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敲打收买

沧海明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媚嫡公子最新章节!

    ,。

    “公子,您这么跟那两个太医说话,只怕他们会不高兴的。”梅若趁着没人的时候小声提醒容昭。

    容昭轻笑着勾了勾梅若的尖下颌,笑道:“若儿,连你都看不出来我适意的可见本公子的演技越发的精进了。”

    “公子您适意的”梅若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实在弄不明白容昭是想干嘛。

    “如果他们早就拿了别人的好处要害姐姐,自然不需要我怎么去奉承讨好,因为我们毕竟是新来的,比起在这行宫里的根基,我们恐怕连一个太监都不如。相反,如果他们没有被谁收买利用还有一颗医者之心的话,自然不会因为我这样一个纨绔子弟两句不知轻重的话就对新封的悦妃娘娘下黑手。”容昭说着,又抬手捏了捏梅若的脸颊,嘴揭着轻浮的笑容瞥了一眼捧着托盘进来的一个小太监,问道:“傻丫头,明白了吗”

    梅若羞涩的点了点头:“谢公子教诲,奴婢明白了。”

    进门而来的小太监则堆着笑脸上前来,躬身道:“世子爷,这是陈公公叫咱们膳房炖的煮的姜枣茶,您快趁热喝两口吧。”

    “瞧瞧,这在皇宫里伺候的人就是不一样,多周到呀你们得学着点。”容昭伸手接了姜枣茶,转头却教训梅若。

    “公子教训的是,奴婢是该跟公公们好好学学。”梅若一边应着一边抄小太监欠了欠身,又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荷包递过去,浅笑道:“多谢公公费心想着我毛子了。”

    “哎呦,这可怎么好意思呢。”那太监显然是没想到自己送个姜枣茶还能得赏钱,一时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儿,你若是不收,我毛子才不好意思呢我们家大姑娘这病还要熬些日子,以后麻烦公公的日子还有呢。”梅若温婉的笑着。

    那太监暗暗地掂了掂荷包,这到嘴里的肥肉说什么也不想吐出去,因此忙堆了笑脸,说道:“如此,奴才就多谢世子爷了。”

    “客气了。”容昭淡淡的笑了笑。

    “世子爷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奴才,奴才必定竭尽全力。”小太监笑呵呵的说道。

    容昭和煦一笑,点头道:“好。以后少不得麻烦公公。”

    “那行,公子忙着,奴才先告退了。”小太监又欠了欠身,朝着梅若笑了笑,转身退了出去。

    “公子”梅若试探着看容昭。

    容昭轻轻地点了点头,梅若微笑颔首,默默地退了出去。

    不过一个时辰,陈孝存亲自端着一碗汤药进来给容悦服用。因为这里是行宫,不比路上的小客栈里房屋受限,所以容昭身为外男便不好在容悦身边贴身服侍,只得跟容晖一起守在外间等着,而绿云则因为受伤经受不住颠簸这会儿还在路上,所以容悦的床前只有兰蕴和白芍两个人服侍。陈存孝双手把托盘送到床前,兰蕴接过陈孝存递过来的汤药,先凑到嘴边浅浅的尝了一口,微微皱眉问:“这药怎么这么苦啊”

    “这良药苦口的理儿姑娘倒是忘了吗”陈存孝轻声问。

    “良药苦口是没错,可这药也太难喝了。”白芍说着,转头看卧室的珠帘。

    “怎么了”容昭在外边问。

    “世子爷,这位姑娘说药太苦,不给娘娘喂这会儿工夫娘娘都烧的迷迷糊糊的,还是赶紧的喂药要紧哪”陈存孝不满的瞥了白芍一眼。

    “是吗”容昭皱了皱眉头,抬脚进了卧室,从白芍的手里接过药碗凑到鼻间先嗅了嗅药味,又皱眉道:“我尝尝唔,怎么这么苦”

    旁边的太医微带不满的解释道:“这里面加了黄莲,自然是比寻常的汤药苦了些。但娘娘外感风寒内有郁热,如今高热神昏,心火亢盛,这黄莲是最适合的了。”

    容昭又细细的尝了一口汤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后方把药碗交给白芍,并吩咐道:“把姐姐扶起来喂药吧,劳烦陈公公叫人准备些冰糖来,等姐姐喝了这汤药给她含在嘴里一块儿去去苦味也好。”

    “世子爷放心,咱们这里有山楂蜜饯,是专门预备着给娘娘们送这苦药汁子的。”陈孝存说着,又吩咐身后的小太监,“还不快去取来”

    当下,容昭看着白芍和兰蕴以及梅若三个人把大半碗汤药一点一点的喂进容悦的嘴里,这期间,容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叫了一声容昭的名字,问了现在自己身在何处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让娘娘再睡一会儿吧,发了汗,这热就能退了。”陈孝存说道。

    “好。”容昭心里万般不放心,但却也找不出什么破绽来,只得点了点头转身出去。

    容悦喝了汤药,出了一身透汗,至二更天的时候果然醒了过来,却鼻塞且头疼欲裂,吃了半碗清粥没过一会儿全给吐了。兰蕴急得不行,一叠声的叫人传太医来。在偏殿值守的容昭听见动静便匆匆忙忙披了斗篷赶过来探视,却见容悦脸色苍白如纸,额发被汗水浸湿黏黏的贴在额头上,原本神采奕奕的大眼睛此时微微合着,眼圈儿和鼻头都红红的看上去极其可怜。

    “姐姐你觉得怎么样”容昭上前去坐在床爆伸手摸了摸容悦的额头,此时高热果然退了,容悦的额上还有些湿漉漉的,冰凉如水。

    容悦听见容昭的声音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他,虚弱的笑了笑:“我没事的,昭儿放心。”

    “这高热倒是退了,只是为何吃了东西又吐了出来”容昭心里焦虑的要命,心里想着若是紫姬在就好了他自己上辈子虽然是个小有成就的药剂师,但攻读的是化学西药,现如今这些中药汤子他也只能辨别出里面有什么成分,对身体有没有大的害处,但药理对不对症却难以把握。此时此刻,容昭深深地懊悔自己之前没有好好地研究一下中医病理,只知道吃喝玩乐研究那些毒物毒素,到此时眼看着容悦这般模样,自己竟浑身是力气却用不上,太窝囊了白白穿越了一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