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扑救

三叹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女当嫁最新章节!

    箭矢如雨点般飞向人群,那些弓箭手皆为训练有素之人,竟能一箭发完再射一箭。若只一人有此本事也就罢了,可十余人都能两箭连发,且能趁霍十九大婚又请了皇帝来守卫森严之际悄无声息来至于喜堂,这些人的来历便只得思考。

    曹玉掠上墙头,立即有两名刺客丢下弓箭拔刀缠上,竟也都是武技高强之人。纵然有天大的本事,曹玉一时间也很难甩开两名武技不弱的刺客,便给了其余刺客再弯弓搭箭的机会。

    一面缠斗,曹玉已后悔不已,他冲到此处全是一时冲动,再想退回保护霍十九已是不能,因始终关心厅内的霍十九,更被束手束脚。

    第一波箭雨因不辨目标,并未射杀许多人,但仍有四五人受了伤倒地不起。待缠住曹玉后,第二波箭雨就都直指向正在往后堂撤离的皇帝等人。

    霍十九将小皇帝夹在身前,以背脊为掩护迅速奔向后堂。紧随他身后的便是赵氏和蒋妩,霍大栓跑在最后,宽阔的臂膀张开护着她们,焦急的喊着:“丫头拉着你娘,快跑!”

    倏然,箭雨急至。

    蒋妩回头,正看到他们撤离的路上已钉了数箭,另有八道寒光激速而来,且两旁侍卫已经挥刀抵挡箭矢,正往此处合拢。

    电光石火之间,蒋妩一手推开赵氏,回身扑开霍大栓。

    赵氏跌倒“啊”的一声惊呼。

    已跨进内堂门槛的霍十九与皇帝闻声齐齐回头,只见赵氏趴伏在地。原本站处地上钉了两箭,而蒋妩俯在霍大栓背上侧倒在地,肩甲与背部各中一箭。鲜血涌出,在大红喜服上晕染开暗红的hua。

    “丫头!”霍大栓惊呼。

    霍十九眼前一黑。心口剧震,一把将皇帝推进内堂里合身扑了出来。

    “英大哥,危险!”小皇帝扶着门框惊呼,却仍旧没有出来。

    霍十九这厢已经扶起赵氏,与霍大栓一同拖着蒋妩连滚带爬的躲避箭矢进了内堂蒋妩被拖行时,路上留了下蜿蜒一道暗红痕迹。

    小皇帝看到鬓发散乱脸色惨白且身中两箭的蒋妩时。有一瞬说不出话来。

    “丫头,丫头啊!你醒醒,你若是有个万一可怎么好!”霍大栓焦急大吼,已是泪流满面。

    霍十九跪在她身畔,颤抖着手不敢碰触侧躺在地的蒋妩。

    那两箭有一箭射中她左侧肩胛骨,另外一箭却是对穿,从右后侧射入,由肋下穿出。

    随着她的呼吸,伤口挤压出更多的血。

    蒋妩疼的眼前发黑,听到霍大栓底气十足的呼声才放了心。虚弱的问:“娘没事吧。”

    赵氏连连摇头:“娘没事,娘没事。大夫,阿英快请大夫啊!”

    小皇帝也被赵氏一嗓子惊回了神,高声吩咐已围到身边的侍卫:“抵挡住前头,尽量抓活的!立刻去请太医,最快的速度带来!要是霍夫人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一同陪葬!”

    “是!”

    两名侍卫领命奔出。

    而前院中侍卫则趁刺客箭矢用尽时一拥而上。

    “爹,娘!”

    霍廿一拉着霍初六从内堂侧厅跑来,没见霍大栓夫妇受伤,却见蒋妩嫁衣染血侧躺在地,一时都呆愣住了:“娘,大嫂她……”

    霍大栓虎目赤红:“丫头救了我和你娘,要是丫头有个万一,我立即就跟着去了,我这老身板哪就值得丫头舍身来救!”

    霍十九这会子已撕了喜服下摆,小心翼翼将蒋妩抱在怀里。用布死死按住她的伤口。

    动作时,箭矢搅动,疼的蒋妩终于哼出一声。不过也因此,她能确定两箭都无大碍。

    她原本没想那么多,只想着不能让霍大栓和赵氏那么好的人殒命。可扑开霍大栓时,她却瞬间计算了箭矢的角度,略微扭身,让避无可避的两箭,一箭掩盖她左肩胛上的疤痕,另外一箭选择伤害最轻的角度。只是没想到那箭的力量那么大,竟然是对穿。

    蒋妩小猫似的哼声,让霍十九脸色青白。

    慌乱时刻,他抛下了父母,选择了皇帝。

    若没有她,父母今日怕都要死于非命。

    可是她用柔弱的身体,为他父亲挡了箭,为他在忠孝难全之下作了弥补,却舍了自己。

    “妩儿,没事的。”霍十九紧紧按压着她的伤口,可按住了身前,背后还有血涌出。

    霍大栓与赵氏手忙搅乱的撕了衣摆为她按压止血。

    小皇帝与霍廿一,霍初六都呆立在一旁。

    “皇上,刺客全都服毒自尽,无一生还。”有侍卫拱手飞奔来禀。

    与此同时,曹玉也心急如焚的飞身而入,见霍十九无恙才安心,蹙眉望着霍十九怀中的人。

    小皇帝道:“既如此,将那些人的头颅砍下挂在城门。吩咐太医速来。”

    “太医院全体正在赶来途中。”侍卫回道。

    小皇帝摆手,焦躁道:“让那群狗奴才快点!在去清点伤亡,看看宾客中都有谁伤了,去寻英国公,看看国公可否伤到!”

    “是!”

    侍卫带人退下。皇帝此处依旧被侍卫围了一圈。

    霍十九惶急的抬头寻找曹玉,见他素衣染血站在一旁,急道:“墨染,你可有法子为她止血!”

    曹玉立即蹲在蒋妩身畔,重手法反复按压蒋妩身上的几处穴道,出血果然少了。

    蒋妩已疼的汗湿了额发,脸上的艳妆也都hua了,此时只虚软的靠着霍十九的手臂。她感觉到霍十九身上在颤抖,亦或者是她自己在不自禁颤抖。

    不多时太医赶到,因怕人手不足,连京都城中各医馆里的大夫都请了来。

    霍府内外都有低低的哭泣声和呼痛声。

    太医院院使和院判二人跪在蒋妩身侧,先用钳字剪断了两根箭,随后道:“请挪妇人到僻静地方,臣好医治。”

    不待小皇帝吩咐人来,霍十九已抱起蒋妩,向距离此处最近的偏房走去。将蒋妩轻轻放在床上。

    此时的她已面色青白,可神智还算清楚。

    霍大栓夫妇,霍廿一与霍初六还有小皇帝都跟了进来,一时无言的望着榻上的蒋妩。

    刘院使和陈院判先合计了止血补血的药方,又道:“请皇上和诸位都暂且离开吧。”

    皇帝又担忧的看了蒋妩一眼,这才率先出去,霍大栓和赵氏也与霍廿一和霍初六相携出去。

    霍十九道:“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们医。”他神色平静,语气决绝。二人哪里能阻拦?

    刘院使和陈院判也顾不得许多,手脚麻利的用剪刀划开嫁衣,先拔掉她肩上的箭止血,又检查右侧对穿的伤口。

    二人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大人放心,夫人吉人天相,这一箭并未伤及要害。”

    “那拔箭后可有大碍?”

    “是会失血的,不过依脉象看,夫人身体底子好,只要止住血,当无大碍。”

    霍十九点头,道:“劳烦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