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关联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出了屠宰场,我二话没货就拉着刘玲打了辆车,向着市中心驶去。

    “我们为什么要去图书馆?”坐在车上,刘玲冥思苦想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

    “因为l。b。”我答道。

    “l。b?你是说这件案子和那个破产的公司有关?”

    “很有可能,听说王建民在做地产之前曾经做过投资产业。”

    “不会吧?”刘玲问道:“那三个合伙人除了潜逃的张彪以外,另外两个人分别是邓宏和王思哲,不论是年龄还是背景都跟小玉扯不上一点关系啊。”

    听到小玉,我心中黯然,挺顿了片刻低声说道:“他们和小玉没有关系,她是被我牵连致死的。”

    刘玲闻言,也沉默了,半晌没有说话:“漠染,这不能怪你,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抓到一定是死刑。”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嗯,只要我们搞清楚了王建民和l。b集团的关系,就能抓到这个案子的脉络了。”

    车子飞速的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窗外的景物飞快的向后闪去,半个小时后便来到了省图书馆,因为警察的身份我和刘玲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的来到了历史档案区,与我的办公室不同,图书馆的历史档案区按照时间顺序摆放着发行过的重要的报刊和读物,而我们要找的是十年前的财经报,l。b这种大集团破产的消息一定会登在某一份报纸的头版头条,而从那个日期之后的半年时间里就有我想要找的东西。

    “有了!”还没过去十分钟,刘玲就忽然在我身后叫到,她手中拿着一份财经晚报,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等着一篇报道,标题是:l。b集团的隐藏财富。

    可是这篇报道的主要部分却被人用黑色的碳素笔给涂掉了,想要搞清楚内容写的是什么,只有一个办法---找到作者。

    这条线追起来十分的麻烦,这个财经晚报现在已经停刊了,再加上这个作者用的是笔名:悲言,这无疑给我们的调查工作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在报纸上刊登的其他文章下面找到了一则原报社编辑登的失物招领,上面清楚的刊登了登报人的地址。

    我们寻着那个地址一路查询了一下警局的档案,很容的就找到了一个名叫罗山的人。

    “咚咚咚”这是一间八十年代的老旧楼房,楼梯间的灯都是忽明忽暗的,更别说电梯这种东西了。

    我礼貌的在绿色的铁门上扣了三下,开门的是一个男人。

    “你好,我们是警察”小玉翻开了挂在胸前的警官证说道:“我们来找你是想问你一些事情。”

    “问我?警察小姐,我可没做过犯法的事情!”

    “放心,我们也没说你犯法,只是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谁?”罗山狐疑的看着我们。

    “这个悲言。”我将那份从图书馆“借”出来的报纸递给他指了指上面的那篇报道。

    “这……”罗山有些犹豫:“我,不知道他是谁。”

    “哦?是么?罗军官。如果你不配合我们的调查,我相信你应该清楚张少校和我是朋友吧?”

    罗山闻言,面容立刻警惕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是少尉?”

    我冷笑一声,果然被我猜对了:“虽然你没穿军装,但是从我们见面开始你的身体就一直保持着僵硬的戒备状态,一般的男人站姿都会比较随意,你却始终笔直没有动一下,没有背手,没有袖手,更没有把手插入衣袋中,这都是军人才会有的要求,所以我可以断定你是一个当兵的。而至于你是军官就更容易判断了,普通士兵是不会这么大年龄还在服兵役,这一点在你刚才称为自己是少尉已经得到验证了。”其实关于最后一点我只是做了一个合理性的推测,并不确定,当然那个张少校我也只是听人说过,并不认识,不过我可以断定,他被我说中了前面的这些之后一定不会怀疑这一点。

    “好吧,如你所说。”

    “那你还打算继续隐瞒么?”刘玲用钦佩的眼神扫了我一眼,略带自豪的问道。

    “你们问吧,只要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这个悲言是谁?”我问道。

    “是我。”罗山道。

    “是你?!”我虽然想过这个可能性,但是这个回答还是让我和刘玲都震惊了,我们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居然会如此的顺利。

    “那这篇报道你还记得么?”刘玲急切的问道。

    罗山点了点头:“当然记得!”

    我盯着他的眼睛,在他的眼神里我看到的是悲伤和愤怒。

    罗山继续说道:“都是因为这个l。b公司,害的我家破人亡!拿着从我们这些小投资人手里骗走的钱铺平他们发财的道路,那些人渣!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刘玲见他情绪有些激动,说到:“不要着急,慢慢说,我们正在调查这个案子。”

    罗山却是越说越激动:“那些混蛋,他们以高出银行数十倍的利息进行私募融资,当时因为有正规的法律文件,很多人都把钱存到了他们那,每个月的利息高得让人眼红,几个月后甚至有人利滚利翻了一倍的本金。我实在禁不住诱惑,可我当时才刚刚参加工作,根本没有积蓄,就从家里的小店里偷偷拿了点钱,哎,我该死,我该死啊,是我害死了他们……”罗山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起来:“我当时并不知道我父亲已经病了,那些钱是他们借高利贷打算看病用的,可是当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以后……钱,已经拿不出来了!那些混蛋!那些混蛋!那些该死的混蛋!”

    我看着罗山,有些感慨,但是我并不是十分明白他的感情,我没有见过父母,所以这个概念对我来说,很模糊。

    罗山嗫嚅了一会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我的父亲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去世了,母亲也被人逼债逼的上吊自杀,而她临终前变卖了家里的所有资产把我送到了部队里才躲过了那些要债的人。”

    刘玲默默的叹了口气,问道:“那,这个l。b集团的隐藏财富指的是什么?”

    “哼,当初我以为他们是真的破产了,这也怪我一时的鬼迷心窍……便安安心心的呆在了部队,因为我是记者,没多久就被调到了文艺兵,写稿子。后来开始写新闻,也许是天意,在不久之后的一次军队高层的贪污受贿案的报道中让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一个秘密?”刘玲问道。

    “是的!l。b公司并不是真的破产了!”

    “什么?他们没破产?!”刘玲闻言,十分的惊讶,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那些混蛋,王八蛋是打着破产的名号把我们投资人的钱全部中饱私囊占为己有了!”

    “怎么会?该死!这真是些该死的人!”刘玲愤怒的说道。

    “你说的那些人是邓宏和王思哲么?”我问道。

    “没错,他们以前是叫这个名字!”

    “以前?”我问道。

    “哼,那些人渣,以为改了名字就能洗刷干净自己身上的罪孽,痴心妄想!”罗山从桌下的抽屉中拿出了一个档案袋,抽出了最后两页,我接过来看了一眼,竟然是更名记录的副本,在第一行清楚的填写了两项内容---曾用名:王思哲---现用名:王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