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帮凶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你相信他们说的话么?”从炼钢厂的废墟出来,刘玲问我。

    我点了点头:“张杰没有骗我们的理由。”

    炼钢厂外只有一条大路通向市区,说是大路,其实也早就跟炼钢厂一起废弃了,两边的树木枝丫都伸到了路上。

    再加上现在是半夜,根本不可能有出租车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所以我们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回去。

    “这么说他不是犯人?”刘玲一边走一边问。

    “没错,刚才你也看到了他的调查资料,就差一步就能彻底洗刷冤情了。恐怕张杰是最不愿意看到王建民被杀的。”我答道。

    刘玲思考了一会,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后默默的嗯了一声:“那你认为霍元和罗山究竟谁是凶手?”

    她这个问题算是问到点子上了,霍元和罗山谁是凶手?

    “他们两个都有杀人动机,但是他们两个都不是凶手,至少都不是主谋。”我答道。

    “什么?你是说主谋那个‘死神?’”刘玲问。

    “对。”我说道。

    “可是现在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线索,怎么去找这个’死神‘呢?”刘玲问。

    听她这么问,我微微一笑说道:“刚才那个所谓的张彪在讲述那段历史的时候提醒了我,我们一直都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

    刘玲听我这么说,似乎很感兴趣的问道:“什么线索?”

    “那些金条。”我顿了顿继续说:“照他所说,那些金条可不是个小数目,而那个所谓的‘死神’是不可能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一个人把王建民的金库搬空的,除非他真有让物体凭空消失的能力。”

    刘玲眼前一亮,脱口而出:“你是说,他有同伙?”

    “没错。”

    刘玲本有些吃惊,但转念一想又摇了摇头:“但是不对啊,他把金库搬空的时候霍元和罗山都在警局。”

    “嗯,就是这一点,让我确定了其中一个帮凶的真实身份。”我说道。

    刘玲一副如坠五里雾中的表情问道:“什么意思?你是说除了张杰,霍元和罗山之外还有其他的帮凶?”

    我不动声色的说道:“告诉你一件事情,但是你不要害怕,更不要做出任何反应。”

    刘玲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也变得紧张了起来,手不自觉的在身上摸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没带枪,谨慎地问道:“什么事情?”。

    “从炼钢厂出来开始就有人一直在后面跟着我们。”

    “什么?!”刘玲不禁低吼道,但随即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身后那人发现异常:“可是你刚才不是说张杰不是犯人么?”。

    我仍然自顾自的走着,一副完全没有察觉的样子说道:“这人应该不是张杰。”

    “不是张杰?难道是那个站都站不直的张彪?”刘玲此刻也终于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那人的脚步声极小,几乎就跟风吹草动差不多,也难怪刚才那么久她都没有丝毫的察觉。

    “或者我们应该叫他邓宏。”我说。

    刘玲听我这么一说,整个人显然都懵了:“邓宏?这怎么可能?你是说那个张彪是邓宏假扮的?!这,不可能吧。”

    我见她反应有些过激,身后那个身影的脚步声似乎也突然的慌乱了起来,急忙一把将刘玲宝进了怀里,悄悄的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嘘!不要动!一个侦探最经常告诉自己的一句话是什么你知道么?”

    刘玲被我这么一抱,小脸竟然红了起来,害羞的摇了摇头:“不,不知道。”

    我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身后,那个身影此刻正躲在一棵至少五人才能环抱的大树后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现我们的异常。

    于是我便凑近了刘玲的耳朵说道:“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因素,最后的结果就算是再怎样的匪夷所思,那也都是真相。”

    我感觉到刘玲的喉咙似乎上下翻滚了一番后才发出了微弱的声音:“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他现在应有所察觉了,我们必须趁这个机会抓住他,否则让他跑了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了。”我一边说,一边悄悄的将双腿转了个方向,然后噌的一下向着那棵树窜了出去,刘玲根本没意识到我会突然这么做,脚下不稳竟然倒在了地上。

    不过还好,除了她以外那个黑影也没料到我会突然袭击,等他想转身逃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一个猛子扑了上去,将他压倒在身下,等我看清了这人的面貌脱口而出:“张杰?”我问道:“怎么会是你?”。

    但转念一想,知道糟了!原来刚才在场的居然还有第五个人!“死神”!

    当即我也不顾不得张杰回答了我什么,回头大喊一声:“邓宏有危险!”拔腿就向着炼钢厂跑去。

    可惜,我们始终还是慢了一步,等我一脚踹开房门的时候邓宏已经倒在了床边,那一碗肮脏的野菜汤只喝了一半,手边还有一个用鲜血画成的骷髅藤。

    张杰见到自己的父亲倒在血泊里,发疯一般的扑了上去,抑制不住痛苦流涕起来。

    刘玲是最后进来的,当她见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是一脸震惊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自嘲的的冷笑了一声,以一种平静的如波澜不惊一般的语调答道:“我们又被'死神'抢先一步把人证灭口了。”

    “该死的,这‘死神’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每次都能比我们快一步。”刘玲怒道。

    “每次都能比我们快一步?”我听到刘玲这句话,却是默默的重复了一遍,她这句倒是点明了重点,我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是还缺乏验证。

    看着张杰还在痛哭不止,我顿时觉得有些可笑,就开口说道:“别哭了,那不是你父亲,而且还是你的杀父仇人,既然他死了,那就证明我的推理是正确的。”

    “你胡说!”张杰愤怒的大吼:“如果不是你们!我父亲也不会惨死!这都是你们害的!现在难道还想抵赖?!我要你们两个偿命!!”

    看着他激动的如同一头野兽般咆哮,我却并没有反驳他,只是继续说道:“我有没有胡说,你可以自己去确认,你刚才说他失意了,是失去了和你在一起的记忆,但是却没有失去本应一起忘记的那场金融危机的所有记忆,对么?”

    “是又怎么样!这难道不能只是运气好而已么!难道他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才行么?!”张杰继续吼道。

    “运气好?你有没有想过,他之所以过上隐居的生活难道真的都是为了逃亡?”我问道。

    “当然!你们这些该死的警察不分青红皂白的通缉他,却放过了那两个该死的家伙!结果害的我们只能躲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苟且偷生!”

    我目不斜视的看着张杰,继续说道:“嗯,也有这个可能性,但是我认为他躲在这里是因为他根本出不去!现代社会,笔记,指纹,dna,任何一项技术都可以确定一个人的真实身份,试问他就算是整了容又怎么去骗过这些高科技手段对身份的验证?!”

    “整容?”张杰怎么也不会料到我会这么说,刚才的气势一下子泻了一半,等他摸了摸那具冰冷尸体的脸,又回忆起了以前的种种,才终于喃喃自语:“不,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我父亲不可能早就死了,不可能……”虽说如此,张杰还是想继续挣扎着辩驳,但是我清楚,他只是无法说服自己而已。

    我看了一眼愣愣的站在一边的刘玲,这一切对她来说接受起来可能的确有些困难,所以继续说道:“想要最终证明这一切也很简单,刚才我提到的检测手段,指纹,dna随便挑一种都可以。。”

    刘玲走上前去,也戴着手套摸了一下尸体的脸,结果如何,从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

    张杰经受不住打击,终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空旷的墙壁,再也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