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军户家的小娇妻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军户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河套军军营不远处啊草原上,几百人的人马各个以木棒为刀,摩拳擦掌的等着待会的比试。当然,以前军中比试较量也不少,但是这种打群架的规模比试,可从来没有过的。

    此时大家虽然还不知道团队荣誉这个词语,但是一群血气方刚,不服输的兵痞子们混在一起,那就有一股子不死不休的冲动了。

    想让咱当孙子,没门!

    这是每个跃跃欲试的士兵心中想要吼出来的话。

    号角一吹响,四方军阵就两两开始比试起来。

    这动静就不一般大了,很快就引得军营这边其他的营队里面的人关注了。好些不用操练的士兵都跑过来围观。

    又有人看着这么多人一起打架,担心闹起来了,跑去给张定南报信。

    河套将军府,议事厅里,张定南正和龚南星以及宋老一起看边疆防御图。

    宋老抹着胡子笑道,“如今河套比起宿州,多了许多缓冲的时机。即便满足大举来犯,也不会对河套这边进行破坏。这样来,百姓休养生息就有了时间了。若是时机成熟,将军的河套,说不得就是第二个宿州了。”

    这里说的,自然是宿州的地位。如今宿州可以说是北方军事重地了。兵力让大棠的那些老牌世家都侧目。

    张定南本就年轻气盛,又被亲爹打压多年,如今一遭潜龙升天,天大地大,自然任他翱翔。再不愿意回到当初被宿州压制的局面了。

    如今又的得了善于管理内部的龚南星,以及胸有韬略的宋老先生,一番雄心壮志熊熊燃烧,恨不得早点得偿所愿,“我只担心朝中局势如今不明了,若是出了什么变故,我们河套还未成长,”

    宋老笑道,“将军莫要担心,再如何,将军如今也是宿州的二公子。便是有人要打主意,也得看看宿州答不答应。”

    见张定南面色有些失落,知道他是不愿意再接着宿州的威势了,便劝道,“将军如今羽翼未丰,还是要避免和其他人正面冲突。老夫有六字真言,将军一定要谨记。”

    “哪六字?”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张定南静静回味这几句话,心里越发清晰起来。随即眼睛一亮,“先生果然高见,定南谨记。”

    宋老见他低头纳建,满意的点点头,有如此心胸,日后定不会是屈居忍下之人。

    龚南星笑道,“宋老这九字真言,乃是无价之宝。南星也要献丑了。”

    张定南大喜,“不知道龚先生又有何高见。”

    “高见谈不上,只不过是南星这几日为将军如今想出养兵练兵的谋划罢了。如今河套兵力已经超过朝廷规定,将军的这辅兵之法实乃是妙计,但是河套人口基数不大,想要更多的兵力,只怕苦无兵源。”

    张定南闻言,点头道,“河套乃是边城,原本征兵也是本地壮丁居多。只不过若是过多的招募壮丁,只怕要影响百姓生计了。”

    龚南星道,“这兵源自然不能只着眼于河套,将军不是之前也收拢了一些羌人子民?如今大棠也有许多子民流离失所,将军就未曾想过,收拢我大棠子民?”

    见张定南不解,他又指着地图上道,声音沉重道,“三月前,西南大旱,百姓逃荒,饿殍千里啊。朝廷无道,世家也是草民如蝼蚁,百姓无依。若是将军愿意收拢这些人,不止为将军传了美名,日后我们河套军更是有了充足的兵源了。将军可知道整个西南有多少百姓?”

    他伸出三只手指头,“不下于三百万之众,其中受灾后居无定所之人,只怕也有百来万。这其中若是要找出能用的壮丁,不下于十万。更不提,其中还有无数孩童可供日后兵源。”

    听到这个数字,张定南也是倒吸一口气。

    “这么多百姓流离失所,也没人管。”

    他地处边疆多年,对于中原形式并不了解,只知道京城的那些老牌世家罢了。且他之前并没有如今的心思,所以也没有刻意的去了解这些情况,却没想到,朝廷已经到了如此境地。

    听张定南不以兵源为喜,反而担忧这些百姓,龚南星心中欣慰,仔细解释道,“朝中自然也有好官,便是当今皇帝,也不一定是昏聩之人,只不过世家把持朝政。朝中无钱、无人,何人来救。若不是这些世家目光短浅,私心太重,我也不敢建议将军将这些人收拢到河套来。毕竟人乃国之根本,这么多人流向河套,恐怕引人注目。不过如今世家昏聩,朝廷耳目闭塞,这些人往边疆而来,只怕这些世家反而要欣喜少了许多包袱了。”

    张定南心中感慨,若说他之前只不过为了自己的一腔雄心伟志起了那样大逆不道的想法。那么如今,他也要为了这天下百姓,取而代之。

    “听先生一席话,定南真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啊。”他对两人躬身一礼,“日后还请两位先生时时耳提面命,以免定南做出什么糊涂事。”

    两人自然一番回礼,“将军言重了,吾等敢不从命。”

    三人真是气氛正好,便有亲兵在外传报,“将军,萧校尉那边动静有些大,属下担心会闹出什么事情。”

    要是以前,大家也没这么草木皆兵。主要是如今军中规矩多,好些士兵都不高兴,特别是萧山他们这边的骑兵营,那更都是鼻孔朝天的爷们,不经管。现在闹腾这么大动静,谁知道是不是闹事。所以赶紧过来禀报了张定南。

    听到是萧山这边,张定南有些不信,萧山办事他一向清楚,不是个莽撞之人。且两人多年的兄弟,萧山若是有事情,也不会不和他说。不过听到这消息,他少不得要亲自去看看的。

    “两位先生可同去?”

    张定南邀请道。

    龚南星和宋老相视一眼,都点了点头,“吾等自当随行左右。”

    张定南骑马,两位先生趁着马车,一干人等往军营急忙赶去。到了军营不远处,还能听到一阵阵的吆喝声。伴随着喊杀声,那声音听起来,可一点儿不比战场杀敌的时候含糊。

    张定南赶紧催马前去。

    “龟儿子的,你们耍诈。”

    一个粗腰大汉大声吆喝道。

    另外一边对阵的哈哈大笑起来,“这叫兵不厌诈。校尉说了这个可不管规则,只要赢了就成。你上战场,人家蛮子还跟你正人君子不成?”

    大汉气的不得了。要说起来,他们这边平日里在骑兵营里,那也是猛士如云,今天竟然被平时比不上自己的人打的抬不起头,真是丢人现眼了。

    见两方已经打完了,张定南也下了马,倒是没出面,只是站在人群里看着这刚刚打的激烈的两方人,乖乖的走向了萧山。

    萧山双手叉腰,笑的一嘴的白牙,让这两方人看着有些阴森。

    “嘿嘿,打服气了没?”

    刚刚那个大汉大叫道,“校尉,我们这是没商量好,等我们回头商量好了再打一次,肯定能够打过他们的。”

    萧山摆了摆手,道,“李大柱,打之前我就说咯,输了就是输了,别找借口。”

    见李大柱不服气,他道,“你知不知道,你输在哪里了?”

    李大柱撇了撇嘴,“刚刚打的时候,我让他们围起来,他们没反应过来。才让那帮孙子有机可乘了。”

    “谁孙子呢,让你们那些人耳朵聋了,咱们这边咋就一喊就知道了。”说话的是刚刚和李大柱对阵的千夫长。他个子不大,却有几分聪明。

    萧山道,“孙飞,你说说,你们是怎么打的?”

    孙飞得意的笑了两声,“我们打之前,就商量好了,咱们个子不如他们高大,单打独斗不行,所以我们干脆几个人先打他们一两个人,就像包饺子一样给围着打。另外一些人就先去拖延时间。等咱们把这边包了饺子了,再去那边继续包。就这么全给包完了。”

    “哈哈哈。”他这话说完,他们这边的士兵一阵大笑。连旁边的围观的其他士兵也跟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刚刚那庆情形,还真是包了饺子了。

    听到孙飞这边得意的笑,李大柱这边的人更是一个个灰头土脸的。李大柱道,“校尉,我们认输了,你就别再让咱们丢人了,咱们回去行不?”

    “回去?”萧山冷笑,“我让你们回去,打仗的时候,问问蛮子让你们回去不?这会子只知道丢人,那你们知不知道,要是上了战场还这样,你们就是丢命了。我问你,你现在知道你输在哪里吗?”

    李大柱道,“没配合好。其实刚刚他们准备包饺子的时候,我也看出来了,只不过兄弟们没反应过来。实在太突然了。”

    “不是突然,是你们不知道变通。更是你们平日里没这种习惯。要是平时你们多训练,上了战场,是不是就能立马就动了?”

    李大柱点头,“是这个理儿。”

    “还能想明白,倒也是条汉子。”萧山道,“我知道你们总是嚷嚷着规矩多,嫌麻烦。觉得管着你们了,是不是?那通过今天的比试,你们可知道这些规矩重不重要了?”

    李大柱不解道,“这打仗和规矩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要是你平时规定你的属下们严格训练,令行禁止,刚刚还会出现他们反应不及的情况吗?“

    孙飞脑子灵光,听了这话,很快就若有所思起来。

    其他两个打过的千夫长也低着头听胸上训话,要是平时,他们自然是不乐意听的,不过现在打的这么惨,也确实有些想知道到底输在哪里了。

    萧山见他们愿意听,倒是老怀欣慰了,“咱们行军打仗,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规矩。什么叫军令如山,就是告诉咱们,但凡有令,必定执行。为啥咱们现在要定这么多规矩,就是让你们这些龟孙子心里牢记军令如山,令行禁止这个道理。一个平时违反规矩的人,上了战场,还指望他们能听长官号令吗?能吗?”

    “……不能。”李大柱现在是深切体会到了。刚刚他手下有些人就没听他的吩咐,一意孤行单打独斗,这才让孙飞那边的人包了饺子了。

    萧山眼睛一扫,“你们其他人都明白了没?”

    “明白了。”其他三人一同应道。

    “好,说的好。”突然,张定南笑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几人连忙躬身行礼,“将军。”

    张定南伸手拦道,“不必多礼,今日看到你们这样的表现,我心中甚慰。你们都是我张定南手底下的兵,也是我张定南的兄弟。每一个人的性命都是宝贵的。我想让你们杀敌立功,却也想让你们活着。所以平日里我只能对你们要求严格。我知道你们不习惯,我也不习惯,可为了活着,为了打胜仗,为了让咱们河套的军更加强大,咱们就必须忍常人不能忍。你们告诉我,还是条汉子吗?”

    “是!”

    众人被说的心情激动,回答的更是声音响亮。

    张定南点头笑道,“好,既然承认自己是条汉子,那就拿出自己作为一条汉子的毅力。谁要是管不住自己,谁就是龟孙子!”

    他说完,走过去拍了拍萧山的肩膀,“萧山做的好,今后我们河套军每个月都来一次这样的大比,如同两军对阵一般。凡是胜者都有赏赐,输了,就全部打扫军营的卫生,包括打扫茅厕。”

    “啊——”众人哄叫一声。

    张定南道,“还要如今日这般,不管胜负,都要说出自己胜在何处,输在何处。”

    他看了眼萧山,“这件事情交给萧校尉负责,凡有违者,军法处置。”

    萧山没想到自己就打算给下属们讲讲道理的,竟然又领了这么个重任……他身子绷直了,严肃道,“末将得令。”

    张定南离开这边之后,大伙又开始围着萧山闹了起来。

    张定南也不说他们,径直走向马车。

    宋老和龚南星都满脸笑意,宋老笑道,“将军手下果真是能人辈出。老朽之前还不曾解决的事情,这位将军就这样解决了。果然了解军人的,还是这些带兵的将军们。”

    龚南星也道,“这大比的方法确实不错,将军如今手下兵多将少,又缺少历练的机会,像这般比试,倒是能够让这些只知道动武的千夫长们快速的学会如何带兵打仗,假以时日,只怕各个都是能征善战的将才。这萧校尉实在高才啊。”

    张定南笑着回头看了一眼被簇拥的萧山,“我对他期望颇高,日后若真成事,少不得他为先锋。”

    两位先生闻言,自然都听出,这萧校尉只怕是将军的左右臂,日后怕是要成为将军手上的利剑,杀伐天下,创立那不世功勋。

    时势造英雄,古人诚不欺我。

    不过这位未来的英雄却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兼重担了。

    晚上回到家里,他兴奋的抱着看账本的冯贞在家里转来转去,一直转到两人都晕头转向了,一起倒在床上。他又热情的趴在冯贞身上,吻的她脸红心跳,呼吸困难。

    好半天,才终于意犹未尽的松开。

    “贞儿,你说的法子太好了。将军都决定把这法子给用在全军了,日后我负责他们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