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记忆苏醒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我是白莫染”我答道。

    没错,我是白莫染,但同时我也是死神!

    丝毫没有丁顿,在我的脑海中该出现这个念头的一刹那,我的意识顿时一阵剧烈的震颤,胸口的剧痛将我从昏睡中硬生生的拉了回来,鲜血不断的从胸口汩汩地向外涌出,失血过多的无力感几乎让我整个人都虚脱了,但是我的意识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就连周围的黑暗中都开始出现了模糊的视野!

    此刻,我终于能够完全看清楚抓着我的那个大脸怪物的真实面目了。

    他的手大脸大,身体更大,足足有数个成年男人的身高之和。

    然而,讽刺的是,我却并没有得到那些小说,动漫,电影里的变态超能力,除了意识的清明和感知能力的提升之外我感觉不到任何其他的变化,也就是说目前的处境竟然并没有好转多少,我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果然故事终归是故事,盲目的相信故事是会害死人的。

    虽说如此,但本能力还是有一股强烈的求生**告诉我:快跑!

    对于这个念头根本不需要思考了,尝试了几次脱身,但是却被它卡的死死的,丝毫动弹不得,正当我几乎绝望之际,忽然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的体型很熟悉,我的第一反应是王石?他此刻正在向着与我完全相反的方向狂奔。

    如果让他错过了我,恐怕我也就算接受了这个身份,也就到此为止了,这个故事自然就结束了,这么想着,顿感一股强烈的求生**如肾上腺素一般让身体充满了力量,大喊一声:“我在这!”

    我的这一声大喊显然起了作用,那个身影闻声明显的一顿,原地犹豫了一下,还是转向我跑了过来。

    我一看,有救了,不由得心中一喜,但这一声喊叫也引来了那大脸怪物的愤怒,两只手一起把我像一个粽子一般抓了起来,剧烈的疼痛伴随着窒息感简直生不如死,这种时候我倒宁愿昏过去。

    那个身影几步跑到了我的面前,当那张脸出现在我的视野当中的时候,我唯一的感觉就只剩下了震惊!

    那不是王石,不是陆明,甚至不是我们同行的任何一个人,那是一张陌生的面孔,那是一个穿着警服的人,在他的警服下我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团模糊不清的能量流转。

    我忽然想起来了刘双跟我们提到过的警队队长,但是我却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不过这时候谁还管得了他叫什么,直接开口道:“你是警察?!你的同伴跟我们在一起,救我!”

    警服男看着被包裹成粽子的我和那只巨大的首先是一愣,然后皱着眉头跑了过来,手脚麻利的从衣服口袋里摸出来了一把什么粉末,迅速的洒在那双大手上,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嚎,那怪物似乎对着粉末极为忌惮,手立刻就缩了回去。

    刚刚脱身,我直接瘫倒在了地上,浑身的骨头断了一般的疼痛,但是奇异的是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我的身体便恢复了知觉,胸口的贯穿伤虽然出血很多,却也并不想我想象中那么严重,我甚至立刻就能拔腿狂奔!

    我抬头看了一眼警服男,他也在看着我,见我居然能站起来,表情比刚才更为惊骇,但只是一瞬便强制镇定下来开口问道:“你见到刘双了?”

    果然是他!

    我点了点头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我带你去找她!”

    我们两个人一路狂奔,在这里一旦有了视野,我能看清楚路的同时也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看清楚了那些令人作呕的尸体,与这么一堆东西在一起我是绝对不想要做丝毫的停留。

    刻过后就找到了我被拖上来的那个入口,我率先跳了下去,刘双几个人此刻正在一脸沮丧的坐在原地,那个三角形棺材也从新盖上了。

    看到我的出现,刘双先是一声惊呼,同时我在陆明的脸上竟然发现了一丝兴奋。

    他说:“既然你能活着回来,那就是说你已经开始记忆觉醒了?”

    陆明这一路上对我一直不冷不热的,甚至还冷嘲热讽,想到这些我就不想跟他多说,便直接答道:“对,开始了,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刘双,你看我把谁给带来了。”

    说着我一回头,这时候才发现警服男竟然没有跟着我下来,难道刚才跑得太快,把他给弄丢了?这可是在是太不合适了。

    我转身又爬了上去,幸好,警服男没丢,还在上面站着,似乎是在等我叫他。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说:“下来吧,他们都在这。”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警服男却突然变了脸,一把把我给退了下去,随即一个大跳压在了我的背上。

    “你这是干什么?!”我斥问道。

    “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别跟我这装傻,说吧,我的队员在哪?!”警服男一脸严肃,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这种情况让我有些凑手不及,抬头看向他们几个人,他们跟我一样完全是丈二和尚,王石一脸迷惑的看着警服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居然问我什么意思?!现在是我在问你们!”说着,他竟然从腰间拔了一把枪出来,指着我的脑袋,见这情况,王石也是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自己的枪。

    双方之间气氛紧张到了极点,没想到我刚从那怪物手下逃出来,却又遇到了这种情况,一旦开火我绝对是首当其冲被爆头。

    “你刚救了我,现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问。

    警服男冷笑一声:“哼,不用骗我了,这都是你们的圈套,连刚才的那个缝合人也是你们的通货吧。如果你们不告诉我我的组员在哪,大不了我把枪里的十二颗子弹都打在你脑袋上,我就不信你还能复活!”

    “住手!”陆明说:“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们也是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你能说说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么?”

    “遇到了什么?”警服男与刚才完全不同,此刻变得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遇到什么,你得问你身边的那个刘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