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启程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恶魔?”这可真是越说越离谱了,我冷笑一声问道:“你是说那个经常出现在西方神话传说中长着两只角,浑身通红的家伙?”

    “差不多吧,长没长角我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去研究一下,这些家伙不会亲自来到这边,但是却能通过某些特定的通道诱导那些心智不够坚定的人类成为他们的奴仆,想要彻底切断恶魔与这个界的联系就必须找到并且消灭所有被蛊惑的人类,总而言之,很难缠。”陆明回答道。

    我没有继续问下去,对他说的话我保持了怀疑态度。

    沟通完具体事宜我跟着姜蕊来到了酒店,他们这个组织的背景实在是惊人,给我订的房间都是3000一天的豪华多媒体海景套房,里面还养了一只树袋熊。

    姜蕊跟我一起进了房间,坐在沙发上,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刚才我的注意力都在这匪夷所思的事情上,并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个女人,现在仔细看来绝对算得上极品,身材凹凸有致,却又不是夸张的大胸,一张精致的小脸充满了东方女人特有的韵味,再加上修长的美腿和九头身的标准比例走到哪都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姜蕊也注意到了我在看她,小脸微微一红,说道:“我们是一起睡还是分开睡?”

    一起睡?!

    她这句话让我惊讶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自觉的又重复了一边:“你刚说一起睡?!”

    “嗯……”姜蕊轻轻的嗯了一声:“如果你希望的话。”

    我有些无奈,如果放在以前,恐怕我早就把她扔床上**了,可是现在我却是丝毫没有这种冲动。

    沉默了片刻,我问道:“如果事情真的像你们所说的,那‘死神’为什么逼我杀人?”

    姜蕊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死神’的事情我们都不能问,如果他不主动说,谁也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你们经常要杀人么?”我说。

    “也不是经常,分情况。”姜蕊说。

    她的这个回答十分的模棱两可,我便又追问道:“那什么情况下你们会杀人?”

    姜蕊沉默了,嗫喏了半天,还是没有张开嘴,半晌,摇了摇头后才说道:“必要的事情,我知道的也是从他们那听来的。”

    这显然勾起了我的兴趣:“说来听听。”

    “上代死神已经活了七百多年了,据说是从元朝的时候一直到现在。”姜蕊若有所思的开始了讲述:“你知道成吉思汗屠杀了多少人么?”

    我摇了摇头,这个数字因为年代过于久远,早就不可考了。

    “一亿八仟七佰零三万。”

    如此精准的数字让我怀疑的同时也十分的震惊。

    姜蕊显然知道我的想法,有些无奈的微微一笑:“是不是不信,刚开始我也不信,可是这是事实,这是上代‘死神’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让界与界之间的界膜发生了崩坏,如果不进行修补,整个世界都会发生动荡,到时候死的就不仅仅是这两亿人了。”

    “一时疏忽?”我问道,在我的有印象里‘死神’的谋略可是我比强太多了,这样的心思缜密的人居然也有一时疏忽?

    “嗯,似乎是因为没有狠下心,让一个不该活的人活下来了。”姜蕊的表情很复杂,看得出这个女人很纠结,我不知道她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团队里,但是她给我的感觉与那些亡命之徒完全不同,多出了几分与他们所做的事格格不入的善良。

    这个答案也让我陷入了沉思,将近两亿人,世界历史上恐怕再也没有比这更加血腥的屠杀了,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难以想象,在那段可歌可泣的时代背后竟然还有如此黑暗的一面;难以想象,在成吉思汗毫无血性屠杀那两亿人的时候,‘死神’究竟是在怎样的一种自责之中;难以想象,如果不是野蛮血腥毫无人性的成吉思汗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屠杀,这个世界又将会何去何从。

    一夜无眠,我也释然了,无论他们所说的是真是假,我都已经被牵扯进来了,整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必须要去一探究竟。

    预计出发时间是第二天,这一天时间我并没有特别的安排,姜蕊又跟我继续讲解了‘死神’的一些事迹,但所有的事情听起来都更像是在听故事,我仿佛变成了掉进兔子窝的爱丽丝一般。

    和姜蕊谈话很舒服,先不论信或者不信,她讲话就有一种让人愿意听下去的魔力,再加上几乎无微不至的照顾,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傍晚时分我接到了陆明的电话,通知我早晨八点城郊集合,我没有过多考虑就答应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做了一些准备,例如带上了一些必需品,其中就包括那把杀了‘死神’的军刺。

    我们四个人乘坐一辆越野suv在山路上疾驰,后备箱里堆满了背包,包括我的在内一共四个背包,两个挎包,里面装的有食物和一些必需品,还有几样我见都没见过的东西。

    其中有几个像是武器,又像是野营铲之类的东西,还有看起来似乎是抽血时用的医疗用品和几根颜色各异的试剂,其中最为奇怪的是四个固定手脚用的金属夹板。

    开车的是王石,姜蕊坐在副驾驶,我则是和陆明一起坐在后面,他仍然是那一服贼眉鼠眼的样子拨弄着几台缠着胶带的对讲机。

    “我跟你们来,并不代表我就相信了你们,你们用你们的方式去调查,我会用我的方式去验证。”我说道。

    陆明头也不抬的低笑一声:“呵呵,没问题,随你喜欢,前面就是第一发现人住的村子,我们正好需要去找他了解一些情况,你有什么想问的可要抓紧机会一次问完,离开可就不一定还能再回的来了。”

    忽然,这次一阵剧烈的颠簸,几乎让我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驾驶位的王石直接张嘴就骂:“谁tm那么不长眼,在这正路上方盖了一座庙!害得老子差点撞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