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军户家的小娇妻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军户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将军不会吧。”萧山听到冯贞问的问题,也顿时愣住了。

    再回想这些日子那个羌族的连山公主经常围着将军打转,甚至对将军态度十分无礼,将军可连训斥都没有过一次呢。

    这不会真的要……

    萧山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

    冯贞见他这脸色,心里也暗自嘀咕起来,难不成张定南真的看上那个连山公主了。

    这也不是没可能。毕竟男人女人不一样,她觉得人家连山公主刁蛮,没准人家张定南这个小将军就好这么一口呢。

    “算了,这也不是我们能插手的。”冯贞道。反正不管怎么样,张夫人应该还是比较喜欢那个刘敏君姑娘的。而这个刘姑娘又是个好相处的。那个连山公主最多也不过是个妾室罢了,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萧山却还是觉得不舒坦,虽然不过是个女人,可是这个女人可是个不安于室的,整天对他们这些武将们指手画脚的,还偏偏不能打不能骂。

    罢了罢了,反正不管他的事情,他媳妇好就行了。萧山想了一下,心里又美了起来。

    吃完饭之后,酒足饭饱,自然又是一番翻云覆雨。

    “媳妇,等这次把蛮子打退了,咱们就要个娃娃吧。”

    *过后,萧山搂着同样汗滴滴的冯贞,说着亲昵话。

    冯贞正累的浑身无力,听到这话,心里一动,也有些期盼起来。之前她和萧山聚少离多。而她这个身体似乎也有些弱,所以不易受孕,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孩子。

    不易受孕,她倒是不担心。毕竟以前是因为家里穷,底子才会差了。现在她也在喝补品。等身体补好了,也能和平常妇人一样要孩子了。

    不过想想这连年的战争,她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如果有了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教导。

    萧山如今是个军人,自己又已经上了张定南他们的这条船上。而张定南和张大将军这父子两之间似乎也有些风云莫测的感觉,日后还会有什么变故她也不知道。这时候怀孕,总觉得有些不妥当。

    可她心里着实也是喜欢孩子的。一个像自己,又像萧山的孩子。

    “顺其自然吧。”冯贞回答道,也是自己坐下的决定。反正她这身体似乎不是很容易受孕,即便她想怀上,也不容易呢。

    这个还是得看机缘。

    因着是冬天,所以冯贞也没什么要忙活的,除了去葡萄园里面看看,就是和田桂花聊聊天,听听这军营里面的八卦。

    冯贞从来都不会小看这些八卦。有时候很多重要的消息都是从这八卦里面出来的。

    比如说,“最近那个连山公主的爹来了,真是来了小的又来了老的,把这军营当他们家了。”田桂花愤愤的说道。

    然后冯贞就知道,连山族估计是有什么重要事情了,不然不会连酋长都亲自来了。

    又有八卦消息说,“最近将军闲着没事干,整天带着军营里的几个校尉在喝酒聊天。张铁牛整天喝的醉醺醺的回来。”

    冯贞也知道这事儿,萧山最近而已经常醉醺醺的回来。

    不过她感觉张定南他们不是这么糊涂的人。要知道每年冬天的时候,就是满足猖獗的时候,大将怎么可能喝醉酒呢。

    肯定是有什么原因。这原因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不过冯贞还是劝田桂花,“嫂子这些事情和我说说便是了,千万别去外面说。需知道,他们男人的事情都是大事,传出去一星半点的事情,别人都会知道他们的打算。到时候可就出大事了。这叫泄露军机。

    听到冯贞的劝告,田桂花才意识到自己这很普通的行为可能会带来多大的麻烦,自然十分谨慎起来,连平日里和别人吹牛都吹的少了。只不过她对于连山公主的讨厌依然是只增不减。

    因为连山公主最近在操练这些步兵里面的人去骑马,还训斥了张铁牛,这让她十分的气愤。

    然而很快,田桂花就顾不上埋怨这些了。

    因为大军终于有动静了。

    八千大军,张将军只留下了三千辅兵,其余的五千兵马都带了出去。对家眷宣城是进行冬日练兵。

    这些消息张定南自然是没在外面说,萧山和张铁牛也不会对他们这些家眷说。不过冯贞平日里对着军营十分熟悉,基本上哪一片有多少人,她都清楚。看着动静,她一推算,得出这数据之后,就知道,大战已经来了。

    张将军走了才两天时间,萧山也因着训练骑兵的借口,把冯贞给安排到了河套城里面。

    “这次河套这边有人守着,你别担心,就在城里待着。”

    冯贞点点头,“你在外面也好好照顾自己,别担心我。”知道萧山要去和别人拼杀,而她也不能指出来,还要当做不知道,心里顿时伤感。搂着他的腰,“一定要好好回来,到时候我们要个娃娃。”

    只有此时,她意识到血脉的重要。

    对于萧山这样的男人来说,只有有了孩子,才能让他们更加放心的去拼杀。因为他们不用担心血脉断绝。

    而此时,这些校尉里面,也只有萧山是没有孩子的。可萧山从来没有给她压力。

    “一定要回来。”冯贞反复叮嘱道。她不再担心孩子出生在这战火纷飞的地方。也许孩子有了这样的经历,才能更加体会到父辈们的辛苦。日后才能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萧山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媳妇说,他心里也感觉到,以冯贞的聪慧,应该是知道他将要去做什么的。而他却什么也不能说。这就是军令如山。

    萧山离开后,冯贞也没闲着。

    河套如今只剩下几百个老兵和三千辅兵。现在是冬天,这些辅兵不用干农活,也都武装起来,一部分进入戍堡中守卫河套外围,一部分则在城内守着河套城墙。

    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感觉到不同。不过等大军离开七八天后,整个河套城就开始戒严起来了,基本上是只进不出。一些敏感的人已经能够感觉到,大战将至。

    每逢过年,就要准备打仗,这是边城百姓的悲哀。但是这些百姓们却没有任何的怨言,很多人都配合着城内的县令,开始有组织的准备守卫家园。

    虽然河套这地儿打起来的几率很小,甚至已经好些年没打过大仗了,不过大家依然没有掉以轻心。

    而此时冯贞也收见到了从连山族那边赶来的依马。

    依马是一个人来的,风尘仆仆,怀里还带着两封信。一封是萧山的,一封是张定南的。而这两封信都是用的阿拉伯数字代替的。

    这是当初冯贞教給萧山,建议他以后可以用到密令上面去。毕竟这个世界只有她懂这数字,萧山学会后,教给一些信得过的心腹,日后可以作为代码使用。比起信件要保密许多。

    后来张定南也看中了这套方法,便让她一同教授了。只不过这还是冯贞第一次看到他们使用这个法子。

    冯贞用密码本对照看完了信件。信件很简洁,大军已经出发了,因为连山族的猛士这次也跟着一起出战,连山族上下只剩下老弱妇孺了,为了让将士们安心,所以张定南安排连山族暂时迁移到军营附近。有河套大军守护,也不担心羌族其他的部落来欺辱这些妇孺。

    “尊敬的夫人,这次你可一定要帮助我们连山族啊。张将军已经带走了我们所有人,包括我们的酋长大人。现在族里上下,可只剩下老人和孩子们了。”

    连山族竟然下了这么大的血本。

    冯贞倒是挺惊讶的。虽然知道连山族和张定南他们现在处于蜜月期。可是这也太尽心尽力了。直接把老本都拉出去了。

    不过听到依马后面的解释之后,冯贞算是知道一些消息了。张定南‘高薪’聘请这些部落勇士出去打仗。死伤另外补偿,没死的也有丰厚的酬劳。而这些连山族的勇士们一直都很穷,又是一群不怕死的,所以知道这个消息后,都十分雀跃。连山酋长虽然是部落的首领,但是也不能不听这些部落勇士的意见,所以就答应了。

    当然,冯贞觉得这个老家伙估计还是得到了张定南其他的好处,所以这才答应让自己手下的人去送死的。

    不管如何,最早的雇佣军出现在了大棠的历史上。

    冯贞看着依马,心里有些觉得对不住这个老头儿。

    因为张定南在信上还特意交代她,给连山族的人安排一片草地给他们放牧,而且让她安排这些连山族的老弱进入她的葡萄园里面工作,让连山族的人尽快的融入到河套的生活里面。

    总而言之,就是让他们住着不想走,赶他们走也不愿意走。

    冯贞能够现象,这一次大军归来后,连山族估计也差不多被他们同化了。而连山族这些即将长成的少年们,日后也是他们骑兵的一员。

    张将军这手釜底抽薪,玩的真是漂亮啊。心虚归心虚,感慨归感慨,这事情还是得办的漂漂亮亮的。

    所以冯贞拿着张定南给她的令牌,去找了河套的县令,将张定南对连山族的安排说了一通。。

    连山族并不用进入河套城,而且还是张定南的安排,所以河套县令并没有阻拦,反而安排几个人护送冯贞出城。

    出了城外,冯贞去了军营里面,找到了驻守的长官徐兴。徐兴也是从陷阵营出来的,如今也已经被提拔到校尉的位置上。

    因着对萧山十分的相熟,所以也十分敬重冯贞。

    接到张定南的令牌后,当即就吩咐一个百夫长,组成临时的骑兵队,护送冯贞去迎接已经在路上的连山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