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来自死神的邀请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就在今天早上,我在门口发现了一个包裹,包裹里装的是一块干枯的皮肤,虽然颜色变了,但是上面那块胎记我绝对不会认错。”安娜望了眼已经倒空的了大扎壶,默默的吞了口口水。

    “我认得,那是我丈夫的皮肤,在他的胸前有一块一模一样的胎记。”

    我看着安娜,不可否认的是,她的确可怜,但是我现在并不打算帮她,我对普通的案件没有兴趣,这也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不是我冷血,世上那么多案子,我都接过来一辈子也办不完,何况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包裹里只有那块皮肤么?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如果她的回答是没有,应该就是我们告别的时候了。

    安娜从短裤口袋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个小纸袋放在桌子上。

    “还有这个。”

    她展开了纸袋,里面装了一团灰黑色的粉末,看起来有些像是麦片,在纸袋的上面用报纸的剪切字歪歪扭扭的贴了一句话。

    “这是王建民的yin根,我现在把它还给你,你可以看着它体验一把快感,五天后,我会再来连同你的命一起取走的,我的宝贝!”

    说实话,我不太想碰这一小坨尸粉,人在死亡之后会变成一个完美的细菌培养皿,如果你像我一样见过人死后腐烂的演变,你就会明白我的感受,看着这堆东西就像是看着一个微型的动物世界,各种千奇百怪的小家伙在里面游走,于是我直接点了点头,让她把这团尸粉收了起来。

    “你确定,这是你丈夫的……那个?”

    安娜的脸上布满了乌云:“我已经去过警局了,法医确定这些尸粉的dna和我丈夫的dna一致。”

    “嗯,好吧,那还有别的么?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这个案子最多算是变态杀人狂,不在我的业务范围之内。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个我熟悉的警官,她对处理这种案件颇有经验。”

    “不,不要联系警察“安娜脸色难看的沉默了片刻:“就在刚刚,我收到了这封邮件。”安娜听到我说要联系警察,表情产生了细微的变化,显然还有事情瞒着我,这一切我都看在了眼里,不过我并不打算现在就揭穿她,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仍然对这个案子不感兴趣,对于我不感兴趣的事情我是不愿意花精力去深入了解的。

    我从安娜颤抖的手中接过了一个边角已经严重磨损的手机,黑色的烤漆已经变成了雾霾的灰色。

    她所说的邮件里是八张照片和几段文字。

    那八张照片,毫无疑问,都是王建民的尸体,每一张都被摆成了不同的造型,像极了国外的那些喜欢自残的行为艺术家。

    第一张,王健民被泡在一池的福尔马林中,粗鲁的化妆技术将他变成了一个千娇百媚半兽人。

    第二张,浴池中的福尔马林被放干了,王健民的身体被定格成了一个奇异的,扭曲的造型,看起来像是头笨重的狗熊趴在浴缸里,只有头被硬生生的转到了上面,两只浑浊的眼球死死的盯着镜头。

    第三张,王健民的尸体已经开始变软,肚子也塌了下去,内脏开始消化自己,然而看起来却更加俊朗了一些,四肢被拉长了一倍,宛若一条披着人皮的蟒蛇谦卑的跪在浴池中,对着照片中的死角膜拜,但是他究竟膜拜的是什么,是凶手,或者是某种信仰?如果是某种信仰,或许和我的业务能扯上点关系。

    第四张,浴缸中又从新添入了某种不知名的液体,液体只填入了一半,王建民的下半身盘腿打坐在液体中,一只手从自己的口中塞入,紧紧地握着裸露在外的黑色的心脏,而他胸前的那块皮肤缺口和安娜快递中那块被剥离的皮肤一模一样。

    第五张,第六张,第七张,王健民也都被摆成了各种匪夷所思的造型,直到第八张。

    第八张是一张双人照,已经开始腐烂的王建民侧躺在一张巨大的,无比奢华的红木床上,从眼眶中爬出的蛆虫仿佛在照片中蠕动,千疮百孔的手臂下躺着一个美艳动人的金发女郎,金发女郎毫无遮掩的,双目紧闭,就那么赤条条的仰躺着,任由食腐的蛆虫落在她娇嫩白皙的皮肤上。

    看到这张照片我终于明白了安娜恐惧的源头。

    安娜看着我把照片放下,又恢复了刚刚进来时候的那种状态,眼神不停的四处张望着,仿佛那个凶手正在屋子里某个黑暗的角落盯着她。

    “在我丈夫失踪后我的房子二十四小时都在警察的监视之下,每个房间都有闭路电视。”安娜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在这炎热的夏天她居然颤抖了起来:“我查看或监控,关键的片段都被删掉了。”

    我点了点头,终于感到了一阵熟悉的恶心和眩晕,浑身也跟着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在警察的二十四小时监视和实时闭路电视的双重保护下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的把一具浑身组织不断脱落并且散发着恶臭的腐烂尸体运进去拍下照片再清理干净遗留下的所有dna,最后扬长而去,这决不是人类能做到的,能做到这些的,只有“神”!

    在兴奋的颤抖过后,我注意到在第八张照片的下面还有一行字和一个令我十分熟悉的符号,那是一行散发着血腥的字,一行用沾满了恶魔气息的手写下的文字,而那个符号正是与我的最初的记忆一同陪伴了我十年的那枚神秘解u盘上所刻的符号。

    “这,只是个开始,去,去找白莫染,我在地狱,等你们。”

    这行字迹的语气很奇怪,杀人犯大部分都是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特别是这种虐杀,他们以折磨受害人的身体来获得性快感,而这行字,却非常理智,这是极不合理的,很难想象一个人在神智清醒的时候会做出这种事情,如果真的有,那个人就真的不是人,而是--恶魔。

    ………………

    “你这个案子,我接了。”我现在的感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任何文字都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血液流速在加快,我的心跳在加快,我的呼吸在加快,甚至我每一个细胞的运动都在加快,它们正处于一种高度兴奋的状态!处于对恐惧的渴望对未知的渴望对魔鬼的渴望之中!

    从安娜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自己脸上的笑意,兴奋,狂热。

    以至于安娜看着我的目光中散发出了更甚于刚才的慌乱,她在后退,在颤抖,在恐惧。

    但是在她并没有大喊大叫夺门而逃来看,她等待的就是我如此的反应,她在来之前一定已经有人告诉了她关于我的一切,包括我在遇到感兴趣的案件时才会有的这些反应,无论如何,不管她说的话是真是假,既然我等待的人找上门来用我的方式向我挑战,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接受。

    有些人喜欢平稳的安逸,有些人喜欢体会生活的百味,而我,感兴趣的只有那隐藏在灰暗雾霾中的真像,隐藏在那鲜血中的阴谋。

    这个符号,就像是一把钥匙,一把我苦苦追寻,苦苦等待了十年的钥匙,它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这个由扭曲的藤蔓所组成的骷髅头正在冰冷不屑的看着我,对我说:“你不是在找我么?我就在这,现在,就让我们来玩一个生或者死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