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蜀王上东宫联姻,婚事已定

冰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穿书后,佛系贵妃又剧透了最新章节!

    “这事我问过姨母了,是这样的,正月里我让诗姐姐帮我带些丝绸给姨母,作为新年贺礼,所以,诗姐姐给姨母拜年时,两人便提起了我。”

    “姨母说,自那以后,她便一直想着召我进宫见面,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近日皇上在她那留宿,她便提了一嘴,没想到皇上居然答应召我进宫与她见面。”

    七王爷:“......”

    从小在皇室长大,他比林芝瑶想的多,依他看,最近他和瑶儿就等着父皇那头赐婚。

    宋才人偏偏在这个时候求父皇,说是想见瑶儿一面,估计是想在父皇那吹吹枕边风,让赐婚能够更顺利一些。

    另外,听瑶儿的意思,此事又和蒋良娣有关?

    他怎么觉得自从认识了蒋良娣后,他不但生意上如日中天。

    后来还通过蒋良娣认识了瑶儿,现在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姻缘上也幸福美满。

    这蒋良娣该不会是他的福星吧?

    “如此说来,咱俩得好好感谢宋才人,更得感谢蒋良娣。”七王爷觉得这些事情好巧,“若不是她在宋才人面前提起你,帮你代送礼物,宋才人也不会知道你来京城了,更不会召见你。”

    林芝瑶郑重点头,“是得好好感谢她们!”

    七王爷:“说来也是巧了,那日我在康王府赴宴,被康王下了迷药,他们想让我和尚薇宁生米煮成熟饭,也是幸好蒋良娣那头有了新的买卖,写信到了成衣铺子。”

    “铺子里的陈管事收到蒋良娣的信,立马就去康王府找我,我才得以脱身回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你居然被康王下过迷药?这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林芝瑶皱眉道:“你说他们想让你和尚薇宁生米煮成熟饭?怎么个煮法?”

    七王爷嘴角微微一抽,他好像不该提这茬的......

    林芝瑶一脸醋意,“你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还是搂搂抱抱了?亦或者...你俩睡在一起了......?”

    “都说了是迷药,那迷药只是让我没有意识,昏睡不醒罢了。”七王爷解释道:“再说了,陈管事赶得及时,我和尚薇宁之间一点事儿都没有。”

    “照你这么说,如果陈管事赶得不及时,你俩就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林芝瑶脑补了一下画面,眼眶登时就红了。

    臭胖子,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本王是被下了迷药,又不是被下春药,顶多只是和她躺在一起,不会有肌肤之亲的,关键本王对她根本无意,若是本王有那个心思,他们还用得着下药么,我也是受害者啊......”

    “再说了,尚薇宁太瘦了,本王就喜欢你这般肉嘟嘟的......”

    于是,七王爷好一顿哄,才把未婚王妃再次哄好,“说起来,这几日我忙这忙那,还没抽时间与蒋良娣商量新的买卖,如今正好进宫,你便同我一起去东宫见见她吧。”

    “好!”听说要去诗月阁谈新的生意,林芝瑶立马就喜笑颜开。

    她也想见诗姐姐了,而且她听说了,每次诗姐姐提出的新买卖都很挣钱!

    之前七王爷到东宫拜访,总想着避嫌。

    现如今,反正他已经和康王党断绝了关系,也就不用管那么多了。

    两人到了东宫后,说明了来由。

    正好今儿休沐,太子就在东宫。

    守门的侍卫禀报了太子,太子就让人把七王爷、林芝瑶迎进了前院书房。

    又差人去诗月阁,把蒋诗诗叫到了前院。

    蒋诗诗到了前院书房,就见七王爷、林芝瑶坐在书房外的茶室喝茶,太子则在书房内批阅公文。

    她先是同太子见了礼,然后才在茶室落座。

    “诗姐姐,上次在温泉山庄时,你还病着了,如今身子好些了么?”一见面,林芝瑶就关心起蒋诗诗的身体情况。

    “回东宫后不久,我的身子就好得七七八八了。”蒋诗诗笑回:“后来又收到你让人送的补品,吃过后,身子调养得更好了。”

    林芝瑶:“那就好......”

    众人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新买卖这个事上。

    七王爷:“这几日我忙得焦头烂额,也就没及时找你商量买卖的事儿,今儿好不容易解决完事情,便想问问你有什么新买卖?”

    蒋诗诗:“之前你不是同我说,东梁国以瘦为美,那秋裤既保暖又修身,很受东梁国女子喜爱。我便想着夏天到了,咱可以织造一种轻薄修身的丝裤,夏天穿了既凉快又修身。”

    即便是炎热的夏天,东梁国女子会在里面穿长裤,再在外头套长裙。

    寻常人家没有皇室那样好的条件,既没有风扇,也没有避暑庄子,还要穿那么多衣裳,实在是遭罪。

    所以,寻常百姓家,每年都会有数不清的男男女女中暑而亡。

    丝裤既符合东梁国女子的审美要求,还轻薄凉快。

    反正东梁国女子夏天都是穿长裙的,不管里面穿什么,全都会被罩住,也不会有违和感。

    说话时,蒋诗诗把丝裤的织造方子递给了七王爷。

    其实丝裤就是后世的丝袜,分裹脚的、踩脚的、以及裤筒版三种。

    七王爷接过方子,和林芝瑶一起看。

    看完后,林芝瑶连连赞叹,“诗姐姐,你这丝裤方子真好,肯定会像秋裤那般大受当朝女子喜爱的!”

    七王爷看了后也说好,当即让人拟了契约。

    蒋诗诗和七王爷合作多次,经过多次磨合,两人在生意上基本能达成共识,很快就签字画押。

    签完了契书,七王爷语气诚恳地说:“蒋良娣,不管怎么说,我和瑶儿能走到一块,首先要多谢你介绍我们一起做生意。再就是这几日发生的事,幸好你两次无意间帮我们避祸。”

    此话一出,书房内的太子微微一顿,男人透着竹帘,眸光幽深地看了蒋良娣一眼。

    “这有什么的。”蒋诗诗云淡风轻地说:“不过是无心之举罢了,我根本没想到会帮到你们,说到底,还是你俩冥冥之中有缘分。”

    昨儿夜里她没什么胃口时,就知道林芝瑶应该已经安全避祸了。

    如今看见林芝瑶安然无恙地坐在身旁,蒋诗诗算是彻底放心了。

    林芝瑶作为原书中的炮灰女配,蒋诗诗帮林芝瑶避祸,剧透惩罚是极轻的。

    可对于林芝瑶来说,却是改变一生命运的大事!

    书中的林芝瑶本该是七王妃,却因为康王党给七王爷下了迷药。

    次日清晨,康王党带人闯入房间,逼七王爷对尚薇宁负责。

    七王爷是个有责任的男人,既然睡都睡在一起了,人家姑娘没了名节,他自然要负责。

    以尚薇宁的家室背景,要么不进王府,一旦进了七王爷府,自然是正妃之位。

    建元帝得知此事后,直接给七王爷和尚薇宁赐婚,尚薇宁顺理成章的成了七王妃。

    至于林芝瑶,正妃之位没了,但七王爷许了她侧妃之位。

    然而康王党仍然不肯罢休,还派人绑走了林芝瑶。

    虽然绑匪没对林芝瑶做什么,可一个女子被绑匪绑走了整整一个晚上,甭管有事没事,名节也被毁掉了。

    好在七王爷说是不嫌弃,还是要让林芝瑶做他的侧妃。

    可皇家和荣妃都接受不了一个有污点的女子,七王爷身不由己,只有将林芝瑶养为外室。

    林芝瑶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从王妃到侧妃,她都能够想得通。

    直到沦为没名没分的外室,又被人传她丢了名节,她实在想不通,最后一条白绫自我了断,已死证明清白。

    书中的林芝瑶临死前,都没见到原主和宋才人一面。

    因为书中的原主不得宠,根本没有机会与太子一起出宫。

    这一世,蒋诗诗常出宫陪侍太子,还能有回娘家的机会,便和林芝瑶见了面,还帮林芝瑶带礼物给宋才人,才化解了这场危机。

    “诗姐姐,虽然你可能是无心之举,却足够改变我俩的一生。”林芝瑶清楚的知道,若不是诗姐姐的无心之举,她现在早已深陷舆论,怎么可能和七王爷出现在这。

    “对,你既是我们的媒人,也算是我们的恩人。”七王爷颇为义气地说:“蒋良娣,往后有什么困难,你只管开口,只要我能办的,我一定尽全力帮忙!”

    蒋诗诗鲜少见七王爷这般认真,“既然你这么想报恩,那就把我分得的盈利改为五五分利吧。”

    在这之前,她和七王爷一直都是六四分成。

    七王爷分六成,她分四成。

    “此话当真?”七王爷豪情万丈地说:“别说是五五分利,便是分你六成,我得四成都行!”

    蒋诗诗知道七王爷是个财迷,然而这个财迷居然愿意多分两成利益给她,足够证明他想要感谢她的心意有多诚恳。

    别小看这两成盈利,七王爷名下产业遍布全国,两成盈利加起来也是个小金库了。

    “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蒋诗诗笑说:“我就是出出主意,铺子里的事,主要都是你一点一点经营起来的,便还是照原来的六四分利吧,你六成,我四成。”

    “另外,将来我要是真遇到困难了,说不定还真得麻烦你,到时候你可不能不认账。”

    她做这些,本就是为了帮林芝瑶,没想过让七王爷回报她什么。

    不过,如果七王爷非是要还她人情的话,兴许留着这个人情还有用呢?

    七王爷:“那不能够!”

    林芝瑶:“诗姐姐,他若是这般言而不信,我便不和他过了!”

    三人聊了好一阵,七王爷才带着林芝瑶出宫。

    林芝瑶的马车就在宫门外,车夫和丫鬟见她和七王爷一同出宫,便将她俩迎进了马车。

    两人出宫才不久,就各自收到了建元帝赐婚的圣旨。

    好不容易等到皇帝赐婚,这才短短几日,就经历了重重波澜,七王爷是怕了。

    一般情况下,皇子大婚,筹备婚事起码得好几个月的。

    七王爷怕夜长梦多,当天就到蒋府拜访蒋重锦,让蒋重锦帮忙在当月选个良辰吉日,准备当月完婚!

    反正上个月时,他就让林芝瑶写信回江南,林家长辈已经快要抵达京城了。

    当天,七王爷和蒋家商议一番后,将婚事定在月底,也就是二月二十六日。

    婚事定好后,他就马不停蹄地筹备,给众人派发请帖。

    又花银子征收了大批打手,保护林芝瑶安全。

    **

    七王爷的婚事是定下了,其余皇子们娶妻的娶妻,纳妾的纳妾。

    有些皇子由母妃做主,有些皇子看上了谁,直接跟皇后说一声就行。

    只怀王想要纳的这个妾吧,难度比较大。

    关于郭雪芙的去处,暂时也还没定下来。

    可她才在京城呆了一个多月,便已经遭到了三次刺杀。

    而刺杀她的,似乎就是去年的那伙人。

    若不是蜀王早有准备,求建元帝加派侍卫保护安危,恐怕她早已经香消玉殒。

    眼看着秀女大选即将落下帷幕,蜀王见太子那头仍没动静,实在有些等不住了。

    可作为女方,雪芙也不能太过主动。

    蜀王身为义兄,只好给太子下了拜帖,亲自前往东宫拜访太子,探探太子的口气。

    这一日,蜀王带着礼品到东宫拜访太子。

    此刻,两人坐在书房外的茶室说话。

    蜀王用杯盖拂了拂茶叶,看似随意地问:“眼看秀女大选快要结束了,听闻东宫的太子妃之位一直空缺,不知殿下是否有了人选?”

    “孤对太子妃的要求颇高,目前尚未遇见能够堪当太子妃的女子。”裴玄凌低头抿了口茶。

    蜀王一听,并没有气馁。

    在他看来,说不定太子故意这么说,就等他主动抛出条件。

    就像前阵子,他也一直在等太子找上门。

    如此,蜀地便能掌握主动权,与太子联姻时能够少吃点亏。

    可是太子是真沉得住气,他只好主动登门,蜀地便只有吃点亏,多让太子占些便宜了。

    蜀王抿了口茶,将茶杯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正好雪芙对未来郎君的要求也高,她的婚事至今都没着落,让我这个做兄长的颇为发愁。”

    “犹记得从蜀地离开时,家母嘱咐我一定要为雪芙择一门好婚事,眼看着就要动身回蜀地了,若是雪芙的婚事还没着落,我这个做兄长的实在无颜面对家母。”

    裴玄凌随意把玩着扳指,听着蜀王说话。

    说到这,蜀王看向太子,“在我看来,太子殿下精通文韬武略,英武非凡,俊朗无双,是万千女子心中的最佳良配,若是可以的话,蜀地想与东宫联姻。”

    “只要雪芙成为太子妃,蜀地将是您强有力的后盾,若是您有需要,蜀地随时听候您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