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回,遗诏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放手!”赵沐使出全身的力气挣脱了护卫,冲上去把赵润给推了一个趔趄护在自己的母亲面前,怒声骂道:“赵润你个禽兽!有什么都冲着我来!”

    赵润泽站稳之后,皱眉看着赵沐,嗤笑道:“嗬!你个病秧子居然也有把子力气了?”

    “你敢羞辱我的母妃,我便与你拼死一战!”赵沐冷声说道。

    “拼死?来啊!拼啊!”赵润说着,又挑衅上前。

    “皇上遗诏在此!重臣接旨了!”一声嘹亮的呼喝伴着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徐攻手里举着一个明黄色的木匣子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乾元殿内闹哄哄的气氛一下子被打断,众人都惊讶的看着从天而降的镇国大将军徐攻。

    “大行皇帝遗诏!”徐攻走到大殿最里面,转身看着殿内众人,朗盛喝道:“重臣接旨!”

    “臣,萧正时接旨。”萧正时忙整理好衣冠,恭敬地跪在地上。

    “你们几位是想抗旨吗?”徐攻冷锐的目光扫过赵润以及其他几位尚书。

    “臣,接旨。”刑部尚书跟着跪在萧正时旁边。

    “臣,接旨。”户部尚书见状也赶紧的跪下。

    “臣,接旨。”

    ……

    六部尚书排成一溜儿跪在地上之后,肃王也一撩袍角跪在地上。

    赵润皱眉看了一眼周皇后,问道:“徐将军,你手里怎么会有父皇的遗诏?”

    “怎么,大殿下是在怀疑臣吗?”徐攻反问。

    “只是觉得很是蹊跷,父皇跟母后举案齐眉琴瑟和鸣这么多年,遗诏只是居然连母后都不知道,而且六部尚书也都不知道,遗诏之事关乎江山社稷,我不得不问啊!”

    “陛下上次忽然中风,之后慢慢恢复之后便知道自己的身体撑不了多久,所以早早的选好了皇位的继承人。却又怕提前说出来不利于北境的战事,所以才写了遗诏交由臣保管,并一再叮嘱只要陛下尚在,诏书便是密诏。只有等陛下龙御归天之后,诏书才能公告天下。此事不但臣一个人知道,乾元殿掌案太监张万寿也知道。张公公现在在哪里?”

    “张公公病了,并没有来当值。”门口的一个小太监说道。

    “怎么这么不凑巧?来人,立刻去找张万寿,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几把她叫到乾元殿来,事关重大,要速去速回!”徐攻说道。

    “他不过是宫中的一个太监而已,皇上的遗诏关乎天下安危,岂容他多嘴多舌?”周皇后淡淡的说道。

    “既然皇后娘娘这样说,那就不必瞪了,请诸位跪听陛下遗诏吧。”徐攻平静的说道。

    周皇后此时心中万分后悔没听赵润的话提前伪造出一份遗诏来,若是自己手里也有一份遗诏,此时就可以指责徐攻手里的这份是假的,事情便还有回旋的余地了。现在,徐坚手里的那份遗诏不管是什么来历,十有八九都是对自己和赵润不利的,再想想刚才双方争执的情景,周皇后又暗暗地捏了把汗。

    然而不管怎么想,此时她也不能在继续站着,于是款步向前,走到六部大臣前头去缓缓地跪在地上。

    见周皇后跪下,赵润也万般无奈的跪了下去。真的是万般无奈,因为他已经看见大殿之外的站着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禁卫军了——徐攻不是善茬啊!

    德妃是最后一个跪的,跪下的同时她暗暗地舒了一口气。之前皇上病着的时候,总算没有黑白服侍,之前做的万全之策今日终于有用了。

    徐攻见众人都已经跪下,方打开盒子取出圣旨,展开之后朗声宣读:“睿王赵沐,满腹才学,英明睿智,处世沉稳,胸怀大度,堪当天下之重任。朕若归天,便传位于睿王赵沐。钦此!”

    “臣遵旨!”萧正时率先叩头。

    “儿臣遵旨。”赵沐随后也磕头。

    “不可能!你这份遗诏是假的!”赵润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

    徐攻淡然一笑,摇头说道:“大殿下,我劝你还是适可而止,给皇族和您自己留一点体面吧。”

    “徐攻,你也别太过分!父皇生前是信任你不假,但皇位之事何等重要,怎么会瞒过六部尚书单独把遗诏交给了你?我要验看!”赵润大声的喊着。

    “你要看便看,我徐攻做事光明磊落,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更对得起皇上的一片信任。”徐攻说着,便把手中的圣旨朝着赵润展开,又对六部尚书说道:“诸位索性一起上来验看一翻吧。”

    萧正时看了看左右,几个人都站起身来上前去跟赵润一起验看圣旨的真伪。

    这份圣旨的笔迹自然不是双上亲笔,因为皇上中风偏瘫,早就不能写字了。这圣旨是张万寿写的,玉玺自然也是真的,另外上面还有皇上的一枚贴身私藏的小印是密旨专用的。

    这圣旨的确是真的。

    萧正时点了点头,朝着徐攻拱了拱手,闪身退开。

    其他几位尚书验看之后,也都没说什么各自闪开,唯有唐骊扭头看赵润。

    赵润气急败坏的说道:“父皇病重时分,你们天天守在他身边,什么龌龊事情干不出来?这样的圣旨,我是不信的!”

    “大殿下,请你把话说清楚,什么龌龊事情?你可有证据?”徐攻皱眉看着赵润。

    “还要什么证据?谁不知道你徐大将军的儿子跟容昭好的穿一条裤子?那容昭是老三的人,你徐大将军站在哪一边可想而知了?”赵润自然是没有证据的,但又不甘心,于是胡搅蛮缠。

    “君子立于天地之间,行的正,坐得端,自然不怕别人如何诽谤。只是今天之事关乎江山社稷,关系到新帝继承大统,便丝毫马虎不得。大殿下你若是拿不出证据来,徐攻便要向大殿下您讨一个说法了。”

    “哼哼,你想要什么说法?”赵润不屑的瞥了徐攻一眼。

    “臣要向新君举报大殿下您勾结外敌,意图谋反,私自调换禁苑护卫,意图逼宫篡位之罪。”徐攻说着,也不等赵润做出辩驳,便朝着外面喊了一嗓子:“把人给我带进来!”

    一直沉默的唐骊这会儿才想起来徐攻大摇大摆的进乾元殿,他居然没有得到一丝消息——之前费尽心机调换的宫苑禁军现在都哪里去了?

    完了!这下全完了!唐骊默默地想。

    果然,随着徐攻的一声令下,外面两个护卫压着一个人进来,此人正是被唐骊暗中收买了的禁卫分队队长。

    “此人便是人证,另外,如果诸位觉得人证不够的话,外面还有四个人是小队的队长。这些人拿了好处,调换了宫苑的值守,为的就是给赵润保驾护航,让他成功谋夺帝王之位!”徐攻是个武将,说话从来不会拐弯抹角,今天这事儿能忍到这个时候才说,已经是极限了。

    “陛下!陛下啊!”周皇后忽然大哭出声,一边哭一边喊:“陛下,你睁开眼看看吧!你尸骨未寒,朝中的大臣和皇子就要打起来了!陛下,你慢点走,你等等臣妾,让臣妾跟你一起去吧!”

    赵沐则转身搀扶着德妃去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低声问道:“母妃,你没事吧?”

    德妃摇头说道:“放心,本宫没事。现如今你父皇的遗诏已经颁布,即便你现在不着急登基,也要先料理好当前的要紧之事。”

    “母妃说的是。”赵沐忙答应着。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殿外忽然传来焦急的脚步声,李万德跌跌撞撞的进来,跪在地上喘息道:“回皇后娘娘,淑妃娘娘听说陛下龙御归天,一时悲痛不已,便服毒自尽了!”

    “什么?”周皇后一听这话立刻不哭了,抬头皱眉问:“仅仅一个悲伤过度,她就服毒自尽了?”

    “是的,也不知道淑妃娘娘服下的是什么毒药,奴才眼见着她服毒之后七窍流血,眨眼功夫便没了气息。”李万德说道。

    “已经死了?”周皇后又问。

    “是,皇后娘娘。淑妃娘娘的确已经死了。”

    周皇后冷声说道:“死了就死了吧,她已经是出家人,早就不是陛下的妃子了。去传本宫的话,陛下生前早就废了她的妃位,她的后事跟皇家没有任何关系,尸首就随便清风观怎么处置吧。”

    德妃听了这话,立刻反驳道:“这怎么行?即便她已经被废掉了妃位,也还是四皇子的生母。若是尸首叫人随便处置,四皇子将来长大了问起来,我们又该如何解释呢?”

    “怎么,陛下不在了,这后宫的事情就不归本宫管了?即便睿王登基为帝,本宫也是明证言顺的皇太后。德妃妹妹这就要压到本宫头上去了?也太迫不及待了吧?”周皇后冷笑道。

    “皇后娘娘这话错了,我并无意压制谁,只是替四皇子考虑罢了。他毕竟是皇上的血脉,皇后娘娘身为他的嫡母,理应像关心大皇子一样关心他。”德妃淡淡的说道。

    “好!好哇!关于淑妃的事情,就全凭德妃妹妹做主罢!”周皇后说完,便起身去皇上跟前哭去了。

    ------题外话------

    亲爱滴们,今天回家,一整天都会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