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军户家的小娇妻 >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军户家的小娇妻最新章节!

    张济世虽然对张承宗这个儿子有些复杂,不过心中还是十分疼爱他的。如今安排任务,也是安排一些比较安全,却又容易立功的位置。比如在前锋冲锋之后,后备冲锋的时候,敌军比较疲弱,就利于斩杀敌人了。这时候立功的几率就很大。

    张承宗就被安排到了张定南的后面。

    “爹,我也能冲锋的。”张承宗有些不服气道。这些年他知道父亲大人一直在回护他,可是这也是看低了自己的才能。就像这次一样,自己竟然被安排到了张定南的后面。这让其他大将知道了,有何感想。

    他虽然比不上自己爹睿智英明,但是也不蠢。这些大将们现在还服服帖帖,尊称他一声少将军,也不过是看在自己的张济世的面子上面。若有朝一日,张济世不在了,那些人会如何对他,还是两说的。所以他此时极为渴望建立功勋,堂堂正正的接管宿州。

    张济世也知道他的心情,若是以往,他也愿意培养这个儿子。可如今大敌当前,容不得疏忽,万一疏漏,可就是要命的事情了。

    “这个位置斩杀敌首是最方便的,你只要按我吩咐的去做就行了。你要记住,不要因小失大。日后总有你表现的时候。”

    听到这话,张承宗也想起了之前听到的一些风声,似乎有些将领说过逐鹿中原……

    这话虽然在脑袋里只是一闪而过,不过张承宗今日听到父亲如此说了之后,心中不免也有些听进去了。

    以后的机会,莫不就是逐鹿中原,谋取天下?

    如此一来,这蛮族的功劳,却也不算什么了。只有留下有用之躯,才能问鼎天下。

    “末将谨遵上令。”他双目有神道。

    张济世看着他这样子,心中甚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不愧是我张济世的儿子。”

    孙奇云在一边看着这两人的互动,却忍不住想起了河套的张定南。

    在大公子还在大将军羽翼下护着的时候,二公子已经自己闯出了一片天地了。

    一个依然是少将军。另外一个如今却是朝廷承认的将军,已经在河套开府了。

    这才短短的时日,已经是这般差距,日后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变化呢。

    大将军,真的压制得住二公子吗?孙奇云突然有些不自信了。

    或者说,他心中其实是不希望大将军打压二公子了。日后逐鹿中原,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继承人,日后如何能够帮助将军夺取天下。即便日后继承天下,如何治理这支离破碎的江山。

    此时张定南和萧山一行人也围着火堆在草原上谋划着这次作战。

    这些人都是从河套带来的人,且这些人的家眷也都在河套,得了张定南的庇护,才真正的捡回一条命。心中只认得张定南,哪里还知道大将军张济世是谁。所以张定南一行人十分的有底气,一点也不担心到了宿州之后会被张济世夺~权。

    可以这么说,虎符什么的,如今还比不得张定南几人的一张脸来的更有效果了。

    当然,张定南也是十分谨慎的。所以眼看着要到宿州了,几人又暂停下来,准备再好好合计一番。

    张定南毫无意外的说,“以我对大将军的了解,这次咱们去了宿州,一定又是打前锋。”

    张铁牛一听,笑道,“好啊,上次可憋死咱了,打前锋好。总比去偷袭后勤粮草好。立功了都被人给捡了。”

    他还记得上次大家一起去打蛮子的时候,被人安排去偷袭粮草的事儿。

    萧山却有些不乐观,“上次咱们是有安排,可以避开蛮子的锋芒。可此次蛮子也不会再中计了。这一场仗可是硬仗啊。这块硬骨头可不好啃。”

    张定南脸色沉沉的点头。其他人也若有所思。

    “那各位觉得如何?”他问道。

    张铁牛道,“不答应肯定是不行的,这是违抗军令了。”

    萧山想起什么,突然道,“宿州城里有一批弩机,将军能不能把那些弩机从大将军手里要出来。”

    张铁牛一听,乐了,“对啊,萧山说的对,要到这些弩机之后,等蛮子上来了,首先就射他娘的,直接让他们直不起腰。肯定能倒上一片。”

    另外几个千夫长也道,“两位校尉说的对,咱们直接上去,肯定是要损失不少人。这可不值当。若是能有弩机,就好了。等这人过来了,射他们一顿,射完之后,咱们骑兵就冲过去砍杀。等蛮子们乱了。步兵枪阵一上,这些蛮子们不死也残了。”

    说起打仗,大家都讲的头头是道的。要是以前可说不出这些子丑寅末来。不过在河套这边,张定南听说了冯贞说的军事大学之后,就很注重这方面的培养,让宋先生和龚南星抽空给这些人做过一些培训。又让萧山和张贴牛平时也带着他们进行军事演习。不断的寻找克敌之道,久而久之,一个个的也成了半个军事家了。

    张定南也感觉到了自己手下这些人的进步,心中十分欣慰。他最缺的就是人才。然而此时他招揽人才却也不容易。能够把这些忠于自己的兄弟们培养成自己需要的人才,这也算是十分大的收获了。

    他笑道,“弩机的事情不必担心,若是大将军提出让咱们打前锋,这些东西,我自然是要争取的。”

    他又道,“不过我担心到时候,有些人会延误战机。所以到时候即便是打前锋,也不能我们的人全都出去。萧山,我到时候想法子把你留在后方,若是两军队战,出现状况后,你可支援我们。”

    萧山一愣,有些不乐意,“将军,我也想打前锋。”

    “这是军令。”张定南脸色严肃道。

    这样做,他心里却是有些私心。一来冯贞对他贡献良多,此时怀有身孕,他自然不想让萧山有何损失。二来,这也却是防着自己那位父亲和大哥在后面捣乱。若他们想除掉自己,趁着这次两方大战,只要稍微延误一点时间,他们前锋打完之后,后备没有及时出现,很可能就让他们全军覆没了。

    所以留些自己的兵马,到时候可以起到煽动作用。到时候大军便是不想动,也必须动了。

    萧山见张定南脸色严肃而坚定,一时间也不好反对,只能应下了。

    张定南道,“萧山,这任务艰巨。说不得我们所有人的性命就交到你手里了。”

    张铁牛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靠你了。”

    其他人也想通了这一茬,纷纷的看向萧山,希望他到时候别掉链子。

    被这些人寄予厚望,萧山也意识到自己责任重大,挺胸抬头,郑重道,“保证完成军令!”

    此时远在河套的冯贞也没闲着。

    这次张定南几乎带走了河套三分之二的将领。龚南星要忙着人布防,还得安排粮草等物。所以一直很忙。而冯贞胎儿稳定之后,也没再躺在床上,而是开始接管一部分的工作了。

    好在龚南星的办事能力真的很强,她接手的时候,流民村已经是安家落户了。冯贞只需要给这些老弱妇孺一份工作机会就行了。

    这些事情冯贞自然不用多管了。一些人安排给羌族这边的依马,让他安排羌族人教这些人放牧。另外一些人打理葡萄园,或者是收割马草。还有一些人,干脆进了工厂里面,一起做些军服或者加工皮草。

    分布下来,倒是没几个得闲的。

    至于孩子们,就更好安排了。小的上启蒙班,也相当于后世的幼儿园。大的就入学堂了。再大一些的不适合上学了,就送到军营里面训练,或者去看看人家工匠招不招徒弟。

    对于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管理性人才来说,冯贞做这些事情也十分的得心应手。

    连龚南星都忍不住赞叹她有在宰相之才。若是她是男子,可以掌管吏部了。

    被一个军师谋士给夸奖了,冯贞这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一得意,她就闲不下来了,突发奇想的竟然想起了后世的炸药包和地雷了。

    突然想起这些,也是源于冯贞内心的不安全感。

    作为一个孕妇,风吹草动的,她都不安心。而且萧山他们也不在河套,即将面临大战。一方面担心萧山,一方面她心里突然有些不踏实。总觉得会出大事。

    只是探子又没传来消息,所以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就干脆想起这些比较实用的热武器。

    她虽然不会做这种东西,可是这古代的工匠可都是智慧超群的人物。堪称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冯贞的脑袋里的一些东西,就正好弥补了他们这些缺陷。

    所以在冯贞描述了这种武器制作的一些原理,以及产生的效果之后,这些冷兵器制作工匠们简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毫不犹豫的投入了全部的热情,投身入这项可能改变时代的神奇武器里面了。

    他们毫不怀疑,如果真的制作出了这种武器。他们将会成为全天下最伟大的工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