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来自未来[娱乐圈] > 9|chapter 9

9|chapter 9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来自未来[娱乐圈]最新章节!

    过了一会儿朱莎莎才讪讪地开口:“这个会不会太锋利了点?毕竟是表演,小心不要伤到……”

    “放心吧,他才不会伤到自己。”沈闲漫不经心地说,将口中叼着的烟随手丢进了角落的垃圾桶,拍了拍杨森的肩膀,“好好干。”

    杨森一把抓着剑,“还用你说。”

    等他已经去候场了,朱莎莎才像是忽然想到一样纠结地说,“为啥我带着这玩意儿进安检的时候,那个仪器没有叫呢?”

    不是金属的吗,居然轻轻松松就过了。

    “谁告诉你那是金属的了?”沈闲笑眯眯地说,“有那么轻的金属吗?”

    朱莎莎恍然大悟,虽然看着摸着怎么都像是金属,可是拿在手上就跟塑料差不多轻,恐怕是仿制的金属,随即她佩服地说,“现在这造假能力很牛逼吧,搞把假剑做得比真的还真。”

    沈闲轻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假剑?这可真得不能再真了,哪怕它轻,但是它的材质注定让它比那些合金制作的剑更加锋利。杨森这人还真是斤斤计较,一场演出而已,还要搞得这么郑重做什么,平白惹人注意。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朱莎莎让他暂时先别卸妆,最后还要上台谢幕,自己匆匆出门去。

    一个人照顾两个艺人,这个助理但是相当忙碌的,哪怕这会儿他们甚至还不能完全称之为艺人。

    这里是地方上的体育馆,休息室自然不可能像电视台里那样富丽堂皇,而且必须要和别人共用休息室,幸好这会儿几乎没有人能在这里呆得住,哪怕一些已经表演完毕的,也仍然挤在后台,紧张地看着其他选手的演出,毕竟都是对手不是吗?

    所以这会儿沈闲独自待在休息室里,就有点儿显眼了。

    一个工作人员过来确定了他的行踪,并吩咐了谢幕的时间之后,就匆匆离开了,沈闲正考虑要不要也跟过去看下杨森的演出,就听到一阵高跟鞋的声音,朱莎莎为了工作方便是从来不穿高跟鞋的,自然不是她去而复返。

    沈闲站起身来,走出去靠着墙壁站着,走道很昏暗,那边过来的女孩子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她发现这个走道很安静几乎没什么人之后,才放松地跌坐下去,不顾身上穿着昂贵的礼服裙子,粗暴地脱下了脚上精致的高跟鞋。

    然后,从其中一只高跟鞋里倒出了折磨她一晚上的东西。

    那是一枚别针,她捏着那根丝毫没有特色的别针沉默地看着,今晚演出的时候,并不是人人都有合适的衣服的,租用礼服的选手,尤其是女选手有好几个,礼服并不一定合身,她们为了上镜好看都维持着极瘦的身材,所以大多用了这种别针来收一下腰背部的衣线。

    别针毕竟不是钉子,她刚换上鞋子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这么个小东西,渐渐的时间久了,每走一步都好似针刺,疼得她差点没能坚持下来。

    “说不定不是故意的?”她盘着腿坐着,毫无形象可言,托着腮思考,白皙的脚掌因为被别针刺伤,已经有了一片殷红的血点,其实没出多少血,只是疼痛感却并不会因此减轻。

    沈闲挑起眉来,几乎是一瞬间就认出了她,然而和朱莎莎说得不一样,这位据说矜骄自我脾气不好的大小姐,瞧着并不娇气。

    “盛千南。”他一出声,坐在地上的女孩子惊得差点跳起来。

    沈闲忍俊不禁,将手中的手机转向她,“需要借你手机吗?”

    他已经看出来了,盛千南找这么个地方独自将别针给取出来,就是不想闹大,一直跟在她身边的那个小助理没在这里,要到后台那里去找恐怕很难,那里人太多,几乎可以说是一片混乱。她穿的衣服很显然不会有放手机的地方,恐怕她的东西都在那位小助理手上。

    “谢谢。”盛千南没有逞强,礼貌地应了一声,拿过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在等那位助理来的时间里,她很认真地对沈闲说,“你一定能够晋级,我看了你的魔术,太精彩了,其他节目恐怕都不能和你的相比,哦,彩排的时候我大概看了一下杨森的,他也很厉害。”

    沈闲笑了笑,“我这会儿要去看杨森的演出,你去吗?”

    恰好那位小助理满头大汗地飞奔过来,一看到盛千南就立刻松了口气,赶紧从包里掏出了一双平底鞋,盛千南换上之后露出一个微笑,“去啊。”

    两人一起往外走去的时候,小助理以一种稀奇的目光看了看沈闲,她还没发现盛小姐对哪个选手假以辞色,本来她来参加这个选秀就是走个过场,事实上邀请知名音乐人为她量身打造的专辑已经快制作完成了,她录的那几首电视剧主题曲也即将随着电视剧的上映直接问世,和这些要通过真人秀竞争在娱乐圈获得一席之地的人根本不一样。

    沈闲脚步从容,非常自然地跟着盛千南走到了视野最佳的位置,本来这个地方是有个工作人员的,并不允许他们随意过来,只是看到来的是盛千南,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正常了,毕竟这些工作人员里知道盛千南和台长关系的有好几个。这位大小姐连台长也只能捧着,说是甥舅,事实上盛小姐的家里比台长的背景还要深。

    “你从一开始就想这么跟着我来?”盛千南似笑非笑地说。

    沈闲耸耸肩,“如果你不想来看,那我也没有办法。”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那边舞台已经又一次亮起,持剑的杨森缓缓走上台的时候,就有一股让人屏息的气势。

    “真的太酷帅狂霸拽了吧?”舞台下方一个女孩子眼睛闪闪发亮。

    她旁边一个妹子激动地说,“电视里看就觉得我森哥整个酷得不行,有种龙傲天的气势,现场一看好不得了啊!”

    ……

    沈闲只想说,龙傲天是什么鬼!

    因为距离那两个女孩子不算远,她们的对话沈闲听得一清二楚,不禁为这个时代的人语言内涵之丰富感到惊叹。

    音乐声响起,杨森持剑而立,然后,一声清越剑鸣,他的衣袖翩然,出剑如风!

    现代人对武侠总有一股子特别的喜爱,电影电视看得多了,那些屏幕里的侠客大多都要靠威亚、替身、特效、后期,这些大家都知道,现在活跃在影坛的几个武打明星大多都走的是硬底子功夫的路子,没有一个像杨森这样英武冷峻,一招一式都利落潇洒的武生。

    “哇!”

    杨森一个飞跃,脚步自如,冷若御风,手中的剑挽起一个剑花,竟是形成一个气旋,发出一声爆裂之音!

    “卧槽太他妈帅了吧!”

    “这一手牛逼啊,哥们儿专业练武的吧。”

    “特么这是真功夫啊!”

    “……”

    观众席沸腾起来,却丝毫影响不到在台上演出的杨森,他的剑越来越圆融如意,本来也只是随便看了一些视频,压根儿没有真正事先练习过,他心之所至,随手便又是一招飞花点月,剑锋所向,气浪刹那间使得舞台左边用来装饰的小水池激起一片浪花!

    “这恐怕得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吧。”盛千南忽然感叹。

    沈闲扯了扯嘴角,台下十年功?他台下也就十分钟吧,几个视频都只看了几分钟就关掉了,杨森这家伙不是太有耐心。

    台上他的一缕发垂落在额角,那俊丽的眉眼其实并没有什么杀气,然而眼神却冰冷锐意,看得离他近的那些摄影师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剑如果能伤人,在他手中就是凶器啊。”

    几乎没有一个人怀疑杨森的身手从何而来,正如盛千南感慨的那样,她以为杨森练了多年,不仅仅是她,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只除了一个知道他全部底细的沈闲。

    “你的魔术也练了很多年吧?”盛千南转过头来问他。

    沈闲轻轻地“嗯”了一声,反正说并没有练根本不会有人相信,更何况,那压根儿就不是魔术。

    可这个世上又有谁会相信呢?相信他那种操纵水火的能力与魔术无关,其实也不是什么超能力,让他离开这样的空气环境,他就根本做不到。相信杨森只用了那么丁点儿时间,就能贡献这样一场精彩的剑术演出,兼具艺术性和攻击性,将真正有杀伤力的剑术融入了表演之中?

    不会有人信的——即便他们愿意承认。

    “很精彩吧?”沈闲微笑着轻轻说,也不知道是在问谁,身旁的盛千南根本没听到他说话,还在专心盯着舞台。

    现场所有观众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回答了他的问题,杨森忽然从台上看过来,对着他微微一笑。这一笑就如朝阳初露,暮春新雨,当真俊朗潇洒到难以形容。

    在这场酣热盛大狂欢之中,他们相视而笑,眼神是一样充满了然的沉静通透。

    嗯,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