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二百七十六章 杀

三叹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毒女当嫁最新章节!

    蒋妩想起那一日霍十九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喝的酩酊大醉之后发生的事。指尖触在脸颊和脖颈,似还感觉得到他的泪灼着她,直灼在她心里。

    以霍十九对小皇帝的忠诚和心疼,这件事昭然天下,对他的伤害不会小于对小皇帝的。

    蒋妩以袖抹了把额角细汗,抓了随意搭在梅花桩上的锦裘披上,快步往外走去,随口吩咐:“备马。”

    “夫人要出去?”冰松小跑着跟上,高举纸伞为蒋妩遮雪。

    她今日高高扎了个马尾,黑亮长发直直的垂落腰间,因方才与人过招,运动身热,头顶和肩头落雪都已融化,打湿了头发和肩头。

    冰松瞧见就劝:“夫人还是先更衣在出去,免得感冒了风寒。您还要照顾小世子呢?”

    蒋妩闻言,飞快的脚步便是一顿,随即往内宅去。

    她可不想再感冒一次,又是好几日不能抱儿子。一想到七斤软绵绵香喷喷的小身子,可爱的小脸上常在的笑容,蒋妩就觉得心都要软化成水了,再焦急霍十九,也不想减少与儿子相处的机会。

    回了卧房,更衣准备,还吃了冰松预备的姜汤驱寒,将头发擦干又戴了暖帽,这才吩咐人去牵了“乌云”,一人一骑踏雪往皇宫方向而去。虽马儿骑的飞快,蒋妩却知道,宫墙她是进不去的,霍十九这会子必然入宫,但也不是立即就会出来的。他要面对的麻烦有很多。

    寝殿所在院落自一大早就无人敢进,也因有景同的吩咐,小内侍们才乐得不到近前来找死。他们是不敢随意议论主子私|密之事的,可这个才刚炸开的消息未免太令人咋舌惊愕了一些,纵然是他们早已断了根的,也总忍不住好奇。

    他们这些阉人,多了个最贵重的同类?!

    因屏退了所有内侍和侍卫,无人打扫的空旷院落中覆盖着一层白雪,隐约只见有一行足迹从院门前延伸至廊下,这会子也几乎要被新雪覆盖住了。朱墙琉璃瓦之上,昏暗的天空低垂的似随时会砸落下来,空气也冰寒窒闷的让人背脊生寒。

    寝殿内炭火燃着,温暖如春,却暖不透人心,野兽般疯狂嘶吼已经沙哑,小皇帝却扔手持匕首,一下一下疯狂的扎在锦被和棉褥上,刀锋抽出,带起飘飞的棉絮。

    景同跪在皇帝身侧,泪流满面,叩首连连:“奴才求您了,皇上,求求您千万保重龙体,您千万爱惜自己啊皇上!您不瞧奴才,好歹瞧瞧锦宁侯啊!您只管这么着,锦宁侯也心疼着呢。”

    “滚!你们都滚啊!”小皇帝的匕首因用力过猛插|入床板,废了很大的力气也拔不出来,反而将自己闪的跌坐在地。

    他双手抓住头发拼命撕扯:“朕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的干净!”最后语声渐落入喉间,抬头四处看看,忽然爬起来猛地往床柱撞去。

    “皇上!”霍十九当在他身前,小皇帝的头撞上霍十九的腹部,两人一起跌在龙榻,也将景同和曹玉下出满身冷汗。

    “皇上,您没伤着吧?”霍十九顾不上腹痛,忙扶起小皇帝,见他头发蓬乱双目赤红的癫狂模样,心若刀搅一般:“皇上,您听臣说。”

    “朕不听!你们都在笑朕吧!都尽情的笑话朕去吧!你不是早就厌烦朕了吗?早就觉得朕是个累赘,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吗?你尽管去吧!我今儿个一头碰死,也免得上愧先皇,下无颜见黎民百姓!”说到最后,他已不自称为朕,眼泪滂沱而下,像个无助的孩子。

    霍十九疼惜的搂着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他不过才十五岁,就经历了这么多的痛苦。而他陪伴他的这些年,他二十九岁了,心却已经仿佛已经九十二岁般疲惫。

    然该坚持的,该奋斗的,他决不能放弃。他若有片刻松懈,家人的安全难保。

    “皇上。”霍十九声音冷静的扶正了小皇帝,用袖子为他拭泪:“容臣逾矩,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事已发生,就算再生气,怨恨,也都于事无补。咱们此时如若有半分的松懈,丢了的很可能就是性命!”

    “我不在乎了,我没脸活着!”

    “难道这么多年的努力,皇上想放弃了吗?如若现在放弃,那么皇上登基至今六年的隐忍,臣与您所付出的艰辛就都白费了!到了地下,咱们怎么去见先皇?陈家的大好江山,就要这般拱手让给那个老贼?是,他现在的确占了优势,可咱们的计划也在实行之中,未必就会让他尽占便宜去。皇上难道您有死的勇气,就没有搏上一搏的勇气吗?”

    “你说的轻松,我如今已经身败名裂……”

    “皇上是要做千古一帝的人,况且您的病又不是不能医治,您还年轻,机会还有很多!”

    小皇帝被霍十九劝说的渐渐止了泪水,咬着唇,半晌方道:“英大哥,这件事,朕,真不是有心要隐瞒你,只是……难以启齿,当日认七斤为义子,朕……”

    “皇上。”霍十九温和笑着,再度用袖子抹掉小皇帝的泪:“您的难处臣是知道的,您是臣的君主,是臣的侄子,也是臣的弟弟。臣绝不会在无谓的事上对皇上存有意见的。”

    “可是朕这个皇帝,做的真是太无用,太窝囊了,真恨不能立即就去死!”

    “不是皇上无用,是时运不济,您践祚之时就接手了先皇留下的烂摊子。您九岁践祚至今,所做一切将来昭然天下,只会让人钦佩您的隐忍和耐心!自古能成大事者,总要先做出寻常人无法想象的牺牲,皇上也是一样!他日史书工笔,皇上蓄势待发斗败奸臣匡复朝纲,将会是绚烂夺目的一笔,将被后世人敬仰赞颂!”

    “真的吗?可朕当真觉得如今这般实在是无颜苟活。”

    “臣还是那一句,皇上既然死都不怕,为何还怕留下来与那个老鬼斗一场?皇上若是胜了,咱们多年的努力不仅不会白费,天下百姓也都会有好日子过,稳固江山泽被万民的大善事。相反,若是叫那狗贼得逞,皇上去了,下一个就轮到臣,然后是那些真正忠于皇上的清流文臣和有志之士,朝堂将会陷入腥风血雨之中,狗贼践祚后,还不知道要如何糟践百姓,而皇上将成为大燕国末代皇帝,胜利者书写的史书中,将不会记录真实的皇上,或许只会胡乱编造一些贬低皇上的话,叫后代人都看不清真实。”

    小皇帝的情绪已经平复许多,在霍十九耐心的劝解之下,暴躁敛去,也不在落泪了。看他如今似是恢复正常的脸,与方才狂乱的模样截然不同,景同和一旁的曹玉也都松了口气。

    他还能够听得进他说的话,那便是好事:“皇上,该死的不是您。”

    霍十九站起身,“那些对您不住的人,臣会一个个为您肃清,绝不会让他们得意的太久。”

    在小皇帝的心目中,自从先皇驾崩后,他在昏暗的宫殿之中出现,对他伸出了手,而他也满怀着戒备和莫名信任等复杂的情绪将小手放在他手上起,这个男人,就一直在为他鞠躬尽瘁付出一切。

    现在他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屈辱和烦难,他又似一座大山一般,以他并不很强壮的身体,为他撑起了一片可供他喘口气的天空。

    小皇帝已经不想哭,也不想寻死。

    或许他该听霍十九的话,放手去搏一搏?

    “景公公。”霍十九对景同微笑。

    景同立即行礼:“侯爷吩咐。”

    “劳烦景公公去给赵嫔传个话儿,请她来此处陪伴圣驾。”

    景同询问的看了一眼小皇帝,见小皇帝并无异议,便行礼退了下去。

    不过片刻功夫,外头就传来一阵踏雪声,宫门敞开,景同声音含笑客套的道:“请娘娘这边儿走。”

    霍十九抬眸看去,就见来着是个二八年华的少女,生得端庄秀丽,一看便是极为标准的大家闺秀。

    赵嫔垂眸到了寝宫内殿,见屋里有外男在,且皇帝衣着不整头发散乱,满床满地的狼藉,心里就是突的一跳。

    这般凌乱的场面,皇上竟然毫不避讳的让她看到了。这不合常理!若是私|密之事,皇上不是该偷背着人吗?她自知自己还没有与皇帝亲近到可以知道他的心思的程度,心里就已经开始紧张了。

    “娘娘请跪下吧。”是霍十九开的口。

    赵嫔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霍十九。

    一个外臣,竟然敢让身为宫嫔的她下跪?而且最要紧的是这件事发生在小皇帝面前,她的男人竟然没有开口阻拦,也不表态。

    赵嫔觉得心里冒凉气,她知道自己坏了事了。

    早在她答应了父亲为了家族帮衬叔叔起,她就知道自己早晚要走上这条路,早一日万一日都是要走的。

    她反倒无畏惧了。提起裙摆,按着霍十九的话跪下,给皇帝行了大礼:“臣妾给皇上请安。”

    阐明她跪的是皇帝,不是霍十九。

    小皇帝面无血色眼神呆滞,看不出情绪,好似根本就没有注意面前多了个人。

    霍十九笑了一下,“你倒是蛮聪慧的,既然你是聪明人,就不必再让我多费唇舌了。你自己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嫔收回一直看着小皇帝的目光,心内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心内发寒,手脚冰凉,身子开始发抖,却死死地咬着牙关不开口。

    她已经是这样,无谓的现在咬出家人来,叫全家人都跟着受苦。要牺牲,她这一个也就够了。

    霍十九见她这般,笑道:“娘娘如此刚强,反倒叫我生出几分敬佩来。不过娘娘大约不知道我是谁吧?”

    赵嫔看着霍十九秀丽的容颜,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

    景同却是冷笑着到了近前,一把抓住赵嫔的长发,狠狠握住。疼的她双眼当即噙了泪花,惊叫出声。

    “娘娘还是识相一些,别到了这个时候了还与皇上和侯爷犯起左犟劲儿,该说什么的就开口,若是等侯爷下令让咱家撬开您的口,可就不保证您掉几颗牙了。”

    赵嫔惊恐的张大了双眼,泪水顺着腮边滑落,目光乞求的看向小皇帝,双唇翕动,“皇上,救救臣妾。”

    小皇帝依旧毫无反应,仿佛赵嫔根本不存在。

    霍十九先皇帝一步开了口:“你身为宫嫔,不一心为皇上着想,反而做起吃里扒外的勾当与人合谋诋毁皇上。如今造成这般后果仍旧不思悔改,不能负荆请罪还要皇上吩咐到你了你才来,如今还敢求皇上救你?”

    霍十九站起身,缓步走到赵嫔跟前,慢慢墩身,道:“我想娘娘还是不知道我是谁,我是霍英,原任锦衣卫指挥使,现在的锦宁侯。虽然我现在不在锦衣卫衙门挂任了,但是要想彻查赵家,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好歹这么些年我手底下的人也不少呢。更何况,无论怎样情况,皇上就是皇上,皇上随口吩咐一句下去,后果就非常人可以承受的。娘娘,你说你们家大人觉得攀上了大树,这次你们所谓的大树能不能庇佑你们全族呢?”

    赵嫔浑身剧烈的颤抖,求饶声终于如破碎的泪一般溢出口:“锦宁侯,饶,饶了我族人,妾身甘愿一死!”

    “别急。”霍十九在笑,随手抄起皇帝丢在地上的匕首。

    赵嫔抖若筛糠,双眼圆瞠:“你,你……”

    “我从来不打女人。不过……”匕首插|入赵嫔腹部,拔出,鲜血喷涌:“不过我从没有不杀女人的规矩。你胆敢算计皇上,就该死。”

    匕首又一次插|入,拔出,再一次,刺|入、拔出……

    赵嫔软到在地,霍十九的刀子还在一次次的捅进烂泥一般稀软的身子,拔出时飞溅起鲜血,溅上他的脸颊和衣裳。

    他的恨,绝不会比小皇帝少。而他的狠毒,从未体现在他自身的暴力上,这还是第一次。

    “英大哥,够,够了。”小皇帝猛然回过神,踉跄到近前,抱住了霍十九的手臂:“她不好,也不改脏了你的手。”

    “更不该脏了皇上的手,臣做的只是皇上想做的事。”丢下匕首,在赵嫔的裙摆上随意擦了擦满手的血污,霍十九笑着道:“请皇上恕臣鲁莽之罪。”

    “不,朕知道,你是为了朕,这个女人该死。”

    霍十九笑着,又道:“皇上还是吩咐锦衣卫的人,去查一查赵家,也好确实咱们的猜测。”

    “朕只是怕打草惊蛇,不然还是动用英大哥暗地里的关系去做来的可靠一些。断然不要惊动了老狐狸。”

    “那么就按着皇上说的。”霍十九扶着小皇帝站起身来,道:“皇上,您放心,臣必定护您周全,这一次的计谋若不能成功,若当真老天不开眼,不给咱们一条出路,这也不能怪皇上,都是臣护主不力,臣自会去与先皇请罪。”

    “不不不,英大哥你已经尽力了。是朕不好。是朕不好。”小皇帝突然哭成个泪人,也顾不上霍十九满身血污,一把搂住他的腰:“是朕对不起你,还害得你被外头那些人传闲话,害的姐姐被人骂。朕是早就发现了自己不行,担心将来没了传承,又因最信任你,也喜欢七斤,才出此下策。这些年你做的一切,朕都记在心里,将来若真坏了事,到了下头,也自然是朕去与先皇请罪,这一切都与你无关,是朕的错。”

    小皇帝如此,霍十九也觉不知所措,双手悬在半空,犹豫了一下才摸了摸他的头,叹息着道:“皇上,将来臣是必然会先下去见先皇的。”

    曹玉闻言抿紧了嘴唇。

    小皇帝一愣,随即叫道:“为何这样说!”

    霍十九看着小皇帝哭的满脸的鼻涕眼泪,又用袖子给他抹了把脸:“因为臣比皇上年纪大了十几年,皇上忘了?”

    小皇帝紧绷的背脊这才略有放松,摇头道:“等此事安定下来,朕就找个好的太医,常驻你府上,好生照顾你。”

    “那臣就先谢过皇上了。”

    小皇帝抹了把脸,觉得哭闹之后,看了地上已经死透了的赵嫔,心情也好了不少。但是一想到明日除夕夜宴即将面对满朝文武的眼神,心内就又有沮丧惶恐,

    霍十九知道他在担忧什么:“赵嫔暴毙,好生安葬了便是,朝臣也不过是捕风捉影,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也断定不了什么,他们难道还有胆子派人来查探?皇上不要露出马脚来自然无恙。至于英国公,他八成会请几个大夫来给皇上诊治的。”

    小皇帝道:“朕担忧的就是这个,他派来的人,朕不好拒绝……”

    “不,皇上可以拒绝。”霍十九道:“这等事,若英国公听信人言派人来给您请脉,您大可以摆出英国公不信任您您很伤心的模样来闹上一场,然后在选妃嫔侍寝,想法子造成声势,难题自然可解。”

    小皇帝本想问,他都已经这样,还如何叫妃嫔侍寝。

    可转念一想,威逼利诱,怎么连自己的女人都控制不住?便也不在开口询问霍十九,只重重的点了头。

    确定小皇帝必然无事,霍十九便吩咐了景同去处置尸首,整理寝殿,他则是与曹玉一同陪着小皇帝更衣盥洗,又命人送了午膳过来,一同陪着小皇帝吃饱喝足。

    小皇帝真正躺下午歇了,霍十九才与曹玉离开,

    在寝殿门前,景同给霍十九行了大礼,重重的叩头,“奴才多谢锦宁侯,奴才给您磕头了”

    “景公公快起来吧。这些都是身为臣子应当做的。”霍十九将人搀扶起来。语气温和又谦逊。

    景同摇头道:“奴才跟着皇上身边,看的最清楚,锦宁侯对皇上是真心实意的,皇上知道,奴才也知道,往后只要是为了皇上好,锦宁侯只管吩咐奴才,上刀山下油锅都是一句话的事儿,奴才万死报答锦宁侯的恩情。”

    “景公公当真是言重了,你我同为皇上当差效力,身为臣子,自然是要报答皇上的恩情,景公公的心思也都放在皇上身上即可。”

    “是。”过犹不及,景同表完了忠诚,自然不会在多赘言,只是亲自将霍十九与曹玉送上了马车。

    马车沿着冗长的宫道离开时,雪比方才又大了一些,他们的马车碾过的车辙,立即就被纷纷扬扬洒下的雪花覆盖上。

    马车上,曹玉盘膝坐在霍十九对面,沉默不语。

    霍十九也无心多言,虽面色如常,可紧蹙的眉头泄露了他此时压抑的心情。

    曹玉道:“爷还是先更衣整理一番,别回了府叫夫人看出端倪,反倒担忧。”

    “你说的是。”霍十九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就到了暖壶中的温水在帕子上擦脸和手。

    谁知刚擦了一把,马车就停下了。

    “怎么回事?”曹玉撩起车帘询问。却见一人一马立在马车前。

    马身如同上等黑缎,在皑皑白雪之中结了晶莹冰凌,更显神骏。马上只人身着玉色锦缎大氅,带了雪白的暖帽,容颜艳丽,神色宁静,仿若雪中的仙子。

    “夫人?”

    霍十九惊愕,手忙脚乱的擦脸擦手。后悔方才在宫里为何不好生处置干净了再出来。

    蒋妩已经翻身下马,抖了抖身上的积雪,手持乌黑马鞭,小鹿皮软靴在雪地中猜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因冷的脚趾头都痒,不耐烦走路,索性纵深跃了过来,眨眼就到了马车里。

    狭窄的马车里多了蒋妩,立即拥挤起来。

    霍十九身上的血腥味也扑鼻而来。

    蒋妩皱了皱眉,看着霍十九呆愣的模样,玩笑道:“难道今儿个皇上想吃鸡,你亲自操刀杀机拔毛来着?”

    霍十九干笑两声,知道糊弄不过去,就笑着道:“是杀了一只‘鸡’。”

    蒋妩接过他的帕子,拉着他的手为他擦拭指甲缝隙中的血渍。

    曹玉就披了大氅下了车,骑上“乌云”后,吩咐回府。

    马车再次启动,略微摇晃之中,蒋妩专注的为他擦净了手和脸,许久才笑着道:“往后杀鸡这等事交给我来做便可,好久没动手,我闻到这个味儿手痒的很。”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