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挣扎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让我回过神来的是那比以前更加刺耳的婴儿啼哭,我仿佛听到了他在音箱的后面嘲笑我:“恭喜!恭喜!这是你第一次杀人,感觉如何?没错,就是这么简单,一刀下去,就可以要了一个人的命!是不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杀人可比玩女人刺激多了。”刺耳的声音被一阵嘈杂的电流干扰音打断了数秒,这个名副其实的‘死神’又补充道:“哦,对了,忘了提醒你,看在你下手果断的情分上,给你增加一分钟的时间,也就是还有两次机会。不过,不要试图唤醒剩下的人,炸弹可是能够遥控引爆的,加油哦~”

    时间增加一分钟,就是说还有一分零十秒,可是就算是给我一年零十个月!我都无法再次把那嗜血的手术刀插进任何一副身躯里,之前只需要计算得失,但是现在我却已经亲手杀了人,这种转变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在旁人看来这只是一个概率的问题,怎样是正确的,怎样是错误的,可以经过计算侃侃而谈,但是当你身临其实的时候你才能真正体会到生命的含义,对我来说,无论将刀插进哪具躯体,刚刚那血腥的一幕,那可怕的一幕都会遭我记忆中再次被唤醒。

    计时器无情的闪烁着,看着时间的流逝,我心中原本一片死灰中有什么东西在涌动,翻腾,渐渐的点亮了一丝火苗,是的,那是生的渴求,我还不想死,至少我现在还不想死,更何况是我把刘玲牵扯进来的,如果我死在这,刘玲怎么办?安娜又怎么办?

    时间还有三十秒,我朦胧的眼角的余光忽然发现了什么。

    ct!ct!那是墙上挂着的ct,ct上虽然没有照出炸弹在哪,但是却显示出了胸腔内部的情况,想把炸弹塞进去就必然要把内脏掏空,这么想来,我只需要找到体内和另外两具尸体不同的就能定位到炸弹的所在!

    一眼望去,果然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三幅ct,其中有一副与另外两幅有着明显的不同,根据尸体脚上的标签其实很容易的就能找到体内藏了炸弹的究竟是谁。

    事不宜迟,虽然在下刀的时候仍然会很痛苦,但我还是刺了下去,现实总有无情的一面。

    虽然我确定我的选择没有错,但是直到取出炸弹,我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所幸尸体并没有惨嚎,也没有鲜血流出,只有一颗炸弹闪烁着微弱的红光。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按下停止键的,我的眼神在仅剩三秒的计时器上停留了片刻,转向了一幅ct,在ct的角落上写着一个名字:晏伟。

    我不知道这个晏伟是什么人,是做什么的,结婚了没,有没有孩子,但是我知道我杀了他,不管他是谁,我都杀了他。

    我试图去想象这个人的生活,他可能的职业,他的年龄,以及他的童年,但是这些画面都被他临死前那副混合着各种悲伤,痛苦,不甘,难过的表情所取代,一遍一遍的在我脑海中重现。

    “你是谁?!这是哪?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这,这是什么,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一连串语无伦次的呼喊拼了命的钻进了我的耳朵,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根据说话时的语速和吐字判断,是一个受了惊吓的女人,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我起身看向那个女人,她坐在手术台上,只有一层露着腹部的手术部遮住一丝不挂的身体。

    a罩杯果然可怕,我居然没看出来这是个女人。

    这种不合时宜的想法让我有些诧异,不过随即心情也放松了一些,看她的样子一副人畜无害,应该是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威胁,这样说来,我也算是救下了一个人。

    她看到我微笑地看着她,可能是因为我笑的比较生硬,竟然吓得后退了几步,绊在了一块地板的突起上跌坐在地,事后想来,如果换做是我,刚刚醒过来就看着一个满脸鲜血的人拿着一把同样血腥的手术刀看着自己笑也得吓得够呛。

    无论如何,游戏还得继续下去,否则目前为止的一切都白费了,我起身把手术刀包裹起来塞进了兜里,如果能让遇到那个死神我一定会亲手把这把刀插入他的眉心。

    “不用怕,是我救了你。”我试图安慰她,不过这种安慰却显然很苍白,那个女人盯着我看了一会,又转向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仍然在一步步逃离。

    我叹了口气,也不再往前走了,看着她说:“是我杀了他,但我不是故意的,我被设计了,对不起。”我没想到自己会道歉,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说出这么感性的话,我对她说:“我也有可能杀了你,但是我没有,我拯救了你,无论你相不相信,你的生存是我在这场与‘死神’博弈的游戏中最快乐的事情,对我来说只有你活下去,我才能活下去。或许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些话很奇怪,但是如果你也死了,我恐怕会彻底丧失赢得这场游戏的信心。”

    ……短暂的沉默过后,那个女人终于开口对我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简短的把事情的经过陈述了一遍,虽然没有故意隐瞒,但是因为时间原因,一些细节还是省略了,她听完了我的陈述脸上挂满了惊讶,在房间中来回踱了几圈检查了我取出的那枚炸弹后才半信半疑的说:“太可怕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继续找剩下的两个人。”我没有丝毫犹豫的答道。

    虽然花费了一些时间,但是整理好心情是必要的,否则在这种步步危机的地方很有可能因为一时的心结丢了性命。

    大约三十分钟后我们离开了这间手术室,推开那扇吱呀乱叫的双开门,墙上的路标引起了我的注意,左侧--停尸房,右侧--实验室,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是对停尸房这种地方还是有着几分抵触,奈何通向右侧的路被塌下来的天花板挡住了,地上到处都是碎玻璃和断裂的金属块,想要通过是不可能的,目前的情况来看‘死神’一定在停尸房设置了什么机关等着我,或许是第四个人质,或许是另一只大猩猩,再或者是他喜欢的满屋子炸弹?不过不进去也就只能是猜测。

    “我们怎么办?我不想去停尸房……”在刚才的沟通中,我了解到这个女人叫马微,被抓进来之前正在和男朋友喝咖啡,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这里,我把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虽然遮不住太多,不过好在胸小,也算是聊胜于无。

    我沉吟了几秒后答道:“既然我们在这个‘死神’的游戏里,最好按照他的规则来,否则的话我担心他会对剩下的两个人下手。其中一个人,有可能就是你男朋友。”

    听到我说她男朋友可能会有危险,本来十分柔弱的样子也鼓起了几分气势:“那,我们就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