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寒与温 > 第3章 空城

第3章 空城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寒与温最新章节!

    4

    闭上眼睛站在舅舅家门口,萧蒻尘告诉自己无论一会儿他们说出怎样刺耳的话语她都要装傻地笑着,绝对不能掉眼泪惹他们心烦。

    终于她鼓起勇气敲了门,却没有人开。

    “舅舅!”她小声叫起来,却依然没人应门,她忘记自己刚才的决定委屈地哭了起来,“求你们给我开门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会听话的,请你们不要赶我走!”

    她不放弃地用力地敲门,却依然没有回音。她终于发现门的那一面安静的奇怪,便尝试着一推,门居然没有锁。

    她打开走廊上的灯,却被屋子里的景象吓了一跳。所有的家具几乎都被砸碎了,抽屉也被翻的乱七八糟,到处都没有舅舅和舅妈的影子。

    “舅舅,舅妈!”她着急地叫了起来,却完全没人回应。到底是怎么回事,舅舅和舅妈去了哪里,难道是家里进了坏人……

    “砰!”身后的门发出了钝重的响声,她惊恐地向后看去,发现身后站着几个身穿黑衣服的男人。带头的是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他面目英俊,嘴角带着邪气的笑容,眼神里却透着无限冷漠,虽然不比他身后的几个大汉凶神恶煞,但能真实的感觉出他才是其中最可怕的人。

    而且这个人,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苏月哥,”有人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跑来,挤到那个被称为苏月哥的人面前,“你想的果然没错,那两个家伙带了值钱的东西跑路去了,我看今天是别想抓住他们了……萧蒻尘?”

    听见自己的名字突然被叫,萧蒻尘吓得一愣,然后她惊讶地发现这个刚刚加入的人竟然是于威。她想起来了,这个带头的人就是开学时他带来学校门口的大哥。她也多少听说过这个人的传闻,这个叫苏月的人十五岁时在紫市的街头就再也找不到能打倒他的对手,还有人说他是黑道的人,现在早已有了自己的帮派,之前的报纸上还登过他因为群殴事件好像还被卷进过杀人案。

    “哈哈,”于威毫不留情地嘲笑道,“你这算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你舅舅不要你了,把你丢下跑路了吧。”

    是这样没错,萧蒻尘心里一阵难过,她最不愿意去想的事被于威如此直接的说了出来,却真实到让她无法反驳。

    她知道舅舅欠了很多债,不时也会有要债的人上门,可没想到舅舅会这样丢下她离开。刚才于威那句“值钱的东西”深深刺伤了她,那么她是完全没有价值的东西是么……

    难道她就那么讨人厌,因为知道怎么都丢不掉她,所以舅舅舅妈宁愿丢下自己的家,也不愿意和她呆在一起吗?

    “这里是你的家?”苏月终于说话了。

    萧蒻尘点点头,深深的绝望感让她连害怕都忘记了。

    “真是个傻瓜,”苏月旁边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笑道,“这种时候你应该说自己跟这家人没关系,只是偶尔进来看见的才对吧。”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旁边一个年级稍大的男人很明显对这个男生不满,他气急败坏地踹了一下门,“这两个家伙跑了我们拿什么交代,倒不如把这个孩子卖了说不定还能赚回本来。”

    “我不值钱的,”萧蒻尘喃喃地说,“我不值钱的……”

    “这小姑娘居然当真了,”那个嘴巴很坏的男生摇摇头,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别这么看轻自己啊,你至少还是能卖个几百块的。”

    “够了许枫,”苏月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带上她走吧。”

    于威反而愣住了:“苏月哥你不会真的要卖了她吧?”

    “没听见我说的话么,”苏月的语气充满了危险的气息,“带她走。”

    5

    萧蒻尘大概是电视剧看多了,她本以为自己会被装进一个麻袋被运进市场去,没想到只是被夹在他们中间往前走而已,也没有像囚犯一样随时被踢一脚。

    刚刚陷在被抛弃的绝望中的她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她不想被卖掉,就算她是没人要的孤儿,也不想这么轻易地被卖掉。

    于是她重重地推了一把离她最近的于威,疯了一样地往公园方向跑去。

    “妈的,让她跑了!”不知是谁怒吼的声音,仿佛近在咫尺,“快追!”

    依然是在这条路上,身后依然是追赶的脚步声,只不过那些沉重脚步声的威胁力远远超过了平时恶作剧的男孩子们的脚步。不知道是条件反射还是习惯变成了本能,她冲进了那个蜗牛屋,躲在门边瑟瑟发抖。

    “躲去哪儿了,”她听见外面一个男人恶狠狠地说,“找到一定要先揍她一顿出口恶气。”

    她捂住耳朵蹲在地上,闭上眼睛祈祷着自己不会被发现。

    这次要是被抓到,可是真的死定了。

    突然,一双从身后伸出的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巴。

    “唔……”萧蒻尘吓得魂飞魄散,蓦然睁大的眼睛里流淌出绝望的泪水。被抓到了,被抓到了,她全身的血液瞬间变得冰冷,如惊弓之鸟一般在身后人的禁锢下挣扎。

    “嘘,是我!”温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让萧蒻尘微微一愣。在泪水的罅隙间,她看到的居然是周梓孟的脸,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充满了担忧。在看到那双眸子的一瞬间,过度惊吓后的疲惫使她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周梓孟看着面前的女孩无助地哭泣,感到一阵心疼,可他不得不继续捂着萧蒻尘的嘴巴告诉她:“别哭了好么,如果哭出声音我们都会有危险的。”

    萧蒻尘强忍住泪水点点头,她不想因为自己的软弱让周梓孟遭到危险。

    周梓孟松了口气,他知道忍住泪水对此刻的萧蒻尘来说有多么辛苦。他安慰地摸摸她的头,鼓励道:“真勇敢。”

    萧蒻尘的脸红了起来:“可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周梓孟愣了一下,从身后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笑着递给她:“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