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来自未来[娱乐圈] > 62||_08.01.16_|

62||_08.01.16_|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来自未来[娱乐圈]最新章节!

    杨森拍摄的这部电影叫《黑瞳》,在网络深处,似乎总有一只黑色的眼睛在偷窥着这个世界,他所扮演的那位黑客少年,就充当了这个眼睛的角色。

    这样一部电影本来也没几个女角色,但并不代表没有。除了有男主角有一些感情戏的女一号之外,女二号扮演警方一个女警角色,女三号是收留黑客少年的小旅馆老板娘,女四号就是她的女儿。这些都是很镶边的女性角色,没有多少戏份,拍完很快也可以离开剧组。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部电影的女演员凑凑也能有两桌麻将的。

    杨森不厌其烦,他看着本来就冷淡又不好接近,她们却脸皮很厚,只当他年纪小还来逗他,杨森只想呵呵。

    一看到沈闲来了,杨森立刻眼睛一亮,迈开大长腿就跑了过去,“你来啦。”

    周围那些人也是眼睛一亮,这两个人站在一块儿,发光程度是成倍增长。

    “过得挺舒服啊。”沈闲似笑非笑。

    杨森抱怨,“哪有,你都不来看我。”

    沈闲:“……”那他现在站在这里是干嘛?

    他过来探班不是那些不知道人情世故的人,给整个剧组都送了一顿自助餐,连导演看杨森都顺眼了很多。杨森的演技其实很一般的,但是胜在努力,这部戏他的角色也不需要演得多有深度,有几个需要演技的画面经过导演的指导,他也能做得不错。不说演得有多好,至少打上70分还是可以的。至少他不像某些爆红的小鲜肉那样,没演技还自以为了不起,态度端正不管怎么说都能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跟来的媒体当然不会放过这件事,大大炒了一把沈闲和杨森的“兄弟情”,原本对那份申明不大了解的人,也因为这些娱乐新闻而有了个大概的认识。

    姜睿正最近变得更忙了,邀约越来越多,他需要更谨慎地筛选,先将广告代言的那些整理出来,之后才去看那些戏约,如非必要,他不想让两人接电视剧,大荧幕混得好正在上升期的,接电视剧的邀约就有些得不偿失。

    沈闲坐起身来,看了一眼身旁还在沉睡的杨森,下床套上了浴袍,他去冲了个澡换衣服的时候,就看到杨森已经醒了,他靠在床头,慵懒地看着沈闲一颗颗地扣上扣子,就差叼一根事后烟了。

    “就不能多留一天?”

    “不行。”

    沈闲拒绝得很果断,他将自己打理清爽,还给杨森泡了一杯蜂蜜水,“快点起床,你11点还有戏。”然后又看了他一眼,“记得消一下痕迹。”他指了指杨森的脖子,那里有一个十分清晰的牙印。

    杨森从床上爬起来,一下子扑到了沈闲的身上,声音沙哑,“反正时间还早——”他灼热的吻落在沈闲的脸颊。

    被他触碰的皮肤一阵酥麻,属于杨森身体的热度透过衣服传递过来,沈闲皱了皱眉,还是淡定地推开了他,“我要赶九点半的飞机,现在不早了。”都八点多了好吗?这里距离机场还有点远。

    他又走到一旁,拉开窗帘将窗户打开散散气味,“你等会儿将这里收拾一下,免得——”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咔擦声,幸好他的衣服穿得很整齐,就算这样他看了一眼身后的杨森,恐怕被拍到了一点□□的上半身。

    剧组包下了这家酒店的四层,因为在小镇拍,不是什么特别好的酒店,楼层也不高,使得下面守在车里的狗仔拍到了这么一张照片,还没等他高兴,就感到脑袋里一疼,一时间手没抓稳,相机就这么掉到了地上,心疼得他赶紧扑上去捡。

    “幸好没摔坏。”他揉了揉还在疼的脑袋,看了一眼刚才拍的画面。

    ……实在是毫无爆点,在杨森房间的如果是同剧女演员还能称得上八卦,居然是沈闲,他们兄弟感情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这样一张同框照片除了杨森上半身没穿衣服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用处。就算是拍到了裸身照片,偏偏距离有点远又不大清楚,根本没用。

    他又拍了两张沈闲离开酒店的照片,估计是探班结束了要回他自己的剧组了。

    狗仔叹了口气,有些不甘心,但是做狗仔这一行就是这样,难道还想着天天拍到大新闻吗?那就纯属说笑了。回头弄个有爆点的标题,往网上一放,也是能弄点儿热度的,毕竟这两位现在正当红。

    《水果蛋糕》的拍摄很顺利,等到沈闲这边顺利杀青的时候,杨森那边还没拍结束,他作为戏份不少的男二,估计还需要半个月才能回来。

    等他回学校的时候才发现一向沉迷于《江湖梦》的路向东和张爱许正在埋头苦读,竟然乖得像个好学生,完全看不出以前那副时常逃课的样子。

    “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期末考了啊。”路向东叹了口气,“这关系到我下学期的零用钱,那是一定要用功的。”

    张爱许也叹气,“我本来就立志要做个好导演的……”说完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学期完全就是在摸鱼中度过。

    于是,沈闲翻了翻他那些几乎还很崭新的书,应该说开始的时候,他和杨森确实好好上过课,但是后来请假太多也是没办法。他们俩的缺勤率很高,平时分数已经被扣掉不少,如果不是因为大一本来出勤这方面就不算严格,恐怕还没考试他们就要被判定不及格。

    沈闲也坐下开始看书,然后想起来七天后就要考试——杨森应该还在剧组?

    更麻烦的是,《渊水》马上要开始宣传了,他们也有几个宣传的行程。

    沈闲不想最后打扰杨森的状态,这半个月里他有好几场重要的戏,想了想让刘晓锋跑一趟,将这里的书都给杨森送去。

    第二天刘晓锋刚到,杨森的电话就来了,他的声音幽怨,“为什么不自己来看我?”

    “不是你自己说的这几天有很重要的几场戏?”沈闲似笑非笑。

    杨森哼了一声,“这才不是理由。”

    “总要习惯的。”

    “什么?”

    “就算是在未来,也没有总是在一起的。”沈闲终于正经起来,“杨森,你以前应该不是这么幼稚的人。”

    那边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人总是容易得寸进尺的。”

    沈闲挑起眉来,“所以你现在就是对我得寸进尺吗?”

    “不,我是对感情这种事得寸进尺,”杨森平静下来,“这还不是你纵容的吗沈闲。”

    沈闲简直要被气笑了,所以现在又是来怪他?

    “喂,这样说过分了啊。”

    “其实我们都是很没安全感的人,”杨森一针见血,“不仅仅是我,你也一样。所以我对你的感情越深,你对这份感情也看得越重。你不来看我,是不是又闹别扭了?”

    沈闲:“……”我才不像你这样幼稚。

    “是不是心里又有些患得患失?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进展太快,我对你这样依恋深情不太现实,你在怀疑我的感情,是不是,沈闲?”

    沈闲:“……”

    杨森笨吗?他从来不笨,他是懒散,但过往的经历让他一样能够看透人心,尤其他和沈闲离得太近,很多事沈闲或许自己都没想清楚,他却能够一眼看透。

    这段感情里,杨森一直很主动,强势霸道。沈闲却后退犹豫不冷不热。

    正如杨森说的那样,他们俩都是很没安全感的人,这是正常的,他们那样的经历,要是有安全感才是怪事。

    但是他们的性格不同,这种缺乏安全感也有了不一样的表现。

    因为不安,杨森表现得比他真实的性格更加粘人主动,他会吃醋,会有强烈的占有欲,会希望时时刻刻与沈闲在一起,会想要与他上床沉沦于欲.海。沈闲却恰恰相反,他本就是谨小慎微的性格,不安让他总是不能全身心地投入,他会忽冷忽热,会矜持淡定,明明前一刻还热情如火,可能下一刻他就又退后一步,用清醒的眼神看待这段感情。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说呢?”沈闲叹了口气,皱起眉说,“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杨森显得有些委屈,“不说的话你肯定还要闹别扭。”

    “不是闹别扭。”沈闲直接说,“我只是偶尔需要一些自己的空间和时间。”

    杨森不满,“你应该来的,反正你的戏都拍完了。”

    沈闲考虑了好一会儿,“马上要期末考试了——”

    “一定要来!”

    “……好吧。”

    他们俩不存在什么先爱的人先输,不过是同样不安的两个人靠在一起取暖,一个人希望从另一个人身上汲取更多的温暖,另一个人却更害怕身边的暖源会消失不敢靠的太近。

    身体上的伤痕早已消失不见,埋藏在内心深处的伤痛却不会一样消弭。

    一切,都需要交给时间。

    妥协、依恋、信任、深爱,不是一朝一夕。

    所幸,他们彼此相依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