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寒与温 > 第22章 一闪而过的落寞

第22章 一闪而过的落寞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寒与温最新章节!

    “是被偷走的,”许枫淡淡地说,“就在你们去交易的那天,全部被偷走了。”

    “怎么可能?”萧蒻尘震惊地叫了出来,“酒吧的厨房一向是不许人进去的,仓库外面还上了锁,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偷?那月呢,月报警了么?”

    “报警?”许枫发出了一声讽刺的鼻音,“好主意,报告警察说我们私藏的大麻被偷了,你想害我们全被抓去关么?”

    萧蒻尘恼羞成怒地瞪着他:“你有这个头脑找挑我话里的刺,为什么不想想可能是谁干的呢!”

    “根本不用去想,”许枫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是谁做的你心里明白。”

    “你什么意思?”萧蒻尘立刻听出他话里有话。

    “字面上的意思,”许枫摊摊手,“厨房仓库里的钥匙只有三把,除去我和月,不就只有你了么。”

    “你胡说什么!”萧蒻尘皱起眉头,“月就算了,凭什么你那么简单地把自己排除掉?”

    “恐怕这么想的不只我一个人,”许枫不理会冷到像要将他冻死的目光,“否则你觉得为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月会没有告诉你呢?”

    他的话仿佛一盆冷水浇在了萧蒻尘的心上,使她的怒火再也无法燃烧。

    看到萧蒻尘吃瘪的样子,许枫觉得报复她那天在校长室前莫须有的指控已经足够了,便不再气她:“好了,阿月既然连灵川的事都可以告诉你,说明他对你是很信任的。刚刚我是开玩笑的,阿月只是觉得告诉你你一定会大惊小怪,他觉得麻烦特地让我在他走之后再告诉你,而且你也没笨到这种地步,把自己往最有嫌疑的地方推。”

    真是无聊,萧蒻尘翻了个白眼,却想起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她把刚才从叶灵川那里知道的事告诉了许枫,他听完后陷入了沉思。

    “你觉得会是杜冰么?”萧蒻尘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为什么这么说,”许枫挑起了眉毛,“因为他和你一样是阿月捡回来的,所以就特别排斥么?”

    “不是,”萧蒻尘难得没计较他话中明显的嘲讽,“我只是希望不要是他,只要不是他都好。因为现在月正跟他在一起。”

    “你也太瞧不起阿月了吧,”许枫无语地说,但他的表情也阴沉下来,“不过阿月真的因为他发生了什么,我绝对不会让他活着回来。”

    “什么什么,你们在说什么?”叶灵川好奇地挤进了他们中间,“什么不会活着回来?”

    比起萧蒻尘的慌乱,许枫的表情则是及其自然地变得温和:“是老鼠,我们在说某只老鼠。”

    “老鼠!”叶灵川惊叫一声,“在哪里?”

    萧蒻尘看他慌乱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便恶作剧地吓唬他:“有好多呢,你脚下就有一只。”

    “啊!”没想到他吓得尖叫起来,连眼泪都因为害怕而掉了出来。

    “我不要在这里了,我要回家!”他丢下这一句就捂着脑袋往外跑,结果和正从门口进来的人装了个满怀。

    “对不起。”叶灵川连忙道歉,发现被他撞到的是一个眉目看上去很慈爱的中年女人,女人还领着一个五六岁年纪的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

    “啊,好漂亮的姐姐!”小女孩指着叶灵川开心的叫道。

    “谢谢。”叶灵川冲她微笑起来,可他脸上一闪而过的落寞,却完全落在了萧蒻尘眼中。

    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表情?

    萧蒻尘并不怀疑自己的眼睛,可她不明白,一直努力扮演成漂亮女生的叶灵川被人这样夸奖应该很得意才对啊。

    “小爽,来这里。”许枫蹲下来迎接向他欢快跑来的小女孩。

    “哥哥!”被叫做小爽的女孩扑进许枫怀里,在他的脸颊上甜甜地亲了一口。

    “有没有想我,”许枫宠溺地捏捏她的脸颊,又一脸责怪地抬头看那个女人,“妈,你怎么带小爽来这里?”

    “我们在附近买玩具,”许枫的妈妈微笑着说,“小爽缠着我一定让我带她来这里找你,我们一起回家吃饭吧。”

    “真麻烦,”许枫抱怨道,却笑容灿烂地把自己的妹妹举过头顶,“走了小爽,我们回家吃饭了!”

    他右手扶着妹妹,左手向身后的萧蒻尘偷偷做了个手势。

    萧蒻尘叹了口气,这个手势她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求她帮他看一晚店的标准手势,每次许枫妈妈来接他都会是一样的结果。

    许枫这个家伙,平时对谁讲话都是丝毫不留情面,唯独对母亲和妹妹的要求完全无法拒绝。

    “好了叶灵川,”她认命地走向吧台,“我们要在这里看一晚上店,你可以在这里和你的老鼠朋友们好好相处了。”

    她本想吓唬他一下,却意外地没听到他反对的声音。她疑惑地看向叶灵川,发现他正站在窗边呆呆地望着许枫他们远去的背影。

    7

    最后一个客人离开已经是晚上十点之后了,大多数酒吧的黄金时段大都是在凌晨之后,而血月规定最多营业到十二点,因为苏月总是说他弟弟一个人在屋子里会害怕。所以在萧蒻尘的认知里,苏月的弟弟应该是个五六岁大没办法离开大人的孩子,万万没想到现在坐在吧台上一杯接一杯喝果汁的这位巨婴才是本尊。

    虽说血月比其他酒吧关门时间早,但因为生意不错也会持续到十二点把人清理出去,今天之所以这么早结束是因为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大雷雨,外面阴沉到极致的天空也在证实着天气预报少有的可信性。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关好二楼的窗户。”萧蒻尘向叶灵川交代好便匆匆上了楼。

    记得有一次她就是下雨时忘记了关二楼的窗户,结果第二天窗户旁边的桌椅全被淋湿导致发霉了,害的她被苏月一顿臭骂还差点扣了工钱。

    她仔细地检查着窗户的开关,结果窗外划过一道闪电,接着响起了巨大的雷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