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界隙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

    “界隙?是什么意思?”,刘双问。

    可对于这个问题,陆明没有要回答的意思,自顾自的翻了几页笔记,说:“这里应该是建立在界隙入口的祖先祠,这些人还真是喜欢这种让人的灵魂重生在界隙里,真的以为这样就能逃过无限轮回的命运?”

    他这话的意思我大致能理解,可是虽然我们距离真相又进了一步,但是目前我却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倒不是我胆小,而是这界隙实在是太诡异了。

    来之前,我大致的向姜蕊了解过这个地方,所谓界隙其实就是两个世界的重叠点,这就像是奥迪那四个圈套在一起的标志里相交部分的锥型区域,换句话说,这里就是混沌区域,遇到什么都不奇怪。

    我们能进来到这里,那些‘鬼’自然也可以,并且这个区域的定律完全是混乱的,夹杂了相交的两个世界所包含的大多数定律,其中不乏有很多冲突的地方,这就直接导致一些看似非常诡异的现象发生,比如说我们的身体现在看起来没有什异状,但是下一秒就有可能被突然从某个地方飞出来的刀片切得四分五裂。

    祠堂外侧是一个大院子,很黑,在黑暗中,我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几十座排列整齐的圆柱体矗立在不远的地方,可惜光线不够的原因,并不能清楚的看到是什么东西。

    那几个圆柱形的物体离我们不远,于是我走了过去,在黑暗中连摸带看,勉勉强强才看清楚那一根根的矮柱竟然是平头墓碑,墓碑后的坟头并没有突起,如果不是那些墓碑上的符咒和现场诡异的气氛,距离稍微远一些是根本不可能发现这些竟然是坟墓的。

    我快速的查看了周围几座墓碑,上面无一例外的都刻着一个图案:骷髅藤。

    刘双也四处转了一下,确定了没有出口,便问道:“这里像是一座大院子,可是这院子又没有门,我们怎么办啊?”

    这座院子虽然没有院门,但是院子中心的三层小楼却是有门的,而且不是农村里常见的那种木门,而是封建王朝时期的双开朱红色门钉大门,门下的门槛几乎到我的膝盖高度,显然不是给人住的。

    “我们进去看看。”陆明周围查看了一遍,径直推开了那身朱红色门钉大门说道。

    我见他这么干,心里就是一凉,目前这种情况已经由不得我坚持那套庸俗的科学无神论了,可是如果抛开科学的话,这里发生的时候又该怎么解释呢?难道说异界和我们的世界是连着的?随时随地都能打开异界的大门?

    如果是这样的就太可怕了,每天和我们打招呼的人,买卖东西的人,甚至一起坐公交挤地铁的人很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人?

    王石对陆明言听计从,他刚说完进去看看,王石就已经一只脚踏了进去,我想去组织却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时候忽然刘双一声尖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有……有……有东西刚才摸我”刘双颤颤巍巍的说。

    刘双的为止在队伍的中间,前面是陆明和王石,后面是我和姜蕊,要说有什么东西能在我们的包围之下摸她,这就未免有点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是鬼,我们也总能看出来一些异样才对。

    可是四下打量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姜蕊拍了拍她的胳膊,微笑着说:“可能是你太紧张了,放松,我们之前也来到过这里,只要找到出口就能回去的。”

    刘双此刻显然已经快撑不住了,只是惊慌的四处张望,我甚至怀疑她根本没听到姜蕊说的什么。

    “不管怎么样,我们先进去看看吧,他们俩已经进去了,如果我们真的在外面遇到什么……”我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刘双在这继续耗下去,跟陆明和王石走散了,真遇到什么东西,也没人帮得上忙,这才是最危险的情况,何况刚才陆明说我们之中有奸细,所以如果刘双坚持不走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傻乎乎的在这陪着她送死的。

    刘双听了我的话显然一怔,忙回头看那朱红色大门,此刻那门正开着,里面幽幽的亮起了火光,陆明和王石的身影偶尔会在火光的映照下闪动一下,看来是找到了光源。

    我看她神色慌张的样子不像是装的,如果这时候真的放着不管的话也不合适,于是拉了她一把,一起进了祠堂。

    这祠堂外面看起来不大,里面的建造风格却十分的下心思,进门之后是一段向下的阶梯,两边点着几根火把,顺着集体向下大概垂直五米的距离后是一间极为开阔的主厅,主厅正位拜访了几百个大大小小的排位和一个大香炉,陆明和王石此刻正站在香炉前仔细的翻找着什么。

    见我们下来,也之手回头撇了一眼,没有说话。

    我很好奇他们在做什么,便凑了过去,勾着头看。

    看了半天,就只见他们在香炉灰里翻来翻去,泛起了一片又一片的香灰,却什么都没有,于是问道:“你们在找什么?”

    陆明皱褶眉头看了我一眼,说:“你没觉得这香炉里少了什么东西么?”

    这陆明从第一次见到我似乎就没有向现在这样眉头皱的这么紧,听他这么一说,我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个巨大的香炉。

    的确,这个香炉里少东西,并且是少的是至关重要东西,很难想象一个会费这么大力气把祖先祠修在这里的家族会犯下这种疏漏,但是如果不是疏漏的话,那这难道是另有原因?

    我想了一下,没想明白,看陆明和王石的样子显然也是十分的不解,虽说这香炉少不少东西跟我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但是处在这样一个奇怪的环境之中,如果再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甚至是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就不得不多想一些了。

    我敲了敲这个香炉,声音很厚重,和它的外表一样,根据材质和做工来判断,应该有不少年代了,但是看起来却跟新的一样,并且用手摸了香炉的底部之后我彻底的确定了一件事:这个香炉不是用来烧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