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来自未来[娱乐圈]最新章节!

    超脑可以通过这个年代的网络了解很多知识,但再多的理论也比不过真正的实践。只有让她看到,她才会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觉得很有趣。

    自她被开封的那天起,她就察觉到了异样,因为她被输入的程序里有基本常识这一项,毕竟在游戏里要回答玩家们的各种问题。然而,这个世界和她了解的常识有很大的出入。

    作为一个人工智能,她很意外的有一些好奇心,也很愿意去探究很多她未知的东西。

    人类平凡的喜怒哀乐她知道得太多了,不然的话也无法构成《江湖梦》那样一个庞大的世界,那里面一个小人物,也有自己的情感和思考。可是,到底少了些什么,她看着眼前这些人类鲜活的表情,工作时候认真的姿态,和真正喜爱着这份工作的人们,真的感到很有趣。

    因为杜导的性格,整个剧组的氛围都很积极向上,而且很奇怪,以前那些导演讲上一两个小时,也未必能让演员在镜头里看着自然一些,杜导只需要一两句话,拍摄出来的画面就完全不一样。

    一个优秀的导演,其实对演员的改变非常大,这也是为什么同样一个演员,在不同的电影里显得演技那么不稳定的原因。

    好导演能让一个没有演技的演员在镜头里看着演技有一个质的飞越,杜导从来都喜欢用新人,也不全是因为片酬,他觉得新人有更大的空间和可能性,很多演员都已经有了自己的表演方式,他们的演技基本都已经固定了,不论演技时好时坏,他们在荧幕里的表现都是可以预见的。然而新人不一样,他们很可能在镜头前爆发出意想不到的能量,最后的效果自然也会有惊喜。

    “站位再调整一下,对、对,就这样……”杜导说着,然后开玩笑似的来了一句,“小喙你看着小昇的眼神很有爱啊,来来来,眼神再如胶似漆一点就好了!”

    沈闲先是对杜导的敏感心中一紧,然后就差点忍不住翻个白眼。

    反正在剧组杜导一直叫杨森小喙,叫他小昇,压根儿就不会叫他们的名字。

    如胶似漆是什么鬼!

    原著里头白昇和祁喙确实有很独特的牵绊,他们也没有和其他女角色的爱情戏,但是他们之间也是很纯洁的友谊,再加上亲情好不好!如胶似漆什么的真的是……

    杨森至今为止演的电影几乎都没有什么爱情戏份,他也很有自知之明,要他演出对一个女孩子深情爱恋的模样,他是真的做不到。以他现在的演技水平,在电视圈里或许还能混一下,放在电影圈演比较有深度的角色演技就有点不够用了。

    更让人烦恼的是,演技这种东西不时说想练就能练出来的。

    他们啃下了所有微表情的书,还有一些演技类的书籍,甚至还考虑过接电视剧好好磨练演技。电影的拍摄周期短,空窗期又长,单单是上课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磨练演技的需要了。

    不是没有人捧着高价来请他们拍电视剧,只是没碰上好剧本,姜睿正那一关就过不了,他们有看过几个还行的,却和现在的电影档期冲突,于是统统推掉了。

    “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接。”姜睿正说得很客观,“你们现在多的是电影本子递过来,要磨练演技可以,提前将这些角色吃透也就是了。”

    于是,他们在几个月前就开始看《白喙纪》的剧本,来的时候心中还是有自信的,真正开拍之后,发现却没那么简单。

    杜导不愧是杜导,他总能挖掘出一些更深的东西。如果说书里面的两位主角有血有肉丰满立体,但你要在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里,把两个主角表现出他们该有的特性,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毕竟观众看到的不是三百万字的小说,而是只有短短一百二十分钟的画面。

    他将它搁置了一年立项,不是因为怠慢,而是他也需要时间来吃透它,想清楚怎样表现它。

    在看着镜头里沈闲和杨森的表现时,他的提点往往一针见血,对镜头的掌控能力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们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导演,一时间真的受益匪浅。

    “好的,我知道了。”徐一接完电话,缓缓往回走,看到姜睿正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安静地站在一旁皱眉看着拍戏的两人。

    姜睿正眼睛没睁开,开口问:“怎么,又有什么新消息?最好不要指望劝他们,你也知道的,他们决定的事,不管是谁都改变不了。”

    “就是知道,我才心累。”徐一揉了揉眉宇,“当初签约的时候,你应该告诉我一声。”

    他毕竟是保镖的身份,插手不了两人的合约,等他们签下了那份片约,新闻爆出来的时候徐一才知道,这会儿阻止早就晚了。

    姜睿正冷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有什么用,你能左右得了他们的决定?”

    徐一:“……”确实并不能。

    “更何况,就算出事你能做得了什么?还得等他们去救你。哦对了,之前有人闯进他们家那事儿,你们又处理出什么结果来了?”姜睿正实力嘲讽,“光吃饭不做事儿,不知道的认为你是保镖,知道的呵呵,还当你是等着王子拯救的公主呢。”

    徐一:“……”qaq

    仔细想想到现在为止,那两个家伙还真没有需要他救的时候,这个现实情况太打击人了,简直令人心碎。

    “徐一。”

    “嗯?”

    “不要把他们真的当成孩子看待,”姜睿正坐了起来,他看着不远处认真拍戏的两人,“他们——没你想得那么简单,这世上或许是真的有天才的,天才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们想要做的事就让他们去做好了,不用担心,我是看明白了,只有他们伤害别人的份儿,别人想要对他们下手,倒霉的往往是自己。”

    徐一一怔,若有所思。

    “不要试图去当他们的保护者,他们不需要保护者。”

    因为他们自己就足够强大。

    杜建国其实也很惊异,一开始这两个角色并不是他自己选的,也不是没有不满的。但是他从小看着陆笙长大,这个可怜可爱的小姑娘几乎和他自己的女儿差不多,她撒个娇自己就顶不住了。更何况从她那里让他对这两个新人多少也有些了解。

    这部片子是要有打斗戏份的,原本他也建议找几个武替,要找到和他们身材相仿的武替还真是不大简单。身高符合的,身材又差一点儿,身材差不多的,身高不行。这圈子里用替身的其实很多,包括一些武生也一样用替身,除了老一辈的那几个武打巨星几乎从不用替身落得一身伤病之外,这年代,替身几乎是很常见的,很夸张的是有些演员不止有武替,还有文替,真的不知所谓。

    这两个年轻人,竟然都不用替身。武术指导来和他说,只要讲过一次的动作,他们一下就能上手,这已经不是有武功底子可以解释的了。杜建国想起来之前看的新闻,他们在缺勤那么高的情况下,都能拿到奖学金,平时拍戏的时候,啧啧,反正他是没见过他们看书。

    之前有传言说这两个年轻人看剧本都是看看就能背下来,连和他们演对手戏的演员的台词都能记得一点不差,过目不忘?

    “真是可惜了,做啥演员呢,这资质,该去做科学家啊。”杜导开玩笑说。

    沈闲只是笑,这种问题其实不好接话。

    但这样的演员确实省心,不可能因为忘词而ng,本来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去拍摄的武戏硬是比计划缩短了一半的时间,镜头里看着那些武打的画面十分漂亮。不用替身自然有不用替身的好处,全景、特写、半身、全身,想怎么拍怎么拍。

    因为开机的时候天气热,拍摄环境又不算太好,一大堆的工作人员都赤膊上阵,演员却要穿着定好的戏服,大家都大汗淋漓的时候那两个小家伙还能一身清爽,这也是让杜导啧啧称奇的事儿。

    “过几天就要去拍外景了,提前和你们说个事儿。”在今天的戏拍完之后聚餐时,杜导神神秘秘地说。

    大家都伸长了耳朵,黄慧慧不跟着去外景地,事实上她的特出戏份几乎都拍完了,她和杜导熟,一巴掌拍在他胳膊上,“别装神弄鬼的了,什么事儿。”

    “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杜导笑眯眯的,故作淡定,“就是听上个在那儿拍戏的剧组说,那地方闹鬼。”

    众人:“……”幼不幼稚?

    杜导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说,“我真的闹鬼,我可不是开玩笑,不信的你们去打听打听,之前去拍戏的那个剧组……你们肯定也有人认识。”

    这个圈子里拐七拐八的熟人也是很多的。

    “小年轻儿见识少,平时拍个鬼片什么的,闹鬼很常见。”一头白发的老戏骨闫丰啜了一口酒,摇头说。

    旁边一个摄像赶紧开口,“真的真的?到底怎么个闹法,可怕吗?”

    杜导立刻来了精神,绘声绘色地开始讲鬼故事。

    沈闲一边听着,一边吃味道还不错的烧烤。杨森将他这边儿的板鱼折了半条给他,都在听故事的众人愣是没人发现。

    等到杜导说完不怀好意地朝两人看来,“小家伙挺胆大啊,听个鬼故事面不改色的。”

    “那是,人家在《江湖梦》里头专门挑闹鬼的副本打呢!”一个年轻的剧务忽然说。

    沈闲:“……”

    虽然不想解释,但那真的是个误会。

    “闹鬼的副本?”杜导看过来。

    那剧务赶紧将手机掏出来打开了某个视频,“您看您看。”

    “这不是……”杜导一愣,这不是他家小笙嘛!

    有点儿意思啊。

    等一下,这个抓着他家小笙衣服缩在她后边儿的大高个儿是谁?!

    咦,这画面布景,完全不像是游戏啊,现实风?

    杜建国还真是有点感兴趣了。

    沈闲觉得,同样是建国,吴建国吴主任其实比杜导要可爱多了,至少不会这么光明正大地问他们要东西。

    大概又得损失几个头盔了,没错,杜导一要就要了几个。

    简直脸大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