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军户家的小娇妻 > 第3章 萧山回归

第3章 萧山回归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军户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第3章

    宿州城外镇北军军营。

    此时正是晌午休息时间。兵士们吃了东西后,便都坐在一处吹牛打屁,说着家常话。不过陷阵营这边的营帐外正是热闹的时候。

    其他营里的看着那边热闹,也不敢过去。没法子,不敢过去啊。陷阵营那群人可不简单啊。谁让人家是陷阵营,每次都是冲锋在最前面的,要么就死了,活下来的那都是横的要命的,走出来都带着一股子杀气的。

    “铁牛,加牛,把给山子给干趴下。”

    陷阵营这边一阵阵的吼着。

    他们围成一圈,圈里,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在角斗。

    这两人身材差不多,都是牛一般的见状。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缺了一只眼睛。另外一个方方正正的脸,不过脸上却留着一道刀疤。

    独眼的大个子咧着嘴笑了笑,“山子,你可小心了。”

    萧山呵呵一笑,“那可说不准。”说完一脚往前面一伸,对着对方的脚就是一踢。

    “嗯?”铁牛皱眉,“你小子,来这么一招啊,”

    说起来,铁牛的力气也不比萧山小,不过他有一点不好,就是身体太胖,有些不灵活。这会子萧山攻击他的下盘,便没法子像之前那么稳如泰山了。

    铁牛心一横,干脆就像打仗的时候那样不要命,直接抱着萧山一起往地上一倒。两人同时落地。

    “哈哈哈,铁牛,真有你的,什么时候都有咱们陷阵营的精神。”一个铁甲小将走过来鼓掌大笑。

    萧山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着铁牛就是一脚,“你个龟儿子,来这一招。”

    铁牛哈哈一笑,“反正咱都没讨着好。”

    萧山懒得理他,走到一边接过兵士旁边的碗,对着嘴里就咕噜噜的大口喝了起来。

    铁甲小将走了过来,“萧山,过几天你就要回去了,听说是家里给说了亲了啊。”

    萧山一听,国字脸顿时有些红了,连右脸上的那道刀疤都显得有几分可爱。旁边的陷阵营的兵士们也跟着笑起来。陷阵营的士兵都不大识字,来了信件都是校尉张定楠帮着念的,所以谁家什么大事小事的,都逃不过张校尉的法眼。

    萧山摸了摸红红的耳朵,愣愣道,“张校尉,这事情还没谱呢。上次我娘来信,不是说准备相看吗,谁知道能不能成。咱这模样,又是在刀口上过日子的,可不好找媳妇。”

    “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张定南虽然是世家子出身,可跟着这些大兵们待的时间长了,也没那么多规矩,勾着萧山的脖子笑道,“咱虽然是刀口上过日子,可也是保家卫国是不?再说了,咱们粗是粗了,可咱疼媳妇,你们说对不对?”

    “对!”一群汉子大声附和。

    这可说的都是心里话,常年在外的,真是难得讨个媳妇。真要是有了媳妇,给你暖被窝,给你生儿子留后,谁还不当着菩萨供着啊。说句难听的,他们这常年在外的,哪天回去突然多个野种儿子,那也得捏着鼻子认了。

    张定南拍拍萧山的肩膀,笑道,“回去拿出咱们陷阵营的本事来,找个好媳妇,明年抱上大小子。到时候我给你们弄酒来庆祝。”

    萧山是陷阵营的老人,虽然不够聪明,可是很是勇猛,要是在历练历练,张定南不介意培养一下心腹。不过前提是这萧山以后得活下来,得有进步。当然,这是后话,不过此时作为陷阵营的长官,拉拢一下自己的心腹士兵还是很有必要的。

    “哟,山子,张校尉说这话了,你可要加把劲儿了。老子的儿子可都能拿弓射箭了。”徐铁牛一脚提到萧山的屁股上面,一脸得意道。

    徐铁牛和萧山一样,都是陷阵营的老人了。作为敢死队一样的陷阵营,能活下来都不容易。所以希望兄弟们都能留下一男半女的传宗接代。特别是萧山还挺年轻的,连个婆娘都没讨过,这死了可太不值得了。

    萧山自己却心里有些打鼓,他是个粗人,总觉得自己这条件,肯定讨不找媳妇的。

    谁家好姑娘,会嫁给他一个军户啊。

    话虽如此,到了假期这日,萧山还是收拾了东西屁颠屁颠的往家里赶路。

    虽然爹娘比较疼二弟三弟还有小妹,可他还是惦记家里的。

    萧山回到村里,一路上村里人都笑着打招呼,“山子回来娶媳妇的吧,可真是恭喜了。”

    萧山一愣,“这媳妇说好了?”

    还没来得及问,那人已经笑嘻嘻的走了。

    萧山心里这个着急啊,赶紧火急火燎的往家里狂奔。

    冯贞自然不知道萧山已经回来了。在待嫁的这段时间,她也没有干坐着,而是请了她娘冯李氏去外面打听了一下山下村萧家的事情。

    作为边民,很多人都是从外面迁来的。所以冯贞所在的山南村村民,对于萧家的事情很多都不是很清楚。这次定亲也只不过知道家里的一些外在情况,,但是要知道一些萧家内里的事情,那可就困难了。

    冯贞一向都是秉承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想法,即将嫁入萧家,自然也要把自己的婆家给打探清楚了。

    冯李氏也不好明着打听,就请了媒人王大娘来家里吃酒,话里话外的问着萧家的事情。

    王大娘虽然是个媒人,不过对于冯贞这漂亮姑娘还是很喜欢的,再加上现在婚事已经定了,冯家也不可能退亲了,对于萧家的事情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冯李氏听完后,脸上惨白,心里更是一阵阵的发寒。

    之前以为自己闺女嫁过去受委屈,如今看来,前途堪忧啊。

    原来这萧山虽然如今已经是个伍长了,但是所在的军营是陷阵营,也是大伙说的前锋营,打起仗来可是跑最前面的。这也就意味着,自己闺女这时时刻刻的都得准备做寡妇了。

    另外一方面,萧家的情况也很复杂。

    萧家是在十五年前萧家老父萧老叔在边关打仗,因着朝廷对边军分军田和各种优抚政策,所以从关北搬过来的,可没几年萧老叔就因为断了腿而退伍,由着他的大儿子萧山给接替了位置,继续从军。当然也是从大头兵做起了。长子继承父亲的责任,这也无可厚非。

    但是,在山下村与萧家人亲近的那些人传出一些谣言,说是萧家从老到小,已经把萧山这长房视为军户绵延下去了。也就是说,萧山在萧家这边的任务就是活着打仗,然后生儿子继续去打仗。以免让其他两房的子弟去从军。

    萧老叔和萧吴氏这一招可谓是太过狠心了。虽然军户确实是绵延不绝的,子子孙孙都要去从军,可是萧家这样把萧山一房当做炮灰挡在前头,早早的就把他排除在萧家之外,但是却理所当然的占据他为家族挣来的饷银和作为军户的福利,这事情很让外人不齿。

    萧家人自然也不糊涂,知道这事情说出来丢人,所以都把这些黑心思藏在心里,连萧山都不知道。只不过是他的两个妯娌进门后,和别的媳妇说起话来没遮拦的时候,稍微露出的那点子想法罢了。

    冯李氏到底是聪明人,听到这些情况之后,就知道,自己闺女嫁到萧家去,那就是去传宗接代的。至于做长房媳妇当家做主什么的,那都别想了。甚至萧山挣回来的东西,以后都不可能拿到手里。萧家人只怕也就是让他们活命罢了。

    想到这,冯李氏悲从中来。王大娘见着了,心里倒是不觉得后悔。她做了一辈子的没人,给歪瓜裂枣找个二八年华的漂亮媳妇,这事情没少干过,要是因为这点事情就内疚,那她也趁早不做媒婆这职业了。

    况且她今天说出来,也不过是知道,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早点让冯家人看清现实,日后怨恨也不至于太深了。

    “小嫂子啊,那萧家再不好,萧山这孩子倒是不错。我看过了,很忠厚老实后生。你闺女嫁过去肯定是享福的,你就放心吧。”

    冯李氏也没心情理她了,只在一边抹眼泪。王媒婆讨了个没趣,吃饱喝足了,打了个招呼就往家里去了。

    王大娘一走,冯贞就从隔壁屋里出来,“娘,你慌什么,萧家人再厉害,我过门后就是大妇了。且那萧山都从军几年了都没事,可见是个有福气的,你就别伤心了。”冯贞还真不怕未来会被人欺负。她很清楚,她未来的地位是建立在萧山的能力而定的。而现在来看,萧山就算再不受萧家人重视,但是他作为萧家顶梁柱是一个事实。只要她拿下萧山,萧家人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冯李氏满脸婆娑的抬头,看着自家这如花似玉的大闺女,不止没好过,反而更伤心了,搂着冯贞又哭了起来。

    不过冯李氏就算再不愿意,这婚事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很快王媒婆再次登门,顺带带来了一个消息,萧山已经回来了,只能在家里待上半个月,萧家的意思是这段时间把亲事办了。

    冯李氏便是心里不乐意,也是捏着鼻子应了,强颜欢笑的给自己闺女准备出阁事宜。

    另外一边,萧山已经从家人这边确定了自己即将成亲的事情。而且听媒人说,那姑娘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这下子萧山可乐坏了。

    从军三年,母猪赛貂蝉啊。更何况是萧山这样的大龄剩男了。所以一向耿直忠厚的萧山心里也不免有些‘歪心思’了。

    要不要去看看呢。虽然还有几天就要成亲了,可他第一次发现,时间似乎过的太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