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The Final Game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早晨明媚的阳光照的眼睛有些刺痛,身体下面柔软的触感十分舒适,不觉得有些犯懒,朦胧之中,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很熟悉,似乎是在我家里。

    难道之前只是一场梦?这场梦,未免有点太真实了。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腰眼,被刺中的地方感觉很奇怪,似乎有些痛,又似乎不是那么痛。

    看来,的确是一场梦。

    嘴里好像有些奇怪的味道,说不上来的味道,最大的感觉就是恶心。

    惯性的起了身,来到卫生间,拿起我昨天刚买的蓝色牙刷时才想起来,牙膏用完了还没去买,可是外面现在下着雨我又出不去,记得以前有人用盐刷牙,这个时候试一试倒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我平时不做饭,盐这种东西一般都放在很生僻的地方,估计换个人找一天也不一定找得到。

    可是刚刚把盐放进嘴里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盐粒实在是太粗,我的牙龈本来不好,没刷几下牙齿上牙刷上就沾了血,没有融化的颗粒甚至卡进了牙缝,十分的难受,在花了更多的时间漱口和剔牙之后把牙刷丢了回去,虽然折腾了近半个小时,那股恶心的味道倒是也没了。

    看着窗外的雨,回想之前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都太过惊人了,或许我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也未可知。

    下雨的时候最适合睡觉,可是床头的一个东西却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一封信,信的封口处一个眼镜片大小的火漆封上赫然是一个藤蔓缠绕而成的骷髅头。

    这是怎么回事?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拆开了那封信,信里装的是一些照片,一些令我心惊的照片,照片里的人有我,我拿着一把手术刀,毫不犹豫的划开了一个人的腹腔……

    除此之外,还有一封信。

    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短短的几句话: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但是我还想跟你玩一个再游戏,thelastgame,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游戏,可对你来说却是最后的希望,玩或者不玩,取决于你,输了刘玲陪你死,赢了,林玉娇还给你。

    林玉娇?!

    这个名字如同一只巨大的榔头砸在我的头上,她的名字怎么会出现在信里,难道她没有死?不,不可能,我亲眼看到她坠楼的,梦?幻觉?不对。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失去了分辨幻觉与现实的能力,无数种可能雨后春笋般在我的思维中发芽生长而后消亡,最后我明白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局,一个专门针对我设下的精妙无比的局!

    虽然不知道动机是什么,但是只有这一种可能符合所有的情况,所以这就一定是真相!

    我毫不质疑林玉娇还活着的可能性,‘死神’虽然病态,扭曲,丧心病狂,但他心思缜密,说到做到,单凭这一点我就有理由相信林玉娇还活着。

    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这个游戏其实根本没得选,只是就算到最后赢了,我也欠刘玲一个道歉。

    在信的最后是一张照片,安娜,她全身赤…裸的躺在冰冷的台子上,双目紧闭,嘴唇已经毫无血色,照片背面黑子字体诡异的娟秀,十分用力的写着规则:七天时间,逃离这个房间,报警。

    这个规则让我有些哭笑不得,竟然让我离开,并且报警。

    未免有些太不合常理了。

    然而这个‘死神’却似乎是认真的,我刚刚讪笑着把手里的信放下去就感觉到脑袋一阵昏昏沉沉的,不知道不觉中就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不知道是过了几个小时还是过了几十个小时,屋子里的表被人取走了,月亮和星星虽然可以确定时间,但是无法确定具体日期,所以我只知道现在是凌晨三点。

    缓了缓神,我忽然想起来了那封信,伸手去摸,手感有些奇怪,与早上不同,似乎信变硬了一些……难道,是有人来过了,把信掉包了?

    掀开枕头的一刹那,我确定了我的这个想法,信不只是变硬了,就连信封的颜色都变了,从土黄色变成了纯白色,里面装的竟然又是照片,不过这些照片的拍摄场景看着很眼熟,似乎在哪见过,特别是里面那个男人穿的衣服……

    看着看着,我心里就是一阵恶寒,那男人,不正是我么!

    后面的几张照片更是越看越惊悚,完完全全出乎了我的意料,这些照片的拍摄视角都极为的刁钻,与其说是照片,不如说更像是在玩一个第三人称跟随视角的角色扮演类游戏里调整视角抓拍的图片,普通的拍摄是绝对达不到这种效果的。

    更别提里面竟然还拍到了我的浴室,浴缸里躺着一个皮肤苍白的女人,虽然被摆出栩栩如生的造型,但我知道,那是一具尸体,安娜的尸体。

    她一丝不挂的躺在盛满了透明液体的浴缸中,傲人的身材纵然是平静的躺在那里也是如此的动人,从胸前原本红润的两点凸起已经变的有些苍白来看,那液体应该是福尔马林无疑。

    四周的门窗都是紧锁的,想要在不破坏的情况下出入是不可能的,然而,在我睡着的时候却实实在在的有人把信给换了,并且拖了一具尸体进来,这与之前安娜睡着时被拍摄的照片简直如出一辙,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既然有人能进来换信却不杀我,这就说明我活着还有价值,无论如何,这一点都将会是我最后的筹码。

    怀着一种忐忑的心情推了推浴室的门,然而上锁了,我进不去,一个奇怪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为了印证这个想法,我粗略的检查了一下这个房间,然而结果却让我很失望,这里的确是我的家,只是家具的摆设稍稍有一些不协调感,一时之间我也说不上来究竟是哪出了问题。

    我推了推门窗,应该是被以某种方式固定住了,丝毫动弹不得,稍稍用力之下能听到周围有什么东西被牵扯的声音,应该是有机关,如果想要强行破坏,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我都毫不意外。

    七天之内,离开这个房间,题目看起来十分的简单,但是遇到这种题目,把它想象的十分复杂才是正常的。

    房间彻底的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网络,甚至连电视都没有,只有一台老掉牙的收音机被放在桌子上,刺啦刺啦的响着电子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