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停尸房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停尸房的大门已经被人拆了,外面横七竖八的堆放了五六个急救床,还没走近就有一股恶臭扑鼻而来,里面昏暗的灯光下冷冻柜被抽出来摊在地上,几十具高度腐烂的尸体上蠕动着食腐生物,地上到处都是人体组织**后流出的黑色液体。

    这种情景就连见惯了尸体我的都有些难以接受,更别提一个正直二十多岁青春貌美的平胸少女了。

    在这种昏暗血腥的房间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看到一个浑身素白的身影漂浮在半空中,两只散发着绿色光芒的眼睛就像是两盏狞笑的灯笼。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抓的生疼,猛然回头一看,竟然是马微,本来挺精致的一张小脸,这时候居然吓得都绿了,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抓着我的肩膀,一脸抵触的看着这个停尸房,诺诺的说:“咱们,咱们能不进去么?”

    这种时候是最切记有人打退堂鼓的,本来鼓起来的那么一丝勇气往往就是被这种人给驱散的,不过目前我有着不得不进去的理由,所以就算是不敢进,也得进!

    我看着马薇摇了摇头说道:“这样吧,如果你不想进,那我一个人进去,你在这等我。”

    马薇听我要留她一个人在这,脑袋立刻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幅度大的我都担心随时会扭到背后,或者说,她的头一直都是在背后?a罩杯的女人在没有穿内衣的情况下想分出前后,着实是不容易,我有点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再看她,也只是吞了几口口水后怯懦的对我说到:“那你拉着我吧,我跟你一起进去。”

    停尸房里的气味远比我们在门外闻到的更要刺鼻许多,这种味道是一个正常人一生都不会有机会接触的,如果非要去形容的话只有黄河水灾后把几百具尸体冲到岸上时那腐烂的血肉混杂着污泥的臭味或许能少许接近一些这种近密闭空间里的尸臭。

    我甚至怀疑这种臭味混杂了尸体**时候所产生的某种尸毒。

    几乎就在我们踏入停尸房的那一刹那,正前方黑暗的角落里忽然亮起了一道光,那是一道五颜六色的光,似乎是什么画面。

    我的第一反应是两个字:电视!

    那道光闪烁了几下之后定了格,随后‘死神’的声音从电视的方向传了过来,不过他的语气却并不是在跟我说话。

    “刘玲,你终于醒了,你的朋友,莫染,现在正在看着你,他想救你,为了救你,他还杀了一个人,那个人活生生的被他开膛破肚,内脏流了一地,简直是太美了!你说,他会不会为了你,把身边的那个小姑娘也给杀了?”

    我终于看清楚了,那台电视的画面里竟然是刘玲!

    刘玲此刻被绑在了一张手术椅上,在她的头顶居然吊着一张钉板!尽管她在努力的挣扎,表情也在看到我的一瞬间更是变得极为的不自然,努力的想要说些什么,却因为手脚的铁环与嘴上的胶带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刘玲是个不喜欢化妆的人,然而那个‘死神’居然为了让我看清楚她的眼泪专门涂上了黑色的眼影,黑色的颜料混合着泪水划过面颊简直就像是在流出血泪!

    “该死的东西!你究竟想做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我愤怒的冲着电视咆哮,而‘死神’的回应却是更加的兴奋:“我想做什么?我想做什么?!哈哈哈,莫染,你的记性还真是不怎么样,一开始我就跟你说了,我不过是想跟你玩个游戏,也没想怎么样啊。”

    “好!你要玩游戏!我跟你玩游戏!但是你要放过她!”我怒吼道。

    “哦?放过她?不是放过她们?”死神竟然略带戏虐的问出了这个问题,问得我一时语塞,又继续说道:“我可以放过她,刚才我就说了,这只是一个游戏,游戏的规则就是等价交换,用你身边的那个美人的命来换刘玲的命,怎么样?”

    “这……”我有意无意的回头看了一眼马微,这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躲到了门外,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莫染,莫染,你太让我失望了,不过没关系,为了彰显我的仁慈,我可以给你另外一个选择,刘玲所在的房间钥匙就在地上某具尸体的头骨里,至于她头顶的那块钉板的绳子就帮在大门上,十分钟后蜡烛的火苗就会烧断绳子,并且以你的体型推门而入的话钉板也会掉下来,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你认为你护着的那个女人会不会帮你这个忙呢?”

    我看向马微,马微也看向我,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得出挣扎,要么杀了她,要么求她帮忙,试问一个想要杀了你的人求你帮忙,你会帮么?!

    然而我却并没有冲着那台电视喊出声,我知道这是没意义的,十分钟时间,现在一刻也不能耽误,不论她是不是愿意帮我,我都必须首先找到那枚钥匙。

    在杀人和砸碎尸体头骨之间做选择,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这个房间里能够拿来当锤子的东西很多,尸体也很多,我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随手搬厚重的冷藏柜档门,冲着一具尸体的头骨砸了下去,四溅的蛆虫和骨头崩裂的声音让我感觉有些难受,虽然对死者不尊重,但是活着的人还得要继续活下去!

    我不知道马微此刻是怎么看我的,我只知道如果是我看到这个场面,一定会有多远,躲多远,远离这个嗜血癫狂的屠夫。

    十分钟时间过得很快,直到找到钥匙,我足足砸碎了几十具尸体的头骨,手上,脸上,身上全部是腐臭肮脏的黑血,地上铺了一层散落出来的尸块和蠕动的食腐生物,再次抬头看表的时候已经仅剩下了五分钟,马微仍然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眼神比刚才更加的恐惧。

    那枚钥匙的门是停尸房另一头化验室,化验室外是一扇生铁大门,大门上龙飞凤舞的画着什么符咒,这种情况十分的反常,不过我却并不在意,我是个无神论者,虽然有时会胡思乱想,不过却并不愿意去深究。

    既然‘死神’说以我的体型进不去,而马微能进去,这就说明如果我只是打开一条缝观察里面的情况应该是不会出问题的,如果能把胳膊伸进去抓住那根绳子拉过来,或许能打开门也未可知。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将钥匙插入了锁孔轻轻转动,半推半拉的打开了一条缝隙。

    事实证明,我的推论是正确的,但我还是太天真了,链接门的部分用的是胳膊粗细的铁链,一只手根本拉不过来,贸然去弄还有可能弄巧成拙,甚至直接导致刘玲的死亡。

    此时此刻,这扇至关重要的门打不开,但是时间却仍然是快速的流逝,我是时候必须作出选择了,如果马微不帮忙,我就只能杀了她,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我只知道我一定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