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军户家的小娇妻 > 第4章 夫妻见面

第4章 夫妻见面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军户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姐,我看到一个人在我们家外面鬼鬼祟祟的。”

    冯瑞从外面跑进屋里,就冲着正在厨房里择菜的冯贞小声打着报告。

    冯贞正在为自己的未来谋划,听着这话也没往心里去,“是不是路过咱们家门口。”

    现在的人其实还挺朴实的,特别是这山南村都是穷苦人家,很少会有人有心害别人,最多也就是像萧家那样窝里横罢了。

    冯瑞摸了摸自己的童子髻,满脸疑惑,“可那个人我不认识啊,不像咱们村的。”这村子不大,人也少,各家各户的谁不认识谁啊?可冯瑞很确定,自己绝对没见过那个大个子。村里但凡是有些力气的,要么就逃走了,要么就参军了,像那样大个子的人,要是见过,他还能不记得?

    “姐,会不会是蛮子啊?”冯瑞想到这茬,脸都吓白了。

    这也不怪冯瑞胆小,作为边民,就要有时时刻刻被蛮子偷袭的觉悟。所以冯瑞虽然才六岁,但是也没少跟着自己爹妈一起逃难,逃到深山里去,等蛮子洗劫一空了跑路了,他们再回来。这也是他为什么瞧不上那些军人的原因,虽然是保家卫国,可也没看着他们怎么保护家卫国啊,蛮子都打到他们家里来了。

    冯贞一听,心里也有些担心起来,她还没机会见过真正的蛮子,可是原主记忆力,那蛮子确实是挺可怕的。特别是现在她爹冯秀才卧床不起,逃跑都逃不了。她赶紧擦了擦手站起来,“咱们出去看看去。”

    “嗯。”冯瑞赶紧埋着小短腿在前面领路。因着害怕,还把自家的擀面棍给捏手里,准备待会要是那人真是贼人,他还能顺道作为一个男人保护自己的姐姐。爹和他说过了,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是要保护娘和姐姐的。

    冯贞心里更是忐忑。要不是蛮人还好,要真是蛮人了,这事情可不好办。

    姐弟两才出了门,果然见着一个人影钻到了门口的大树后面躲着。

    “姐,就在树的后面。”冯瑞鼓着腮帮子一脸严肃的指着大树的方向。

    冯贞赶紧过去把院门关上,从里面用东西抵着,对着外面道,“树后面是哪位客人?你要是不出来,我可喊人了。”

    看到只一个人,冯贞心里就没有刚才那么担心了。甭管是不是贼人,只要对方有什么动作,她就在院子里喊几声,村里人听到了,自然都会过来了。

    “别,别喊。”背后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声音中气十足,听着很是洪亮。

    冯贞踩着凳子趴在院墙上面,“你是谁?”

    “我,我……我是……我是萧山。”紧张的开始结巴了。

    萧山?

    冯贞瞪大了眼睛,她正愁着这萧山人品性情怎么样呢,没想到这萧山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大树后面的萧山此时和是后悔不已。

    他这两天在家里实在待不住了,帮着家里干完农活后,浑身上下不自在,就自己跑来偷偷的看媳妇了。

    在萧山二十多年的生活里,媳妇这种东西是很稀罕的。只能做梦的时候想想,哪里敢真的有这想法啊。所以如今真的找到媳妇了,他这心里就实在按耐不住,想看看自己媳妇长的咋样啊。谁能想到竟然被人发现了。

    完了完了,要是让人家觉得自己是个登徒浪子,没准这好好的婚事就泡汤了。

    萧山在大树后面懊恼不已,伸手抓头发,平日里的看起来山一样的汉子,此时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恨不得打自己几嘴巴。

    冯贞却暗喜不已,她之前就盘算着怎么在进了萧家的门后,把萧山给拿下呢。

    如今自己送上门来了,她自然也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便伸出一张脸,对着院子外面道,“那你过来干什么?你出来看看,可不是诳我的?”

    萧山正担心自己这到手的媳妇就没了,听着这柔柔的一声,顿时心里一紧,一点点的挪出去。

    只见远门不高的冯家院墙上面,一个女子正趴在那里,从露出的肩膀可以看出,是个娇小的女子。再看那张脸,萧山顿感不能呼吸了。

    萧山虽然不知事,可是也听不少兄弟们说起女人这回事。谈起女人的美,无不是肤白,胸大,屁股大。

    但是此刻,萧山才发现,那些美人都上不得台面。

    眼前这个才是美人。那皮肤比他吃过的白面馒头还要白,那眼睛比水还清澈,那嘴……那宜嗔宜笑的神情……

    萧山只恨自己没读过书,不知道用什么好的词来形容美人的美。只能呆呆愣愣的,张着一张嘴,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冯贞瞧。

    真是个二愣子。

    冯贞对于萧山这个态度很是满意。

    男人食色性也,这种德性哪怕是过了几千年,都是恒古不变的。所以从水面上看到冯贞儿的这张脸之后,她就对自己未来拿下萧山很有信心。

    特别是,她很理智的知道自己的优势,也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冯贞一想到这,突然觉得自己挺坏的,用这么多的心思,来对付一个老实巴交的粗汉子。不过一想到这汉子以后是她的,那她就觉得理所当然了。反正算计来算计去的,还不是在一个屋里?

    想到这,她忍不住嫣然一笑。

    这一笑愣是让萧山失了魂魄,呆呆愣愣的不知道怎么反应。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姑娘……

    冯贞正想着如何和这萧山接触,又让对方不至于轻视她,旁边的冯瑞已经嚷嚷起来,“姐,你快下来,别让人看了去。”冯瑞是个古板,对于自己姐姐被一个外来的男人这么看去了,觉得很是不舒坦。

    就算这个男人是他未来的姐夫都不行。

    冯贞听着,眼睛滴溜溜的一转,从椅子上下来,道,“上门是客,你给他送碗水出去,顺便让他赶紧回去,就说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冯瑞万般不愿意,但是碍于冯贞的吩咐,只得勉勉强强的鼓着脸应了,拿着水瓢装了水,开了院门门去给萧山送水。

    冯瑞气鼓鼓的跑到萧山面前,“给,我姐让我给你端的。她说让你回去,免得被人看到了说闲话。”

    萧山刚见冯贞突然从墙上下去了,心里还在焦急担心,以为冯贞生气。见着冯瑞出来,心里紧张不已,以为是过来赶人的,听着冯瑞是送水的,还是冯贞让他送过来的,顿时心里像开了花一样的,美得不得了。

    他端着水瓢朝着院门看去,只见远门那边伸出一个脑袋,见着他瞧过去了,立马躲了进去。

    虽然只那么一瞬间,萧山还是看到那人脸上羞怒交加的样子。

    “喂,你快喝水啊。”冯瑞不满道。他心里,这个人长的可真丑,配不上自己的姐姐的。

    萧山此时看着小舅子却觉得十分的顺眼,觉得怎么看这么可爱,赶紧下子抱着水瓢喝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像是喝着美酒一样,喝完之后,还一副十分回味的样子。

    他从衣襟里掏出了一块糖块出来,放在小舅子的手里。眼睛又开始盯着院子,想看看还会不会看到自己想看的人。

    冯瑞到底是个孩子,见着糖块,顿时直了眼睛,再看萧山也没那么不顺眼了。脸带笑容的赶紧跑回院子里。

    见着冯贞还在院子里站着,他喜滋滋道,“姐,那个大块头人还不错。”说着已经开始舔着手里的糖块了。

    冯贞看着,顿时鄙视不已,“一块糖就把你姐姐给卖了?”

    她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还是对萧山有些满意的。刚看着挺大个子,说话也磕磕巴巴的,还以为是个木头疙瘩,现在看来,还是有些心思的,至少还会用用糖衣炮弹收买小舅子。

    看来还是朽木可雕啊。

    冯贞自然没再去看萧山在不在。在她看来,和萧山的这场互动已经差不多了。再来一点,没得让人看轻她了。就这样看的着,又看不够的情况下,这几天就能让萧山惦记了。

    不得不说,冯贞对于男人还是很了解。萧山在冯家外面站了好一会,直到看着好些干活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进村子了,他才赶紧往家里走。

    一路上,他心里都在惦记刚刚的事情。想着要成亲娶媳妇了,萧山这心里就跟涂了蜜一样的,甜的都化了。

    因着两边都准备的很充足,所以即便时间很短,也没有觉得很仓促。

    冯家嫁女,本来也不用大办,加上冯秀才生病的缘故,所以也没有办酒席,只是给左右邻居送了一些喜饼罢了。

    这年头能送点喜饼,已经十分不易了,所以村里倒是没有笑话,反而十分热情的来冯家给冯贞送嫁,给冯贞撑场面。

    萧山牵着马来迎亲的时候,在村里引起了小轰动。

    现在的马匹可相当于后世的小汽车了,而且还是高端的那种。在这穷乡僻壤的地儿能牵着一匹马,那相当于在后世小镇开着一辆劳斯莱斯了一样让人吃惊了。甚至有过之无不及。毕竟大伙认识马,可小镇的人不一定认识劳斯莱斯。

    冯李氏看着这阵仗,脸上也觉得有面子,心里总算好受一些。

    可是看到萧山这长的粗壮,加上脸上还留着一道疤,还是偷偷的叹了口气。

    萧山激动的满脸通红,感觉比上战场打了一场胜仗还要高兴的。

    自从那天回去之后,他就一直日思夜寐,吃饭也想着,干活也惦记着,反正脑袋里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就剩下冯贞的身影在脑袋里晃来晃去了。

    萧山并不是一个孟浪的人,也不是一个好色之人。要是换做不相干的人,长的再漂亮,他也就是闪瞎眼罢了,不会惦记。可冯贞不一样啊,那是他准媳妇,名正言顺能惦记的人。所以这潜移默化的,冯贞就在他心里扎了根了。

    昨晚上一晚上,他兴奋的没睡着,今天天没亮就爬起来准备了,现在终于要接到媳妇了,心情激动可想而知。

    见着冯李氏了,他首先一个跪在地上给冯李氏磕头,规规矩矩的喊了声,“娘。”

    旁边的村民见状,都笑闹着起哄。

    冯李氏赶紧让人起来,王媒婆笑着在边上道,“瞧这女婿真是孝顺啊,媳妇还没接到,就先改口了,小嫂子,你这下子放心了吧。”

    冯李氏心里自然高兴,笑着点头,“是个好孩子。”

    王媒婆趁热打铁,“那咱就不耽搁了,赶紧让人接了新人回去,免得错过这良辰了。”

    冯李氏赶紧让人请来帮忙的相亲去把把冯贞从房间里请出来。

    萧山就这么巴巴的看着。

    看着萧山这模样,其他看热闹的女人们都捂着嘴偷笑。都说这傻人有傻福,这大个子能娶着这么漂亮一媳妇,可不是福气吗?

    片刻,冯贞就被人请了出来,萧山和冯贞一再次拜别冯李氏,又对着冯秀才的房间叩拜上下,这才骑马离开了冯家。

    眼看着萧家的迎亲队伍越走越远了,冯李氏更是直接坐在门槛上痛哭起来。

    山南村和山下村离着并不远,才走了不到半个时辰,迎亲队伍就到了山下村了。

    山下村比起山南村看起来要富裕一些,因为山下村多半都是军户出身。这个时候,大棠对于军人的福利政策还是不错的,特别是边军的待遇,所以作为军属,家家户户的都不担心没饭吃。

    进村后,冯贞就听到了热闹的欢呼声,声势比起山南村要大的多。

    晕晕乎乎的跨门,拜天地之后,一直到被王媒婆送进了洞房之后,冯贞才觉得松了一口气了。

    两辈子第一次嫁人,虽然其中很多流程都省略了,可依然很折腾人。别的不说,光是在头上盖着盖头就让人够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