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军户家的小娇妻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军户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蛮子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对面城墙上竟然在摆设投石机。

    这东西他们虽然不会做,可这些年也缴获了几架,确实有些作用,但是对于他们这些马背上的人来说,这东西实在笨重,不利于奔跑,还不如弓箭用的爽快。而且对方只能在他们离着近的时候,才能打击到他们,所以在安全距离之内,自然只会把这些木头做的东西当做一堆摆设而已。

    反正先前攻城的时候,这些大家伙投下来的石头,可一个都没打中他们呢。倒是对方那边费了不少力气,想想就觉得好笑。

    所以这会子见到宿州城墙上又开始摆弄这些投石机了,蛮子们都哄堂大笑起来,对着那边嗷嗷的叫。

    语言不通,宿州的人也听不懂他们叫的什么鸟语,不过从他们这些神情就能看出,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宿州的守军们气的咬牙切齿,刚刚一腔热血,还愁着没处发泄呢,此刻恨不得蛮子们再来一次,他们一定要好好的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蛮子们。

    张夫人在一边冷眼旁观,也不理会蛮子们,也不阻止宿州守军对对方射箭反击,而是一心一意的盯着投石机。

    在她身后,冯贞更是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

    投石机完成之后,她的任务已经结束了,此刻是张夫人的舞台,自然是只能让张夫人一个人表演的。冯贞心里和弄清楚,即便宿州城守住了,这大功劳也只能是张夫人,而不是她一个无名小卒的。不过她也不计较这些功名利禄,毕竟在她这个时候,也确实无福消受这些东西。

    “还要等多久才是时机?”张夫人有些跃跃欲试。这次蛮子进攻,让她第一次感觉到作为将军夫人的威风和手握权力的感觉。更体会到百姓爱戴所带来的骄傲。

    一旦得到,她自然不想失去。

    此刻她别任何人都清楚,若是她果真能守住宿州城,那么日后,宿州城的百姓们就不会再记得宁氏夫人,而是记得她这个罗氏夫人了。

    她才是真正的大将军夫人,是宿州城的女主人。即便将军对她不满,一直打压她,也并不能影响百姓对她的支持。

    冯贞见张夫人眼中的急切,低声道,“夫人,这事情必须一击即中才能起到最大作用。民妇看,不用等多久就能成功了。”

    “好。”张夫人虽然有些急于立功,却也听得进劝谏。她已经看出了冯贞的本事和聪慧,此时自然有些言听计从的意思。

    不过大伙虽然没有动静,但是投石机后面的士兵和辅助之人都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待张夫人一声令下,就能立马行动。

    其他士兵并不知道张夫人的意图,都有些好奇的看着这边,连范同都有些莫不清楚情况了。

    夫人这是要做什么?

    难不成就这么看着?

    范同开始有些头痛了。夫人刚刚那番话确实给予了守军们很大的鼓励,可在这里杵着,似乎还是不妥。万一有个什么损伤,对于宿州城的军心来说可是一大损失了。想明白之后,他朝着张夫人走过去,正准备劝张夫人躲一躲,一阵激烈的号角声响起,蛮子们再次发动攻城战争。

    范同大惊,再也顾不上张夫人,对着守城的士兵大喊,“做好准备,蛮子们又来了,儿郎们,为了在宿州,为了父母妻儿,和蛮子们血战到底!”

    “血战到底!”

    所有人义愤填膺大喊一声,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武器。

    此时,谁也没再注意,城墙上站着一群妇孺还没褪下。她们紧张的看着蛮子们冲击过来,到了城墙底下。

    “就是现在!”冯贞激动道。

    张夫人眼睛一眯,挥手道,“投掷火球,烧死这些蛮子们!”

    一声令下,所有人有条不紊的开始发动投石机。

    就在蛮子们高兴的准备攻强的时候,一个个索大硕大的火球从天而降,伴随着呼呼的风声,火球不灭,反而越发的旺盛。一个个的砸到蛮子们中间,很快就把蛮子们身上的毛皮衣服烧着了。一个个蛮子们开始掉在地上打滚灭火,可惜火还没灭,就被自己受惊的马给活活的踩死了。

    蛮子们还没反应过来,这种情况已经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局面。

    这些蛮子们本来就是凭着一股勇武之力打仗,完全没有什么阵法纪律可言,此时突发状况,顿时乱作一团,连带兵的蛮族左翼贤王柯力斜都控制不住。

    同时,那些到达城楼之下的蛮子们也没好过,一个个的火油从天落下,火油落到身上,烫的他们满地打滚。有些还没爬上来,梯子就已经烧着了。

    一时间,入目的是惊慌失措的蛮子,还有那些互相践踏挤压的马群。

    “怎么回事,赶紧让他们停下来,”柯力斜大声吼道。

    场面一片混乱,声音都被淹没在各种凄厉的喊叫声中。

    “我的娘哟,这是,这是咋了?”

    一个已经下了决心准备和蛮子一决生死的副将瞪大眼睛。和他同样震惊的,还有那些或者缺胳膊短腿,或者头破血流的将士们,青壮们。

    这些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症状给弄的蒙住了。

    好在范同反应快,大叫一声,“趁他病,要他命,烧死他们啊。”

    这些士兵们这才反应过来,放箭的放箭,抛石头的抛石头,有些手里没兵器的,干脆把那些妇孺的位置给顶过来,突突突的开始发射大火球。

    看着那些蛮子们四处逃窜,无暇他顾,一个个的激动的面红心跳。

    打了这么多天,只有今天才是真的爽了。

    蛮子们在经过打击之后,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终于逃出了打击范围。

    此时各个狼狈不已,哪里还有之前意气风发的嚣张模样。就连此次带兵的左翼贤王柯力斜都被火花烧到了发尾,胡子也被烧了一截。

    听到下属禀报过来的伤亡状况后,柯力斜大喝一声,一刀把旁边瘸了腿的战马劈成两半。

    “该死的两脚羊!”他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宿州城,听着那边的欢呼声,气的心血上涌,厉声道,“传令下去,尽快整顿好,攻下宿州城之后,允他们烧杀抢掠十天!城中的金银财富,大棠的美女,都是他们的。”

    财帛动人心,这声令下,蛮子们又很快又燃起了斗志,纷纷的在战马上嘶吼。恨不得立马杀进宿州城,一雪前耻。杀死大棠的男人,抢占他们的妻子,让他们的妻儿哭泣。

    改进后的投石机已经向所有人展示了自己的威力。蛮子们退走之后,宿州城工匠们开始大力的改进投石机。

    不过冯贞也知道,这次就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了,估计蛮子们吃一堑长一智,下一次就不会在他们的攻击范围之内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改进器械还是有一些帮助的,冯贞也没有说出来打击大伙的信心。

    而且经过之前的一场火烧蛮子,已经大大的打击了蛮子的士气,让他们折损了一些人马,也为宿州城争取了一天的时间。想要靠他们这些人守城可不现实,还是要看大部队了。

    即便如此,张夫人在此战之中已经子在宿州的军民心中树立了形象。从此以后,所有人都会知道,大将军夫人有勇有谋,巾帼不让须眉,打的蛮子灰飞烟灭。

    张夫人心中自然十分高兴,对为她出谋划策的冯贞也另眼相看。她很好奇,这样一位有谋略的奇女子,如何会嫁到普通的军户家。

    这样的气度和才智,便是她之前见过的那些高门贵女,都是比不上的。

    “你很好,这次宿州城能够守住,你当居大功。”

    下了城楼之后,张夫人笑着夸赞道。

    冯贞连忙道,“民妇不敢居功,都是夫人一人之力,力挽狂澜,挽救了宿州百姓。民妇和宿州百姓,都很感激夫人。”

    不居功,知进退。张夫人满意的点头,笑道,“不管如何,你的功劳,我都记在心里了。”

    冯贞听出,这是不打算公开了,不过张夫人会记住她这次的功劳,日后自然也有好处。不过她本身就不打算居功,自然也无所谓,立马跪下拜谢,“多谢夫人。”

    “嗯,本夫人倒是好奇,你这样的女子,所配之人是怎样的英雄人物。”

    冯贞正想说自己的丈夫只是一个普通的伍长,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人听到声音,脸色俱是一变。

    老妈子匆忙跑过来,脸上露出了喜色,“夫人,大军回来了,咱们的大军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此时才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了。

    宿州的守护者们,终于回来了。

    大棠边军驻守边关多年,战斗力都是杠杠的。即便是以步兵对骑兵,都能够和蛮子们拼上一阵子。

    此时由着少将军张承宗带领的大部队已经到了宿州城下,连日来的奔波劳碌,让这些强壮的汉子们也憔悴不少,不过因着军情紧急,一个个的早在路上就已经急红了眼。

    这次被蛮子们摆了一道,让人家绕道了自己的大后方,大伙都感觉屈辱不已。所以到了这边之后,副将们就请缨出战,好好的把这些蛮子们打一顿。

    张承宗骑在马上,远远的观望着蛮子和宿州的动向,听到斥候来报的消息后,疑惑不已,“没想到宿州的守军竟然守了这几天,他们如何办到的?”

    宿州的守军多少,他可是比谁都清楚的。没想到现在不止城没破,而且看着蛮子们似乎风平浪静,竟然没有进攻宿州城。

    这种现象让他疑惑不已,其他副将们也感觉很奇怪,担心是蛮子的诡计,

    所以这会子张承宗并没有出击,而是让斥候去前方打探情况。他一向做事谨慎,不会轻举妄动,反正此时宿州城还没有危险,自然也不着急。

    张夫人到了城楼上,看着大军竟然没动静,气的不得了。

    现在蛮子们估计还没有从昨天的打击中缓过来,此时正是出击的大好时候,再等下去,只怕是让蛮子有了缓和的时机了。

    “带兵的是谁?”张夫人看着对面的旗帜,“肯定不是定南。”她的儿子向来智勇双全,从来不惧战,哪里会看着蛮子们在自家大门口撒野。

    范同垫着脚尖看了老半天,才看清楚了旗帜,“是宿州军中军。带兵的应该是少将军。”

    “是承宗?”张夫人闻言,脸色微微一沉。“罢了,既然他们回来了,我一介女流,也不管这些事情了。”便领着人下了城楼去。

    冯贞回头看了一眼,心里了然。这张承宗是张大将军原配宁氏所出,听说自小就是大将军一手带大,很是受宠,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宿州中军的将领,手下几万兵马。而罗夫人的亲子张定南则只是一个校尉。而且还是在最危险的陷阵营。

    看来,这宿州城里也不平静啊。

    也不知道,萧山回来没有。他有没有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