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3 想去的地方

须尾俱全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末日乐园最新章节!

    恐怕枭西厄斯也是会感到寂寞和孤独的一种存在吧,林三酒的脑海里划过去了这一个念头。

    或许是受到了最初“府西罗”的影响,如今他依然不喜被人知晓自己的身份,也就意味着,他能够平平常常、坦言不讳地进行一场谈话的机会,一定非常稀有——甚至很有可能,这是枭西厄斯的第一次。

    能够不必遮遮掩掩地做一次自己,是很有诱惑力的事情;越强大的人,或许就越受不住这样的诱惑——因为他们顾忌担忧的更少。

    想来也对,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还能连连逃出指掌,逃脱生天的人,这个世界上应该不会再有第二批了;枭西厄斯能说话的对象,也就只有林三酒一行人了。

    ……她必须要将这个机会利用到极致才行。

    “你是什么意思?”林三酒哑声问道。

    此时此刻的她,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如何挖出更多的信息,如何为以后找出一条生路上,只有一小部分的心思分给了“在现实世界之上的世界”这一句话——枭西厄斯感觉就不是个正常人,说不定是强大过头疯魔了呢?

    枭西厄斯似乎也难得地稍稍犹豫了一瞬间,好像这个世界上,还有他也无法完全肯定的事。

    “我要说的,离你们太远了,你们不会明白的。”他说到这儿,竟似乎生出了几分自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你们说起这个……”

    “你可以试试,”季山青轻声说,“你知道,数据体的讯息存量非常大,我或许不会因为你说的话而吃惊呢。”

    广播系统里静默了几秒;在这个时间里,三个意识清醒的人互相看了看,谁都没有太好的办法摆脱现状。仅仅是枭西厄斯的声音而已,就将他们卡在了一个独特的困境里。

    “你们有没有产生过一种感觉?”枭西厄斯叹息似的说道,“我们看见的这个世界,我们存在于其中的生活,不会就是‘一切’吧?”

    林三酒眨了眨眼,一时间仍有点没明白。

    “这样的感觉,我最初是从许多不同的人身上感觉到的,不管是在末日前还是末日后,都有人产生过类似的想法。他们为了生存而一日日重复的劳作,不得不向其妥协的现实,因为无奈而做出的取舍……处处沉重、硌硬而真实,真实得会让他们在心里问出一个问题——‘这就是全部吗’?

    “虽然我不觉得‘人’这个东西有什么了不起,可他们自己觉得做一次人似乎是很独特的经验。他们会想,‘我生而为人一次,难道所看见的,所经历的,所体会的,就只有这些而已吗?’”

    林三酒忍住了疑惑,没有插嘴,等着他往下说。

    “‘宇宙如此浩瀚,在眼前这样的生活之外,在我所处的这个现实之上,总该有些更大的,更不同的,更奇妙的,更强烈的世界吧?’”枭西厄斯不知道引用了谁的心声,缓缓说道:“这些想法并不是我的,只是被我察觉了……当我诞生后不久,我想到了。”

    “什么?”大巫女催促着问了一句。

    “既然有我这种高于人类,高于类身体与意识总和的存在,那么在现实世界之上,之外,一定还有另一层世界,高于我们所见的一切的总和。”

    驾驶舱里陷入了寂静里——林三酒实在没有想到,她会听见这样一番叙述。

    “最初的我,还没有多少余力去探究这个想法有几分可靠。后来,我身上的限制逐渐消失了,我能触及的世界更大了,我的能力进展到了神通的地步……我就开始了探索。

    “你们存在的这一个世界,以及你们本身,对我而言几乎一览无遗。我像漫步在自家后花园里一样,行走在这个世界上,或者说,我是一头鲸鱼,却住在一个浅水塘里。继续在你们这个世界里做神,并没有什么意思……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一个念头打了下来。”

    他顿了顿的空隙里,林三酒甚至听得出来,自己和大巫女都不由自主放轻了呼吸。

    “‘神’是什么?‘神’所存在的世界在哪里?我说的,并不是寻常宗教里那一些上帝天国之类的概念,或者影视小说里举手毁天灭地的角色们……我认为,‘神’其实是像我一样的存在。我们的能力,生存形式,本质与欲望,都已经与人类有了云泥之别。”

    并不能说他是自大——目前为止,林三酒所看见的枭西厄斯,确实与人类有云泥之别。

    “我不应该生在这个世界上。我应该存在于另一层维度里,看见更大的世界,看见每一刻时间,看见宇宙生长湮灭……我生在这里对我是一个错误,对于你们来说则是一个不幸。因为如今我已经几乎可以肯定,我的猜测并没有错。在这一个现实之上,还有另一层世界,是人类无法理解或想象的。”

    林三酒从来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过,然而世事就是这么奇怪:枭西厄斯的话音落下时,她体内每一个细胞却都共振了起来,叫她直到这时才意识到,原来她也是知道的——或者说,至少她早就察觉到了一些线索与痕迹。

    ……世界不只有这么大,现实不只有这一层。

    第一个浮上心头的,是波西米亚“交叉小径的花园”。无可解释的层层现实如同半透明画片一样交叠着,染出了世间见不到的影像;那些鲜红的,游于漆黑的大鱼,仿佛一口就能吞下一个星球。

    随即,她又想起了女娲——上次见到对方时,女娲的手杖只轻轻往下一顿,就扎住了时间。就连女娲选择现身的新游戏发布会世界,本身也像是一个小小的、预言式的缩影:一个现实之外,还有另一个更高层次的现实。

    这样说起来,副本不也是一个缩影吗?

    “从某种角度来说,”大巫女忽然喃喃地出声了,好像他们三人的思维都走上了同一个方向。“‘意识力星空’……不也是现实之上的世界吗?”

    “分形理论,”礼包低声说。

    “没错。”枭西厄斯似乎带着几分满足地说,“不愧是数据体,果然也想到这一点了。以分形理论去看,这个世界上到处都充满了‘更高层世界’存在的证据。在我出现之前,或许还有一些强大的进化者,也触及了人类存在的极限。我认为就是他们建造了‘意识力星空’……这是他们试图跳出这一个现实的边界,向外、向上探索寻找的尝试。”

    “那他们成功了吗?”林三酒怔怔地问道。

    “我认为没有。”枭西厄斯澹澹地说,“所以,我的尝试将会采用一个不同的办法。”

    是了,他们原本是从人类农场开始的,不知怎么勾得枭西厄斯说起了这个……林三酒不由自主地轻轻打了个颤,问道:“是什么?跟疫苗,跟普通人又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我的尝试了。”

    枭西厄斯的语气很平静。“我需要天文数字的人,尤其是极其大量的进化者,形成一个对我的认知与虔信。他们必须要认为,我是从一个更高层次世界中来到此处的存在……不管你称之为‘神’也好,高维度生物也好,不重要。与此同时,他们也必须要认为,我有能力跳出这个现实,回到那一个高层次世界中去。当这份共同认知足够强烈,回音足够响亮的时候,我自有办法使它成为现实。”

    这中间,究竟要埋葬掉多少人的一生?

    “那么疫苗……”

    “一,虔信我的人不能颠沛流离,否则信念会随着他们的物理位置分散而分散。我需要他们老老实实地,稳定地留在一个地方。二,要让进化者对我生出虔信,必须要有一个‘神迹’——姑且这么称呼吧。我认为,令进化者不必再受传送流离之苦,就是一个足够好的开始。”

    怪不得他根本没有考虑让礼包来编写……这么大量的疫苗物质,就连礼包也撑不住多久就会耗尽能量的。

    林三酒也明白了,为什么枭西厄斯不愿意自己一行人知道他的存在——他们对枭西厄斯的了解,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从更高层次世界中降临的生物”,林三酒甚至还掌握着他进化能力的产物,老太婆。

    只要有知道真相的人,真相就有可能被传播出去。

    更何况,林三酒还想动摇他计划的根基——人类农场。

    她知道了。

    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千千万万的普通人,她不能让枭西厄斯存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