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军户家的小娇妻 > 第六章

第六章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军户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我不饿,我等你一块儿出去。”

    这时候萧山可不想离开自己媳妇身边。

    冯贞闻言,心里有些受用。虽然她对萧山现在还没什么感情,可是木已成舟,以后是要过一辈子的人,心里自然也是希望对方看重她的。

    而且萧山对她的看中程度,直接决定了她在这个家里的地位。

    她摸了摸头上的发髻,笑着站起来,“那我们一起出去吧,别让家里人等了。”

    萧山嘿嘿一笑,走过来和冯贞一道出去。

    “这大嫂还是秀才家出来的了,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不说给咱们做饭吃,好歹也早点起床吧。”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青色碎花小褂的少妇,年纪十七八岁的模样,长的尖嘴瘦脸。正是萧家儿媳妇郭翠花。

    郭翠花是也是军户出身的,家里父兄都从军战死沙场,自从知道萧家长辈的心思之后,她就一直没把萧山当活人看了。所以冯贞这个新进门的嫂子,自然也不当回事。

    这会子看冯贞还未起床,心里便觉得十分不高兴,连带着语气也带这几分抱怨。

    旁边一个圆脸女子是萧家老三的媳妇徐红玉,倒是出身清白人家,平日里在萧家不怎么说话,这会子听到郭翠花的话,也只勾了勾嘴唇没说话。

    郭翠花见没人答应,觉得没趣,跑过去对着正端坐桌上的萧吴氏道,“娘,今儿个这事情您老得管管,要不然以后大嫂这还不的无法无天了。”

    萧吴氏睁开半眯着的眼睛,轻哼一声,“你大哥可在家呢,你安分点。”

    郭翠花闹了个没脸。撅着嘴去厨房干活去。

    她确实存了点小心思。毕竟以前萧山光棍一个,什么都往家里拿,虽然家里还是娘做主,可好歹这东西大伙都有份。如今大嫂进门了,多了个人分享这些东西,加上冯贞是萧山名正言顺的媳妇,又是个读书人,听说读书人心思多,她担心冯贞到时候往萧山这边伸手,把这些东西都给独吞了。这她可不答应,所以便想着让婆婆一起给冯贞一个下马威。

    不过想到萧吴氏的提醒,她也不敢造次。毕竟虽然不把萧山当个活人看,可她还是怕萧山这个煞神的。

    平时萧山不说话的时候,她连和这个大伯说话都不敢多说,哪里还敢当着他的面对冯贞怎么样啊。

    幸好萧山在家里也待不了几天。郭翠花得意的笑了笑。

    冯贞和萧山过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

    这时候普通人家是很少吃三顿的,一般吃两顿就很不错了。可萧家这边因着都是壮劳力,消耗大,所以每天必须吃三顿。早上虽然是粗面窝窝头和米粥,配上几个咸菜,在村里也已经十分难得了。起码在冯家的时候,冯贞一天能吃上一顿这样的饱饭,已经感觉很满足了。

    乡下也没那么多规矩,不用敬茶,不过冯贞还是坚决给两老端水行礼,一副很懂礼数的模样。

    “爹喝茶,娘喝茶。”冯贞声音轻柔道。

    萧山在边上看着,心里更是喜欢的不得了。觉得自己媳妇和别人果然是不一样的。倒是和他以前在听说书先生说的那些大家闺秀很像。

    萧老叔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就没说话了。倒是萧吴氏,喝了茶之后,看了她一眼,声音淡然道,“你既然进了我们萧家的门,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和萧山好好过日子,日后早点为我们萧家开枝散叶。”

    “是啊大嫂,我和红玉可都有孩子了,就等着大嫂了。”郭翠花子啊边上搭腔道。

    冯贞闻言看了她一眼,萧吴氏道,“这是你二弟妹翠花,”又看着徐红玉,“那是你三弟妹红玉。”

    冯贞笑着点头,又扫了一眼他们各自身边的男人。

    俗话说,相由心生,冯贞觉得十分有道理。郭翠花长的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一看就是个刻薄之人。而她男人萧春生和她也有几分夫妻相,这夫妻两估摸着不大好相处。

    那徐红玉没说话,脸上带着三分笑意,倒是不知道是个怎么样的人,萧家老三萧林如今在宿州城做账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敬茶后,一家人便坐下吃饭。

    郭翠花和徐红玉都带着自己孩子,郭翠花生的是个儿子,如今已经四岁了,可以自己坐在小椅子上吃着窝窝头,徐红玉的孩子是个女儿,如今一岁多,还得徐红玉抱着喂点粥。

    萧山看着有些艳羡,回头看了看自己媳妇,心道没准自己明年就能抱上儿子了,心里便有些期待起来。

    冯贞倒是没想这么多。只是歪着脑袋看了看,没看着老四萧妙妙,心里便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问。

    等一家人吃完饭了,萧妙妙才背着篓子从外面回来,额头上带着一些脏兮兮的印记,显然是出去干活了。看着家里人在吃饭,只打了招呼,就笑嘻嘻的去洗了脸,然后跑过来围在拿着剩下的窝窝头和米粥吃了起来。

    萧吴氏道,“今天采了多少?”

    萧妙妙笑道,“今天运气还不错,采的草药还不少,回头晒晒就能拿去欢换银子了。”

    冯贞一听,这才知道,萧妙妙原来还认得草药,而且还能为家里分担生计。心道难怪萧家日子过的好,家里三个儿子,一个闺女,各个都能挣银子。

    吃完饭,萧老叔便因为腿脚不便,不方便出门,便坐在院子里磨着农具。萧春生则出了门去,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萧吴氏吩咐了两个儿媳妇一些家务活,便回屋休息。

    冯贞主动帮着萧妙妙收拾碗筷,萧妙妙赶紧阻止,“大嫂,今天是你第一天来,万万没有你来干活的道理。”

    “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冯贞也不是躲懒的人。且今天起床晚了,她也有些不好意思。

    萧妙妙却推她的手臂,看了看她的背后,道,“我大哥还在等着你呢,他过两天就要回去了。”

    冯贞闻言,回头看了眼还呆呆的站在厨房门口的萧山,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笑意,“那好,我回去帮你大哥收拾行李,就辛苦四妹了。”

    萧妙妙笑着摆手,“不辛苦不辛苦,你快去吧。”

    冯贞这才擦干净了手,朝着萧山走去。见着冯贞过来,萧山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转身就跟着冯贞一起往房里走。

    回了房间,冯贞也不理萧山,自己去衣柜里给萧山准备衣物。

    打开衣柜一看,才发现衣柜里也只放着两件单衣而已,里面什么都没有,便回头看着萧山。“你的衣服呢?”

    萧山本来还有些委屈,正在暗自别扭,听到冯贞问他,赶紧道,“我不用衣服,平日里难得回来一次,在军营里都得穿军服,不差衣服穿。”

    朝廷对军人的待遇还是不错的,每年都会发放足量的衣服。一年四季的衣服都不差。

    冯贞闻言,心里也有些不快。虽然萧山很少回来,可他到底是家里的一份子。家里怎么样也要给他准备一些东西的。且看着萧山这个无私奉献的性格,她心里也有些担心。

    她转过身坐在床边道,“你也过来坐坐,我和你说说话。”

    刚听萧妙妙说萧山过两天就走,有些话她得提早和萧山说好了,免得以后处境艰难。

    萧山闻言,赶紧坐在床边上,局促的手都有些不知道放在哪里了。他平日里接触的最多的都是粗大兵,安全不知道怎么和娇滴滴的小媳妇接触。

    冯贞见他局促,主动伸手抓过他的手掌,两人十指交缠。感受到萧山身体僵硬,她心里暗自偷笑,脸上却一脸认真道,“你平日里在军营里做些什么,担任什么职务?”

    听到军营的事情,萧山顿时来了精神,腰背都挺直了,“呵呵,我是陷阵营的。陷阵营你知道吗,就是宿州军最厉害的一个营里。我在陷阵营好几年了,现在做伍长,平时咱们没事的时候,就在一起比武,蛮子不老实的时候,张校尉就领着咱们去打蛮子。”

    冯贞没觉得陷阵营有什么出挑的地方,虽然是打先锋的,可论级别,那和其他的队伍也是差不多的。不过她知道,伍长是这里的一种军制,五人为伍,伍设伍长,伍也是古代军队中最低层的军官。也就是说,萧山现在大小也是个官。

    不过说实在的,她知道古代军队是最讲究军功的,特别是边军,因为太过艰苦和危险,所以空降部队很少,这里对于寒门子弟来说,是有许多机遇的。

    所以对于萧山参军几年,而且据说还是在最厉害的营地里面,竟然还只是个伍长,心里不免有些疑惑。

    萧山见冯贞没说话,以为她是不喜欢听军营里的事,心里有些担心,闷闷道,“其实之前张校尉准备提拔我去做亲兵的,可我不识字,看不懂那些飞鹰传信,就没能去。不过虽然没能做亲兵,可我们陷阵营也不危险,这几年蛮子还是比较安分的。”

    原来是这样!

    冯贞终于知道了。萧山不识字,这是个巨大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