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中文网 > 来自未来[娱乐圈] > 97|番外 姜睿正

97|番外 姜睿正

一零中文网 www.qkzw.net,最快更新来自未来[娱乐圈]最新章节!

    姜睿正一直很忙很忙,这也是正常的,谁当上那两个家伙的经纪人,都得忙,他们太努力了。在这个圈子里“努力”是最常见的词,尤其一些粉丝喜欢把自家偶像多努力挂在嘴边,经常都是徒增笑柄。

    谁不努力呢?这个圈子里多少人削尖了脑袋要往上钻,只是各自努力的方向有所不同而已,只是无一例外,初期起步的时候,总是辛苦的,难的是五年如一日,已经上了位的艺人,还这样拼的就少见了。

    他们俩提出不想换经纪人之后,就还是姜睿正坐着,其实现在公司里眼热他们俩的经纪人不少,这样的艺人不跑商演单单是片酬的抽成就相当可观,最遗憾的恐怕就是陈辉光。

    他也急于想要带出一个可以长期带的艺人,而不是总给新人当保姆,之前他倒是跳槽出去带了两年老艺人,没到一年就又灰溜溜地回了星辰娱乐,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星辰娱乐的老人,恐怕都没这么待遇可以走了又回来。因为最初沈闲和杨森就是他带的,碰见姜睿正总喜欢说几句酸话。

    姜睿正只是带着微笑,从不与他争辩。

    “听说他们又请你去度假了?”一个相熟的经纪人与姜睿正打了个招呼,满脸羡慕。

    姜睿正笑了一下,“你家艺人不也给你了个大红包,彼此彼此。”

    这位却摇了摇头,他家艺人可没沈闲和杨森那么好搞定,之前给他谈了部戏,算是不错的资源,硬是给搅黄了,还喜欢沾花惹草,人是挺红的,麻烦也不少,老给他擦屁股,他才会给点补偿。

    不像那两个安分守己前程光明,出手还大方。

    两人走着就看到陈辉光过来,心照不宣地拐到了另一边去了,走到大厅那里刚好顾风安的新片上映,厅里头放着他的宣传照片。

    “哎,这么几年你就没再找一个?”他问起来。

    姜睿正和顾风安的事不算太秘密,这在圈里不是啥大事,媒体也没多少兴趣,不知道为什么,经纪人和艺人哪怕再亲密,都会被认为只是亲密,好比灯下黑一样,哪怕真有关系,除非俩人结婚了,不然媒体都懒得报,实在是没爆点。顾风安和姜睿正都是男人,只要顾风安一天没公开出柜,他们两人这事儿就不算是事儿。

    姜睿正摇摇头,“忙得哪有时间,人都恨不得劈成两半用。”

    “说的也是。”这一点大家都是认同的。

    闲聊了几句,姜睿正去取了东西,现在他将越来越多的剧本给他们俩自己看,递过来的本子他稍稍过滤一下就送到他们手上,倒是省了很多事,也不像之前那么忙碌了,所谓的“没时间”永远只是个借口而已,不谈感情只有两个原因,不想谈,没有遇上对的那个人。

    姜睿正从小就是这种性格,那时连老师都认为他太较真。他谈感情必然是认真的,哪怕说过不想一生一世,但是只要谈了,就表示他想明白了要和这个人一起过日子,不管经历这样的磨合期,他也不会轻易退缩。

    忙依然是忙,却和之前刻意让自己忙不一样,他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时间。

    “回来吃个饭吧。”姜睿和打电话给他,“过几天就中秋了。”

    最终还是没回去吃饭,而是和姜睿和一家聚了一聚,说是一家,是因为姜睿和还有个三岁的女儿,其实他在做任务出事之前就已经结了婚,他比姜睿正要大好几岁,结婚结得很早,没有娶从小暗恋他的杨绘云,却娶了一位战友,她也是一名军人,他出事之后,她也不离不弃地照顾他,到最后还是姜睿和说不想再让别人道德绑架她,两人的感情确实因为聚少离多出现了问题,才离了婚。

    之前姜睿和的情绪不大稳定,孩子还是她在照顾,现在姜睿和好多了,她回到部队去,孩子就给了姜睿和。

    姜睿正对这个侄女也很好,只是到底不常见,孩子对他还很陌生,事实上她连姜睿和都是最近一段日子才亲近起来。

    “你和徐一是怎么回事?”姜睿和忽然问。

    姜睿正一怔,“什么怎么回事?”

    姜睿和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他的酒量很好,今天有姜睿正开车,他当然可以喝一点酒,“我之前向他打听赵霖的事,他却反而问我关于你的事。”

    多年战友,哪怕决裂过,姜睿和也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

    “本来就没什么事。”姜睿正淡淡说,“大概也就一块儿过了几个年,和那两个小的一块儿,反正我没地方去,他们也一样。”

    姜睿和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所以,是因为这个他想要转业了吗?”

    “转业?”

    “嗯,我以为他会在部队里待一辈子呢,结果却听说他提交了转业申请。”姜睿和的身上也挂着个职务,每□□九晚五,十分稳定,因为他是因为特殊任务受的伤,国家本来就要养他一辈子,每天有点事做总比枯坐在家要好,他在的那个单位十分清闲,和同事关系也很和谐,才让他这几年情绪渐渐好转。

    姜睿正听到这个消息一时怔忪,竟是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爸爸,我要吃布丁。”小姑娘被姜睿和的前妻带的很乖巧,她指了指放得距离她稍远的一小杯布丁,细声细气地说。

    姜睿和将布丁拿到她面前,“要先吃完饭再吃这个。”

    “好的。”虽然不情愿,她还是答应下来。

    姜睿正这才露出了笑容,“可不一定是为了我,他那个职业确实辛苦,年纪上去了顶多也就是带带新人,本来就很少出任务了。”

    “再很少也是要出的,上头一声令下,他就要上前线。”姜睿和的口吻淡淡的,“退下来也好,我只是以为他那个死心眼儿的人是最不会有这个念头的呢。”之后他就转移话题,并没有再说这个。

    他们兄弟俩的感情其实从小就不算好也不算坏,姜睿和是哥哥,也是榜样,曾经样样出色,到出了事,才有人想起姜睿正来,可他又这样离经叛道,于是姜睿和的待遇无形中也好了不少。

    反倒是这几年里,他们的感情才渐渐变得亲密起来。正因为都是聪明人,他们都知道一个度,姜睿和不会强行拉姜睿正回家,也不会过多的刺探他的私事。

    这段饭吃完,姜睿正回头又想起姜睿和的话。

    徐一这个人其实性格和他是有些相似的,如果说曾经他和顾风安还有点互补的意思,顾风安是纯粹感性的理想主义者,姜睿正却很理性很现实,那徐一和他一样,同样很理性,他从小的经历也容不得他不现实。

    姜睿正从不过多揣测一件事,只是再想起那个消息,心跳仍然有一瞬间的加速。

    然而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都没有徐一的消息,只是淡淡的,偶尔联络,说的都是和那俩有关系的内容,徐一是真的把那两个懂事得不能称之为孩子的家伙当成亲人在照顾,姜睿正也愿意全了他这份心意。

    直到四个月后,徐一忽然来找他,他开完会打开办公室的门,看到的就是站在落地窗边那个笔直的身影。

    徐一的身上有很浓的军味儿,姜睿正在很多姜家人身上都看到过,同样是站,他站着就是那样身量挺得好似用尺子量过,肩膀到腰背的线条,再到绷得紧紧的两条腿,确实十分赏心悦目。

    “你来了?”姜睿正一开门,徐一就听到了,他回过头来,露出一个笑。

    今天来见姜睿正,他穿的是第一次上身的衣服,还是沈闲给他挑的,立领衬衫加上修身的西裤,外套的款式很休闲,却也一样修身,完全将他平时藏在宽松迷彩t恤里头的好身材给展露出来了。之前当保镖的时候,他也穿过西装,却是最常见的大众款,谈不上什么版型款式,与现在这身当然不一样。

    姜睿正也笑,“今天怎么到公司来找我。”他亲手给徐一倒了一杯茶,敏感地发现他有些紧张。

    不论是徐一还是姜睿正,今年都不年轻了,他们不是那些热血上头能爱得轰轰烈烈的小年轻,哪怕外表看着还远没到老去的时候,年纪却已经摆在这里。

    徐一捧着茶杯,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转业到了静海市的一个办事处里头,管人武这块,以后不会再出任务了。”

    “嗯?”

    “我以后不会再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也不会再因为一个命令就必须要离开,可以守着我的家,好好过日子了。”徐一说得很认真,眼睛盯着姜睿正,“我从小就没有家,也没有家人,可是每次想起你们心中都很温暖,那俩小子我是当自家孩子看的,可你又算什么呢?我想了很久才想明白。”

    只有和这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舒服,哪怕他再对自己冷脸不喜,自己都仍然愿意待在他身边,这种忍让不是因为愧疚——当年那事怎么想都归结不到愧疚上面,而是因为喜欢,所以才连他生气都会想要在他身边。

    既然想明白了,他就开始认真考虑这件事,他觉得如果自己不将以后的事考虑好,连向姜睿正开口的资格都没有。所以考虑过后,他提交了转业申请,今天刚办完手续,就赶着来见姜睿正。

    姜睿正微笑着看向他,窗外的阳光落进来,正洒在徐一的肩头。

    这个人他明明已经很熟悉了,这一刻却依然有些新鲜,姜睿正这会儿才注意到徐一精心的衣着。

    于是加深了笑意,在徐一还没问出口的时候轻轻地答,“好啊。”

    迎着徐一愕然的眼神,姜睿正感到十分愉悦。

    心之所安,就已足够。