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军户家的小娇妻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军户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冯娘子,有个军爷在前面拦着咱们的马车呢。”

    马车外面的马夫把车停了下来,小声的向车里的冯贞禀告。

    冯贞现在正因为昨晚没睡觉,现在困的不得了,刚眯着准备小睡一觉,突然被吵醒,不免有些起床气。

    她皱眉掀起帘子一看,马车前面直直的杵着一个大高个儿,大高个旁边的马儿还在不耐烦的打着响鼻。

    “不管,拐过去。”冯贞放下帘子。

    马车又动了起来,刚要经过萧山边上,就被萧山给抓住了缰绳,马夫正要说明身份,就见那人一脸的局促,“贞儿。”

    “谁是你的贞儿呢,别喊错了人。”

    “贞儿,我错了。真的错了。”萧山现在真是悔死了,早知道昨天办完事之后就回屋歇息的。让贞儿一个人吃晚饭,还一个人等着他回去,她现在肯定气的不得了了。

    特别是想起地上那被自己撕碎的罗裙,就能知道自己昨天多么孟浪了。

    得了,原来是两口子呢。马夫也不管了,靠在车上眯着眼。

    萧山却没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把他提了下来,自己钻进了马车。

    冯贞没想到萧山胆子还大了,还在冷战呢,他就敢钻马车了,气得鼓着眼睛瞪着他。

    “嘿嘿。”萧山一脸讨好的笑,眼睛却直溜溜的,火辣辣的打量着自己漂亮的小媳妇。瞧瞧这水灵的脸蛋,这红润的嘴唇,明亮的大眼睛。再往下白皙的脖子,还有鼓囊囊的……反正昨天捏的时候,感觉很有分量。

    萧山心思不正的想着,脸上虽然极力掩饰,还是被冯贞看出他的‘下流’想法。她抱着胳膊把自己挡住,“下去,我还生气呢。你昨天不是不乐意回来见我吗,我看你一个人日子过的挺滋润的。”亏她还心疼这人在这里一人孤单,吃不好睡不好。结果人家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不知道玩的多开心。

    “我真是冤枉了。”萧山刚硬的脸上此时带着几分委屈,“昨天我一回来,根本就没人和我说你回来的事儿。我平日里一个人在屋里,冷冷清清的,所以昨天就去了练武场那边了。后来铁牛他们又拉着我喝酒,说给我庆祝一下,我要是早知道你在这儿,什么山珍海味我都不稀罕,谁还稀罕他那几块红烧肉啊。”

    冯贞和别的女人一样,都爱听好听的话。听到萧山后面那句话,脸色终于好了些。不过想起昨晚上被这人折腾的够呛,心里还是不乐意就这么原谅他。

    冯贞也知道自己此时在萧山面前有些矫情了。可这是自己男人,她有矫情的底气。

    “哼,谁知道你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她撅着嘴看向一边。

    “贞儿,我真是要指天发誓了,”萧山真是着急了,解释也解释了,好听的话也说了。咋媳妇还是哄不好呢。

    他难得的想起了岳父大人曾经和他说过的一句至理名言——女人心海底针。

    岳丈大人可真是没骗人啊。

    外面马儿叫了一声,似乎在催自己的主人动作快一点。

    萧山听了马叫声,眼睛一亮,伸手过来搂着冯贞,也不顾冯贞挣扎,笑嘻嘻的哄道,“哎呀媳妇,你难得来一次,我都没机会带你去玩呢,走,咱带你去溜溜,这里河套大草原可大了,你不是想学骑马吗,我保准教会你。”

    见冯贞眼睛都亮了,他暗道还好自己记得媳妇当初说过的话呢。

    冯贞哼唧一声,嫌弃的往车外钻,“这次就便宜你了,要是学不会,咱慢慢瞧。”

    “肯定学会,肯定能学会,我媳妇多聪明啊。”

    两口子下来的时候,马夫正在不远处和人家聊天。见着冯贞已经出了马车了,他赶紧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冯娘子,现在是要回去吗?”

    冯贞道,“你先驾马车回去吧,我和我相公还有事儿。”

    “那好,我就先回去了,您有事随时吩咐。”马车夫很是聪明的没多问,就驾着马车走了。

    冯贞走到马边上,萧山立马狗腿的过去,扶着冯贞的手和腰,让她上了马。他正要上去,却被冯贞给瞪住了,“你先牵着马,我自己坐一会儿。”

    “哦,”萧山失望的牵着马,转了个弯,就往河套草原那边走。一边走,一边还时不时的偷看自己的媳妇。

    走了一会儿,就看着远处朦朦胧胧的山脉。

    “那是天山,听说在天的尽头呢。别看近,真要走过去,可老远了。”

    萧山给冯贞介绍着这里的情况。冯贞远远的看着,问道,“那边有人住吗?”

    “当然有,蛮子的王庭就在那儿。那以前是羌族人的,后来羌族不行了,就被蛮子给霸占了。现在羌族人每年还得给他们进贡呢。”

    冯贞闻言,心里一动,“蛮子和羌族人只怕仇恨不小。”

    “那肯定啊,老巢都被占了不说,还得被人欺压。要是换着咱们大棠,早打的他们满地找牙了。”

    萧山说着,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别看蛮子凶,但是就是打不倒他们这些雄赳赳的大棠军。

    “又吹牛了,蛮子打不倒你们倒是真的,不过你们也别想打着人家。别忘了,他们可是四条腿的,你们才两条腿,能打得过吗?”冯贞忍不住泼冷水。

    萧山听她这么一说,果然噎住了,“没法子,谁让咱们没有马。现在大棠的马政又不行了,咱们宿州军加起来,也不够两千皮马呢。”

    上天是公平的。你有你的优势,自然也有你的劣势了。

    冯贞眯着眼睛道,“相公,你说,若是让草原人去打草原人,怎么样?”

    萧山听到冯贞终于温温柔柔的喊他相公,心里正激动,听到冯贞的话之后,又愣了,“草原人打草原人?”

    “是啊,比如说羌族人。”冯贞也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些天马行空了,不过她从逻辑上来想,就觉得挺可行的。咱大棠的军队,你就算再训练,也不如人家自小在马队上长大的啊。

    “可是羌族人现在可打不过蛮人,要不然早就反了。”

    萧山皱着眉头思索道。

    “可这不表示他们战斗力比蛮子低。他们就是缺少个领头人。只要把力量集结起来,我相信他们的大军绝对不会比蛮子弱多少。”

    “可也危险啊。”萧山脸色也严肃起来,“只怕走了狼,来了虎。”

    冯贞摸着下巴,“那如果这个集结他们的人,是大棠人呢?”

    “贞儿。”萧山抬头看着她,突然想明白什么,脸色开始激动的泛红了。他一下子跳上马,把冯贞紧紧的箍在怀里,“哈哈哈,贞儿,你真是太聪明了。”

    冯贞挣脱不开,只能伸手在他腰上狠狠的拧了一下,看到萧山夸张的吃痛模样,她才感觉出了气了。

    马儿疾驰起来。两人心里藏了事儿,也没了去玩的心思。急急忙忙的回了营地里面去了。

    到了地儿,冯贞见萧山犹犹豫豫的模样,便道,“你去忙正事去,我自己回屋里,你待会早点回来便是了。”她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这种时候自然不会拖后腿了。

    萧山伸手握着她的手,“贞儿,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等忙完了这事,我一定教你骑马。”

    “行啦,去吧。”冯贞温柔的笑了起来。

    冯贞的这个想法,可谓是十分大胆。

    要知道,河套城的目的,就是为了防范羌族人。而张定南领着的这一千多人,随时都在准备和羌族人打架。而冯贞却建议把羌族人给拉到自己的阵营来。

    这若是真正的大棠百姓可绝对不敢提出这样的法子的。要知道羌族人和大棠人百年仇恨。虽然仇恨已经报了,可谁也没想过要去把这当年的敌人作为朋友来交往啊。

    不过张定南不是庸人,听到萧山说的想法之后,脑袋里很快就把这一连串的好处给串联起来了。

    如果能够联合羌族人到自己的阵营来,不止可以不用因为防止羌族人而被困在河套这地儿,还能腾出时间去对付蛮人。

    经过之前的事情,张定南虽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可是心里却已经看清楚了,自己再如何努力,宿州也不可能再提拔他的。

    只有用自己的力量,真正的和蛮子们干上一架,让朝廷看到自己的能耐,才能越过宿州军,得到提携。

    “萧山,你这媳妇,可真不是普通女子啊。”张定南感慨道,“不过这法子虽然好,却也难以施行,其中诸多细节,也需要详细计划。这事情先别透露给其他人。”

    萧山自然知道事情轻重,郑重点头。

    自从识字之后,他替张定南办了不少事情,平日里听的多,看得多了,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战略目光了。所以他也明白张校尉的顾忌。贞儿这主意确实好,可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真想用羌族这把双刃剑,可实在是困难重重。

    从张定南这边离开之后,他很快就回了屋里。

    冯贞正在观察自己泡的葡萄酒,见他回来了,迎过来道,“怎么样?”

    萧山见她笑眸如花,心神微动,伸手见她搂着往床边走,两人坐下,他才道,“张校尉也觉得这法子好,不过具体如何,还得再参详一番。毕竟之前我们和羌族人都是互相防备,真要用,也没那么容易。”

    冯贞想起前几日接触的那个羌族人依马。听依马说,他们的部落过的很苦,连过冬的粮食都成问题。冯贞不相信老百姓日子都过成这个样子了,还会坚持等他们羌族人自己站起来。只要这个时候有人给他们好日子过,相信即便是大棠人,也能一呼百应。

    不过这事儿还没底,还是先不和萧山说了。

    “贞儿。”正事说完,萧山见到冯贞的欣喜之情也压抑不住了。

    两人看着地面上还没收拾的狼藉,脸上都有些热。

    萧山拥着她道,“昨晚上是不是疼了,我昨晚上一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这才不知道轻重的。”

    这脸皮真是厚,这话能说的这么直白吗?“不要脸。”

    萧山见冯贞没生气了,语气里还带着几分娇气,心里更高兴了,“贞儿,你能来,我很是高兴。这些日子我一直惦记你,想回去看你,可又一直走不开。”

    “男子汉大丈夫以事业为重,你惦记我做什么。”冯贞心里欣喜,嘴上却矫情道。

    “你也重要,你最重要了。”萧山满脸认真。要不是因为贞儿,他现在还得过且过的做一个伍长呢。“对了,你还回去吗,爹娘和瑞儿就留在宿州吗?”

    冯贞心里正感动,听到萧山问话,心里这才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我也只是过来一阵子罢了,爹娘和瑞儿都在宿州挺好的。不过……”她看向萧山,“我之前也给你写信说过,只是看来你应该没收到信件。”

    “瞧你这模样,到底啥事,咱们夫妻有什么不好说的。”

    “是妙妙的事情。”冯贞叹息一声,便把萧妙妙的事情说了出来。

    等冯贞说完了事情的经过,萧山已经气的满脸铁青了。狠狠的捶打了一下床铺,发出砰的一声,“分明是一家人,怎么偏偏变成了豺狼虎豹。妙妙才多大的年纪,怎么就把主意打到了妙妙头上了。”

    冯贞道,“现在也没法子追究了,只是我找不到妙妙了。罗家那边也帮我在找,却一直杳无音信。”

    萧山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这事情不关你的事情,你心里不要难过。妙妙的事情我会托人打听的。”虽然如此,他心里依然有些担心年纪不大的妹子。

    和萧山说了这事情之后,冯贞心里也好受多了。

    这阵子这事情一直压着她心里,现在有人和她分担了,也觉得轻松许多。

    第二天就是中秋节,军营里也难得庆祝一次。

    张夫人之前就让冯贞带了许多银两过来,让张定南给将士们犒劳一番,所以物质一应俱全。加上罗家酒庄这边也送了酒水过来,让军营里的士兵们都过了个红火的中秋节。

    而最高兴的莫过于萧山了。这些年他从来没和家人一起过个团圆节,更别提是和冯贞一起过了。如今多年心愿得偿所愿,心里欣喜不已。

    张铁牛看着萧山这嘚瑟样,忍不住道,“哎,过阵子我也把你嫂子他们接过来。我可好长时间没回去了。”

    张定南道,“行了,你们这是存心气我这孤家寡人。”

    张铁牛哈哈笑着打趣,“张校尉您这要是找媳妇,还不简单。估计大把的姑娘都等着您挑呢。”

    冯贞也捂着嘴笑,“回头我回了宿州城也和夫人说说,让她赶紧给张校尉张罗起来。”

    听到这话,张定南脸色都变了,赶紧道,“这个就不必了,如今蛮子未灭,我还不想成家。”

    冯贞笑了笑,却没说话。事实上她出来的时候,已经听张夫人偶然提起过,要给这位张校尉相看妻子了。而且相看的还是大棠都城的名门贵女。

    想必到时候这位张校尉即便不想,也不能不从了。

    又过了几日,冯贞终于在自己的泡酒的坛子里问道了葡萄酒的香味了。

    她将酒封打开,从里面倒了一点水在白瓷杯里面。紫红色的酒水在白瓷杯里显得鲜艳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