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幸存者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如果是个正常人,看到那一坨尸体组成的东西估计要凸出来,更别提它倒在地上之后竟然还哀嚎了一声,发出了支支吾吾的动静。

    都快成尸蜡泥鳅的尸体还能发出这种动静,不禁让我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泥鳅在地上滴溜溜的打了几个滚,外侧腐烂的血肉和骨头掉落了一地。

    此刻,四个人谁都没说话,只是把手里的刀和匕首都握得紧紧的,一旦出现什么异常,随时都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我们盯着看了没一会,就清楚的听到了从那几具尸体中间不断的发出“呜……呜……呜……呜……”这种低沉的声音,这声音越听越觉得奇怪,与其说是恐怖,倒不如说是可怜,这就跟被馒头噎到的声音十分的类似。

    陆明这时候充分展示了他的机智与果断,当下没有立刻犹豫的上前一脚踩住了那几具尸体,手里那把诡异的匕首快速而精准的上下划了一道之后本来粘成了一个茧的尸团立刻就被劈开了,四分五裂的散落在了地上。

    我赫然发现,在尸体包裹的中间位置居然躺着一个被绑起来的人,一个****的女人,嘴巴里塞了块破布,手脚也都被绑了起来,浑身挂满了肮脏的人体组织,十分令人作呕。

    当我们看清楚了那是一个人后,姜蕊立刻冲了上去,拿出一块湿毛巾简单的给她擦了擦脸把她扶了起来。

    这个女人不知道已经被困在这里多久了,看起来十分的虚弱,目光中充满了恐惧,本能的想要远离我们,但是却根本没有力气抵抗,只能咬着牙颤抖。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陆明凑到她面前,蹲了下去丝毫不顾及她厌恶的表情在她身上闻了一遍,问道。

    虽然闻一个**的女人很怪异,但是我相信这种情况下是没有人会对着挂满了腐尸血肉的女人感性趣的。

    这种放低自己的姿势很容易博得别人的好感,让别人放松心态,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显然也是起了作用。

    虽然一开始她还在咬着牙摇头,不过在陆明喋喋不休的威逼利诱劝说下还是说出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

    “我是警察,这里,这里有鬼!”

    那个女人喘着粗气,神情十分的坚定,看样子不像是假的。

    如果一个警察失踪了,警方不可能无动于衷,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整个村子里一个警察的影子都没有,当然,被裹在尸体里的这个不能算在內。

    由于这个情况实在是太过于反常,我一时尽然没了主意。

    陆明挥了挥手,示意王石去检查一下剩余那六口棺材。

    我则站在门口看着,此刻的王石看起来十分的细致,没到一口棺材前都用手中的匕首试探一下盖板有没有松动,棺材钉的位置和深浅,最后看完第六口棺材得出了一个结论,完好无损。

    那么,藏了人的很有可能只有这一口棺材,如果是这样这个警察又为什么会被藏到尸体里面去呢?

    这个问题我并没有问出来,在一个人刚刚获救的时候问出受害的过程实在是太残忍,所以我只是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个女人,她身材姣好,短发,如果不是身上那些脏东西,整体看起来倒是一个清爽干练的女人。

    稍微休息了片刻,那个女人看样子稍微缓和了一些我便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能走么?我们带你离开这里。”

    女人听了我的话,微微一怔:“刘双,我叫刘双,不过我们离不开这里的,进来了,就出不去了,”

    “刘双,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请相信我”说完这句话,我觉得有点不对,便又补充道:“他们都是专业的,一定可以离开这里,只是在这之前我们还需要去调查一些事情,你要跟我们一起么?”

    呆滞了片刻,刘双才终于点了点头,接过姜蕊递过去的衣服,艰难的站了起来。

    离开了这间摆满了棺材的屋子,我心里立刻轻松了不少,之前破案是和活人斗智斗勇,虽然也有血腥的场面,但是和现在的感觉完全不同,这种压抑感,这种紧张感,几乎让我有些兴奋了起来。

    这栋房子里没有灯光,窗外的月亮被遮住了大半,黑惨惨的屋子里几束手电光突兀的来回扫动,地板被踩得吱呀乱响,比起来闹鬼的传说,我们几个或许倒更像是鬼。

    带着刘双,难免会拖慢我们的移动速度,只是回到一楼就花费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

    到了一楼之后,刘双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窖的木门,我试图去扶她,但是手一碰到她才发现,她浑身抖动的非常剧烈,并且冰冷的几乎没有温度。

    我不禁把手收了回来,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疑团,她究竟是遇到过什么?只是看着那地窖的门就能吓成这样。

    我和陆明交换了一个眼色,示意,我去看看,陆明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只是跟着我一起走了过去。

    来到那扇木门前,我才发现上面竟然上锁了,而且这种锁竟然是十分先进的原子锁,那木门也被人用钢条加固了,纵使我们手里有刀,也难以劈断胳膊粗细的钢条。

    我暗暗有些失落,看样子,想要知道这木门下面究竟有什么,就必须先找到这把锁的钥匙。

    我走回刘双身边,用尽量温柔平和的语气问她:“这把锁是你们加的么?”

    她点了点头:“队长锁上的。”

    “那,你们队长人呢?”我又问道。

    刘双摇了摇头:“不知道,队长说他去找出口,离开了之后就再没有回来了”。

    我翻过一些地图,这洛家村一共有五十多户人,加上废弃的房子一共有不下七十座,如果刘双口中的队长没有离开的话,就一定还在这个村子里,只要找到了那个队长的所在,哪怕找到的是一具尸体,只有钥匙还在,这个谜团相信立刻便能解开。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刘双只是警方丢下的一个牺牲品的可能性,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的行动恐怕就彻底陷入了泥沼之中了。

    我和陆明说了我的想法,只是点了点头,做出了一个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