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生死一线

诡夜语者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午夜灵异现场最新章节!

    他这话没说完,我的拳头就已经朝着他的脸挥了出去,陆明看起来十分瘦弱,居然很随意的就把我这拳给接了下来,轻松松的化解掉。

    在我诧异之余,他看着我,一声蔑笑:“这条路,我管他叫九死一生,一般来说,只要过去就能找到出口,但是只要你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小心,就会被它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说着,他从王石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发信号弹当石头丢了出去,信号弹撞击在尸体“货架”上竟然擦出了一道绿色的火花,随后表面几次轻微的火星闪现后消失在了“货架”的死角。

    “怎么样?你走前面?”陆明话中带着一丝嘲讽,显然是料定了我不敢。

    “走就走!”虽然我想这么说,不过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傻到去争这口气,这只是一个陷阱,谁知道进去以后还会有什么别的陷阱,如果我走在第一个肯定会成为炮灰没跑。

    我说:“既然你对这这么熟悉,还是你走第一,我跟在你后面。”

    陆明仍然是轻笑,几步走到了我前面说:“大家都跟好了,踩着前面人的脚步走,手不要乱碰任何东西,出了什么事,可没人救你们!”

    此刻我们已经没了别的选择,这条路必须要走通,在刚才画地图的过程中,除了这个地方之外,其他的位置都是死路,就算再回去绕上几圈恐怕也是白白浪费时间而已,所以大家虽然对他的态度很不舒服,但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我跟在陆明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这个人走的非常小心,每一步都要试探再三才下脚,并且将身体的平衡和位置控制的极为完美,如此狭窄的空间中他竟然没有一次碰到尸体,或者是“货架”。

    如果换做我在前面,自问是绝对做不到如此地步的。

    走了大约有几百米的距离,一切倒还算顺利,这条小路与之前的迷阵相比极为的凭证,越向前人工修造的痕迹就越明显,甚至已经可以依稀的看出来脚下某种黑色的石板铺成的路面。

    “究竟是谁造的这里?”刘双问。

    走在她前面的姜蕊摇了摇头,说:“这种地方大多数不是谁故意建造的,而是世界之间相互碰撞的时候被撕裂开的游离空间。”

    “你说的太复杂了,能简单一点么?”警服男对这个问题也显露出了几分兴趣。

    姜蕊说:“是这样的,我们世界是有很多不同的层面组成的,同样,生活在不同的层面的灵体也不同,在世界发生交叠撞击的时候就会有一些比较脆弱的层面被撕裂,变成现在的这种情形,形象点来说,就是一组细胞切片,这些切片叠加在一起组成了整个细胞,然而切片与切片是不同的,其中有一些比较脆弱,而那些比较脆弱的切片往往就会被撕碎。”她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但最后摇了摇头:“我也说不太清楚,这些都是上代死神告诉我的,我也就大致理解了这么多,再慎入的就只能等死神回复了记忆才能知道了。”

    虽然她是这么说,但是有了这些信息,基本也就能够想象出来是什么概念了,一句话来说,就是表世界和里世界,只要看过经典恐怖片寂静岭的人对这个概念都不会陌生,火警警报响起的时候表世界会剥落,进入各种怪物层出不穷的里世界。

    而我们现在在的地方就是被撕裂的里世界。

    这么想着,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如果说这里是里世界,那么……会不会连那些怪物也一起被撕裂了过来……

    这个念头刚出来就被我自己给肯定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里发生的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刚才的那些怪物,那个大脸怪,三角棺材,侏儒怪人,如果说他们都是存在在里世界的怪物的话整件事情就都串起来了。

    我大致思考了一下,基本可以得出这个结论:我们所在的世界,只是众多世界中的一个,无论这些世界是平行世界,还是异界,或者是次元不同的世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所生存的世界和其他的世界一起组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的宇宙,而每个世界又分为表世界和里世界,我们所生存的就是表世界,现在所在的就是里世界。

    这么想着,我开口道:“所以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从里世界回到表世界,对么?”

    姜蕊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插话,她沉吟了片刻才说:“这……我不太清楚。”

    我点了点头,想想也是,她是听上代死神说的,而现在的死神是我,这个问题最清楚的人应该是我,而不是她。

    想到这,我就没再追问,而是看向陆明,这个问题他一定知道结果,但是如果让我去问他,我倒宁愿永远不知道答案。

    这时,队伍的后面传来了一声女人的惨叫,是刘双!

    我猛地一回头,发现刘双的脚被一具尸体死死的给拽住了,她站在那已经吓得是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不止。

    “王石!”情急之下,我本打算找王石帮忙,却忽然想起来了陆明方才说的话:“他们可以跟着,但是他们的生死与我们无关。”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靠我自己和警服男了,那个尸体浑身水肿,已经完全看不出来生前是什么样子了,甚至分不出来是男尸还是女尸,一只手死死的拽着刘双的脚脖子,在警服男的几脚之下,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是抓的更紧了,疼了刘双一声声惨叫连续不断。

    “这样不行!”我说:“我们必须把它的手弄开,或者直接把它的胳膊给劫了,陆明那王八蛋完全没打算等我们,如果不敢进追上去,只凭我们几个恐怕很难走出这条小路。你想想,你刚才做了什么?它忽然抓住你的。”

    刘双头摇得像一拨楞鼓:“没,没,我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为什么它忽然抓你?”我问。

    警服男皱了皱眉眉头,说:“不是她,是我……我看这具身体的手臂在路中间,怕绊倒后面的人,所以就……”

    “就什么?”我追问。

    “就踢了它一脚,想把它提到一边,可没想到,这一脚下去这条手臂就像是活了一样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当时我一紧张就跳了过去,本以为没事了,结果……还是没逃过去。”他说。

    “蠢材。”陆明悠悠的说了一句,我扭头看去,他们已经走出了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了,幸好这具尸体只是抓着刘双的脚,并没有要站起来的样子。

    我摸了一下,从背包里把军刺摸了出来,试着在那具尸体上插了两下,能插进去。之前看电影僵尸都是刀枪不入了,现在既然能用刀,我的心就安了一半,当下,没说废话,挥刀冲着那具尸体的胳膊就砍了下去,那具尸体简直就像了活,血渍四处飞溅,弄了我一脸一身都是红色腥臭的液体。

    几刀下去,尸体的胳膊被整条卸了下来,虽然还是紧紧的抓着刘双的脚脖子,但是至少不会阻止她移动,相比之下只是多带上一条胳膊已经算是十分的幸运了。

    丝毫不敢耽搁,这一会的工夫陆明已经跑出去了一百多米,这几乎已经到了我视野的极限距离,举着火把才能勉强看清楚他们的位置,于是,我们三人就这么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可是越跟我就觉得越不对劲,陆明的身影不但没有越来越近,反而是越来越远,按理说他是小心翼翼的在走路,我们是跟着他的脚印在跑,跑总不可能比走路更慢,可是我们的距离却是实实在在的被越拉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