眸子里看到两团火在烧,那种激烈的情绪被刻意压制着,好像是岩浆,随时都能爆发。

    面对这样的热情容昭不敢轻易去碰触,生怕一开口就伤了他。

    卫承忽然伸出手攥住容昭的手,急切的说道:“我可以带你去南疆,或者我们去武当山。三川五岳,大江南北,随便哪里都可以。我们远离京城,过自由自在的日子,你可以为所欲为,采药制毒也好,游山玩水也罢,我都陪着你。”

    ------题外话------

    小侯爷终于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