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军户家的小娇妻 > 第23章

第23章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军户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城外,蛮族的大军已经杀红了眼。对于那些仓促之间列出的大阵也毫无惧色。

    “杀,杀光这些两脚羊,再攻下宿州城。南人的财富和女人就是属于我们的了。”左翼贤王柯力斜大声吼叫,满身杀气。

    他的声音很快被旁边的亲兵传了出去,很快蛮人越发的激动大叫。

    张承宗一边抵抗,一边心里沉下谷底。

    “少将军,我们逃吧,要不然走不了。”周礼从旁相劝。整个宿州军都知道少将军是大将军的心头好,若是不能保护好少将军,岂不会辜负了大将军的信任。

    可惜张承宗此时却完全不想一走了之。作为宿州军的少将军,他自小就父亲教导,一定要身先士卒,才能得到军心。他明白,若是此刻走,以后自己就会被宿州军瞧不起。

    “杀敌,再言临阵脱逃者,死!”

    周礼无奈,只能尽力相互。

    “呜——”

    正在众人绝望之际,一阵高昂的号角声响起,紧接着是宿州城墙上的一阵阵鼓声。

    正在拼杀中的人都被这声音惊了一下,有人分神看过去,只见旌旗招展,旗帜上面,一个硕大的张字迎风招展。

    蛮族顿时大惊失色,而宿州中军却爆发出洪亮的喊叫声。

    “是将军回来了,大将军回来了!”

    “大将军威武!”

    “将军来了,兄弟们,和蛮子拼了!”

    眼看着那些旗帜越来越近,影影绰绰的,只能看过一片黑压压的人,却不清楚数量。

    宿州中军群情激愤,刚刚的颓败之势立马反转,一个个兴奋的和蛮子们开始拼命。

    如果说之前宿州军只是在机械的砍杀,如今却像是注入了灵魂一般。

    张大将军——张济世就是宿州军的军魂。

    “左翼贤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张济世怎么会突然回来了?”蛮族将军阿济格满脸惊慌道。

    若是还没开战,这张济世来了,他们还有一战之力。可如今双方已经杀的毫无阵仗,对方来了援兵,看着数目可还不小呢。

    特别是这些两脚羊,看着有救兵来了,一个一个的竟然又开始不怕死了,这可不好。

    柯力斜此时也看不清楚对方什么实力,但是对张济世却很是忌惮。这些年,张济世镇守宿州,和蛮族大大小小的战役可打了不少次,蛮族可没有一个人敢小瞧了这个煞神。

    听到张济世来了,柯力斜也不敢在耽误,担心之前的宿州中军只是一个诱饵,对方如今终于杀出来了,为了避免被对方内外夹击,柯力斜赶紧让人吹响号角,让大家杀出重围,先回大营那边去。

    随着一阵阵号角声,张济世的大旗还没有杀过来,蛮族已经奋起砍杀,朝着北方杀出了一道口子,愣是逃了出去。

    “蛮子要跑了,追啊——”

    宿州中军兴奋的大喊。

    终于跑过来的范同听到这话,差点从马上栽下来。好不容易把那些蛮子给吓跑了,还把人给追回来,这不是要露陷吗。

    范同赶紧驱马上前去找张承宗。

    张承宗正准备过来拜见父亲,却只看着一身狼狈的范同过来,再一看范同身后,除了前面是一些穿着军装的苏州守军之外,后面的竟然都是老百姓,连妇孺都有。而且哪些妇孺已经正在往城里跑了。张承宗一颗激动的心,顿时落了下来。

    “范大人,怎么是你,我父亲呢。”

    “少将军,大将军还未归来,刚刚只不是疑兵之计罢了,少将军,还是赶紧回宿州城去吧,待会蛮子们反应过来,再冲杀过来,可抵挡不住。还是先回城修整。有了这些大军,足够守城了。”

    虽然刚刚已经有数怀疑,此刻听到范同的话,张承宗还是免不了失落。还以为是难得的机会,却不想现在竟然还是要逃跑。

    不过此刻他也不敢再耽搁,只能垂头丧气的让大军赶紧进城去。

    看着蛮族退去的方向,张承宗捏紧了手里的剑柄。

    此刻蛮族方向却也发现对方竟然没追过来,等稍微一想,这才反应过来是中了计。

    那张济世如果真的回来了,哪里还会让他们从容的走,此刻没追来,来人必定不是张济世。那么他们之前得到的情报就是真的,张济世还未归来。

    知道中计后,柯力斜气的直抽马鞭。

    不过即便恼怒不已,此刻也只能回营修整,等养精蓄锐之后,再图宿州城。

    想到再次失去大好时机,让原本的计划更加苦难,柯力斜脸上露出愤怒之色。

    “回营!”

    柯力斜大喝一声,催马疾驰。

    身后一群蛮族勇士紧随其后。

    不过此时蛮子们也不走运,才冲到一半,还没到家门口,迎面就碰上了带着陷阵营前来相助的张定南。此刻除了陷阵营之外,还有前军后军的将领。

    虽然前军和后军加起来也抵不过中军的人数,不过此刻张定南反应极快,听到斥候的禀报后,早已在路上设好了埋伏,就准备迎头痛击了。

    同时,蛮族大营的方向,已经开始青烟寥寥。

    看着那边的动静,张定南心里大声喝采,弟兄们,好样的!

    宿州城里,冯贞看着灰蒙蒙的天,长叹一口气。

    她刚刚从大将军府出来,因为之前的计谋果真救了人出来了,张夫人对她很是满意,并且许诺日后会庇护她。冯贞欣喜不已,之前一直忌惮的事情,现在竟然这样就解决了,对于她的计划来说,可谓是十分有利的。

    唯一让她觉得难受的是,这代价也太大了。

    才走出几步来,就觉得头晕目眩。冯贞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休息了。吴嬷嬷送她出来,见她神色不好,正准备劝她进将军府休息。

    突然,宿州城下传来一阵阵的欢呼声。

    吴嬷嬷大惊,赶紧吩咐身边的人去打听,那人才跑出去一小会儿,就立马喜笑颜开的回来,“是大将军回来了,大将军回来了!”

    “真的?我赶紧去告诉夫人去。”这下子吴嬷嬷也顾不得冯贞了,转身就往将军府里跑。

    冯贞也没在意,此时身体的感觉已经好多了,倒是没有再觉得头晕。她抬头看着城墙的方向,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张将军回来了,这一仗应该很快就结束了。

    张夫人得了消息之后,也顾不得整理仪容,就赶紧去城门那边迎接张将军,岂料张将军竟然连城门都没入,直接带着人就去追杀蛮子了。

    只不过临走的时候,看了眼城墙,看着上面的张承宗,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张承宗虽然没看清楚那眼神,但是却依然感觉到父亲对自己的失望。

    他心里一颤,赶紧也下了城墙,待着已经整顿好的士兵,一起随着张将军冲杀过去。

    虽然这一仗还没打完,不过宿州城的人自从知道张将军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欢呼雀跃。宿州的守护神回来了,蛮子就算再凶残,也是打不进来的。

    “张将军来了!”

    正在和蛮子们血战的张定南一行人听到了疾驰的马蹄声,再看向那尘土飞扬的大道,以及迎风招展的旗帜,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的,越发勇武起来。

    柯力斜却哼的笑了一声,“又是老把戏!”随即不管不顾的继续拼杀。

    岂料正在酣战,一道黑色的声音突然杀进重围,所到之处,蛮族勇士都被斩落马下。很快,就和柯力斜对上了。

    “张济世!”柯力斜瞪大了眼睛。

    张济世带着头盔,刀削般的脸上带着肃杀之气,大喝一声,“受死!”

    张定南看到了张济世,兴奋的拍马跑了过来,“父亲,把这个人留个儿子吧。”他眼中满是激动,丝毫没有恐惧之色。

    张济世满意的笑了起来,挥手一挡,就把柯力斜挡得倒退几步。趁着这个空档,张定南已经插入其中,和柯力斜对打起来。

    张将军这次带来的人比较少,张承宗那边的人是步兵,还没到。但是此刻对上蛮子,双方也可以拼的不相上下。

    很快,随着数十骑兵加入,随着那些猛士们挥刀如雨,蛮子们这才慢慢的露出恐惧之色。

    更让柯力斜绝望的是,他们的大营那边竟然在冒烟,说明大营出了事情了。此刻也顾忌不到他们这边了。

    刚加入的正是萧山一行人。

    他们假扮成蛮子之后,顺利的把蛮子的后勤大营给烧了,接着一路拼杀出来。扔掉蛮子们的装扮之后,就赶紧过来和张定南会和。

    看着张大将军的旗帜,大伙都十分的兴奋。这还是陷阵营第一次离张将军这么近了。

    自从少将军掌管中军,张定南掌管陷阵营后,张济世就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加上和蛮子之前也没有发生大战,所以陷阵营也没有在张济世面前展露过凶猛的一面。

    不过今天这一次,倒是让张济世大开眼界。

    “我儿手下,竟有如此多的猛士。”

    随着一阵拼杀,蛮子们终于撑不住了,只能仓惶逃走。

    这次张定南可不会让他们这样逃走,赶紧领着骑马的士兵继续追杀。步兵则在后面抓捕战俘。等张承宗到达的时候,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

    看着满身血污的张济世,张承宗满脸愧疚。“父亲,我来迟了。”

    张济世骑在马上看他良久,才道,“和我一道回城吧。”

    张承宗闻言,脸上一喜,立马翻身上马,随着张济世一道回城。

    他很清楚,只要跟着父亲一起回城,那么此战的功劳,就有他的一份,他可以和父亲同样享受荣光。

    而身后还在抓捕蛮子的张定南,后面即便回来,也没有如此殊荣了。

    张将军打败蛮子,大胜而归,宿州城终于打开了关闭已久的城门,全城的百姓都夹道欢迎。

    张夫人激动的在城门口迎接张将军入城,眼巴巴的看着大军归来的方向。

    等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到了张将军的身影,旁边跟着的,赫然是张承宗。而后面再看,却看不到自己儿子的身影,顿时脸色大变。

    冯贞也在人群中寻找萧山的身影,萧山只是一个普通的伍长,在这么多人里面寻找实在不容易。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一个都不敢错过,结果等到大军都进城之后,仍然没找到人。

    她心里一个咯噔,整个人通体生寒。

    “嫂子,怎么没看到大哥啊。”萧妙妙急红了眼。

    冯贞此刻也很是着急,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着张夫人依然在大门口站着,眼巴巴的看着外面,突然想到了张定南。

    张定南可是张夫人的亲儿子,看样子,这会子也没回来。他是萧山的顶头上司,萧山说不得就是和他一道呢。

    这下子冯贞放了一半的心。张定南可是张将军的次子,要是出事了,张将军刚刚也不会那样淡定的。只要张定南没出事,那萧山也有一半的可能没出事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好在很快,冯贞就从吴嬷嬷这边知道了消息。

    原来张定南带着骑兵去追杀蛮子了,所以还未归来。知道这个消息,再想想张将军带着张承宗入城的情景,冯贞突然觉得张夫人挺可怜的。

    张夫人费尽心力守城,张定南在前面和蛮子血战,最后所有的荣誉,却都给了长子张承宗了。

    张定南是第二天清晨,才满身疲惫的带着人回城的。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了昨天的热闹。

    冯贞一直等在将军府门口,看着张定南回来了,她再一次睁大眼睛去找萧山,不过再一次失望而归。她心里担心不已,只能壮着胆子冲了出去。

    “将军,可曾见到我们家萧山?”

    张定南身边的守卫正要赶人,就被张定南制止了。

    “你是萧山的……”他看着眼前的女子,似乎有些拿不定这人的身份。

    冯贞赶紧道,“我是萧山的妻子。”

    “是你啊。”张定南恍然大悟,有可惜道,“萧山回村子去找你们去了,这可真是错过了。”

    原来今日杀敌之后,萧山就不管不顾的往山下村那边冲了,就连张定南也难不住。

    “这下子错过了,你就在宿州等着吧,他知道消息后,会来找你的。”张定南看着冯贞这样担心萧山,心里欣慰不已。也不枉萧山之前那般慌张了。

    冯贞此时却不愿意再等,毕竟萧山不知道她的消息,只知道她出来后就一直没回去,也不知道会生出怎样的误会来。

    那人天生缺了一根筋的,冯贞可不放心。

    张定南正为难,身后的壮汉走了出来,“既然弟妹要回去,我护送弟妹一程吧。”

    张定南这才笑着点头,“铁牛,那就交给你了。我还要回去复命呢。”随即对着冯贞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的进了将军府。

    虽然只是稍微接触了这么一下,冯贞对这位张校尉的气度感觉到吃惊。

    这人也是大将军的嫡子,听说平日里颇为礼贤下士。此刻被人摘了桃子,不止不急不躁也不怒,竟然还有心思关心她一个下属的家眷。

    此人难不成也缺根筋?还是心胸实在宽大,能忍常人不能忍?

    若是后者,那也太可怕了。

    念头稍纵即逝,冯贞也顾不得其他,坐上马车之后,就在张铁牛的护卫下,和萧妙妙一起直奔山下村。

    此刻的山下村萧家,却像冯贞想的那样,有些乱糟糟的。

    萧山心系家中,在蛮子溃败之后,就连忙回往山下村来。因为心中记挂,一直没歇着,差点把马都给跑死了。好不容易到了山下村,看到村里并没有出事,心里顿时安心不已。却没想到进屋后,却找不到自己的小媳妇。

    “贞儿和妙妙到底去哪里了?”

    萧山青着脸再一次问萧吴氏等人。

    “我们真不知道啊,大哥,当时哪里顾得上啊。”萧春生紧张的回道。

    当时一知道蛮子杀过来了,大伙都躲进了附近的深山里,一直等了这些天,谁也没想过回村子。

    “也就是说,这些天,你们没有一个人去找过他们?”萧山红了眼睛,“蛮子都去了宿州城了,你们却没一个人去路上找找?”

    “谁让他们到处跑的,我们怎么顾得上他们。算他们自己倒霉了。”萧吴氏我积极道。

    事实上冯贞他们一直没回来,确实也没什么人关心。毕竟冯贞对于萧家来说,可不是什么愉快的存在。若是再也不回来了,萧吴氏都觉得这兴许还是一件好事。

    所以大伙都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造就过日子。

    萧山看着他们这神色完全不担心,完全没有一点心疼的样子,心里憋着的火气越发的大了。

    他满脸青筋暴出,“这些天,你们竟然都没打听过贞儿和妙妙的下落,你们到底有没有关心过她们?”又看向萧春生,“你是个男人,怎么就不敢出去找找看?”

    萧山心里愤怒不已,若是他在家里,便是刀山血海中,他也绝对不会扔下贞儿在外面的。那些蛮子失去宿州城的,若是在路上碰到了怎么办。特别是,他现在压根就不知道他们的消息。

    郭翠花听到萧山的质问,气呼呼的站了出来,尖锐道,“大哥,你这话也太不对劲儿了。春生是我男人,他的责任是保护我。可不是去保护别人的媳妇的。大嫂出事,怎么能怪春生身上。”

    萧山此时听到这话,满脸发青,却忍不住勾了勾唇角,“你说的对,谁的男人就保护谁的媳妇,这话很对。以后,我就只用顾着我的贞儿了!”

    说完狠狠的看了眼萧家众人,转身又跑了出去。随着一阵马鸣声,又消失在了山下村。

    郭翠花见状,担心的看着萧吴氏,“娘,这可怎么办啊?”

    萧吴氏完全不担心,冷哼一声,“怕什么,找不到人他还是得回这个家的。再说了,又不是咱们害的,是蛮子。”

    萧老叔在边上到底有些不是滋味,“到底是咱们没去找人。要不然山子也不会这么生气的。”

    事实上萧老叔也有些愧疚了。毕竟后面的几天确实风平浪静,蛮子们也已经离开了村里了,就算儿媳妇和闺女回来了,也找不到他们的。早知道就该出来小心找找的。要不然山子也不会这么生气了。

    知子莫若父,萧山此时却是是在生气,生萧家人的气。他知道蛮子是不确定的原因,很可能会伤害到冯贞。若真的如此,他便是痛苦,也只能自己受着,怨不得别人。可是看到家里的众人对于他媳妇不闻不问,对于她可能出意外之后,没有一个人关心,为她难过。萧山心里觉得十分的心寒愤怒。

    比起当初自己被家里人轻视要更加难过。

    萧山一路策马狂奔,一边大声嘶吼,“贞儿,贞儿你们在哪里,贞儿——”

    马突然累的栽倒了前蹄,萧山整个人也摔下了马。他立马又从地上爬起来,往前面跑,“贞儿,妙妙——”

    “我听到了萧山的声音。”

    冯贞突然掀起马车的帘子向外看去。

    张铁牛已经停下了马,看着远处萧山发狂,他笑了笑,“在前面呢,一个人大吼大叫的,亏的他还有力气。”

    可几天没休息过了,他这会子都有些筋疲力尽了。

    冯贞一听,赶紧从马车上跳下来,看见前面的小土堆上,果然有个人在那里到处叫唤。

    她突然忍不住抿嘴一笑,朝着那边跑去。

    “嫂子。”萧妙妙正要过去,张铁牛笑道,“还是让你嫂子过去吧,你大哥现在模样可不好看。”

    “贞儿,贞儿你们在哪里啊,贞儿。”萧山红着眼眶大喊。

    连有人走近了都不知道。冯贞抿着嘴微笑,走到他背后,轻声道,“喊什么呢,耳朵都被你喊破了。”

    听到声音,萧山整个人身子一僵硬,然后僵着转过身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好呆呆的冯贞,“贞儿,你,你没事?”

    冯贞背着手弯腰,看着眼前呆呆愣愣的木头一般的人,忍不住娇嗔道,“怎么,你希望我有事?”

    “才不是!”萧山激动的站起来,扶着她的肩膀,确认她真的没事后,终于伸手将人重重的抱在怀里,哽咽道,“贞儿,幸好你没事,你没事就好了。”

    刚刚一直忍着没留下的泪水,这会子终于喜极而泣了。吓得冯贞都有些后悔刚刚耍他了。

    萧山松了一口气,又问道,“妙妙呢,你们不是一起吗?”

    “我没事,妙妙自然也没事。”她伸手指着马车的方向。

    虽然看到冯贞完好无损,猜到她们是躲开了。可是看到大家都没事之后,萧山终于彻底的放下心来。

    又抱着冯贞欢喜,“贞儿,你们都没事,太好了,太好了……”

    冯贞还没回应,就感觉身上一沉,然后整个人像是被一块巨石给压了下来,直接倒在了地上。

    “萧山,萧山你怎么了?”

    冯贞急忙大叫。不过身上的重量太重,她动弹不得,更是被压得胸闷气短。

    她万万没想到,萧山竟然会晕倒!

    “哈哈哈哈,我可是亲眼看到的,萧山就这么直直的倒下去了,我当时就吓住了,赶紧跑过去看他,结果看到他还满脸泪痕,原来还哭鼻子了呢。哈哈。”

    张铁牛边讲,边大声的笑个不停。

    陷阵营的其他弟兄们也都跟着大笑。萧山是谁啊,那可是他们陷阵营的双雄之一呢。平时只看见流血的,可没见过流泪的。这会子竟然还哭了,而且还哭的晕倒,这可是大稀奇啊。

    “笑什么呢?”张定南突然走进了营地里。

    现在大军整顿完毕之后,已经陆续的被安排出了宿州城。陷阵营却被张定南给留了下来,安排在城外的空地上安营扎寨。因为人数不多,倒是没有什么影响。

    此刻见着兄弟们都在谈笑风生,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一场恶战而低沉,心里也十分欣慰。

    张铁牛等人站了起来,笑道,“在说萧山呢,那小子现在都没脸见我们了。一个大老爷们,因为他媳妇可哭鼻子了。”

    张定南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情,笑道,“这也是至情至性。而且我听说,他那媳妇也是巾帼不让须眉,萧山这次娶媳妇倒是没娶错。”

    “是没错,我可见着了,那模样啊,难怪萧山整天惦记。”张铁牛开玩笑道。

    其他人也道,“哎呀,萧山藏着掖着就是不让我们看。”

    “当宝贝一样的,找个机会,咱非得看看去。让萧山都哭晕了,这嫂子肯定不简单。”

    “以后有的是就会。”张定南笑道。

    “对了张校尉,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在宿州城虽然好,可到底不方便。弟兄们想切磋一下,也不得劲儿。”

    张定南道,“再等两日就好。这次陷阵营元气大伤,回去后还得再选一批人。还有你们立的功,要等大将军这边赏赐。”

    想到死去的那些兄弟,大家对于赏赐也没有那么期待了。倒是希望能够好好的抚恤那些兄弟的亲人。

    不过很快,赏赐下来后,却让陷阵营很是不服气。

    陷阵营的人倒是都得了奖赏,不光是一些金银赏赐,还有萧山等人这次立功。萧山直接被提到了百夫长的位置。这些倒是让大家很高兴,可是张定南却没有任何奖赏,这让大家很是气愤。

    萧山此时也没有什欣喜的心情。即便坐在回老丈人家的马车上,也依然闷闷不乐。

    “这次为什么大将军要这样做,明明是张校尉带着我们杀蛮子,我们都杀完了,少将军才来。可少将军竟然还得到了将军的夸奖。”

    冯贞清点着准备送回娘家去的东西。之前萧山晕倒以后,就被送回了山下村,在家中不冷不热的待了两天之后,萧山就主动提出去看看老丈人一家子。冯贞早就惦记着,自然是很是高兴。不过才刚出门,就听到了关于升官的消息,萧家人倒是高兴的不得了,萧山却不大高兴,也不顾萧家人的阻拦,就径直上了马车和冯贞一起去山南村。

    听到萧山抱怨张定南遭受的不公待遇,她笑道,“我看你们张校尉都不生气呢,你还倒是先气上了。”

    “张校尉那是大度,不计较这些。可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就是看不惯。”

    冯贞伸出手掌,“你看看,五根手指还有长短呢,大将军自然也是偏心的。就像咱们家一样,你在家过的还不如张校尉呢。”

    “这,这能一样吗?”萧山惊讶道。

    “当然一样,少将军是大将军指定的继承人,他肯定不会让别人超越少将军的。所以这时候,你们越是出头,反而越糟糕。萧山,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接受大将军的封赏,以后有机会了,总能够为张校尉出力的。这时候千万别露出任何的不满。要不然,就是害了张校尉。”

    萧山闻言,沉默不语。好半天,才长舒一口气,“贞儿,我决定了,我不止要多识字,我还要读书。等我读了书了,这些大道理我也会懂了,以后可以为张校尉做更多的事情。”

    从冯贞的身上,萧山终于认识到多读书的好处了。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他之前却一直想不通,只知道为将军抱不平。可是听到冯贞提醒之后,他才恍然大悟,大将军给的赏赐,谁敢不服,让人知道了,可真是给张校尉惹事了。

    冯贞笑道,“好啊,趁着这些日子你在家中休假,我正好陪着你认字,我相公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学不会。”

    被自己媳妇鼓励了,萧山心里自然乐颠颠的,心里更是卯足了劲儿。

    到了山南村的时候,山南村也非常的平静,完全没有之前遭受到蛮子惊吓的样子。冯贞不禁感慨边民的自我调节能力。这要是在京城那样的地儿,那些过惯了安逸日子的人,估计十天半月的都缓不过来。

    看到冯贞和萧山夫妻两回来,冯李氏高兴不得了,赶紧去杀鸡招待自己女婿。

    “娘,家里就这只老母鸡,就别杀了,我和萧山随便吃点什么都行。这次是主要回来看你们的,上次蛮子来了,我可真是担心坏了。”

    冯李氏倒是十分淡定道,“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咱们往后山里面一钻,东西留给他们就行。”

    冯秀才这时候也从屋里出来。他如今已经能够下床了,拄着个拐杖,倒是走的挺稳的。看到冯贞后,他脸上露出舒心的笑意,“你别担心我们,我们这把老骨头,还怕什么啊。至于瑞儿,他年纪小,找个地方藏好了,也找不着。”

    “不管怎么样,我可不想你们再受这个罪了。”冯贞想着之前张夫人的承诺,这生意也能尽快做起来了,等赚了钱,就把冯家人接到宿州去,或者安排去更远的地儿,反正是不让他们在这遭罪了。

    冯李氏到底是把那只老母鸡给杀掉了。让萧山和冯贞吃鸡腿。萧山赶紧把鸡腿偷偷的给了小舅子拿去啃了。

    小舅子冯瑞吃着一张小嘴油滴滴的,高兴的喊了几声姐夫。

    冯贞也笑着把鸡腿给了他,“慢点吃,别噎着。”

    冯李氏看到了,气的不得了,“你们两啊,就惯着他。我是萧山这次辛苦了,给他补补的,倒是便宜这孩子了。”

    萧山心里暖烘烘的,“娘,我身体壮着呢。”

    “是啊,他身体好着呢。”冯贞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萧山耳朵立马红了。他知道,媳妇这是想起他之前晕倒的事儿了。

    他赶紧转移话题,“爹娘,我升官了,我现在是百夫长了。”

    这话题可一下子就把之前的给盖住了,冯李氏和冯秀才都满脸大喜。冯李氏惊喜道,“真的,现在都升为百夫长了?”

    闺女嫁过去的时候,听说才是伍长呢。这升的也太快了。

    冯李氏心里这个高兴啊,之前别人还说她闺女嫁的不好,现在说出去瞧瞧去,自己女婿可是百夫长,那可管着百来个人呢。

    冯秀才倒是很快镇定下来,让冯瑞去把自己房间里藏着的半瓶酒拿出来,“今天咱们翁婿两喝一杯。”

    冯秀才身子不好,一向很少饮酒,这酒水也不知道藏了多久了,如今拿出来喝掉,可见心里多么高兴。

    萧山对于冯家人的这番表现,心里十分动容。在家里的时候,爹娘二弟他们知道他升官之后,就问赏银给了多少,问以后饷银多少。却没一个人说给他庆祝。

    “哎,这可是好酒啊,当初我也是帮着人家抄录了一本书,那人请我吃酒,便把这剩下的给我带回来了。”冯秀才一边品着酒杯里的酒水,一边感慨道。

    冯贞就着萧山的杯子闻了闻,笑道,“以后我给你们喝更好的酒。”

    冯李氏闻言,赶紧道,“什么喝酒不喝酒的,萧山挣银子不容易,你可别乱花。”她就担心萧山以为自家闺女给家里打酒呢。可不能让女婿心里误会了。

    冯贞撇了撇嘴,倒是没再说。反正这事儿很快就要成了。

    冯秀才酒量不好,一瓶酒见底之后,萧山塞牙缝都不够呢,冯秀才就已经晕乎乎进屋里去歇息了。冯贞给冯李氏塞了银子,“娘,给我爹好好的买药材,把身子养好了。还有瑞儿,给他每天吃个鸡蛋,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

    冯李氏看着外面,担心萧山看见,脸上急道,“你这样做什么,让萧山知道你贴补娘家怎么办?”

    “娘,你放心吧,以后我贴补他们家的还更多呢。现在家里缺银子,你就别和我客气了。你要相信你家闺女,以后会有本事挣银子的。”

    “你啊,”冯李氏也不拉扯了,家里现在没什么收入,也确实是见底了。她叹了口气,“等你爹好了,以后收些学生就好了。这村子里,也没有什么人愿意读书了。”

    冯贞笑了笑,“会好起来的。”等让冯家人去了宿州城里,到时候不就有学生了?

    出嫁女不好在家里待着,天色渐黑的时候,冯贞和萧山这才坐着马车往家里赶。

    这次来冯家走了一遭,心情都十分不错。

    才到村口,萧春生已经在村口等着了,见着萧山两人回来,急忙道,“大哥,你们可回来了,快回去吧。”

    萧山因为之前的事情,心里还很是不悦,沉着脸问道,“什么事情?”

    萧春生可不在意自家大哥的脸色,只满脸兴奋道,“将军府来人了,说是给大嫂送东西的,人家可等了老半天了,就等着大嫂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