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异空间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那个黑影究竟是什么?

    所有人心里都在想这个问题,但是想知道答案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去看看。

    陆明自顾自的考虑了一会,照顾王石说:“你再上去看看,别着急把头伸进去,先用手试试。”

    他这话的言外之意很明显,断一只手没事,先要主意保护脑袋。

    换句话说,就这等于是让王石当小白鼠。

    我原以为就算王石对他再言听计从,这种摆明了送死的事也都会反抗一下的,可结果却完全不是这样,他不但没有反对,而是坚定的点了点头,拿着火把爬了上去。

    这次火把伸进去的高度比刚才要更高一些,只是看到的东西却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凡是出现在视野范围之内的除了尸体还是尸体,因为角度问题,看不清楚这些尸体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只有一点可以确定,其中一大半都已经腐烂了,呈现出一种肮脏的黑色。

    王石试着把手伸了进去,过了几秒,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于是他试着将手伸的更长了一些,仍然没有反应。

    如果再继续向前伸,一旦出了什么变故很有可能会收不回来,但是如果不向前伸那个黑影是绝对不会出现的,犹豫了一下,王石还是把手伸了出去,我可以看到他已经开始出汗了,后背的衣服牢牢的贴在了身上。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什么动静都没有。

    “王石,把火把拿出来,在外面照着。”陆明说。

    把火把拿出来虽然可以看到入口处的情况,但是却会失去周围大范围的视野,这就等于是说那东西就算是趴在入口旁边看着你,只要不把头探出来你就看不到他。

    这个举动让我们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随着王石缓慢的把火把抽出来,这次,里面终于有了动静,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了出来,随着就是啪啪啪啪一连串拍打的声音,显然是什么东西正在快速的爬动,只是频率高的十分惊人。

    王石也不是傻子,听到动静的一瞬间就开始收手,但是那东西爬行的速度快到了一种超出常识范围的程度,王石手刚收到一半,就听到咔嚓一声骨头的脆响。

    整只手臂触电般被弹了出来,直接把他自己给拍到了地上,不过虽然骨头断了,所幸的是还连在身上,随身带的装备里有应急处理的医疗用品,先简单处理一下,尽快找个医院接上骨头的话倒也不至于丢了手臂。

    比起来王石的伤,令我们所有人都震惊的是那个凶手,他竟然真的是一个人,虽然速度很快,但在撞击王石手臂的一瞬间,借着微弱的火光还是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

    那是一个侏儒,只有婴儿般大小侏儒,浑身呈现出枯瘦的黑色,衣服都烂完了,五官向内凹陷,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跟它长得比较像或许就只能想到魔戒里的咕噜姆了。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刘双惊讶的靠在墙上。

    陆明思考了一会,从王石手里接过火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三两下爬了上去,丝毫没有顾忌的把头和火把一起探了进去。

    王石见他这么做,直接从地上坐了起来,想去阻止,不过却发现里面并没有动静,那个东西竟然这么怕火,这就解释了我刚刚的疑问,之所以他不出来应该就是因为我们手里有火把。

    陆明试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猜测正确之后更大胆的把半个身子都探了进去,我们在外面只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在不断的变换,一开始的笃定在后来的自信,再到动摇才开口说道:“这个地方不对劲。”

    这句话对我来说就像没说一样,这地方不对劲是人都看得出来,还用他来说?

    “上面这个房间的空间被折叠了,这里并不是这栋三层楼的二三层,而是某个巨大的建筑物的一部分。”

    “什么意思?”听他这么说我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空间折叠是虫洞理论的重点,就是说把空间看做一张纸,从纸的一个边到另一个边有两种方法,其一是从纸上经过,就是a点到b点。其二是把这张纸对着,把a点和b点重叠在一起,然后戳个洞,从洞里面经过不需要走多远就能到达原来可能需要成百上千年才能到达的地点。

    陆明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爬了下来,把火把递给我说:“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说实话,看着王石的胳膊,我并不太愿意,但是他刚刚在那呆了那么久都毫发无损,如果我不去就等于是认怂了,所以我还是接了过来,当我把头探进去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有什么细微的动静,一开始几乎吓得我跳下来,不过那动静只是转瞬而逝,我也就没太在意。

    借着火光我彻底的明白了陆明所说的话,这里面并不像我们刚才所想的那样,是在墙壁上铸了无数张停尸床,然后上下排列的尸体,而是与超市的货架一模一样,仅视野范围内就能看到横竖十几排的规模,高度则完全看不到顶,粗略计算之下根本无法想象这个空间里放了多少具尸体,几万,还是几十万?甚至是几百万?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这么多的尸体究竟是哪来的?

    我默默的吞了口口水,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未知,而是你知道,并且深刻的相信一件事情的可怕,这就如同是一个跳楼的人,如果他不知道跳下去会怎样,他可能会犹豫一下,但是一旦他知道自己跳下去会摔成什么样子,恐怕他也就没有胆量再跳了。

    我默默的趴下了梯子,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一些东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陆明接过火把,招呼王石又去找了几只过来后说:“既然这栋楼的上面两层被藏起来了,我们就有理由相信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那。”

    他这话一出口就让我有了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去找那被藏起来的空间?”我问。

    他点了点头。

    “怎么找?”我又问。

    果然,他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说:“既然空间被折叠了,上面这个空间除了我们眼前的这个出入口之外应该还有一个另外的出入口,那个出入口旁边或许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进去?”我问。

    “怎么?不敢么?”他接过王石递过去的一只火把,已经站在了梯子上,回头俯视着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